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成功之路

《Give and take》,(美)Adam Grant著,Penguin出版社2013年出版,307页。

2013年我的一个前同事博士向我推荐了这本书,不过最近才看,直到今天才看完。本书是2013年Amazon最佳书籍之一,《财富》杂志5本必读书之一,登上过很多知名书单排行榜。

作者Adam Grant是美国沃顿商学院的青年才俊教授,生于1981年,迄今不到40岁,是全球40岁以下的最有成就的教授之一(写这本书时才32岁),美国哈佛大学本科毕业,密歇根大学PhD,还是一名职业魔术师。他写过三本书,除本书外,还有《Originals》、《Option B》,最后一本是与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合著。

本书的核心主题是在与人交往时,有人奉献,有人索取,也有人交换;通过大量的研究和实验数据,作者发现了最失败的是奉献多于索取的人(giver),但最成功的也是这些奉献者。为什么?

奉献者和索取者如何建立人际关系网络?

怎样快速有效地识别索取者?容易相处的人一定是善人吗?好人比我们想象的多还是少?

雇佣员工时,招募明星队员能解决一切、打造常胜之师吗?

与人交往时,人是不是容易掉进总以为自己付出的多的陷阱?

长子(女)是比幼子(女)更能奉献吗?

中国(上海)人都那么自私吗?这本书是不是以加拿大人以范本来写的?

如何成为一个发现千里马的伯乐?如果发现自己选错了将,怎么办?乔丹是伟大的篮球运动员,他是个好领导吗?

如何与别人沟通最有效?如何奇妙地问问题?人说的越多(而不是听的越多),就越以为自己了解对方。

关心他人是不是意味着牺牲自己?

Craiglist与Freecycle有何异同?

如何带动别人多给予?如何带动团队多奉献?榜样的作用、让他们看到成果、时常换个花样换个环境;找到共同点(尤其是罕见的共同点);让人有团队归属感;从小开始,从可能的开始;寻求帮助也会创造给予的氛围;让大家感受到奉献的乐趣。

人都怕被剥削,被占便宜,如何帮助别人而又不被别人认为软弱好欺负?多想想他人的想法而不是感受,理性思考;替自己人想想;仔细观察,Trust but verify;不一定死守奉献者角色,风格可以换。

给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拿吗?奉献者如何重新定义成功?

是不是真正投入、帮助别人才能享受奉献的快乐?如何给?真诚的给。快乐的给。不求回报的给。

全书共分9章,极有说服力地分别回答了以上这些问题,没有说教,而是巧妙地引用了各种研究和实验案例论证,讲故事的水平很高,即使是英文原文,看起来也不累。书后还有很好的经验总结、行动倡议和长长的帮助团体网站的介绍。如果你想送人做新年礼物,本书是非常正能量的选择。

几年前,在加拿大团队的年会上,我在讲话末尾,提议加拿大团队里所有同事,找三个同事,以具体的事例为由,真诚地以语言的形式向对方当时的帮助表示感谢。后来回国后在一次年会上也这么做过,过几天的新年晚宴也要这么搞一下。

中国也讲“日行一善”,2017年,你给了多少?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A Pale View of Hills),(英)石黑一雄著,张晓意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版,248页。

前段时间我和一个朋友在上海一家有名的本帮菜小店建国328吃饭,因为这家门面很小的饭馆名气很大(看墙上的照片好多名人来过,包括前英国首相卡梅伦),排了半小时的队,终于等到位子,还是和别人拼了张4人坐的桌子。我们去时,对面坐了对中国姑娘;她们先吃完,后来店员把桌面收拾干净,又引进一对情侣。看样子是欧洲人;因为店里比较吵,我听不大清他们说的是什么语言。后来我问男的,是挪威语吗?他说不是,是英语。我当时恨不得吐血三升。我又听了会儿,问他们是不是爱尔兰人,男的说,不是,他们是伦敦来的。自诩听力很好、辨别口音很准的我又吐血三吨。他们说当天刚到上海,休假10天。(鬼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们聊起对方的职业,女的说她在一家环保组织工作;男的说他搞出版。我说我很喜欢David Mitchell。看他脸上的兴奋不像是骗人。我又说那个刚拿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是不是住在英国?他说是。我说我还没读过他的书。他说,写的非常棒,character based, 对人物的刻画非常厉害。

《远山淡影》这本小说是今年新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石黑一雄的处女作,也是我读的他的第一本书。这本书写的主题很奇怪,一开始让人以为是反战、二战后的日本,直到最后才发现奥妙所在(小说最后的译后记绝对要读)。

这本小说像是初秋刚刚绽放的桂花,有着日本文艺作品特有的淡雅;也像是最简单却又极高明的水彩画,看不清细节,却因此催人思考想象,引人入胜,牢牢抓住读者的注意力。毫无说教,文字绝不乏味却又全无做作,我只花了两个晚上就看完了。虽是日本味儿,原作以英文写成,这也许是本书在英语世界如此成功的原因,恐怕也跟石黑一雄能获诺贝尔奖不无关系。当然这里不是论英语的重要性,更多的,是越是民族的、有特色的,越是世界的。

人的回忆究竟有多大自欺的力量?人性究竟有多可怕?

