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写的中国思想史

《中国思想史》(Histoire de la pensee chinoise),(法)程艾蓝(Anne Cheng)著,冬一、戎恒颖译,河南大学出版社2018年出版,850页。法文原著出版于1997年。

这本书是法国华裔、汉学家有关中国古代直到清末的思想史著作,以时间顺序,论述了先秦、汉朝、唐朝、宋朝、明朝、清朝几个关键朝代中国主要思想家及其主要著作、观点,书中涉及的主要思想家:孔子、墨子、庄子(前段时间介绍了维特根斯坦的思想,其实他的所谓语言说不清楚,庄子早就在2000多年前说过了)、孟子、老子、荀子、韩非子、董仲舒、扬雄、王充、王弼、郭象、韩愈、李翱、邵雍、周敦颐、张载、苏轼、二程、朱熹、陆象山、王阳明、刘宗周、黄宗羲、王夫之、顾炎武、颜元、戴震、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章炳麟、刘师培等等。

越老的思想家我们越熟悉,越晚的我们越不了解,这个清单里很多人我都没怎么听说过。清末的时候中国的知识分子遭受了巨大的冲击,认识到中国实际上很落后,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佛教对中国影响不小,第二个对中国有深刻影响的外国思想,应该是马克思主义了吧。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这本书和作者在法国都 很有名,因为法国人热爱哲学,介绍中国哲学这种“小众”、“远方”的思想哲学的书,自然受重视。

Anne Cheng其人

有关中国思想史,同名的还有钱穆的书,以及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也可以看看。

管理心经

《灰度决策:如何处理复杂、棘手、高风险的难题》(Managing in the gray: five timeless questions for resolving your hardest problems at work),(美)小约瑟夫 巴达拉克(Joseph L Badaracco)著,唐伟、张鑫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年出版,200页。

这本书是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爱看书的巴达拉克教授所写,原版出版于2016年,我还看过他写的另外一本书《沉静领导》,风格非常一致。

本书并没有象一般的美国成功学书籍给出明确的方法,而是竭力分析,处理棘手难题时,涉及“人”方面的复杂层面,以及一些自古以来的各种不变原则。

作者自己总结,决策者在面临难题时,应该自问的5大问题是:

净结果是什么?(要对事态发展的走向持怀疑态度,短期看起来好事,长期可能变坏事)
我们的核心义务是什么?(人性关怀,做决策要有人味儿)
当今世界什么凑效?(实用主义,灵活变通)
我们是谁?(在一个大的生态环境中考虑问题)
我的决策自己能接受吗?(做的决定,你自己觉得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吗?代表了你的性格、价值观或追求吗?)

简单来说,作者的观点是,做决策以人为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猛施于人。记住自己可能犯错。不要太早下结论。不要急。关注流程,确保流程正确,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尊重反对意见。多从几个角度,考虑各种可能,列出决策树。既要考虑全面、顾及别人感受,也要脚踏实地,敢打狠牌。既要大方面遵守原则,也要实操中手段厚黑。

书里举了一些具体事例,说明决策后果的复杂性和管理者的心路历程。对于管理人员来说,可以一读。

书中一些片段:
“爱因斯坦曾提及,问题不可能由导致这种问题的思维方式来解决。”
“最崇高的道德往往是过程中的道德。”
“是什么令我们的道德想象如此脆弱、短暂?对于管理者来说,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太忙了。实际上,管理者就像是在一个没有尽头的传送带上工作一样,这个传送带将一个又一个问题带给他们。有些很大,有些很小,许多都是凌乱复杂的,而大多数都是要快速解决的——因为这样你才能着手下一个问题。组织规则是另一个难题:通常,我们不真正地思考,而只是做熟悉的、经常被强调的或者能得到奖励的事。”
“在实际世界中,马基雅维利警告我们:不管在任何条件下,一些想要坚持将自己的事情做好的人常被那些并不怎么样的人摧毁了。”
“所有战争都以欺骗为基础。”
“在大多数情况下,复杂的团体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软”权力。它们无形地间接进行操作,轻轻地推动和诱导,而不是进行恐吓。它们精心组织着感觉、压力和诱因。有时候,软权力也会展现一点柔弱外表下的武力,但是实践软权力的人通常更喜欢通过其他方法提升自己的利益。”
“面对灰度问题,有时候所有你能期待或者为之抗争的就是保证过程正确。”
“我不会考虑让任何非黑即白的员工成为总裁。如果这些人进入我的高层领导团队,那么公司就会出现问题。我的团队里都是能思考灰度问题的员工。”
“一旦你成为管理者,处理复杂、高风险的难题就成了你工作的中心。”
“管理生活是人类活动中最广泛、要求最高,并且无疑是最全面且微妙的部分。”

