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见闻

澳大利亚究竟有什么好

今年第一季度我临时兼任公司澳大利亚业务的总经理,经常来澳洲,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我手下有个澳大利亚的经理,跟我说了两次,欢迎我来这里工作,澳洲很漂亮,生活便利,也有很好的学校给小孩上学),澳大利亚与加拿大一样,原来都是英联邦国家,象是表兄弟的关系,都有一股“我们是(与美国人)不一样的白人”的劲儿,精神层面有不少相似之处,人大多都非常的nice、好相处。澳洲有哪些地方很不错呢? 1、澳洲与英国、香港一样,道路靠左行驶,在大道上最左边一条车道往往单独留出来,专门给公共汽车、出租车或者车内乘客3人及以上情况时使用。这相当于鼓励大家拼车,减少排放,保护环境,非常聪明的办法。 2、在澳大利亚有一个我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看到的现象,就是境内坐飞机不需要出示任何证件,不用身份证、护照、驾照或任何身份证件!用手机上的登机二维码就可以上飞机。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一的Qantas的行李寄存起来无比便捷:自己打印个行李牌,往机器上扫描下就完了。Qantas的很多航班上人人配一个iPad,娱乐节目都在里面;也可以用自己的手机或pad下一个app,飞行中可以自己连到飞机上的wifi,下载内容随便看。 3、澳航(Qantas)服务很好,我在他们的飞机上睡的都很香,其中让我难忘的是他们的安全须知录像,拍的非常有澳洲特色,找了澳洲各个地方、不同职业的人,以他们的特色方式来告知乘客坐飞机时需要注意什么。我坐过很多航空公司的飞机,单从这个录像角度,澳航是最独创的。 4、澳洲的税收很简单,聘人时只有很简单的三项:工资、奖金、super,完了(车补不是人人都有的)。一目了然,不像其他国家那么复杂。 5、澳洲的出入境也非常便捷,全是电子的,连章都不要盖。澳洲的签证网上填表申请,1周就可以下来,我申请了个一年多次往返的商务签证,结果给了我3年的。这个签证不是贴在护照上的,也不需要打印和随身携带,因为电子护照的信息已经被他们系统录入了,到悉尼时一扫即可检验你有没有入境资格。 其他的,想到或看到了再加上。

Posted in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悉尼一日

早上在Lane Cove国家公园里跑了11公里。居然看见两只小袋鼠一蹦一跳过马路。昨天吃饭时,同事说这公园里有蛇:黑色的没事,褐色的见了要快跑。 上午去了市中心。和伦敦一样,悉尼也有个海德公园(Hyde Park),在闹市区,面积不小。 海德公园里的巨型子弹摆设艺术品 海德公园里的大道 海德公园里的下沉式喷泉花园Sandringham Memorial Garden 中午在Martin place的一家餐厅吃饭,400克的T Bone如假包换的澳洲牛排,别的啥都不必点了 悉尼港湾大桥 Sydney Harbour Bridge,1932年交付使用 桥边就是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歌剧院里面是皇家植物园,这个植物园设计精美,面积不小。从植物园斜坡上俯瞰悉尼湾 位于南半球的悉尼现在是夏天,天气不错,几只停在那里的游艇上连起来开party,很多穿着很少甚至比基尼的年轻人在强烈的Techno音乐背景下阵阵尖叫 植物园里很多精美的雕塑和喷泉 在这植物园里看书可真是惬意,以至于我竟然看了几页《人性论》就在长椅上躺着睡了一个小时。 悉尼音乐学院也坐落在植物园内,真会选地方   机会不多,不想错过。晚上去歌剧院听歌剧。节目是格什温的《波吉与贝丝》。只剩下了高价票,含税254澳元,不过位置很好,二楼前面正中。   或许是地理位置、外观等等,1973年正式对外开放的悉尼歌剧院是我去过的人气最旺的音乐厅或歌剧院。游人络绎不绝,每天也有话剧、歌剧、音乐会、芭蕾等等不同的艺术活动供选择。 从歌剧院里的阳台也可以近距离看到港湾大桥 中场休息时,夜色下的港湾大桥 内外不同角度都会让人惊叹设计的巧妙 音乐厅的内饰也绝无仅有,是我去过的最漂亮的音乐厅。灯光非常赞,音效也很好 悉尼歌剧院的节目介绍免费,而且里面广告很少,内容非常全面到位;开场前45分钟专门安排了一个30分钟的免费讲解,从剧情、作曲家、词作家、作品几十年来的受欢迎程度及原因、主要片段赏析、指挥、主唱等方面做了一个全面介绍,知识性很强。 格什温是美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享誉世界的古典音乐作曲家之一,他的《蓝色狂想曲》、《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都广为人知,这部《波吉与贝丝》被称为美国第一部歌剧。主题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黑人生活,而且格什温坚持全部演员只能是黑人,在当年可算是很有勇气,也导致了这部作品在问世50年后才走红。可惜天妒英才,格什温38岁时就被脑瘤夺去了生命。 演出很赞。刚开场就是被翻唱过无数遍的《summertime》(我之前有过一篇文章单独介绍这首曲子的很多版本。剧中也有《It ain’t necessarily so》等其他知名唱段。几个主唱水平也都很高。指挥David Robertson也很卖力,乐队、合唱团配合的很好。总共演出时间两小时四十分钟。 悉尼,一座美丽的城市。

