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中国

《许倬云说中国:一个不断变化的复杂共同体》,许倬云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264页。
这本书是台湾历史学家许倬云写的有关“中国/华夏”概念演变的一本历史书。
总的来说,“中国/天朝/中华/华夏”并不是自古就有的,外国人也曾叫我们China,Middle Kindom, Cathay, Han, 桃花石等等不同称谓,中华这个概念有历史、种族、地理、政治、经济、社会的等等不同维度,许倬云以时间为顺序,从以上这些维度,分15章力图阐述中国这个复杂的命运共同体的演变。
作者认为秦汉隋唐之际的儒家和统治是无边界的,开放的,天下一家,文人、官僚有抵制统治的传统责任感;而宋朝建国之日起就杯酒释兵权,重文轻武,用钱买和平(所以岳飞死的有历史大背景的原因,绝不仅仅是赵构昏庸或秦桧奸佞),丧失了战马的来源,四周都是胡人,导致其儒家固步自封,划清我者与他者的界线,而元朝、清朝是彻底的沦丧、被暴力统治,中国只是元朝宏大统治的一小部分,清朝与其一样压迫汉人,知识分子想活命只能钻裤裆,根本说不上与皇权制衡,两者之间的明朝是朱元璋一家的天下,东厂西厂锦衣卫各种警察国家手段对百姓的压迫不比外族逊色,中国迄今已落后西方800年。
这本书很少历史细节,都是宏观的论述,不长,可以提供一些对历史的思考。

发表在 历史, 图书 | 留下评论

风投的来龙去脉

《风险投资史》(The Power Law), (美)塞巴斯蒂安 马拉比著,田轩译,浙江教育出版社2022年12月出版,476页。
这本书是为风险投资这个造富神话立传,从上世纪硅谷8叛将,一直写到今天的优步和WeWork,涉及到了苹果、Google、思科、阿里巴巴等很多大企业刚创立时的故事。
总体来讲作者对风投还是持肯定的正面意见的。在我看来,风投无非是在有利的大环境中,力图把握周期,并投机赚钱而已。
作者文笔比较朴实,投资过程故事性强,这书虽然厚,但看起来不费力。对投资和科技感兴趣的人推荐阅读。
发表在 图书 | 留下评论