《自然史》

《自然史》,(法)布封(Buffon)著,陈筱卿译,译林出版社2018年出版,232页。

这本书是18世纪法国博物学家、法兰西学院院士布封所著的36卷《自然史》缩写版,分为动物、人、方法与理论、种属、世界史几个部分,畅谈了作者的动植物及人类大千世界观和思考,书后附上了《论风格》和对他的访谈录。

布封出身优越,一生衣食无忧,活了80多,晚年更是在自己的城堡里一呆就是50年,可以说过着富足的乡村绅士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当然有利于思考和写作。休谟的《人性论》貌似也是在法国写成的。

书中一些名句:

天才就是更有耐心。

他的写文章的特点是写完后高声朗读,如果不能不间断进行的话,他就认为文章写好了。

生命,或者称之为我们生存的继续,我们只有在更多地感受到它的时候,它才属于我们。

每当我们在寻求欢乐的时候,往往是在自寻烦恼。一旦我们盼着更加幸福的时候,其实就开始痛苦了。幸福就在我们心中,它已经给了我们;而痛苦在我们体外,是我们自己去寻找它的。

人类获得快乐的方法就是锻炼我们的思想,也就是我们的求知欲。

人之所以为人,只是因为他懂得如何与他人相处。

但凡感觉不到自己力量的人,不可能是强人。

我是谁?

《我是个怪圈》(I’m a strange loop),(美)侯世达(Douglas Hofstadter)著,修佳明译,中信出版社2019年出版,600页。

这本书是侯世达继《集异璧》(GEB)后写的探讨自我意识、灵魂的书。

基本上继承了GEB的思路,认为自我是虚无的,首先是生物学上自我保全、自我发展、自我复制的需求产生的概念,之后精神上的“我”或自我意识是非常虚幻的,是个体在不断内外沟通反馈交互的经验积累、自我强化下的心理产物。刚生下来的小宝宝,没有什么自我意识;几个月、一两岁后照镜子才会意识到那是自己。这个自我是不断成长、发展变化的,昨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随着人的不断成长,“自我”意识越来越强。得了老年痴呆症后的里根,也不是之前叱咤风云的那个美国总统了。本来没有,想的多了就有了;“我”这个概念和其他概念没有两样,同理,其他人也可以活在我们心中,都是一种意识而已,可以外延到其他人身上、并不局限于我们的肉体。自由意志完全是幻想,人永远是受制于外部环境的。

某种意义上说,与前面介绍的另外一个犹太人维特根斯坦观点类似,侯世达也认为,人对自我的认识,只有跳到更高层次上才可能。人永远不可能了解自己。本书作者比较详细地说明了他极为推崇的哥德尔不完全性的悖论。

虽然也有大量隐喻,文风幽默,本书要比GEB好读、易懂一些。作者举了大量自己经历的事例。书读到一半就把作者的主要思想包袱全抖完了,后面是一些用不同方式讲同样道理的篇章,也有一些更远的发挥(因为我本虚无,所以要普爱众生)。

说到底这个观点跟佛教的“空”的概念很象,诺贝尔奖的儿子苦思冥想几十年,站在各个巨人肩膀上,总结各种思想,得出了2500年前佛祖就想出的道理,而且结论也差不多,就是要普渡众生。 

维特根斯坦成名作

《逻辑哲学论》(Tractatus-Logico philosophicus),(奥地利)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著,贺绍甲译,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原著出版于1921年,这个中文版根据1974年Routledge Kegen-Paul英文版译成,134页。


维特根斯坦其人

奥地利/英国哲学家,出生于欧洲豪富家族,师从罗素,主要涉足逻辑学,思维哲学,数学及语言学。一战时从军,战地里写下了这本震古烁今的哲学小册子,之后说哲学的问题已经解决,开始在乡下小学教书。二战中他在伦敦一个医院抬担架,周围没有人知道他是当时世界上最知名的哲学家之一。4个兄弟中的三个自杀了,他自己也曾经考虑过自杀。他后期作品部分(主要是《哲学研究》一书)否定了《逻辑哲学论》观点,《哲学研究》一书也被评价为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著作之一。

