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9

曾国藩家书读后感

曾国藩是谁 号涤生,湖南人,出身乡绅家庭,晚清权臣,组建湘军,平定太平天国,以文人封一等武侯,清朝仅有。后抗捻失败,成就了李鸿章与左宗棠。 开启了洋务运动。 外交上天津法国教案处理不当,晚节不保。 官拜武英殿大学士、两江总督,谥号文正公。 中国近代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军事家、理学家、文学家。 与“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毛泽东、蒋介石都很信服曾国藩,毛曾说:“予于近人,独服曾文正。”即使在晚年,他还曾说:“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 蒋毕生都膜拜、模仿曾国藩,写了几十年日记,而且让儿子蒋经国也仔细研究曾国藩家书。 “不为圣贤,便为禽兽;莫问收获,只问耕耘。” 曾国藩的家书说了什么 《曾国藩家书全集》,由其学生李鸿章、李瀚章兄弟编辑,全书共10卷,我看的这个版本又附上了过去一些没有面世的家信,以及曾国藩写给儿子等后代的信以成其家训,总共囊括了曾写的1305封家书,时间跨度从1840年他离家去北京科举开始写家书起,一直到1871年11月止(他第二年初客死在金陵)。 中国人只对家人说心里话,这本家书全集,从第一人称视角可以了解这个后人视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达极致之人的心路历程,也可以作为研究清末官场、太平天国覆灭等多方面很好的史料。清朝末年,风雨飘摇,鸦片战争等外患频仍,太平天国、捻军、苗军起义、回族叛乱内乱一波三折,乱世当头,英雄人物也同样风起云涌。我从本书发散开来,网上搜索了解了不少僧格林沁、李瀚章、左宗棠、鲍超、罗泽南、胡林翼、丁日昌、苗沛霖等人的前所未知的资料。 当然,曾国藩给家里写信的第一目的是告慰家人自己的近况,顺便对家族的发展提一些看法。传统地主之家出身的曾国藩家族观念非常强,希望家族能不断发扬光大。近两千封家书,勉励兄弟,教育后人的家规、家教、家训比比皆是。 论家规及团结的重要性:“凡家道所以可久者,不恃一时之官爵,而恃长远之家规;不恃一二人之骤发,而恃大众之维持。” 希望家族多出读书人,所谓读书人就是受教育之人:“吾不望代代得富贵,但愿代代有秀才。秀才者,读书之种子也,世家之招牌也,礼教之旗帜也。” “莫作代代做官之想,须作代代做士民之想。”(他的后人不少人做官,当然也有很多科学家、学问家)。 时时告诫子弟要自强、勤奋,多亲力亲为,不搞歪门邪道:“家中要得兴旺,全靠出贤子弟,若子弟不贤不才,虽多积银积钱积谷积产积衣积书,总是枉然。子弟之贤否,六分本于天生,四分由于家教。吾家代代皆有世德明训,惟星冈公之教尤应谨守牢记。吾近将星冈公之家规,编成八句,云:书蔬鱼猪,考早扫宝;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医理,僧巫祈祷,留客久住,六者俱恼。盖星冈公于地、命、医、僧、巫五项人进门便恼,即亲友远客久住亦恼。此八好六恼者,我家世世守之,永为家训,子孙虽愚,亦必略有范围也。” 读书治学 与左宗棠、李鸿章不同,曾国藩是正宗科班出身、科举高中同进士出身,毕生追求学问上进,立志成圣(“吾有志学为圣贤”),终成当时精神领袖、后世承认的理学家,对书法、看书、写诗、写对联(挽联)非常注意不断提高。他忙碌之际多以练字、看书、写日记、下围棋调节,提到练字的好处:“澄弟在家无事,每日可仍临帖一百字,将浮躁处大加收敛。心以收敛而细,气以收敛而静。于字也有益,于身于家皆有益。” 做这些事也是调节心情的好办法,军营里每日各种好坏消息接踵而至,肯定有不少负能量要排解:“余日内忧灼之怀,较之去冬更甚,每日除两次围棋外,无一刻不气得如柴狗担鸡去一般也。” 