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7

活,也让别人活

《论自由》这本书很了不起,是John Stuart Mill最重要的著作,自1859年起,欧美无数个出版社出版了无数个版本,它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第二部分题为“论个性—-人类幸福的基石” (On individuality, as one of the elements of well-being),讲的基本是“活,也让别人活”。人的自愿任何行为,只要不伤害其他人,对他人有不良影响,都应该是ta自己完全的决定。对别人的与自己不同或与习俗不同的怪异举动要包容。 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想法是在大学。那时候有个女同学,不用功学习,天天打扮的像韩国人,“钓鱼”,希望交韩国男朋友。作为一个深受给天下立规矩的孔孟思想影响的山东人,我对她看不顺眼。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德国华裔朋友,这个朋友跟我说了一句话:“那是她自己的人生,她有权利选择怎么活。” Mill认为,人只有自作主张才算真正的活,随波逐流不算活,不做决定就是懒: “The human faculties of perception, judgment, discriminative feeling, mental activity, and even moral preference, are exercised only in making a choice. He who does anyth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快给电池充电!——《人民的名义》

这几天在印度出差,忙碌之余,飞机上看完了《人民的名义》。这是官场作家周梅森2017年由北京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最新反腐小说,已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在湖南台热播。电视剧我一集没看,不知道水平如何。 小说通过虚构的H省一个反腐败的案例,揭露了高层官员一丘之貉勾结纵容亲属经商腐败的官场丑态,反衬了反贪局优秀干部主人公刚正不阿、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的高风亮节,穿插了一些官场、商场的描写,以及一些庸俗的人间大义。 总的来说,周梅森不是高水准的作家,本书人物刻画比较单一,没有立体感;情节虽然历经苦难的曲折,但毕竟不是悬疑小说,悬念较少。语言水平普通。毕竟是小说,属于编故事吸引人的快速消费品,打着时下流行的反腐主题弄点故事和正能量给老百姓看,看完就完了。 不推荐阅读。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毛主席和王海蓉同志的谈话

按:这是《毛主席选集》第6卷里的节选。《毛选》正式版共出了5卷,网上有流传的静火版(网友静火搜集整理的内容)的第6、7卷,真实性待考,但以庐山会议期间的大量文件讲话来看,还是有一定价值的。静火本人在序言里也很推崇毛,因此他造假丑化的可能性不高。 毛骨子里就是一个革命者,一个现状束缚不住的人。那么,今天的你,又打算做什么改变现状呢? 和王海蓉〔1〕同志的谈话* (一九六四年六月二十四日) 王:我们学校的阶级斗争很尖锐,听说发现了反动标语,都有用英语的。就在我们英语系的黑板上。 毛:他写的是什么反动标语? 王:我就知道这一条,蒋万岁。 毛:英语怎么讲? 王:longlive蒋。 毛:还写了什么? 王:别的不晓得,我就知道这一条,章会娴〔2〕告诉我的。 毛:好嘛!让他多写一些贴在外面,让大家看一看,他杀人不杀人? 王:不知道杀人不杀人,如果查出来,我看要开除他,让他去劳动改造。 毛:只要他不杀人,不要开除他,也不要让他去劳动改造,让他留在学校里,继续学习,你们可以开一个会,让他讲一讲,蒋介石为什么好?蒋介石做了哪些好事?你们也可以讲一讲蒋介石为什么不好?你们学校有多少人? 王:大概有三千多人,其中包括教职员。 毛:你们三千多人中间最好有七、八个蒋介石分子。 王:出一个就不得了,还要有七、八个,那还了得? 毛:我看你这个人啊!看到一张反动标语就紧张了。 王:为什么要七、八个呢? 毛:多几个就可以树立对立面,可以作反面教员,只要他不杀人。 王:我们学校贯彻了阶级路线,这次招生,百分之七十都是工人和贫下中农子弟。其它就是干部子弟,烈属子弟等。 毛:你们这个班有多少工农子弟? 王: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干部子弟,其他都是工人、贫下中农子弟,他们表现很好,我向他们学到很多东西。 毛:他们和你的关系好不好?他们喜欢不喜欢和你接近? 王:我认为我们关系还不错,我跟他们合得来,他们也跟我合得来。 毛:这样就好。 王:我们班有个干部子弟,表现可不好了,上课不用心听讲,下课也不练习,专看小说,有时在宿舍睡觉,星期六下午开会有时也不参加,星期天也不按时返校,有时星期天晚上,我们班或团员开会,他也不到,大家都对他有意见。 毛:你们教员允许你们上课打瞌睡,看小说吗? 王:不允许。 毛: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瞌睡,要爱护学生身体,教员要少讲,要让学生多看,我看你讲的这个学生,将来可能有所作为。他就敢星期六不参加会,也敢星期日不按时返校。回去以后,你就告诉这学生,八、九点钟回校还太早,可以十一点,十二点再回去,谁让你们星期日晚上开会哪! 王:原来我在师范学院时,星期天晚上一般不能用来开会的。星期天晚上的时间一般都归同学自己利用。有一次我们开支委会,几个干部商量好,准备在一个星期天晚上过组织生活,结果很多团员反对。有的团员还去和政治辅导员提出来,星期天晚上是我们自己利用的时间,晚上我们回不来。后来政治辅导员接受了团员的意见要我们改期开会。 毛:这个政治辅导员作得对。 王:我们这里尽占星期日的晚上开会,不是班会就是支委会,要不就是级里开会,要不就是党课学习小组。这学期从开学到我出来为止,我计算一下没有一个星期天晚上不开会的。 毛:回去以后,你带头造反。星期天你不要回去,开会就是不去。 王:我不敢,这是学校的制度规定,星期日一定要回校,否则别人会说我破坏学校制度。 毛:什么制度不制度,管他那一套,就是不回去,你说:我就是破坏学校制度。 王:这样做不行,会挨批评的。 毛:我看你这个人将来没有什么大作为。你怕人家说你破坏制度,又怕挨批评,又怕记过,又怕开除,又怕入不了党。有什么好怕的,最多就是开除。学校就应该允许学生造反。回去带头造反。 王:人家会说我,主席的亲戚还不听主席的话,带头破坏学校制度。人家会说我骄傲自满,无组织无纪律。 毛:你这个人哪?又怕人家批评你骄傲自满,又怕人家说你无组织无纪律,你怕什么呢?你说就是听了主席的话,我才造反的。我看你说的那个学生,将来可能比你有所作为,他就敢不服从你们学校的制度。我看你们这些人有些形而上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澳大利亚究竟有什么好