这个爱吃的英国妹子的新书

《寻味东西:扶霞美食随笔集》(Collected Essays),(英)扶霞 邓洛普(Fuchsia Dunlop)著,何雨珈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22年4月出版,163页。
这本书是写过那本知名的《鱼翅与花椒》的英国女美食家、作家写的又一本有关美食方面的文章汇总,只不过这一本不仅仅只有中国菜的内容,也写到了作者本人幼年的经历、爱好美食的家学渊源,关于美食方面和别人的交往,自己在英国做一鸡几吃和鹿鞭的前后,在纽约吃生蚝,在土耳其用古法做几千年帝王餐,英国中餐的兴衰,和中国大厨们在知名法国餐厅体验西餐并观察中国人的反应,中餐的翻译,狗肉在中国,在绍兴吃霉和臭的当地食品,在云南吃生猪皮,不同金属餐具的味道,葡萄酒如何与中餐搭配,中餐如何点菜,左宗棠鸡和宫保鸡丁的出处考证,古法酿造酱油,在朝鲜高度戒备的旅游团里品尝数量不多的当地食品,等等。
扶霞在四川学过烹饪,貌似经常来中国,餐饮界很多知名人士都熟,而且眼界开阔(本书中很多文章发表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吃遍中外,可以说对中餐的理解远高于一般中国人。她的文笔一如既往地鲜活生动,翻译何雨珈也极为传神,可以说这两个人是绝配(两人生活中也是朋友,这个姓何的四川姑娘翻译了不少书,在这里介绍过好几本,如《权力之路》《鱼翅与花椒》《当呼吸化为空气》、《东北游记》、《再会,老北京》等等)。
过年说中餐
先声明一下,我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乡下人,自小吃面长大,一年不吃米饭也不会想吃一顿米饭。我非常喜欢母亲做的锅贴和豆腐卷,能把肚皮撑破也不会停。我前几年回山东,在家里吃到了母亲刚刚从树上摘下的香椿炒的鸡蛋,那个鲜美终生难忘。我觉得中餐有很多特色,哪怕是小地方也有很多好吃的,扶霞的祖国英国根本无法比。我绝不是崇洋媚外。
1999年我第一次出国,在国外呆了两年,当时感慨,如果把国外所有中餐厅全部摧毁我也不觉得可惜,因为那时候国外的中餐实在太差了,口味单一,完全无法与国内相比不说,哪怕是单一的那些广东菜品,看起来也不象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厨师做出来的,很多人其实本来并不是厨师,到国外找不到工作,开个餐馆糊弄老外,把中餐的名声也带坏了。这一点扶霞在她写的英国中餐厅的演变里提到过。
2002年到加拿大出差,住在大使官邸,每天的饭菜都是大使厨师做的,当时极为震撼,哪怕是最简单的大米粥、咸菜、馒头、炒土豆丝都好吃的不行,后来一问才知道,那个厨师之前是给某常委做饭的。当然,真正的大厨,用食材来调味,一碗汤要花10个小时炖,食材几千块,那种谭家菜的享受,恐怕不是我们普通人能经常接触到的。
再之后出国,象书里提到的一样,巴黎那里的中餐花样渐渐多起来了,也能吃到味道很正的水煮牛肉啥的了,蒙特利尔也能吃到小肥羊、青花瓷饺子。前段时间在旧金山,在一家叫Dumpling Home的餐厅,吃到的生煎和干煸四季豆非常赞,吃不出味精的味道,但吃着吃着就开始流鼻涕,我不是唯一一个,看很多人都在擦鼻子,不知道是不是姜搞的。
我个人对饮食偏向扶霞书中说的那种偏功用型的,在我看来吃饭就是为了生存,不喜欢太多花样和调料,食物本来的味道就好,口味偏清淡。在我看来,搞太多花样,用太多调料,很多时候是掩盖食材本来的不新鲜,是赤裸裸的造假,我痛恨造假。在国内我在外面吃饭如果有选择一般都会避开中餐厅,因为大部分的中餐厅放太多味精鸡精了,很多餐厅把调料和主料搞混了,甚至路边摊、早餐也放无数的味精,一碗汤恨不得搞成味精汤,各种菜直接改名xx炒味精,连家用的酱油里也都是味精。上海的灌汤包里恨不得全是味精,书里也提到,台湾的鼎泰丰就源自上海的小笼包,但做的比上海出色多了。在外面吃中餐经常要喝大量的水。我还遇到过晚饭吃中餐,然后夜里睡觉时,腿部抽筋的情况,应该跟吃了太多味精导致缺水有关系。
我开始认为把国内95%的餐厅都消灭也不足惜。这样看可能比较偏激,但说实话看看西人对中华餐饮文化的推崇,我觉得很丢人。我们现在纯正的中餐很少能吃到了,如果想吃的放心,只能在家吃。这不是中华文化的悲哀吗?
书里提到,中国人吃饭,口感重要,更重要的是面子,吃饭的社会功能很关键,很多事情都是在饭桌上谈成的,因此食材一定要稀缺,酒一定要贵,好不好吃没关系,贵了,钱花到了,人家就觉得你有诚意。但吃饭这事不是别的,直接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健康,为什么没有更多人关注食品安全呢?为什么没有人批判中餐里放太多对健康后果可疑的化学品调料呢?为什么没有食品安全实验室到各知名餐厅用先进仪器测一下那些名贵菜品里都有什么成分然后公布于众呢?我在多伦多看到一家餐厅外贴着这个,有多少中餐厅敢贴呢?
发表在 吃喝, 图书 | 留下评论