喜欢看书:“余性喜读书,每日仍看数十页,亦不免抛荒军务,然非此则更无以自怡也。”“余衰颓日甚,每日常思多卧,公事不能细阅,抱愧之至。看书未甚间断,不看则此心愈觉不安。” 爱看书,不看书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全不看书则寸心负疚,每日仍看《通鉴》一卷有余。” 看书写作的方法心得:“一曰看生书宜求速,不多阅则太陋;一曰温旧书宜求熟,不背诵则易忘;一曰习字宜有恒,不善写则如身之无衣,山之无木;一曰作文宜苦思,不善作则如人之哑不能言,马之跛不能行。” “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 建议儿子时常朗读诗:“先之以高声朗诵,以昌其气;继之以密咏恬吟,以玩其味。二者并进,使古人之声调,拂拂然若与我之喉舌相习,则下笔为诗时,必有句调凑赴腕下。诗成自读之,亦自觉琅琅可诵,引出一种兴会来。古人云“新诗改罢自长吟”,又云“煅诗未就且长吟”,可见古人惨淡经营之时,亦纯在声调上下工夫。盖有字句之诗,人籁也;无字句之诗,天籁也。解此者,能使天籁、人籁凑泊而成,则于诗之道思过半矣。” “读书之法,看、读、写、作四者每日不可缺一。看者,如尔去年看《史记》、《汉书》韩文、《近思录》,今年看《周易折中》之类是也。读者,如《四书》、《诗》、《书》、《易经》、《左传》诸经,《昭明文选》,李、杜、韩、苏之诗,韩、欧、曾、王之文,非高声朗诵则不能得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则不能探其深远之韵。譬之富家居积,看书则在外贸易,获利三倍者也;读书则在家慎守,不轻花费者也。譬之兵家战争,看书则攻城略地,开拓土宇者也;读书则深沟坚垒,得地能守者也。看书如子夏之“日知所亡”相近,读书与“无忘所能”相近,二者不可偏废。至于写字,真、行、篆、隶,尔颇好之,切不可间断一日。既要求好,又要求快。余生平因作字迟钝吃亏不少,尔须力求敏捷,每日能作楷书一万则几矣。至于作诸文,亦宜在二三十岁立定规模,过三十后则长进极难。作四书文,作试帖诗,作律赋,作古今体诗,作古文,作骈体文,数者不可不一一讲求,一一试为之。少年不可怕丑,须有狂者进取之趣,过时不试为之,则后此弥不肯为矣。至于作人之道,圣贤千言万语,大抵不外敬、恕二字。“仲弓问仁”一章,言敬、恕最为亲切。自此以外,如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为泰而不骄;正其衣冠,俨然人望而畏,斯为威而不猛。是皆言敬之最好下手者。孔言欲立立人,欲达达人;孟言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以仁存心,以礼存心,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是皆言恕之最好下手者。尔心境明白,于恕字或易著功,敬字则宜勉强行之。此立德之基,不可不谨。” 有长远打算:“吾辈办事,动作百年之想。”“凡行公事,须深谋远虑。” 曾国藩对他爷爷的家训颇为认同,要求全家节俭,少吃药(他自己经常吃鹿茸人参等补品),不信迷信:“吾祖星冈公在时,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此三者,弟必能一一记忆。今我辈兄弟亦宜略法此意,以绍家风。今年做道场二次,祷祀之事,闻亦常有,是不信僧巫一节,已失家风矣。买地至数千金之多,是不信地仙一节,又与家风相背。至医药,则合家大小老幼,几于无人不药,无药不贵。迨至补药吃出毛病,则又服凉药以攻伐之,阳药吃出毛病,则又服阴药以清润之,辗转差误,不至大病大弱不止。” “ 每劝人以不服药为上策。”  “药能活人,亦能害人。良医则活人者十之七,害人者十之三;庸医则害人者十之七,活人者十之三。余在乡在外,凡目所见者,皆庸医也。余深恐其害人,故近三年来决计不服医生所开之方药,亦不令尔服乡医所开之方药。