《逻辑哲学论》这本书在哲学史上非常有名,是天才维特根斯坦成名之作,不像其他大部头的哲学著作,只有薄薄一百多页,而且与康德、黑格尔或文学家普鲁斯特相反,每个句子都很短(维特根斯坦自己说,凡是说的出来的,都应该能说的很清楚)。尽管如此,仍然字字珠玑,每句话都要仔细琢磨作者究竟说的是什么,即使这样,也未必能看懂,所以还是很费脑子。像其他哲学著作一样,这本书我也是囫囵吞枣,不敢说看懂了,之后有空肯定还要补刀再多看几遍。

这本书的一个核心结论是,人只能理解我们能理解的东西,不能跳出人的界限就无法领会任何更高层次的真理。所谓的哲学都没什么意义。说到底这个结论有些悲观(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如果人永远都不能自知,是不是永远都得不到光明,注定要活在黑暗中?),属于不可知论。这个观点说到底,跟哥德尔的不完全性定理很类似。当然维特根斯坦也是因为对传统的哲学的否定而闻名于世。他在书中也惊世骇俗地否定了因果律。强调语言对哲学的重要性。

本书大量采用数学方法和符号,每一段前面都标着段落,也引用了一些物理学、力学的观点(同一个物体不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当然,他那时候量子力学还没成气候。

书中金句:
“未来的事件不能从现在的这些事件推出来。相信因果联系是迷信。”太阳明天会出来是一个假设。我们事实上不知道它是否会出来,因为没有一种强制性使得因为另一事物发生了这一事物就必须发生。

凡是可以说的东西都可以说得清楚;对于不能谈论的东西必须保持沉默。

没有一个命题能够作出关于自身的陈述,因为一个命题记号不能包含于它自身之中。

个别的情形总是一再表明是不重要的,但是每一个别情形的可能性都揭示了关于世界本质的某种东西。

语言掩饰着思想。而且达到这种程度,就像不能根据衣服的外形来推出它所遮盖的思想的形式一样;因为衣服外形的设计不是为了揭示身体的形状,而是为了全然不同的目的。

关于哲学问题所写的大多数命题和问题,不是假的而是无意义的。因此我们根本不能回答这类问题,而只能确定它们的无意义性。哲学家们的大多数命题和问题,都是因为我们不懂得我们语言的逻辑而产生的。
因而用不着奇怪,一些最深刻的问题实际上却根本不是问题。

全部哲学都是一种“语言批判”。

哲学的目的是从逻辑上澄清思想。哲学不是一门学说,而是一项活动。哲学著作从本质上来看是由一些解释构成的。哲学的成果不是一些“哲学命题”,而是命题的澄清。可以说,没有哲学,思想就会模糊不清:哲学应该使思想清晰,并且为思想划定明确的界限。

心理学不比任何其它自然科学更为接近哲学。知识论是心理学的哲学。

我们不能从现在的事件推出将来的事件。相信因果联系是迷信。

意志自由在于不可能知道尚属未来的行为。

我的语言的界限意味我的世界的界限。

世界和人生是一回事。

逻辑的探究就是对所有符合规律性的东西的探究。逻辑之外的一切都是偶然的。

世界是独立于我的意志的。

同一时刻处在不同位置的质点不可能是同一的。

世界的意义必定在世界之外。世界中一切事情就如它们之所是而是,如它们之所发生而发生;世界中不存在价值——如果存在价值,那它也会是无价值的。如果存在任何有价值的价值,那么它必定处在一切发生的和既存的东西之外。因为一切发生的和既存的东西都是偶然的。使它们成为非偶然的那种东西,不可能在世界之中,因为如果在世界之中,它本身就是偶然的了。它必定在世界之外。

幸福者的世界不同于不幸者的世界。

世界上的事物是怎样的,对于更高者完全无关紧要。上帝不在世上现身。

世界是怎样的这一点并不神秘,而世界存在着,这一点是神秘的。


诗也罢,远方也罢,我还是多花点时间,想想如何搞好我现在公司的销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