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第18日 Day 18

早上在Arno河边跑了11.4公里。迎风的时候手很冷,毕竟室外只有6度。回到酒店前台,她跟我说,you are crazy。
上午去商务拜访。会面一个小时。我的旧主表现的强势、有距离。也许生意上没有感情可言。也许他对我当年他辞职后我继续留在原来的公司怀恨在心,或者以为看透了我,不再愿意受我的骗。他其实一直都很强势。不管怎么说,我是在工作,我只是想活下去。
中午去看了Jeff Koons的展览Shine。前几天一直想看,不过周末人狂多,排很长的队,而且需要阴性报告。今天这个时段没什么人,而且我有有效的抗原检测。比我想象的有点门道。用不锈钢、塑料等反光的材料,来描述对世界的映射、过去与现在的联系。 其余时间在看《权力结构、政治激励和经济增长》,以及在工作 – 今天还好,只和国内开了两个会。
儿子还在咳嗽。
明天离开佛罗伦萨了,纪念一下此程到目前为止最舒适的酒店(不是最贵的)Hotel Roma Firenze。服务很好。每个人都记得我的房间号。晚上我去打印,完全免费。我跟前台说,她长的很想LP,那个在美国的意大利女歌手,她说是吗,去电脑上看了看LP的照片,然后说I hope she looks nice,然后看着我。这是他们的钥匙,别有特色。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