见理极明,故言之极切,尔其敬听而遵行之。每日饭后走数千步,是养生家第一秘诀。尔每餐食毕,可至唐家铺一行,或至澄叔家一行,归来大约可三千余步。三个月后,必有大效矣。” 多次提到顺其自然的养生之道:“宜于平日讲求养生之法,不可于临时乱投药剂。养生之法,约有五事,一曰眠食有恒,二曰惩忿,三曰节欲,四曰每夜临睡洗脚,五曰每日两饭后各行三千步。惩忿,即余匾中所谓养生以少恼怒为本也。眠食有恒及洗脚二事,星冈公行之四十年,余亦学行有七年矣。饭后三千步近日试行,自矢永不间断。弟从前劳苦太久,年近五十,愿将此五事立志行之,并劝沅弟与诸子侄行之。” “曰每夜洗脚,曰饭后千步,曰黎明吃白饭一碗不沾点菜,曰射有常时,曰静坐有常时。” “夜饭不荤,专食蔬而不用肉汤,亦养生之宜,且崇俭之道也。颜黄门之推《颜氏家训》作于乱离之世,张文端英《聪训斋语》作于承平之世,所以教家者极精。” “庄生云:“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也。”东坡取此二语以为养生之法。尔熟于小学,试取在宥二字之训诂体味一番,则知庄、苏皆有顺其自然之意。养生亦然,治天下亦然。若服药而日更数方,无故而终年峻补,疾轻而妄施攻伐,强求发汗,则如商君治秦、荆公治宋,全失自然之妙。柳子厚所谓名为爱之,其实害之,陆务观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皆此义也。东坡游罗浮诗云:“小儿少年有奇志,中宵起坐存黄庭。”下一存字,正合庄子在宥二字之意。盖苏氏兄弟父子皆讲养生,窃取黄老微旨,故称其子为有奇志。以尔之聪明,岂不能窥透此旨?余教尔从眠食二端用功,看似粗浅,却得自然之妙。尔以后不轻服药,自然日就壮健矣。” “古人以惩忿窒欲为养生要诀,惩忿即吾前信所谓少恼怒也,窒欲即吾前信所谓知节啬也。因好名好胜而用心太过,亦欲之类也。药虽有利,害亦随之,不可轻服。” “养生之道,在于顺其自然:吾于凡事皆守“尽其在我,听其在天”二语,即养生之道亦然。体强者,如富人因戒奢而益富;体弱者,如贫人因节啬而自全。节啬非独食色之性也,即读书用心,亦宜检约,不使太过。余八本篇中言养生以少恼怒为本,又尝教尔胸中不宜太苦,须活泼泼地,养得一段生机,亦去恼怒之道也。既戒恼怒,又知节啬,养生之道已尽其在我者矣。此外寿之长短,病之有无,一概听其在天,不必多生妄想去计较他。凡多服药饵,求祷神袛,皆妄想也。吾于医药、祷祀等事,皆记星冈公之遗训,而稍加推阐,教示后辈。尔可常常与家中内外言之。” 顺便说一下,他虽然很注意进补(人参、鹿茸等名贵中药材),但高度精神压力下的曾国藩身体并不好,只活了62岁,无数封家书中提到饱受体癣之苦,这个很可能是牛皮癣的皮肤病折磨他几十年一直到死,有时痒的夜不能寐;他的视力晚年也逐渐下降,貌似白内障;不时牙疼。比较100多年前呼风唤雨要啥有啥但仍受各种小病折磨的二品权臣,而今的医学进步是多么巨大啊! 多封家书中提到勤奋、谦虚(所谓“劳谦”)、俭朴: “精神愈用而愈出,不可因身体素弱过于保惜;智慧愈苦而愈明,不可因境遇偶拂遽尔摧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教子, 管理,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曾国藩的治家之道 曾氏家书所得2

近几天看完了曾国藩家书第3到6卷。这一段中,他回家省亲,被朝廷命令就地搞团练,组建湘军,对抗太平军。故这一部分大多是他从军营写给家人的书信,通报自己个人、工作近况,询问家中情形,除分享了不少自己处世用兵带队的观点外,还用很大篇幅对子弟开展家训。(当然家训贯穿全部家书,这个版本的家书下册后面还附了上下两卷《曾国藩家训》)​。 家庭是中国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家族关系对于一个人的成功立世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曾国藩家族200年来出了240多位杰出人物,可以说他的家族式刻苦经营和训导有着直接的关系。 