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音乐

我这辈子第一次自己制作视频自己传到网上

献给Kongurai这首歌,来自恒哈图乐队

Posted in 音乐 | 1 Comment

奇怪但非常有意思的唱法

Richard Strauss曾说过,人声是最美的乐器,也是最难演奏的。Avro Part也说过人声是最美完美的乐器。说起人声当然不能不提呼麦这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唱法,但本文的重点倒不是呼麦,我最近刚发现了Huun Huur Tu这只图瓦国宝级乐队(前面博文有介绍),从他们的专辑里听到Kara Turuya这首歌,觉得很有意思: 这首歌是典型的呼麦,但特殊的地方一是节奏比较快(走路的时候很适合听,容易手舞足蹈),而是好像后半段呼麦中有节奏的颤音。呼麦本身就很难唱,这个颤音是怎么出来的?手盖在嘴上弄出来的?(这个想象好像比较小孩子气,请原谅我才疏学浅)。 这唱法虽难,但肯定不止在呼麦中有用到,您来听听这首伊朗的民谣,演唱者是Alireza Ghorbani,也是伊朗非常著名的一位传统音乐声乐大师: 古典音乐中当然颤音唱法就更常见了,下面一段是我听过的最奇特的,由法国路易十四时代的巴洛克音乐代表JB Lully所作的Air des tembleurs: Youtube视频地址:   这些曲子,实在让人感慨声乐艺术的伟大,以及演唱者非凡的技巧!感谢这些艺术家们!  

Posted in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音乐是一种精神麻醉品?

在《资治通鉴》或者古罗马帝国的历史里,音乐的角色比较可悲。所有帝王,只要喜欢音乐,几乎都没好下场:中国的皇帝们马上就被朝臣以不务正业、不理朝纲等等明目死谏;尼禄更是落了个千古骂名。如同酒精对某些人必不可少一样,音乐是不是也是一种麻醉品?很多人听音乐的时候同时在享受酒精、烟草、大麻或其他精神刺激用品。在夜店里震耳欲聋的techno音乐就是让强力音乐把自己的听觉防御击溃,毫无保留地暴露出去、逃避现实;摇滚现场也是借表演和大音箱的冲击力来重燃青春激情;嘈杂尘世恨不得马上戴上耳机听一段熟悉的古典音乐,也是自我疗伤的依赖性手段。买票去听音乐会不过是打发时间;收藏那么多,也有故意为自己找一种爱好的虚荣之嫌。 总之,除了自己会用乐器来表达自己,或更甚,能作曲,音乐只是多情善感的弱者的消费品。 还有什么不练琴的借口吗? P.S.: 推荐两张世界音乐的CD: 第一张是双CD的La Route Musicale de Soie,音乐丝绸之路,看标题是法国出的,收集了丝绸之路各国的民间音乐,有些很惊艳,比如CD1的第3首、第5首和CD2的第11首《成吉思汗颂》。试听在这里: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826616/  (点击“豆瓣FM正在播放”就可以听了) 第2张是图瓦国宝级乐队Huun Huur Tu带来的Altai Sayan Tangy – Uula。据说物理学家费曼初听这种呼麦音乐大为惊奇,后来托友人将几位音乐家带到了美国,从此呼麦音乐走向世界。这种草原音乐,有种涤荡灵魂的力量(CD封面是不是很有草原特色?)。这张专辑哪一首都不错,可以在这里试听: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134696/

