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海外出差防疫心路历程

5月下旬我抱别满脸是眼泪大哭大闹不让我走的儿子又到国外出差。如果染上新冠,可能短期回不了国,而且阳性后回国不知道如何隔离和治疗(有没有各种不知道的激素?),所以防疫是大事。国外感染率很高,需要潜意识里把所有人都默认成阳性。
入住酒店房间前告诉酒店前台入住期间房间不需要清洗、不需要送餐任何Room Service。进房第一件事是把空调关掉,用酒精把所有能喷的地方全喷一遍,包括枕头床单。我这次出来已经住了5个不同的地方。
每天外出时戴口罩是必须的,手碰到任何地方后都进口用消毒液洗一下,脸上再痒也不挠。乘坐任何交通工具时都正襟危坐。回来后第一件事是酒精各种喷,头发,手,裸露的皮肤,出租车发票,吃饭的发票,信用卡,衣服脱下来也要喷一遍,我个人把这个过程叫做斯大林式清洗。
麻烦的是理发。因为之前在上海被封了两个多月,头发已经很长了,我出来时还没解封,没有理发店,到蒙特利尔后头发实在痒的受不了,就去了唐人街中山公园旁边的那个理发店。这个店以前我来过,没想到香港老板还在,理发的那个女的也还在,好熟悉。理发师们都戴口罩,我要求自己也全程戴口罩。之所以不去西人的理发店就是因为到他们的店里不太好意思戴口罩,peer pressure。他们说没问题。洗剪吹全程都戴,需要剪耳朵后的时候他们会把口罩稍微拉开一点,弄完之后好清爽,耳根清静,天地自由。19刀搞定,我给老板20块告诉他不用找了。
比较难的是开会。一个会议,如果20多个人参加,只有你一个人戴口罩,你能坚持多久?如果你旁边坐着加拿大前司法部长,他不戴口罩,你能一直端着吗?我在美国加拿大开会时,跟他们笑着说我的口罩就是我的名片,因为口罩上印着公司名字,但说实话到后来只能摘下,尤其是发言时。
吃饭更难。不管在哪个国家,跟人吃一顿饭,感情就要拉近很多,交流的信息量也会大很多。很多地方生意都是在饭桌上谈出来的。如果不跟人吃饭,人家可能还会对你有看法。而且你出差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有当面交流的机会吗?吃饭的时候也不可能只在吃的时候戴口罩。既然出来吃,就要谈笑风生,不能显出任何顾虑,担心同桌或者餐厅周围的人感染你。几杯酒下肚后,只能眼睛一闭,看命了。
我有个同事去年在法国时跟我说,躺平罢了。早感染,早诊断,早治疗。早死早超生。刚开始时我还用自带的抗原每天测一下,现在已经懒得测了,测完了也不是那么着急看是两条杠还是一条杠了。面对无处不在的病毒,很难没有无力感。也许这次我也躲不过去,中招只是时间问题了。
此条目发表在心情, 见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