曾国藩自律甚严,治家也极严,因为他对中国社会、人性认识极深,纵观中国上下几千年,中国的“礼”字是血淋淋的。中国人口众多,大多不自信,不自信的人容易嫉恨别人,在这样的环境下,低调是保命的关键。曾国藩要求从根本上克制自己及家人的贪欲,不贪财:“大凡做官的人,往往厚于妻子而薄于兄弟,私肥于一家而刻薄于亲戚族党。予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可耻,以宦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总不靠做官发财以遗后人,神明鉴临,予不食言。此时事奉高堂,每年仅寄些须,以为甘旨之佐。族戚中之穷者,亦即每年各分少许,以尽吾区区之意。盖即多寄家中,而堂上所食所衣,亦不能因而加丰,与其独肥一家,使戚族因怨我而并恨堂上,何如分润戚族,使戚族戴我堂上之德而更加一番钦敬乎?将来若作外官,禄入较丰,自誓除廉俸之外不取一钱。廉俸若日多,则周济亲戚族党者日广,断不畜积银钱为儿子衣食之需。盖儿子若贤,则不靠宦囊亦能自觅衣饭;儿子若不肖,则多积一钱,渠将多造一孽,后来淫佚作恶,必且大玷家声。故立定此志,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留银钱与后人。若禄入较丰,除堂上甘旨之外,尽以周济亲戚族党之穷者,此我之素志也。” 不仅如此,他认为商场、官场皆是利害场,吃人拿人的千万要小心:“从前施情于我者,或数百,或数千,皆钓饵也。渠若到任上来,不应则失之刻薄,应之则施一报十,尚不足以满其欲。故兄自庚子到京以来,于今八年,不肯轻受人惠。情愿人占我的便益,断不肯我占人的便益。将来若作外官,京城以内无责报于我者。澄弟在京年余,亦得略见其概矣。此次澄弟所受各家之情,成事不说,以后凡事不可占人半点便益,不可轻取人财,切记切记。”(这个认识算是深刻)。 家书中时刻教育兄弟子女淡泊名利,勤劳俭朴,兄弟和睦,互相尊重:“古人云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孟子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又及,“吾细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便尽,其子孙始而骄佚,继而流荡,终而沟壑,能庆延一二代者鲜矣。商贾之家,勤俭者能延三四代;耕读之家,勤朴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则可以绵延十代八代。我今赖祖宗之积累,少年早达,深恐其以一身享用殆尽,故教诸弟及儿辈,但愿其为耕读孝友之家,不愿其为仕宦之家。诸弟读书不可不多,用功不可不勤,切不可时时为科第仕宦起见。若不能看透此层道理,则虽巍科显宦,终算不得祖父之贤肖,我家之功臣;若能看透此道理,则我钦佩之至。澄弟每以我升官得差,便谓我是肖子贤孙,殊不知此非贤肖也。如以此为贤肖,则李林甫、卢怀慎辈何尝不位极人臣,舄弈一时,讵得谓之贤肖哉?予自问学浅识薄,谬膺高位,然所刻刻留心者,此时虽在宦海之中,却时作上岸之计。要令罢官家居之日,己身可以淡泊,妻子可以服劳,可以对祖父兄弟,可以对宗族乡党,如是而已。诸弟见我之立心制行与我所言有不符处,望时时切实箴规,至要至要。”“凡一家之中,勤敬二字能守得几分,未有不兴;若全无一分,未有不败。和字能守得几分,未有不兴;不和未有不败者。诸弟试在乡间将此三字于族戚人家历历验之,必以吾言为不谬也。”“凡人一身,只有“迁善改过”四字可靠;凡人一家,只有“修德读书”四字可靠。” “至于兄弟之际,吾亦惟爱之以德,不欲爱之以姑息。教之以勤俭,劝之以习劳守朴,爱兄弟以德也;丰衣美食,俯仰如意,爱兄弟以姑息也。