基辛格Years of renewal最后一章

花了一个月零八天,终于在作者辞世之前,看完了基辛格最后一本回忆录Years of Renewal。他在回忆录里谈到国会、参议院时很少有正面言辞,里面充斥着党派政治、各种委员会,动不动就来一个法案,绑住作为行政者的政府的手脚,而且建制的各领袖言论也经常跟其在政府工作时大相径庭,基辛格非常反感,但其实这正是民主的精髓。民主不是为了效率而建立的,某种意义上说,这种体制目的是为了降低效率,让一个国家能更充分地考虑各方面的利益和角度,防止出现一言堂、大的失误。

最后一章中,基辛格对自己8年的政府生涯做了很好的总结,给福特做出了非常正面的评价,说虽然拙于言辞,但看的清大方向,明白轻重缓急,以国家利益而不以个人利益为重,而且有担当,不拿属下当替罪羊,领导力让人钦佩。他关于领导力的论述如下:

Ford achieved all this without histrionics and visible emotional strain largely because he was so unlike the political leaders now brought into prominence by our normal electoral processes. In perhaps no other period has the importance of leadership been more insistently proclaimed. Yet very rarely has it been so difficult to match aspiration with performance. The ultimate task of a leader is to take his society from where it is to where it has never been. But this requires a willingness to travel on the difficult road between a nation’s experience and its destiny. He is bound to be alone at least part of the way until his society’s experience catches up with its possibilities. A leader who travels too much of that journey entirely on his own loses touch with his people and the capacity to shape events—as happened to Woodrow Wilson. A leader unwilling to risk solitary acts will doom himself and his society to stagnation—witness the democratic leaders of Europe between the two world wars. This is why courage is probably the most important single attribute of a successful leader.

他这里说勇是领导人最重要的素质;根据上下文来看,应该还包括视野(站的高看的远);跟民众保持距离,能承受孤独但又不能太远离群众。

美国第56任国务卿也为自己的外交政策方向进行了极为精彩的辩护,间接驳斥了对自己的马基雅维利式政治指责。他可能被批评黑心政客,没有道德感,只是一味地进行实力计算(库尔德人、台湾恐怕不能同意更多),搞幕后交易。在他看来,宣扬美国价值观、传播美国的社会制度是道,维护美国短期的国家利益、维持国际政治均衡是术,两者要综合考虑,不能只顾一头。他认为,民主诞生是几百年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首先基督教的土壤实现政教分离,让政府知道它是有局限的(“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之后的宗教改革让宗教内部多元化变得可能;启蒙运动导致了理性的主导;地理大发现拓展了人类智商的界限;资本主义带来了个人创业精神及极大拓展了中产阶级。伊斯兰和汉文化思想圈是没有这些基础的。伊斯兰政教分离是难以想象的事,古兰经恨不得取代任何宪法;受孔子影响的汉文化,除了主流政府外,没有任何宗教、社会组织被容许挑战政府的权威。

这一段原文如下,基辛格清晰的思路、优雅的文笔可见一斑:

In the West, democracy did not result from a single decision but rather from an evolution extending over centuries. The unique features of the Western pluralistic evolution began with the Catholic Church, which, while hardly democratic in its internal organization, did create the basis for it by insisting on its own distinct governance and by defining the moral order as having a claim superior to that of the state.

This separation of authority between God and Caesar amounted to the first step toward political pluralism and the limitation of state power. Centuries later, pluralism became institutionalized when the Reformation broke up the Universal Church by emphasizing the role of the individual conscience. These trends were accelerated by the Enlightenment, which stressed the dominance of reason; by the Age of Discovery, which stretched intellectual horizons; and by capitalism, which rewarded individual autonomy and initiative and enlarged the middle class.

No other culture has produced a similar evolution. In Islamic societies, the separation of mosque and state is complicated because, for the true believers, the words of the Koran must permeate every aspect even of secular life. Inevitably secularization leads to tensions with religion. In most Confucian societies, neither religion nor nongovernmental groups have had the organization, the autonomy, or the doctrine to encourage the emergence of an alternative center of political authority.

本书出版于1997年,他这个观点对吗?穆斯林我不熟。日本、韩国、台湾已经走在前头了? 

