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败寇 《钢铁帝国》

《钢铁帝国》(Iron Kingdom – The rise and downfall of Prussia),(澳)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著,王丛琪译,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1月版,674页。

这本厚厚的历史书试图以全景的方式按照时间线索来探讨普鲁士这个今天不存在的王国来龙去脉。作者的写作手法比较独特,风格有点像凭《罗马帝国衰亡史》闻名于世的爱德华 吉本,史实中掺杂着评论,而且对人物着墨不多,罕有让人热血奔涌的英雄事迹,哪怕连腓特烈大帝、克劳塞维茨(战争论作者)、铁血宰相俾斯麦、黑格尔、马克思这些人物都是很轻描淡写地带过,很多时候是在叙述一个主题时顺便说起。

普鲁士是个完全虚构的名词,是现在德国一小块地方,逐渐通过对外扩张而成为德国最大的封建王国。霍亨索伦家族统治了500年,直到1918年才退位给魏玛共和国。普鲁士的历史因此跟历任霍亨索伦家族的统治者有很大的关系,比较知名的人物,除了腓特烈大帝,还有威廉皇帝、威廉二世等。这个尚武王国的历史也左右了17世纪到20世纪的欧洲,反拿破仑战争、普法战争、一战、二战,军国主义主导的这个国家靠战争兴起,因二战的失败而灭亡于希特勒手上。

这本书对了解普鲁士乃至德国、欧洲的历史、宗教、文化、政治、科技发展等等有帮助,看看本书就知道希特勒二战中对待犹太人不是他的发明,甚至希特勒也不是偶然。这本书的翻译也不像网上说的那么差,不影响阅读。

看这本书,只有一个体会:成王败寇。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被讨厌的勇气

《被讨厌的勇气》,(日)岸见一郎、古贺史健著,渠海霞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年版,194页。

这是一本以对话形式介绍阿德勒心理学的书籍。之所以采用对话的形式,是因为作者比较崇尚苏格拉底、佛经等的典籍的形式。

简单来说,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认为,接受自己、信任他人、做出贡献的人,就能得到幸福。幸福是自己寻找的,不是别人能给予的。过去的只能接受,我们能改变的只有自己的态度和认识,过好眼下每一天。不要怨天尤人,动不动找借口。不成功,不幸福,只能怪自己。人的一切烦恼都来自人际关系,追求他人的认可是一个很大的误区,评价别人,不管是批评还是表扬,都是在操纵别人。一旦开始争论谁对谁错,基本上就是进行权力之争。要把人看成伙伴而不是敌人。人人不同但平等。人的自负源于自卑。真正的自由,是活出自己,别人喜欢与讨厌是他们的事。走自己的路可能迷路,但是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幸福。要在一个大集体里找到自己,对别人有用才有价值。每个人的人生意义不同,意义是自己给的。

我是不是太喜欢讨别人欢心?喜欢讨好别人的人,贱。让别人评价自己,就是认为自己低人一等。很多中国人一生都在寻求别人的认可。

所谓的面子,其实也是权力关系。很多人说我难接近,工作把我变的势利、功利,还是我本人就是如此?劳动合同本质上确定了现代奴役关系。生意中一切都是计算、交易。平等待人很难。

总的说来本书中介绍的阿德勒的观点,跟有些佛教观点很像。一视同仁地待人,就是内观所说的平等心。活在当下也很佛系。

这本书的名字有些哗众取宠,让人想起一部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本书较为浅显,对阿德勒的思想做了比较直白的分析,对我们一些人生问题给出了指南。这是积极正面的一种说教,当然在当前年轻人迷茫之际有很大的市场。翻译的还可以。

Posted in 图书,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研究拖延的心理学专著 《拖延心理学》

《拖延心理学》(Procrastination: why you do it, what to do about it NOW),(美)Jane Burka、Lenora Yuen著,蒋永强、陆正芳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246页。

我以前有个澳大利亚手下,比我稍微年轻一点,做亚太区财务总监,有很多优点,但就是比较懒,做事非常不积极。我甚至有次听到他跟一个手下在电话上说,别做的太快了!做的太快了,他们会有其他要求!后来我把他赶走了。

拖延的本质是说不,是心理上的不认可、不同意,这有两方面的原因,内部的原因和外部的原因。内部的原因有肉体、神经、习惯以及更深层次的害怕失败、害怕发现自己不够完美的问题,外部的原因有文化、与人互动想以拖延采取主动权的问题。作者们对人性的理解也很深刻,认识到有些人可能幼时自卑(我也是),认为自己不配成功,配不上幸福。这种悲观态度的人做事当然不会积极主动。

我以前做事经常拖延,很多时候是对将来认知不够,总以为时间是无穷尽的,吃过几次惨痛的教训后就改了。

做日记,即时总结是好的。年轻人不喜欢总结,因为不想重温已经经历过的,但总结是改进之路。

做计划很重要:人生没有那么长,一眨眼就死了。

也不要在饱受拖延的内疚之苦后,制订不切实的完美计划,指望能通过临时抱佛脚一蹴而就或者不间断的努力完成任务。人总是会累的,需要休息。制订计划还要分阶段,头几步要小,慢慢前行。