姑息之爱,使兄弟惰肢体,长骄气,将来丧德亏行,是即我率兄弟以不孝也,吾不敢也。我仕宦十余年,现在京寓所有惟书籍、衣服二者。衣服则当差者必不可少,书籍则我生平嗜好在此,是以二物略多。将来我罢官归家,我夫妇所有之衣服,则与五兄弟拈阄均分。我所办之书籍,则存贮利见斋中,兄弟及后辈皆不得私取一本。除此二者,予断不别存一物以为宦囊,一丝一粟不以自私,此又我待兄弟之素志也。” 多次让后代警惕安逸生活的危险,一切从简:“生当乱世,居家之道,不可有余财,多财则终为患害。又不可过于安逸偷惰,如由新宅至老宅,必宜常常走路,不可坐轿骑马。又常常登山,亦可以练习筋骸。仕宦之家,不蓄积银钱,使子弟自觉一无可恃,一日不勤则将有饥寒之患,则子弟渐渐勤劳,知谋所以自立矣。”“出门宜常走路,不可动用舆马,长其骄惰之气。一次姑息,二次、三次姑息,以后骄惯则难改,不可不慎。”“吾家后辈子女,皆趋于逸欲奢华,享福太早,将来恐难到老。嗣后诸男在家勤洒扫,出门莫坐轿;诸女学洗衣,学煮菜烧茶。少劳而老逸犹可,少甘而老苦则难矣。”“不可坐轿骑马,诸女莫太懒,宜学烧茶煮菜。书、蔬、鱼、猪,一家之生气;少睡多做,一人之生气。勤者生动之气,俭者收敛之气。有此二字,家运断无不兴之理。” 对儿媳也管的严:“新妇始至吾家,教以勤俭。纺绩以事缝纫,下厨以议酒食。此二者,妇职之最要者也。孝敬以奉长上,温和以待同辈。此二者,妇道之最要者也。” 曾国藩在1300多封家书中,无数次提到祖坟,他迷信风水,要求妥善安葬祖上及父母,但即便如此,也要求外观低调:“起屋起祠堂,沅弟言外间訾议,沅自任之。余则谓外间之訾议不足畏,而乱世之兵燹不可不虑。如江西近岁,凡富贵大屋无一不焚,可为殷鉴。吾乡僻陋,眼界甚浅,稍有修造,已骇听闻,若太闳丽,则传播尤远。苟为一方首屈一指,则乱世恐难幸免。望弟再斟酌,于丰俭之间妥善行之。改葬先人之事,须将求富求贵之念消除净尽,但求免水、蚁以安先灵,免凶煞以安后嗣而已;若存一丝求富求贵之念,必为造物鬼神所忌。以吾所见所闻,凡已发之家,未有续寻得大地者。沅弟主持此事,务望将此意拿得稳,把得定。至要至要!”

Posted in 历史, 教子 | Leave a comment

曾国藩的修身之道

最近在读《曾国藩家书》,是看《蒋经国传》里,老蒋推荐小蒋读此书,才开始看的。读了两卷,相见恨晚,窃以为,年轻人看修身书籍,此一本,另加《富兰克林自传》,身体力行则足矣。 曾氏为清朝续命50年,作为一个乡绅子弟,有此成就,可谓士人极致。与朱元璋不同,曾国藩一家从祖父起就想报效国家、光宗耀祖,这样的家庭氛围长大,他的一切人生目标都是为了官运亨通、飞黄腾达:“君子之立志也,有民胞物与之量,有内圣外王之业,而后不忝于父母之所生,不愧为天地之完人。” 既然是家书,内容很多写的是曾国藩自己小家的健康,与人交往,金钱(看得出至少早年他的生活还是较为窘迫的,到36岁官拜四品后才改善)等琐事,不时谈些国家大事。 曾国藩如何修身?家书中,他给各个弟弟(曾国藩排行老大)写的信,最能看出他的自律要求。32岁时,他立誓要终身坚持一辈子的三个习惯:每天记日记(“须端楷,凡日间过恶,身过、心过、口过,皆记出,终身不间断”—这是在总结一天的经验教训,不仅仅是记流水账而已);每天看10页史书(《二十三史》每日读十页,虽有事不间断);每天写茶余偶谈( 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分德行门、学问门、经济门、艺术门—这是把每天的闲谈所得记下来)。他还写到每天静坐;每月写诗文(这是练习写作)。可以说,非常努力,而且持之以恒,这样的人不成功也难。 他很注意观察人,总结人的优缺点,预测人的未来。交友非常谨慎:“一生之成败,皆关乎朋友之贤否,不可不慎也。” 中国是家国,人情社会,他也非常注意家庭和睦:“兄弟和,虽穷氓小户必兴;兄弟不和,虽世家宦族必败。”他的几个弟弟后来也为清廷出力不少,曾国荃官拜一品,二弟、四弟以身殉职。 