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20世纪智力活动总结

《20世纪思想史:从弗洛伊德到互联网》(The Modern Mind: An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20th century), (英)彼得 沃森(Peter Watson)著,张凤、杨阳译,译林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1316页。

这本书的中文译名有误,因为原书副标题里说的清楚,是intellectual history,20世纪的心智史,讲的不仅仅是哲学、思想,而是有关各种文化、建筑、科学、宗教、文学、戏剧、音乐、心理学、人类学、考古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等包罗万象、一切与智力有关的发展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作者的野心可真不小,如果你知道他曾经写过一本《思想史(Ideas: a history from fire to Freud)》(我还没看过),博览群书(书后的注释有3000多条),从原始人讲到1900年(之后的内容到了这本20世纪了)把人类智力发展的历史全部总结下来,可能要更加佩服这个英国历史学家了。这两本书也是他最有名的著作,他还著有其他书籍30多本。

这本书很厚,好在作者力求讲故事(他自己说是受了理查德 罗兹的《原子弹的诞生》的启发),把各种理论和思想深入浅出地介绍给读者,这工作非常不容易。

如果有功夫,可以把书里提到的所有作者很认可的书拉个书单(好些我没看过)。

本书结尾有意思,虽然一开始极力推崇弗洛伊德的深远影响,但全书最后提出了一些学者对弗洛伊德的质疑。另外也提到莎士比亚也未必那么的神。

全书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德国的思想曾经非常牛叉,作者认为是希特勒扼杀了它的进程。Ph D头衔诞生于德国。

作者偏向西方,认为除西方外,20世纪其他文明没有贡献任何思想。中国是不是整整100年都在拿来主义?

身上没有落过雪的人是办不成什么大事的。(落过雪这三个字可以随意更改)

希特勒的思想(《我的奋斗》)也值得一读啊:“人类达到的所有目标都归功于自身的创造力加上残暴性。……所有生命都与三大命题息息相关:奋斗是万物之父,美德存在于血液之中,而领导力是首要且决定性的。……想要生存的人必须奋斗,而在这个以永恒奋斗为生存法则的世界上,不想奋斗的人没有存在的权利。”

书中很是贬低苏联的这个李森科,不过我至少认同他这个观点:“环境(即社会、抚养和教育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如果不比遗传更重要,至少也与遗传同样重要。”

外企都非常爱中国,因为“成熟公司实际上更偏爱计划经济。”(约翰 肯尼思 加尔布雷思)

阿德里认为,人类之所以能够存活和繁荣是因为他内心从未忘记自己是野兽。

列维—斯特劳斯概括说,“几千年来”,书写一直是权力精英的特权,关系到社会地位和阶级分化,“其主要功能”是“奴役和征服”。

我没有见证过奇迹,但我见到过活生生的出色的男性和女性,他们之所以出色,是因为他们在工作中极其投入。

休谟本人说:“理性是激情的奴隶,也只应该是激情的奴隶,除了对激情俯首帖耳之外,再不听命于任何其他东西。”(这里的激情应该是欲望)

我们如何不自掘坟墓

《超级智能:路线图、危险性与应对策略》(Superintelligence: paths, dangers, strategies),(英)尼克 波斯特洛姆(Nick Bostrom)著,张体伟、张玉青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2月版,332页。

这本书是最近看的第二本有关人工智能发展危险性的书(第一本是《我们最后的发明》,前面有介绍,这两本书都是Elon Mush马斯克的推荐书籍),原著出版于2014年,作者出生于1973年,虽然很年轻,但自幼好学多思,才华横溢,创建了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院并任院长,写了近200本书,著作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还得过一些大奖,是当代著名思想家。

这兄弟看起来就是比较高智商

这本书要比《我们最后的发明》深刻很多,相比之下,它不仅仅讲人工智能(书中叫“超级智能”)可能给人类带来灭绝的风险,还全面介绍了超级智能发展加速、实现超级智能的几种技术手段(人工智能只是其中之一,其他的技术包括全脑仿真、生物技术、人机交互)、机器智能会以何种优势强于人脑、超级智能爆发的动力演变、一旦超级智能爆发我们人类有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等等。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书里不光提风险,而且也思考了在超级智能研发过程中我们如何防控超级智能毁灭人类,手段包括监控,激励,阻断,驯化,国与国如何合作,以及如何给智能输入对人类友好的价值观等等。最后的部分极为抽象并要求较高的想象力,阅读起来是一种智力考验,任何一个小地方都可以展开写一部科幻小说。

人工智能发展日新月异,作者写书时Alpha Go还没有披荆斩棘、把人类高手杀的节节败退,CPT3也还没有创作出完全像人写的诗歌或恐怖的小说,但就其当时讲,仍然算思考深入,对超级智能进行了一次苦思冥想。翻译的不错,推荐阅读。 

人类不平等平衡器总结

这本书写的是人生而不平等。只有暴力、革命、瘟疫、国家解体,才有可能重置。是的,瘟疫也可以降低不平等,但书中举的例子都是让人口总数降低20%以上的历史案例,新冠目测还达不到这种伤害,实际上我自己的观察和估计是,这次疫情让穷人更穷了,富人更富。寄生虫越胖,它们榨取的能力就越强。