下载在这里

Posted in 历史, 回忆,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我为什么说苹果在走下坡路

个人感觉苹果越来越商业化,失去了创新的灵魂,被敲骨吸髓、追求利润的华尔街完全了主导。

  • 发布的新品如手机、笔记本不再让人期待,纯粹是参数的升级。
  • 软件升级有为换硬件服务的嫌疑,丝毫没有大的让人惊喜的革新,升级到最新iOS后,手机系统占的空间越来越大,接近40G;
  • 手机不时跳出来提示输入icloud帐号和密码的提示框,以前从来没有,好烦;
  • 而且现在提示备份空间不够越来越频繁,有点逼迫开通iCloud空间服务的意味;
  • 手机连上Wifi好像时间也很长,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低级问题;
  • MacOS升级到最新系统后,合上笔记本仍在不停耗电,感觉电池比以前不耐用很多。 

这个清单貌似越来越长。照此下去,苹果公司还能活几年?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推荐两部国产纪录片

最近看了两部国产纪录片,感觉不错,推荐一下。

一部是《大三儿》,年前看的,讲的是一个残疾矮子,生活非常不容易,但坚持梦想,去西藏旅游的故事。片中他朋友讲到他的优点时让人难以忘怀,另外,主人公的一些认识也非常深刻。吃过生活苦头的人,对生活的认识往往不会肤浅。

另外一部是《四个春天》,昨天看的,讲的是导演自己家里的日常琐事、酸甜苦辣。有温馨,有父母无边无沿的爱,有悲伤。剪辑的非常好。

这两部片子,没有宏伟的视野,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没有惊心动魄的特效,讲的都是我们这个社会很普通甚至卑微的人。如果说《大三儿》发人深省,让人体会到最卑微的生命也值得尊重的话,《四个春天》则让人感触到普通中国人家庭的力量。同时,这两部纪录片可以让我们看到,国产纪录片开始更多地关注普通个人生活,视角更加人文,不一定要跪舔市场,也许商业上不那么成功,但肯定更加打动人,而不是看完热闹完就忘了,从这点上来说,是一个可喜的方向。 

Posted in 电影 | Leave a comment

中美关系走向的战略思考

《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 trap?),(美)Graham Allison著,陈定定、傅强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1月版,380页。

本书作者是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创始院长,和我同为哈佛校友(我脸皮是不是很厚!),所以书中多处引用哈佛名人的话(基辛格、汤因比、亨廷顿、费正清、尼尔 弗格森、保罗 肯尼迪、刘鹤等等)。也曾官至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并是历任美国国防部长的顾问,因此接近美国权力中心。

这本书分为4部分11章,核心主题是,历史上崛起的国家对现有的大国构成威胁,逐步强大的老二想要提出自己的游戏规则、有自己的发言权,现有的老大不允许,四分之三的案例中发生了战争,中美能避免这个宿命吗?首先回顾了中国的崛起与强大;其次解释了修昔底德陷阱典故的来源,并回顾了过去500年间的案例(作者的分析,二战中日本偷袭珍珠港,也是石油禁运后,一种崛起的力量对当时的老大的愤恨;这一点我以前没想到);第5章很有意思,揭露美国自己发家的底,还不是一次次通过侵略、占地,言下之意是如果中国学美国、走它的老路,当然要称霸亚洲;接着结合李光耀等人对中国领导人的观察,仔细分析了中国文化历史与中国崛起之后的可能走向,重拾亨廷顿的言论,指出中美冲突的最根本根源将是两国文明的冲突;然后回顾了新中国成立后发生的几次对外战争,对中美交战的可能性做了一个比较全面的分析,甚至对开战的导火索做了几个沙盘推演(南海、台湾、日本、朝鲜、网络战、贸易战。。。),最后给出了作者自己的和平锦囊:他给的药方是,1. 找个说话双方都尊重的老大(这个不适用中美了);2. 学二战后的德国,放弃发展军事(这个也不适用于中国)3. 美国后退(这个恐怕美国人不大会做);4、学苏联冷战(最后苏联被拖垮了,中国不会走这条路)、5. 多做生意(美国其实不再想帮中国了,哪怕冒着自己经济受损的影响)6. 两国多关注自己国内的事(的确,战争很多时候是转移内部矛盾的方法);美国要搞清楚自己究竟核心目标和利益是什么;中国尽量低调一些。附录详细回顾了历史上16个修昔底德陷阱的大国交战案例。

几个月前问一个已退休的军队高干,中美有没有可能打起来,他说大打可能性不大,小摩擦肯定会有。

我自己的看法是,美国很有可能把中国当成第二个苏联遏制,几十年冷战打下来,中国的发展要滞后很多了。怕的是擦枪走火,或有第三者恶意挑拨离间。中美两国的利益可以不同,但保持沟通,对彼此诉求高度透明很重要。

本书翻译的还可以,对当下时局提出了自己的一个分析,未必应验,但毕竟是他山之石,可做参考。

书中一些有意思的段落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基辛格回忆录之二《动乱年代》

基辛格在美国政府正式供职8年时间,其中从1969年到1973年是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1973年尼克松连任总统,他升任国务卿,第二年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辞职,副总统福特仍将他留任国务卿到1977年。