Posted in 旅游, 见闻, 跑步 | Leave a comment

台北一日

早上8点醒来,喉咙火辣辣的疼。昨晚喝了多少茅台?多少Singleton?烟雾缭绕的卡拉OK里唱了几首歌? 拉开窗帘,天气不错,并没有下雨,想了想,今天展会,迟到一会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灾难,而且我这种状态一天也不会有好精神。为了排掉昨晚的酒精、二手烟,给昨天听到的两个坏消息想想解决方案,决定还是出去跑一阵。换上衣服,沿着熟悉的路线去了大安森林公园,晃悠了9公里。台湾24度,湿度比较高,而且我头还是晕的,健身为上,不跑快。今年台北马拉松12月16号,不知道到时候天气会怎么样。公园里遇到一些配速很快的人在练习,估计是备战马拉松。 回到酒店后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去吃早饭,因为没有彻底凉透,汗水很快渗透了衬衫,不管了。 打车来到101脚下的国际会议中心,发现展会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热闹,我们公司的展台不错。新合作伙伴的人带了很多客户来我们展台看。原来的合作伙伴也到展台上问候我,还问我要不要他们的人来帮忙。这种胸怀恐怕只有台湾有。 遇到了很多熟人,包括前公司台湾分公司的人,有一个只见过一面,还认得出我来,其中有个大姐问我有没有结婚。我这一天开发潜在客户、跟几个合作伙伴开会、给不少人打电话,中间还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实在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吃午饭,那个大姐还去找了一个便当、拿了瓶水给我。 下午5点,大会开幕式,组委会请了专业鼓乐表演队来开场,声势惊人,正式拉开了大会序幕。 晚上和合作伙伴团队去了一家日本串烧店吃饭。烤鸡肉很新鲜味美,自酿啤酒味道也很好。 这家店的特色是每天晚上8点请不同桌上的客户派一人参加一个剪子石头布的游戏,赢家将获得一只石斑鱼作为奖励。告诉我们这个游戏时,服务员发给我们每人一张纸,纸上写着: 我们人很多,所以派了两人去参加游戏,其中一个是我助理。小姑娘很机灵,最后果然赢了一只很大的烤石斑鱼回来,味道也很好。 坐下后,服务员开始给每个顾客都发了一支玫瑰,发完后,要我们起身去把玫瑰给坐在落地窗边的一个姑娘。那个面容清秀的姑娘一边接花,一边摸眼角。她背后的落地窗后面,摆了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是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的巨幅照片,还有英文写的marry me。 花收完,一个头戴大头像、看不到脸的男生站到了牌子前面,手里拿着一叠A3纸,上面的字大到很远就能看清。男生一张张翻过,纸上内容讲的是他们俩认识6年了,点点滴滴,不时有些小幽默,那姑娘看着看着给逗笑了。最后一张纸上的内容当然是“嫁给我好吗?”这时候姑娘身边多了一个人,真正的求婚者(窗户外面那个戴着大头像的是假的),姑娘同意后,把戒指给她戴上,拥抱,轻吻。我过去跟男生握了下手,恭喜。 This is how I fucked up. 下落的电梯像把我的心带向无底深渊。 最后说说台湾的献血。根据西医,献血可以除掉身体里多余的铁;虽然中医传统把精液、血液看得无比珍贵(“一滴精,十滴血”),但台湾人均献血率全球最高:全岛2200万人口,每年献血180万份,约为全岛人口的8%。前总统马英九迄今为止献血186次(台湾每次献血量最少250cc)。在做台北市长时,让血液中心在他办公室下设了一个捐血点,午饭后去献血,下午继续上班。台湾的献血是完全无偿自愿的,没有任何奖励,也没有休假一说。今年春节前夕台湾南部发生了地震,全台湾献血人数当天激增,所有献血点都排到当天到天黑都不能采完的献血长队,台湾血液中心的官方网站也因为提供可以去哪里献血的搜索服务,当天登陆人数太多,而导致服务器宕机。 你为别人做了什么? 24日微信朋友圈和内观时一起修行的师兄的对话。六龟的呼唤!

