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也让别人活

《宽容》Tolerance。这是房龙写自1921年的一本宗教发展历史和人类思想、信仰逐步自由的历史。作者眼中,柏拉图的理想国是乌托邦式的,不宽容的,为万世效仿,带来了一些不好的政治后果。是治疗社会分裂的良方。这世界是复杂的,不可能一条路走到黑。兼容并包最好。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房龙Van Loon是荷兰裔美国人,一生致力于用极简单易懂的语言写这种科普文章。
这本书的中心思想是,活,也让别人活。对别人的观点和思想、信仰、言论、出版自由少干涉,这样的社会才能进步。
书中摘抄:
“智慧源于生活,若单是“为智慧而智慧”,便正如“为艺术而艺术”或“为食而吃”一样,不但可笑且贻害无穷。”
“德谟克利特是独具创见的“微笑哲学家”,他提出:有价值的社会应该以最小痛苦为代价,给绝大多数人提供最大的幸福。”
“普罗泰戈拉深受德谟克利特思想的影响,他来到雅典,经过几年的钻研,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他认为人生苦短,人们不应花时间去研究神是否存在,而应该动用全部的精力使生命变得更美好,更愉快。”
自人类社会形成之日起就衍生了一条不可避免的法则:少数的精英统治着大部分的平民。精英一方代表着力量和管理,平民一方则代表着软弱和屈从。根据时代的不同,他们也有各自对应的命名,例如:君主集权与民主制,国王与奴隶,教徒与农民,骑士与无产阶级。这条操纵人类发展的神秘法则无论在哪个国度,实行起来都异曲同工,丝毫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同时,它的表现形式千奇百怪:或高呼人道关怀,或鼓吹忠于上帝,或以谦卑的姿态说着要造福大众的渴望。但这只是它拙劣的伪装,用以掩盖其中最严酷的真理:生存乃人类第一要义。我们都知道,人类只是哺乳动物中的一员,但有些人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甚至对这样的论调十分反感。他们说这是“愤世嫉俗”“实利主义”。他们一直把历史当成动听的神话故事,但事实并非如此。历史其实就是一门科学,与别的事物一样会受到自然法则的制约。
“现代的偏狭,或者说不宽容,也有三大形成原因:懒惰、无知以及自私自利。”
“胡说八道的话就如同炸药,只有放在狭小密封的容器里再加上外力的打击才会产生危险。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半吊子,就算让他开坛布道,至多也只能招来几个好奇的听众,他的苦心孤诣最终也只会沦为别人的笑柄。但若是他“不幸”被粗鲁且更加目不识丁的地方官员戴上手铐,关进监牢,然后又无端被判35年禁闭的话,他就会变成一个宁折不弯的烈士,赢得大家的同情。
“宽容如同自由,不能乞求别人施舍,只能靠自己争取。在拥有之后更应时刻保持警惕”
“历史一向只是少数人的消遣”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应该学着尊重人性。”
“宗教信仰只会让人互相憎恨,无法使人彼此相爱。”
“那些为宽容而战的人,不管有什么区别,起码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信仰总是伴随着怀疑。也就是说,即使他们坚信自己是对的,也不会把自己的怀疑转化为绝对的信念。在当下这个爱国主义时代,人们总是热情满满地大声叫嚷着要百分百相信这,百分百相信那,但大自然明明最反感那些标准化的理想。”
此条目发表在图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