有关治学:“为学譬如熬肉,先须猛火煮,然后用漫火温,予生平工夫全未用猛火煮过,虽略有见识,乃是从悟境得来,偶用功,亦不过优游玩索已耳,如未沸之汤,遽用漫火温之,将愈煮愈不熟矣。” 多封家书中对子弟要求专一:“用功譬若掘井,与其多掘数井而皆不及泉,何若老守一井,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此语正与予病相合,盖予所谓“掘井多而皆不及泉”者也!”“凡事皆贵专,求师不专,则受益也不入;求友不专,则博爱而不亲。心有所专宗,而博观他途以扩其识,亦无不可;无所专宗,而见异思迁,此眩彼夺,则大不可。” 看书方法:“读经以研寻义理为本,考据名物为末。读经有一耐字诀。一句不通,不看下句;今日不通,明日再读;今年不精,明年再读,此所谓耐也。读史之法,莫妙于设身处地。每看一处,如我便与当时之人酬酢笑语于其间。不必人人皆能记也,但记一人,则恍如接其人;不必事事皆能记也,但记一事,则恍如亲其事。经以穷理,史以考事,舍此二者,更别无学矣。” 志、识、恒:“近来写信寄弟,从不另开课程,但教诸弟有恒而已。盖士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有志,则断不甘为下流;有识,则知学问无尽,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伯之观海,如井蛙之窥天,皆无识者也;有恒,则断无不成之事。此三者缺一不可。诸弟此时惟有识不可以骤几,至于有志、有恒,则诸弟勉之而已。” 和《富兰克林自传》一样,曾国藩也有个每日自修准则,摘录如下: 主敬 整齐严肃,无时不惧。无事时心在腔子里,应事时专一不杂。 静坐 每日不拘何时,静坐一会,体验静极生阳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早起 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读书不二 一书未点完,断不看他书。东翻西阅,都是徇外为人。 读史 《二十三史》每日读十页,虽有事不间断。 写日记 须端楷,凡日间过恶,身过、心过、口过,皆记出,终身不间断。 日知其所亡 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分德行门、学问门、经济门、艺术门。 月无忘所能 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之多寡,养气之盛否。 谨言 刻刻留心。 养气 无不可对人言之事,气藏丹田。 保身 谨遵大人手谕:节欲,节劳,节饮食。 作字 早饭后作字,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功课。 夜不出门 旷功疲神,切戒切戒。 乾坤(老实说,这一段我没懂,但看起来很高大上的样子):“予尝谓天下万事万理皆出于乾坤二卦,即以作字论之:纯以神行,大气鼓荡,脉络周通,潜心内转,此乾道也;结构精巧,向背有法,修短合度,此坤道也。凡乾以神气言,凡坤以形质言。礼乐不可斯须去身,即此道也。乐本于乾,礼本于坤。作字而优游自得、真力弥满者,即乐之意也;丝丝入扣,转折合法,即礼之意也。” 脑力工作者要爱动脑:“卫身莫大于谋食。农工商,劳力以求食者也;士,劳心以求食者也。” 格物致知:“格物,致知之事也;诚意,力行之事也。物者何?即所谓本末之物也。身、心、意、知、家、国、天下,皆物也;天地万物,皆物也;日用常行之事,皆物也。格者,即物而穷其理也。如事亲定省,物也;究其所以当定省之理,即格物也。事兄随行,物也;究其所以当随行之理,即格物也。吾心,物也;究其存心之理,又博究其省察涵养以存心之理,即格物也。吾身,物也;究其敬身之理,又博究其立齐坐尸以敬身之理,即格物也。每日所看之书,句句皆物也;切己体察,穷究其理,即格物也。此致知之事也。所谓诚意者,即其所知而力行之,是不欺也。知一句便行一句,此力行之事也。此二者并进,下学在此,上达亦在此。” 