很多时候,战争、瘟疫等情况下,穷人都死了,穷人的绝对数减少了,自然不平等程度降低了。

作者评估大规模战争可能性不高,热核战争的可能性更低,即使中美大战,也只有很小的可能动用大量兵力,而且不会打核战。总体来说,人类越来越喜欢和平:人老了,也变得不是那么好斗了。

作者唯一没有评估的是天灾,比如行星撞地球,当然那个是终极平衡器,人类灭绝了,大家都踏实了。

这个奥地利裔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写的很棒,理论性强,书后好长的注释和参考书目,文笔有马克思之风,翻译的也很不错。在书后的致谢中,作者坦陈自己受到了Piketty的那本21世纪资本论启发,书中不少地方也提到他的一些观点。译后记写的很精彩。总之,本书是一本视野宏大、资料翔实、论证有力的佳作。

书中一些观点:

“4种不同类型的暴力冲击缓和了不平等:大规模动员战争、变革性的革命、国家衰败和致命传染病。”
“民主本身并不能减轻不平等。虽然教育和技术变革的相互作用无疑会影响收入的离散程度,但历史上的教育和技能的回报,被证明对暴力冲击非常敏感。最后,没有令人信服的经验证据支持这样的观点,即现代经济发展降低了不平等程度。”
“不平等收入和财富的获取先于国家形成并推动了国家的发展。然而,政府机构一旦建立起来,不仅会加重既存的不平等状态,还会创造出新的不平等。前现代国家为商业活动提供保护措施,并且为那些与政治权力关系密切的人开辟新的私利获取渠道,从而为资源在少数人手中积累和集中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条件。从长远来看,政治和物质的不平等在被称为“互动效应”的螺旋式上升过程中不断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一个变量的每一个增量都很可能引起其他变量产生相应增量。现代学者提出了许多定义,试图捕捉国家地位的本质特征。借用他们的几个要素,国家可以说是代表了一个政治组织,它声称自己拥有领土及其人口和资源,它拥有一套组织机构和人员,这些机构和人员通过颁发有约束力的命令和规则来履行政府职能,并通过威胁和实施包括暴力在内的合法的强制性措施来支持他们的行为。”
“物质不平等通常都会在比较极端的程度上转化成生殖上的不平等。”
“不平等程度的上升是由技术及经济的发展和国家形成之间的交互作用驱动的,有效的矫正需要暴力性冲击,这种冲击至少能暂时限制和扭转由资本投资、商业化以及掠夺性的精英阶层和他们的伙伴行使的政治、军事和意识形态的力量所导致的不平等后果。”
“在不同文化之中,家庭收入和住宅面积都是密切相关的,而且住房通常都是地位的标志。”
“在中国,市场收入的基尼系数从1984年的0.23涨了不止一倍,上升到2014年的0.55左右,相应的财富集中度系数也迅速上升,从1995年的0.45增加到21世纪初期的0.7的水平。”的确,中国那几匹马,实在太有钱了,对社会不是好事。
(在欧美)“富裕家庭更加愿意参与选举。。。立法者更倾向于制定有利于高收入选民偏好的政策。”
如何和平地矫正不平等?首先作者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历史先例罕见,其次,书末给出了一些市面上常见的方案:“收入应该以更累进的方式征税;资本收益应如普通收入一样课税,并且一般而言应该课更高的税率;累退工资税制度应该被废除。应该直接对财富课税,课税的方式应该足以削弱财富的代际传递。诸如贸易关税和创建全球财富登记制度等措施将有助于防止离岸逃税。应对公司的全球利润征税,结束对它们的隐性补贴。法国经济学家甚至建议每年在全球范围内对财富从源头征税。”
“尽管复杂的武器化可能会使一个更强大的超级细菌产生,但释放这样一个细菌几乎不符合任何国家层面的行为者的利益。”
最后,平等未必是好事,书中的一些案例,是以动辄几百万富人的悲惨命运(比如斯大林时代,我们对此很熟悉)和社会财富的总体下降为代价的:“对你希望得到的东西,一定要抱着一个慎重的态度。” 

这个德国作家太牛了

《移民》,(德)W G 塞巴尔德著,刁承俊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出版,280页。

本书作者W G 塞巴尔德活着时曾被公推为当时全世界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2001年车祸去世),欧美各大媒体盛赞他的生花妙笔能写出“不可写”的东西。

《移民》一书原著写于1992年,由4个短篇小说组成,与前面介绍过的《奥斯特利茨》类似,写的是因为二战德国迫害,流离失所、生活在异国他乡的4个犹太移民的悲惨故事。作者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以他的鬼神之笔记录下有关人物的所闻、所观、所感,他们的巨大精神苦闷,痛斥德国纳粹,展示了他强大的共情能力和博爱精神。

与《奥》一样,本书也配以很多照片,而且也继承了一贯非常“丧”、非常压抑的风格,非常细腻的手法,无比详尽的细节,匪夷所思地描写他个人并没有经历过的犹太人的精神世界(他不是犹太人)。

当代药物研发史

《新药的故事》,译林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210页。作者梁贵柏,默沙东公司的研发人员。

全书11章,分别介绍了默沙东公司参与的各药的研发过程,涵盖艾滋病、肝炎、抗生素、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肿瘤、HPV等重大疾病。

这是一本面向大众的科普读物,作者文笔很好,而且把医药的道理说的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当然屁股决定脑袋,作者是默沙东出来的人,很多为公司推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