Posted in 见闻, 跑步 | Comments Off on 台北一日

美国,美国

今天美国大选结果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包括我自己。一个教训是,西方的媒体和民意测验不能反映真实的世界,很多时候这些媒体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说自话,对于这些内容,还是要批判性地去接受。 美国是个让我感慨很多的国家,下面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美国往事”。 第一件: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那天我从北京飞到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去面试前公司加拿大总经理的职位。大部分跨国公司加拿大分公司都是向美国区域性汇报的,因为加拿大的业务差不多占美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的十分之一左右,处在美国的阴影下,当时我在的那个公司也不例外。因为这个面试,我没看成奥运开幕式,飞机要飞10多个小时。 到了北卡,被北美整个管理层好多人面试,最后一关是跟北美副总裁午饭。他是个黑人,个子比我高,块儿也很大,在公司干了20多年,从最底层的销售一路干到全国销售总监最后是区域副总裁,负责整个北美地区4亿多美元的年营业额。这个人洞悉别人心理的能力很强,口才比公司全球CEO都要好,不拿稿演讲,几千人的场面也震的住。 他一上来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管理生涯中遇到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不放过任何细节盯着我的他,当然看出来当时32岁的我没什么管理团队、处理危机的经验,而加拿大毕竟是几十个人的团队、一年5、6千万刀的营业额。 后来餐厅送的午餐端上来,吃完后,他有点犹犹豫豫,终于最后问了我一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问题: “你是共产党员吗?”(Are you a COMMUNIST?) 从我的简历中他当然看到我之前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不过从这个问题看得出,直到现在,很多西方人怎么看中国,怎么看中国人。 第二件事是后来在加拿大任职期间,忘了具体是2009年还是10年的北美年会上。北美营销的年会跟国内差不多,同样酒味浓重,晚上吃完后舞会期间,供常年出差的营销团队各种酒不限量开怀畅饮。那天我喝多了,头有些晕,彻底忘了谁跟我说过这句话,连对方是美国人还是我管的60多个加拿团队一员都忘了,他肯定也喝了不少,不过这句话我也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来这里,是为了把护照换成加拿大的吧?” 第三件事再回到这个今天的美国大选上。公司的澳大利亚总经理被提拔到北美任副总裁,十天前在一次内部管理层会议上汇报业务时说川普是个疯子(lunatic),如果Trump当选,他本人就不去美国了(the deal is off)。现在看来,这话可能说的太大了吧? 当然,我在美国还是有很多美好回忆的,纽约、波士顿、芝加哥这些城市是其他世界大城市无法比拟的;斯坦福、哈佛、杜克大学等优美的校园也让任何其他国家的大学汗颜;美国很多方面的先进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衷心祝愿这世界更美好,美国在川普领导下给更多人带来幸福。 (另:一小时前我跟美国的一个同事电话会议,会上当然闲聊起大选结果,她在加利福尼亚,说:“It’s 8 AM here, and I can’t start drinking yet…”现在是早上8点,还不能开喝。。。”God bless America!)