不论如何,像这首歌里唱的那样,I say all the women stand up say yes to yourselves, teach your children the best you can.

Posted in 回忆,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The Peloponnesian War),(美)卡根(Kagan)著,陆大鹏译,上海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出版,593页。

这本书是美国耶鲁大学的研究古希腊专业的知名教授Donald Kagan的写给现代普通人读的有关古希腊帝国的一场影响至今的长达2、30年的战争历史纪录。有关伯罗奔尼撒战争,最知名的书籍是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但由于他本人也参与了战争(并因失职被免入狱),观点未免主观片面;而且他也没有写战争末尾6、7年的进展,所以本书是一个好的补充。

公元5世纪的这段历史非常复杂,涉及到雅典与斯巴达长达几十年的战争和政策、外交,揭示了国际关系的核心本质:恐惧、荣耀与利益,是一段研究国际关系方面必须学习的历史;说到底,国际关系反应的是人性。

雅典与斯巴达的斗争,是两种政治体制(民主与独裁)在两国及邻邦的持久较量。这两种体制究竟在战争中孰优孰劣,从本书很难看出,不过作者自己的立场是对雅典有好感的。

总的来说,战争是非常愚蠢的事,你来我往,没有赢家。2500年前的古希腊,两个大国为了争霸,最后葬送了古希腊文明。希望我们不要再次经历朝鲜战争;真的打起来,战争的结果和导向是不可预测和控制的。

本书大部分内容是陈述史实,往往也加入作者精辟的分析。地名复杂,不过好在全书副了20多张地图。这是我看的陆大鹏翻译的第n本书,译的水平尚可。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爱的赞歌《霍乱时期的爱情》

《霍乱时期的爱情》,(哥伦比亚)加西亚 马尔克斯著,杨玲译,南海出版公司2015年出版,401页。

这本名气很响的爱情小说原版于1985年出版,比我想象的要新,那时的马尔克斯已经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百年孤独》以其独特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给全世界的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且影响了很多作家。

本书没有一句说教,完全是在讲故事,而且是连贯的一个爱情故事,当然当中插叙了无数个爱情故事。对繁复逼真的细节绝妙的想象力在马尔克斯的生花妙笔一览无余,而他引人入胜的行文、超强的叙事能力,也让人手不释卷就想把这个故事读完。

这书里各色各样的爱情在勾起很多回忆时(那些受过的伤,和伤害过的那些人),也让人沉默,作者对爱的领悟比我们凡人深刻的多。男主人公的初恋失败,说明了爱情的脆弱和残酷;小说中大多数的爱情故事都跟肉体和陪伴有关,但他用几十年的等待和执着,诠释了一生一世的超凡脱俗。爱情是一只叛逆的小鸟,要费很大力才能把它抓住。

作者除了让读者感受他对多彩又多情的故乡和生活的热爱外,书中人物大多爱读书。书里也提到了医生和他夫人在巴黎偶遇奥斯卡 瓦尔德和雨果的经历。

不少章节很有喜剧效果,让人捧腹。杨玲翻译的很好,这样的文字读起来是种享受。

书中不少句子透露出作者对生活的深入思考,比如:

智慧往往在已无用武之地时才来到我们身边。

“趁年轻,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尽力去尝遍所有痛苦。”

他还太年轻,尚不知道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而也正是由于这种玄妙,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

灵魂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之爱在腰部以下。

社交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恐惧,夫妻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厌恶。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影像速读

我平时读书上花的时间不少,也很羡慕有些很厉害的人什么东西一瞥之下就能概括大意,因此买了这本书,为的是节省时间,提高效率。

本书的出发点很简单,读任何东西之前,我们都首先要明白,读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想从读书这个行为中获得什么。从这个角度,大多数书都是不值得细读的,因此翻翻就好了。

本书也是如此。全书值得精读的地方只有几页,也就是教授速读法的部分。

基本上这种方法就是先静心,默默增强自信,把注意力放在后脑勺上方,然后让眼睛跑焦,焦点不盯在某些字或句子上,而是页面的边框或背景,然后快速翻动,每页1秒时间翻动。提炼关键词,最后总结、复习、应用。

用这种方法我不到半小时就读完了这本书。

书里还提到主题阅读法,就是找到某个主题的相关书籍(数目可以多到10几本),然后速读,迅速全面掌握某个主题。

全书很多地方提到禅定,高度集中注意力对这种方法很重要。另外,我自己的体会是,这种阅读法很耗能量,半小时就会饿的不行。大脑占身体2%的质量,却消耗20%的能量。也许这种高速运转更耗精力。

到目前为止我用这种方法还看了另外一本书:《爆裂》。

这种阅读方法的好处除了快速抓住重点,还能不受作者或译者行文水平的影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先入为主认为某书不值得细读而是这么快快的过,那么肯定任何这种方法读过的书,都成了这种阅读法的受害者。毕竟,有些工作邮件要认真对待。有些哲学书籍,也绝不可能一页一秒地过。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