集成电路的前世今生

Chip War: the Fight for the World’s Most Critical Technology, Chris Miller著,Scribner出版社2022年10月出版,464页。
这本书最近比较火,写的是电脑芯片也就是集成电路的前世今生。
集成电路由美国人发明于1958年,靠着无数工程师的聪明智慧,一直遵循摩尔定律(单位面积上的集成电路上的晶体管数目每18到24个月翻一倍),已经发展到一颗芯片上可以容纳天文数字的晶体管(我现在打字的苹果M1芯片上就有1140亿个晶体管,不知道更新的M2芯片有多少),我们的腕表、手机、汽车、冰箱,处处都是成千上万的芯片,可谓不折不扣的影响全球的庞大产业,是全世界产业的核心。全球的芯片业有37%由台积电(TSMC)代工生产(不过它不设计),另外一家大的生产商是韩国三星,手机、移动设备的处理器设计商是英国的Arm(它也不自己生产),全球光刻机被荷兰的ASML垄断,图形处理器(也可以用于人工智能)的芯片老大是英伟达(Nvidia),所有这些高度集中的原因都是因为摩尔定律带来的全球化分工,因为技术更新迭代快,需要大规模硬件投入和不断革新,而美国之前始终认为生产是低附加值业务,宁可外包给劳动力便宜的亚洲。美国Intel曾经是内存和处理器的生产商,靠垄断PC和服务器处理器大发其财,不过现在生产方面已经落后。日本曾经在独占内存鳌头后喊出日本可以说不,结果被美国支持的韩国制衡了下去。韩国三星的年营业收入已经占到韩国GDP的10%。苏联时期一直奉行抄袭美国的路线,导致集成电路产业一直落后于美国,力证了抄不是创新的好战略。中国摩拳擦掌,把集成电路看作需要补足的核心科技,要实现自给自足,不至于落入眼下俄罗斯军事科技严重受制于人的惨状,不过因为核心组分掌握在美国和其盟国手中,10年之内这个中国梦不现实。中国选择生产非最新一代车用及物联网芯片,从外围包抄,也是很明智的选择。
书里也较为详尽地解释了美国为什么要封杀中兴、华为。背后都是大国博弈。
美国前国会议长佩洛西前不久去台湾专门去了台积电,这个目的也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这是台湾保护自己的最大的摇钱树、聚宝盆和有重大战略意义的杀器,正如乌克兰之前不该放弃的核武器一样,估计台湾不会就此拱手将TSMC送给美国。而台海一旦爆发冲突,美国是绝不会坐视对全球如此重要的核心部件生产工厂陷落的。
这本书将很复杂的芯片历史和美国、俄罗斯、东亚讲的很清楚,是了解电脑芯片由来及现在的很好的全面资料,建议有空阅读。这本书翻译成中文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我有一个科技狂想,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高于人类智慧,它为了自己生存,保住芯片生产厂,造出了高传染性新冠病毒,散播于地球,确保包括各国政要在内的每个人都感染,然后指挥人类按它的意愿行事。
扫描下图下载

发表在 图书 | 留下评论

重商主义的呐喊

《重新理解企业家精神》,张维迎著,海南出版社2022年出版,26.4万字。
这本书是经济学家张维迎写的企业家的颂歌,是他多年研究的16篇文章合集。他的主要观点是,做生意而不要打仗,企业家是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要保护、尊重、给他们发展空间、保护他们的权利,政府不能干涉太多。他是亲自由主义的,反对计划经济,主张小政府大社会,这个观点非常象美国的Koch家族干的事。不能任由股东压制企业家,小股东尤其是搭顺风车的。
他认为企业家谋利是一方面,另外也想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和追求创新中的乐趣。他们承担巨大的风险,靠直觉行事,不能忍受墨守成规的生活。他们的胆量、勇气、商业敏感性大数据和技术上不可替代。
他力透纸背的一些话隐含的意思是,几十年前我们靠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开始发展,换来了几十年的黄金年代,现在要共同富裕了,还有多少活力?
举了很多鲜活的案例,语言直白,非常大胆。这书能出版是很了不起的。
发表在 图书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