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活的下去吗?

《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Work, Consumerism and the New Poor),(英)齐格蒙特 鲍曼著,郭楠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21年出版,180页。
这本书是英国思想家鲍曼对人类社会中如何对待穷人的回顾和反思。工业社会需要补充劳动力,整个社会建立在生产创造价值的基础上,因此对穷人好些,让他们看到出路的福利社会是有必要的;但资本自由流动的全球化、人工智能、机器人打破了这种固态,生产效率的提高导致劳动力过剩,福利社会逐渐失去吸引力,穷人的存在变得象肿瘤一样罪恶,穷人没有用了,因此西方社会争着消灭他们。
的确,在加拿大的闹市街头经常见到衣不蔽体的乞丐,这种现象在国内少的多。
每个社会都有穷人有富人,有得志者有失败者,人生也少有一帆风顺永不失足者。如何对待他们,显示出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和远见。
书里提到,现代工作不稳定性加剧,人必须加强学习,认识到工作的不稳定性,提高自己的能力,才能不被社会淘汰。
原著写于2004年,迄今已过去近20年,很多新的社会因素作者没有考虑进去,比如近几年兴起的民粹主义、逆全球化,逻辑上也比较难解释清楚如果社会成员不工作如何会有钱消费。但仍不失为一本好书,篇幅不长,翻译的还可以。很多思考都是真知灼见,让人思考当下这个日益分裂的社会。
作者对当下的消费社会、经济增长拉动一切的现象有很深的揭露:
“如果消费者无法对任何目标保持长期关注和欲望,如果他们没有耐心、焦躁、冲动,尤其是容易激动,又同样容易失去兴趣,“即时满足“就达到了最佳效果。
想要提高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就不能让他们休息。他们需要不断地接受新的诱惑,持续处于永不枯竭的兴奋之中,持续处于怀疑和不满之中。
通过大幅减少产品和服务的寿命,以及提供不稳定的工作(临时的、灵活的、兼职的工作),将经济导向短周期和不确定的生产。
拥有尽可能多的选择,最好拥有所有选择。
董宇辉万岁!“评判世间万物的标准是激发人们感受和体验的能力—-唤起欲望的能力,这是消费生活中最愉悦的阶段,比欲望得到满足更令人陶醉。”
当今社会依赖于“制造人为的、主观的不满足感”,因为本质上“人们满足于自己拥有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威胁。”
通过为贫困家庭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适当的医疗服务、体面的住所和健康的营养品,它保证了资本主义工业可雇佣劳动力的稳定供给,这是任何公司或集团都无法做到的。
“液态生活”(liquid life)的艺术:接受方向的迷失,免疫于晕头转向,容忍旅行计划和方向的缺失:
“如水般流淌。。。你灵动前行,顺势而为,从不停顿太久成为一潭死水,也不依附河岸或礁石——生命中过往的财物、情境或人,甚至不固守自己的见解和世界观,而是聪明地轻轻抓住任何出现在路边之物,随即放手,让它随风而逝。。。”
现在的社会就是卷:除了装睡的人,大家都清楚,所有的创造都是创造性的破坏。
《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Work, Consumerism and the New Poor),(英)齐格蒙特 鲍曼著,郭楠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21年出版,180页。
这本书是英国思想家鲍曼对人类社会中如何对待穷人的回顾和反思。工业社会需要补充劳动力,整个社会建立在生产创造价值的基础上,因此对穷人好些,让他们看到出路的福利社会是有必要的;但资本自由流动的全球化、人工智能、机器人打破了这种固态,生产效率的提高导致劳动力过剩,福利社会逐渐失去吸引力,穷人的存在变得象肿瘤一样罪恶,穷人没有用了,因此西方社会争着消灭他们。
的确,在加拿大的闹市街头经常见到衣不蔽体的乞丐,这种现象在国内少的多。
每个社会都有穷人有富人,有得志者有失败者,人生也少有一帆风顺永不失足者。如何对待他们,显示出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和远见。
书里提到,现代工作不稳定性加剧,人必须加强学习,认识到工作的不稳定性,提高自己的能力,才能不被社会淘汰。
原著写于2004年,迄今已过去近20年,很多新的社会因素作者没有考虑进去,比如近几年兴起的民粹主义、逆全球化,逻辑上也比较难解释清楚如果社会成员不工作如何会有钱消费。但仍不失为一本好书,篇幅不长,翻译的还可以。很多思考都是真知灼见,让人思考当下这个日益分裂的社会。
作者对当下的消费社会、经济增长拉动一切的现象有很深的揭露:
“如果消费者无法对任何目标保持长期关注和欲望,如果他们没有耐心、焦躁、冲动,尤其是容易激动,又同样容易失去兴趣,“即时满足“就达到了最佳效果。
想要提高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就不能让他们休息。他们需要不断地接受新的诱惑,持续处于永不枯竭的兴奋之中,持续处于怀疑和不满之中。
通过大幅减少产品和服务的寿命,以及提供不稳定的工作(临时的、灵活的、兼职的工作),将经济导向短周期和不确定的生产。
拥有尽可能多的选择,最好拥有所有选择。
董宇辉万岁!“评判世间万物的标准是激发人们感受和体验的能力—-唤起欲望的能力,这是消费生活中最愉悦的阶段,比欲望得到满足更令人陶醉。”
当今社会依赖于“制造人为的、主观的不满足感”,因为本质上“人们满足于自己拥有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威胁。”
通过为贫困家庭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适当的医疗服务、体面的住所和健康的营养品,它保证了资本主义工业可雇佣劳动力的稳定供给,这是任何公司或集团都无法做到的。
“液态生活”(liquid life)的艺术:接受方向的迷失,免疫于晕头转向,容忍旅行计划和方向的缺失:
“如水般流淌。。。你灵动前行,顺势而为,从不停顿太久成为一潭死水,也不依附河岸或礁石——生命中过往的财物、情境或人,甚至不固守自己的见解和世界观,而是聪明地轻轻抓住任何出现在路边之物,随即放手,让它随风而逝。。。”
现在的社会就是卷:除了装睡的人,大家都清楚,所有的创造都是创造性的破坏。
提取码:8146
此条目发表在图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