Posted in 音乐 | 2 Comments

关于You raise me up这首歌

国内网络、微信上关于You raise me up这首歌传的很多,大部分是下面这个荷兰街头版本: 这视频是2011年拍摄的,这个艺人叫Martin Hurkens当年57岁,参加荷兰好声音节目拿了冠军。 这首歌的节奏很简单,歌词比较感恩,符合主流价值观,应该是国内广为转发的原因吧。当年我在原公司大学成立仪式上,曾经想用这歌做背景音乐塑造下气氛。 其实这首歌来头很大:虽然年岁不久(2002由爱尔兰——挪威组合Secret Garden所写的一首曲子),但后来填词后,由于歌词实在太正能量,2003年由歌手Josh Groban演绎,成为美国排行榜第一位的歌曲,下面就是他唱的版本的视频: 两年后,即2005年,这首歌又回到爱尔兰,由本地帅哥组合Westlife演绎,在英国排行榜也冲到冠军位置。这个版本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版本,感觉更深情点,配器里也加入了苏格兰风笛: 刚才说这首歌来头大,因为虽然这歌很年轻、只有10来岁,到现在已经被125位知名歌手、组合翻唱过,西方的清明节、纪念前人的场合常常听到,也成为基督教堂礼拜福音歌曲常见曲目。 与这首歌感恩、怀旧的格调相仿,我小时候很流行的一首歌名字叫《酒干倘卖无》,这首歌是台湾1983电影《搭错车》的主题曲,由罗大佑、侯德健创作,苏芮演唱: 这首歌很快风靡了中文世界,苏芮自此歌后一举成名。在大陆由程琳1984年唱红。 顺便说一句,《搭错车》这部电影里除了这首主题曲外,还有《一样的月光》、《请跟我来》等苏芮演唱的、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名曲。 再多说一句,这部电影1983年夺得台湾电影最高奖金马奖含最佳原创音乐奖、最佳插曲奖、最佳录音奖在内的十项大奖。成为台湾历史上最有名的歌舞片。影片讲的是一个退伍老兵哑叔一人收养、拉扯大了一个女童,后来女童成为著名歌星,出名了有钱了,却被经纪人拦着不认那个收酒瓶为生的老人了。最后老人也未能见到养女,一个人孤苦伶仃、被病魔带走生命。他生命弥留之际正是大明星的演唱会结尾,养女高唱这首《酒干倘卖无》含泪纪念多年含辛茹苦养育之恩的哑叔: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酒干倘卖无即“有没有酒瓶卖”的意思,是哑叔小时带女孩一起上街收酒瓶时的用语。苏芮的声音清亮,演唱充满深情,发自灵魂深处的忏悔、纪念和感恩,配合情节催人泪下,让人久久难以忘怀。我现在还想得起小时候哥哥跟我讲这首歌的背景故事的情景,不胜唏嘘。人间自有真情在! 比起《You raise me up》,这首《酒干倘卖无》的历史更悠久,而且这首歌也被甄妮、动力火车、庾澄庆、叶倩文、谭咏麟、彭佳慧等很多人翻唱过,中国的文化如果不是更灿烂的话,至少也比西方同样辉煌。

Posted in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协奏曲Concerto

我这辈子第一次听比较正式的音乐会听的就是协奏曲,那是在人民大会堂,由帕尔曼演奏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花点时间搜索下有关协奏曲的知识,总结点心得。 协奏曲,顾名思义就是由乐队伴奏某种主要乐器的曲子。这主要乐器一般是表现力非常强、能跟整只乐队分庭抗礼、琴瑟和谐的主流乐器,最常见的有小提琴、钢琴、大提琴,也有双提琴(勃拉姆斯的双提琴协奏曲很赞)或者几种主要乐器的协奏曲,比较少见的乐器协奏曲有如长笛(莫扎特)、双簧管(阿尔比诺尼)、管风琴、单簧管、竖琴等等。 协奏曲相对通常用于表现复杂情感的交响乐而言,既有庞大乐队的气势,又有主角乐器的精彩独奏片段,因此比较受大众欢迎,可以说是古典音乐里的流行乐。大部分协奏曲都遵循快慢快的三乐章格式,很多协奏曲乐迷都能从头哼唱到尾(比如贝多芬的小协、第三第五钢协、勃拉姆斯的小协、双协连我都能哼出来),在诸多影视作品里也大量被使用。 协奏曲和其他大部分古典音乐类型一样起源于巴洛克时代,在浪漫主义时期发展到鼎盛,现在我们听到的协奏曲大部分都是浪漫时代留下来的,贝多芬、莫扎特、肖邦、李斯特等巨匠用无数杰作唤醒了人类的听觉。20世纪当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品,如格什温、拉赫玛尼诺夫等等。 下面说我最喜欢的几个协奏曲片段: 个人觉得Rachmaninoff第三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第7:45分钟左右那一段,是赤裸裸的高潮描写。我再没听过有其他曲子那么象性高潮的表述了。 Argerich演奏的老柴第一钢协。这曲子开场气势恢宏,最重要的是钢琴家和整个乐队马上都能进入状态而且互相辉映;但我记忆最深的倒是第20分钟50秒那一段旋律优美的管乐(第二乐章开头),有次和女友做爱开着这个钢协,做完爱正好放到这一段,我的赤裸的手臂伸开去随着音乐轻轻挥舞,这段音乐给我的就象夜晚圆圆的大月亮升起来,月光撒在起伏的山坡上,那种感觉真是神仙一样。 另外第一乐章中间那一段我也很喜欢(从第4:44开始),回旋的调子在时重时轻的手指下,奏出的曲子好像是盛夏疾雨里穿行的样子飘忽不定。 很多协奏曲的第二乐章柔板、慢板都写的无比温柔,让你实在敬仰这些伟大作曲家有着一颗多么柔软而又善感的心,象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上面提到的老柴的钢协,拉三,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肖邦的第一钢协第一乐章的从一开始的这一段,简直就象慈母用满含泪水的温柔的目光看着你,对你说,都说出来吧,把你所有受过的苦都说出来吧,没事了。。。

Posted in 练笔, 音乐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