我们总是很忙,自认辛苦命,闲下来就难受,但分清轻重缓急很重要。像金钱一样,我们的精力不是无限的,确保每一分用的有意义非常关键。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每天睡8个小时,10点前不开会,每天只做3个重要决定。他是全世界首富,事业上比我们所有人都成功的多。把没必要自己做的事分给别人做很重要。真正的失败是每件事事必躬亲。真正需要勤奋的,是大脑,不是身体。

也不存在一个完美的时机,什么事情不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不要以会有更合适的时间做某事而拖延。

努力并非软弱的标志,而是进步的必须。

要有吃苦的心理准备。书里说,世界上有些事情本身就是让人不快和单调乏味的,比如说报税。中国不存在报税,因为钱在发到手里之前已经给扣走了。所谓制度自信,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改变习惯方面,作者提到了观察分析自己来去无常的情绪,讲到了一种冥想方法,跟内观类似。

作者也提到需要及时奖励自己,正面刺激。生活中要有乐趣,我们不是苦行僧。

总的来说,本书是研究心理学的人写到有关拖延的比较深入的书,虽然不免说教而且前后有些啰嗦重复没条理,但两位作者的研究深度是够的,即使是原作写于35年前,书中提出的解决方案直到今天仍然很有意义。我后悔我20岁的时候没有读过这本书。 

Posted in 图书, 教子, 管理,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13年前的网络经济观:长尾理论

《长尾理论》(The Long Tail – Why the future of business is selling less of more),(美)克里斯 安德森著,乔江涛、石晓燕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出版,294页。


本书作者Chris Anderson以前是美国著名互联网杂志《连线》(Wired)主编,天天接触的就是各种互联网前沿信息,因此对网络有超前的思考。很多网络零售的道理,比如说今天淘宝、京东用的渠道为王的那一套,2005年作者就看到了,还是很有前瞻性的。


这本书的宗旨是,互联网催生了新的市场营销模式,集中精力搞热门产品营销的旧把戏不管用了,网络新时代要尽可能丰富产品,提供简便的搜索手段,发动广大网民生产评论乃至内容,利用小众产品吸引用户,最大化销售额,赚取高额利润。


选择更多了,一切都去焦点、去核心化,碎片化、民主化,以个人为中心化。这种商业模式对效率有极高的要求。对B2C适合,B2B未必。我之前在加拿大时公司收购了一家做微生物培养基的公司,有1000多个货号,其中一些仅有很小的销量,但客户就是喜欢用,后来公司主管生产的副总乃至CEO都给我写邮件,让我关闭那些不赚钱的产品,裁撤相应生产人员。那段时间真是焦头烂额,公司甚至聘请了专门的媒体管理顾问公司培训我如何应对突发的(恶意)采访。


当然,大量的客户群是所有公司的长尾,不能把眼光全放在大客户身上。本书貌似是对80/20的帕累托法则的驳斥,其实也不尽然,没有做基数的80%,哪里有剩下的风光的20%?而且,本书很多地方的统计并不是很严谨。


作者对网络的博客(现在博客已经日暮途穷,书中提到的MySpace已经日落西山了,网站几乎已经被App取代,大家都开始去玩微博、微信朋友圈、抖音等等需要更少的精力就能玩的媒体了)论坛等评论比较倾心,但恐怕他没有预料到水军的发展吧?不止在天朝,国外的TripAdvisor等等里面用户的评论也有可能是花钱做出来的。而且,碎片化的知识,有深度吗?呆在各种屏幕后面的孤独的我们,真的在独立思考吗?还是沦为各种网络影响工具的奴隶?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策略思维:商界、政界及日常生活中的策略竞争》(Thinking strategically: the competitive edge in business, politics, and everyday life),(美)阿维纳什 K 迪克西特(Avinash Dixit)、巴里 J 奈尔伯夫(Barry Nalebuff)著,王尔山译,王则柯校,中国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350页。

这是一本简述博弈论的著作,英文原版出版于1991年。两位作者是专门研究、教授博弈论的美国著名大学教授。

博弈论的英文名字叫game theory,讲的是有多方参与的情况下如何获取最大的利益。作者在前言里提到,有两点最关键,一是换位思考,另外一个是先确立目标,再来推理该如何实现它。中国自古以来也讲究谋略、套路。威胁、承诺、逼迫等等这些都是策略。现在很多收购兼并中的对赌协议也是一种策略。

书中引入了决策树与博弈树这样的简单的图表型决策工具,对我这样的头脑简单的人理清头绪有帮助。也举了大量的例子,不少很精彩,虽然现实要远比这些分析复杂,但万事都有解决办法,就看你动不动脑了。

本书行文的确很象大学教授。翻译的一般,如果有地方我没看懂,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动脑子,全是因为翻译的关系。 

Posted in 图书, 管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