国务卿是美国政府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是美国不通过选举而是任命能产生的最高的职位。有关在美国权力最高层、主导美国外交的政治回忆录,基辛格总共写过3部,这3部按照时间顺序,分别是《白宫岁月》(Whitehouse Years),写的是他任尼克松政府国家安全助理时期的经历;第二部是《动乱年代》(Years of upheaval),写的是尼克松第二届任期内头两年他接任国务卿一职直至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辞职时的阅历;下一部是Years of renewal他在福特总统留任国务卿时期的,最后这一部还没译成中文。

这套书内容非常详尽,细节非常多,可能是他这几年的日记汇总;篇幅也较长,《白宫岁月》1800多页。这一部《动乱年代》1600多页,原书出版于1982年,中文版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于1983年7月。本书覆盖的时间约一年半,相对较短,集中写了以色列和叙利亚、埃及的赎罪日战争前后及和谈穿梭外交;石油危机;与欧洲的关系;苏美缓和;越南战争合约签署之后;来中国的几次;水门事件等等。可能因为里面涉及到很多他见毛、周的内幕,国内没有再版。

这一部译者较多,有张志明、邱应觉、张幼云、朱振国、戴树乔、沈寿源、黄钟青、刘丽媛、过家鼎、杨静予、刘觉俦、吴继淦、尤勰、张志等但水平很高,几乎看不出来合译的痕迹,估计都是老外交翻译的。

我中了基辛格的毒多年,几乎读过所有他写的书,我觉得阅读基辛格是一种享受。时过境迁,道德与否无从评判,但他的文笔和才华是很让我欣赏的。他的书是任何搞外交的、乃至搞政治的人都应该读的。前不久跟我的犹太老板聊起他,老板说他在纽约的住所离基辛格住处不远,有机会的话引荐一下(老板说他现在95岁高龄,不怎么出来了)。一个巧合是,我是在基辛格1972年住过的一个酒店看完这本书的。

我也曾有过短暂的外交官经历,在22岁时曾以国家最低一级外交官的身份在非洲某国大使馆长驻了两年,期间也客串过外交信使当时以为是公费旅游这样的差事。

外交上,人口头的表示,往往有其他需要,并不一定真正代表其行为方向。一般来说外交辞令就是模棱两可,不给人留下把柄,怎么理解都可以,多给自己留余地、留后路。弱国无外交,外交是以实力为后盾的。美国这样的强国外交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它的外交官选派相对自由,很多美国大使并不是职业外交官,像国务卿这样的职位也不需要在外交系统干一辈子才有资历,基辛格就是从大学教授因为写文章出了名被尼克松直接选任国家安全助理之后又任国务卿的,1973年中东危机时甚至能下令全球美军进入战备状态,这样的机遇和大权,恐怕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外交官都会羡慕的要命。

在从莫斯科到以色列的飞机上基辛格做了要求军机护航的决定,第六舰队马上派军机前来接应。书中看来,基辛格对当时舰队指挥官的殷勤是很赞赏的。没有人不喜欢被好好对待。接待上司一定要礼数到位。

人人都是会犯错的。1973年阿以战争的爆发预测,美国及以色列都估计错了。像基辛格这么聪明的人都有可能出错,我们当然要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多问些为什么,多问些如果。。。怎么样。 有些人只尊重那些跟ta顶的人。我是这样的人吗?

基辛格的原则之一是,不要欺骗,因为长期来看,名声、信用很重要。

尼克松:水门事件真是墙倒众人推。他那么聪明的人,都没有能够力挽狂澜,留住总统的宝座,最后以历史上唯一辞职的总统留名。

本书对了解很多国际关系的历史背景有好处,比如中东地区阿以冲突(美国一直在为以色列撑腰,而中东始终是苏联和美国交手的舞台前线,直到今天仍然如此),美国和欧洲的关系,又比如美国自己的内政标志事件:水门事件。其实水门是尼克松一个人的悲剧,但却显示了民主的力量有多大:一国总统可以轻松被换,对整个国家没什么影响。

看过这书,再也不信什么电视新闻了,都是假的,真相永远要靠自己去猜测。我到底真正懂得什么?看来非常的少。少的可怜。

本书的一些截屏: 严肃的外交场合,不乏笑料与幽默。本书也多次反省,可以说瑕不掩瑜,让人更觉得基辛格的叙述诚实可信。

人都爱人夸,没人不虚荣

从政技巧、人生智慧也屡有闪现,的确,水门事件差点把基辛格拖下水,但他完美地化解了

本书第三本结束时,对尼克松的性格和作者与尼克松的关系做了精彩的总结

第2本第3本的下载地址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