今年第一季度我临时兼任公司澳大利亚业务的总经理,经常来澳洲,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我手下有个澳大利亚的经理,跟我说了两次,欢迎我来这里工作,澳洲很漂亮,生活便利,也有很好的学校给小孩上学),澳大利亚与加拿大一样,原来都是英联邦国家,象是表兄弟的关系,都有一股“我们是(与美国人)不一样的白人”的劲儿,精神层面有不少相似之处,人大多都非常的nice、好相处。澳洲有哪些地方很不错呢? 1、澳洲与英国、香港一样,道路靠左行驶,在大道上最左边一条车道往往单独留出来,专门给公共汽车、出租车或者车内乘客3人及以上情况时使用。这相当于鼓励大家拼车,减少排放,保护环境,非常聪明的办法。 2、在澳大利亚有一个我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看到的现象,就是境内坐飞机不需要出示任何证件,不用身份证、护照、驾照或任何身份证件!用手机上的登机二维码就可以上飞机。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一的Qantas的行李寄存起来无比便捷:自己打印个行李牌,往机器上扫描下就完了。Qantas的很多航班上人人配一个iPad,娱乐节目都在里面;也可以用自己的手机或pad下一个app,飞行中可以自己连到飞机上的wifi,下载内容随便看。 3、澳航(Qantas)服务很好,我在他们的飞机上睡的都很香,其中让我难忘的是他们的安全须知录像,拍的非常有澳洲特色,找了澳洲各个地方、不同职业的人,以他们的特色方式来告知乘客坐飞机时需要注意什么。我坐过很多航空公司的飞机,单从这个录像角度,澳航是最独创的。 4、澳洲的税收很简单,聘人时只有很简单的三项:工资、奖金、super,完了(车补不是人人都有的)。一目了然,不像其他国家那么复杂。 5、澳洲的出入境也非常便捷,全是电子的,连章都不要盖。澳洲的签证网上填表申请,1周就可以下来,我申请了个一年多次往返的商务签证,结果给了我3年的。这个签证不是贴在护照上的,也不需要打印和随身携带,因为电子护照的信息已经被他们系统录入了,到悉尼时一扫即可检验你有没有入境资格。 其他的,想到或看到了再加上。

Posted in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四期肺癌病人死前绝作 When breath becomes air

When breath becomes air,这是我去年8月在加拿大Indigo书店买的一本书,到现在才看。作者Paul Kalanithi年纪轻轻就历经斯坦福、剑桥、耶鲁等名校的浸淫学历,即将成为神经外科医生,却发现自己得了肺癌晚期。诊断结果一出,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昨天治病救人,今天就成为来日无多的绝症病患。曾经饱读各种名著的他,面对死亡,有什么思考?他的短短的35岁的一生回忆,对生者又有什么启示? 死亡是个不可回避的沉重话题,也可能是哲学或者人类智慧的根源。关于死亡的书,我略微读过一些。《Chasing the daylight》、《西藏生死书》、《最好的告别》、《人生的意义》,还有乔布斯的斯坦福毕业典礼演讲: 我自己也有过几次濒死经历,在非洲开车时差点出车祸被撞死,在法国Annecy湖里游泳时因为低估了湖水的深度差点淹死。我的父母也都70多岁了,风烛残年。前几天早上打电话,我妈还因为将来不能替我带孩子,语音里充满内疚,说老了,不中用了。 对我而言,活着的意义有:1、未知生,焉知死:既然生命无常,随时都可能逝去,最重要的就是活在当下,把握住现在,而活在当下的最好方式就是保持清醒,觉知,去体验新事物但不被外界环境或自身的肉体感官、情绪控制,不断获得新智慧;2、成为独一无二的一个个体;3、留下自己的遗产,可以是孩子(基因),也可以是其他的心血创作。(本书作者在诊断出自己得了晚期癌症后,通过试管婴儿的方式生了个女儿,这本遗作,也是献给自己的女儿的。) 这本去年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盘踞51周之久的自传的作者本科、研究生是在斯坦福读的英语文学,因此很有文学功底,英文原版行文流畅,可读性很强。他对自己童年、求学、医院行医、自己与死亡搏斗、有关生死存亡的见闻和思考很有深度同时叙事引人入胜,故事性强又发人深省。推荐阅读。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