Posted in 见闻 | Comments Off on 美国,美国

泰国: Le roi est mort

这两天去了泰国出差,我到的那天(13号),恰好泰皇普密蓬驾崩,这对泰国来说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耳闻目睹了一些当地人的反应。 先说说普密蓬这个人。美国出生,欧洲长大,因此是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一个人;他后来喜欢爵士乐,似乎还写了几首曲子,跟很多巨星同台演出,跟从小的成长环境应该不无关系。还拥有音乐学博士的学位,当然这个学位的真实水平因为他的地位有多高值得怀疑;他总共有100多个学位,据说掌握7种语言。88岁的一生中,他在位70年,是当代全球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英国的伊丽莎白二世也才65年,当然她还没死)。期间经历了19次政变、35个总理,很多次力挽狂澜,平定混乱的政治局面,是泰国政局的定海神针。也因为关心人民疾苦、提升了大众生活水平而深受爱戴,在泰国他的照片、塑像等各种形象无处不在,想忽略他几乎不可能;而有关王室的一切言论都是法律禁止的。去年我在德国跟泰国的合作伙伴说起来国王的身体健康情况,他马上打住话头,不能说,这是违法的。曾经有泰国人因为妄议普密蓬的狗而入狱;美国驻泰国大使也因为批评这种针对皇室的言论管制而被遣返。普密蓬王室也是当代世界最富有的君主家族,泰国很多公共设施乃至泰国航空公司都是皇家的。 我在泰国获赠的纪念品,当然是国王的肖像 普密蓬的即位过程很蹊跷,此前他哥哥是国王,但因为一次至今无法说清楚的手枪走火而丧命,之后普密蓬顺利接班。他留有一男一女两个王储。唯一的儿子放浪形骸,行为不端,娶的老婆也上不了台面,口碑不好,在德国淫乱被德国媒体报道得体无完肤,不得泰国人心(当然也可能他只是知道的阴暗面太多了,想顶着外界压力活成自己而不仅仅是一个职位、一个概念);公主诗琳通今年61岁,曾在我北京的母校大学学习汉语。两人关系据说不睦。 泰国王储和王妃 因为普密蓬的影响实在巨大,他的去世后的泰国将永远地发生改变了。前几天,因为国王健康恶化的传言,泰铢开始迅速贬值,泰国股市也下跌了不少。13号他去世当晚,泰国的所有电视台都在播放相同的追忆他一生丰功伟绩的节目。这段时间也应该是泰国上层社会最忙的时候。泰国议会召开紧急会议,第二天宣布取消泰国全国一个月内所有的娱乐活动,我们合作伙伴那天在开公司年会,原定当晚的音乐会等节目也削减成了简单的晚宴加抽奖。王储宣布全国哀悼一年,之后他再即位。虽然合作伙伴老总嘴上说事态不会变坏,毕竟老国王去世各方应该早有准备,但我感觉他们心里还是对未来局面的发展充满疑问和关切的,毕竟,几年前,红衫军、黄衫军在曼谷闹的非常暴力血腥。 我跟当地一个精英青年(他父母是外交官,周游世界,在美国读的大学和MBA)聊起他对局势走向的看法。他说,他曾写过一篇文章,不过没敢发表;他觉得短期内泰国将陷入混乱。之前人民热爱国王,乐意把那么多巨大的公共财产交给他;现在的王储没有这么大的公信力和威望,不能让人心服口服。他认为普密蓬的死可能顺便就把君主制从泰国带走了。他建议我最好尽快离开泰国。 14号早上,我去酒店旁的Lumpini公园跑了10公里,出来运动的人还是很多,街上也照样车水马龙,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并没有见到什么军、警。不过晚上合作伙伴派车送我去机场,跟我说最好还是早点,不要太晚,因为现在情况不明,难说发生什么事。 曼谷Dusit Thani酒店旁的Lumpini公园,很适合跑步,地面平整,一圈2.5公里,可惜天气很热,气压低,心跳太快,速度起不来​ 我在曼谷期间跟使馆很多年没见面的老同事打了个电话。我当晚就要回国,她也实在很忙(她说,局势非常微妙,她整天在开会),因此没能见面。 因为回上海的飞机晚点,我帮整个飞机的旅客做了点事情,很多人后来主动跟我交流,其中包括一些泰国人。午饭时同桌有个泰国生意人压低声音用汉语跟我讲,“可能会乱”。他的理由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怎么可能要等一年王储才即位?王储和公主会斗起来的。可惜,我那时有事,没有能跟他多聊聊。 习近平会见泰国公主诗琳通 不管怎么说,泰国是个美丽的、有着巨大潜力等国家,海滩、冬阴功汤、平和友善的人民。希望泰国的精英有足够的智慧维持政局稳定,保佑泰国人民平安! 酒店里的摆设 回上海的飞机上拍的

Posted in 旅游, 见闻 | Comments Off on 泰国: Le roi est m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