你怎么对待别人,别人也将如何对你:“以旅与下者,谓视童仆如旅人,刻薄寡恩,漠然无情,则童仆亦将视主上如逆旅矣。予待下虽不刻薄,而颇有视如逆旅之意,故人不尽忠,以后予当视之如家人手足也。分虽严明,而情贵周通。贤弟待人,亦宜知之。” 不追求完美,这个是大智慧:“兄尝观《易》之道,察盈虚消息之理,而知人不可无缺陷也。日中则昃,月盈则亏,天有孤虚,地阙东南,未有常全而不缺者。《剥》也者,《复》之几也,君子以为可喜也。《夬》也者,《姤》之渐也,君子以为可危也。是故既吉矣,则由吝以趋于凶;既凶矣,则由悔以趋于吉。君子但知有悔耳。悔者,所以守其缺而不敢求全也。小人则时时求全,全者既得,而吝与凶随之矣。众人常缺而一人常全,天道屈伸之故,岂若是不公乎?今吾家椿萱重庆,兄弟无故,京师无比美者,亦可谓至万全者矣。故兄但求缺陷,名所居曰“求缺斋”,盖求缺于他事而求全于堂上,此则区区之至愿也。”“盖天下之理,满则招损,亢则有悔;日中则昃,月盈则亏,至当不易之理也。”

Posted in 图书, 教子,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The Generalissimo’s Son

《蒋经国传》,Jay Taylor(陶涵)著,林添贵译,华文出版社2015年出版,404页。 本书是台湾《中华时报》发行人赞助前美国驻台湾外交人员写的台湾二代领导人的传记。虽然没有老蒋、毛等出生入死打天下,但小蒋自小活的不轻松,母亲虽是原配但差点没被老蒋承认;被扣押在苏联12年,差点没能回来,连老婆都是苏联给安排的蒋方良;老蒋认识到自己再无生育能力后(蒋家男人都是花花公子,小蒋亦然,其儿子都短命)才真正认可他,但也是各种考验一试再试,在大陆和台湾都干了很多脏活才得以接班。临死前小蒋结束了国民党的独裁,将台湾推向全民选举,开华人社会之先河。 本书可以侧面丰富对一些历史事件的认识,比如西安事变:中共并不是没有起杀蒋之心,但阻挠的是苏联。不仅放了蒋,而且把儿子还给他,是让他抗日。毕竟日本才是苏联的大敌。有关朝鲜战争:当年辽沈战役,中共以北朝鲜为基地,所以建国后抗美援朝,也算还债。毛打朝鲜战争也有另外一个打算,牵制美国,不战而胜拿下台湾。没想到的是美国反应强烈,立马强势参与朝鲜战争,这场战争的一个后果是,台湾保住了,蒋家王朝安枕无忧了。 看此书也可以知道当代台湾一些风云人物的老底,如李登辉、吕秀莲、马英九、宋楚瑜、连战等。 西方Chernow等人的传记如西方油画,注意细节,如Caravaggio的画一般传神;东方人物的传记,因为这些人成名后会花大力气改造过去的记录,对早年讳莫如深(朱元璋即是一例),因此更像中国的山水画,可远观,猜度,但细节甚少,几乎完全看不出当事人是怎么想的。单就传记水平而言,无法与Chernow的专业巨作比肩;论见识水平,也万难望《李鸿章传》这样的大手笔。 老蒋的镇定:灾难临头,犹能镇静自持,不慌不忙,从容沉思,正是蒋介石的个人奇特魅力。他能临危不乱,说明了何以国民政府许多文武百官在必败之局犹能坚守岗位。数以千计的国民党军队的官兵依然拼死一斗,迟滞人民解放军向舟山的对岸海边推进。诚如夏功权所说:“我们对他盲目地信服。” 形象很重要:在蒋经国个人的意见里,李具备作为“中华民国总统”的外表形貌和内在条件。蒋经国想到李登辉身材高大、面带笑容在全世界的形象,就不由得相当满意。 比较:八十一岁的邓小平,比蒋经国年长六岁。这一辈子,他喝的酒可不逊于小蒋,抽的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他的身体比小蒋强多了。 这本书英文版原名是The Generalissimo’s Son, 哈佛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中文是台湾所译,台湾出版,汉语版似可见夹带了些赞助人的私货。

Posted in 历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