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6-09-18

凯撒的危机处理艺术

生于公元前一世纪的凯撒(Julius Caesar)是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男人之一,无数后世英雄包括拿破仑(也有希特勒)等膜拜的对象,德国20世纪初的皇帝还叫Kaiser,俄罗斯之前的沙皇Tsar,都是凯撒的变形。他征服了高卢地区(包括今天的法国、荷兰和比利时),征战不列颠,把罗马王国的疆域大大拓展;也曾短短几周时间击溃了博斯普鲁斯国(现土耳其周边的亚洲国家)的叛乱,留下了“Veni, Vedi, Veci”(我来过,我看过,我征服过)这样流传至今的豪言壮语。内战中他转战希腊、西班牙、埃及、非洲,一生仅有非常少的战斗的失败,大的战役当然没有输过(如果输了,可能他命也没了,肯定不会留下如此美名)。 意大利都灵Paladino门前,凯撒的铜像 战争是政治的延伸,终结了罗马共和制的凯撒是个绝对的政治高手,打这么多次胜仗,当然证明了他的对形势的观察和判断能力、身先士卒激励部下的能力、洞察心理的沟通能力,但把几百个部族的高卢花八年时间彻底平定,让他们全部死心塌地几百年顺附罗马,凭的绝不仅仅是勇武,更多的是智谋。他拉拢手下和对手经常用的手段是重金(他一直非常慷慨)、身份和地位(给高卢人罗马公民身份、给手下表现英勇的将官各种升职机会)、联姻(他自己结了几次婚,对方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也曾把自己女儿嫁给当时一手遮天功勋盖世的对手庞培)、通信(凯撒非常勤奋,即使在打仗期间也不忘大后方国内,跟国内各方积极保持书信来往)等等手段。据说他有个非常惊人的能力,能同时向几个书记员口述信件)。顺便说一句,凯撒记载各次战争的《战记》,获得了无数后世文学界的听的让人都起鸡皮疙瘩的吹捧,我有一段时间写东西也模仿他的文笔。 在《罗马人的故事》和《凯撒:巨人的一生》这两本书里,都提到凯撒临危不乱,处理士兵哗变的故事。征服埃及后,多年征战、一世风流的凯撒拜倒在年轻的埃及艳后克雷欧巴特拉七世Cleopatra石榴裙下,两人坐船在尼罗河上游了三个月。他留在意大利本土的军团没仗可打,(让手下闲下来多么危险!),军中谣言四起,说凯撒已死,他承诺的奖赏、土地等都兑现不了了,开始想闹事,后来越闹越大,连元老院派去安抚的官员都给打死,当时凯撒留在意大利的二把手马可 安东尼也没办法,只好调来没有参与哗变的另外一个军团才把哗变军团控制住。这也说明了,军队是多么残暴的一台机器,停不下来,只有不断喂给它血、利益才能暂时满足它。 后来这些哗变士兵听说凯撒回了罗马,又仰仗着他们多次追随他出生入死,而且凯撒的内战对手在非洲聚集,心中暗想他必然会求助于这些有丰富经验的老兵,于是继续叫嚣,有些人甚至喊出凯撒是骗子之类的话。的确,凯撒需要这些勇猛的士兵去继续打仗,制服挑战自己的余寇,那么,万世枭雄是如何说服这些士兵的呢? 他趁他们一次聚众滋事时悄悄登上了附近的一个演讲台。很多士兵一看到多日不见的统帅出现了,一下子安静下来;毕竟他们之前曾怀疑过凯撒是不是还活着。静了没多久,在一些百夫长和军官的带领下,他们又开始叫嚣,说不打仗了,要退役回家,问凯撒要他之前承诺的奖赏。 这时,凯撒冷静地开口了:“公民们!。。。”(他之前在军中,一直称呼这些军官、士兵“兄弟们”的。)“你们回家吧!之前承诺的军饷和土地会一点不少地给你们。” 哗变士兵们一下子傻眼了。本来他们其实做好了打仗的心理准备。(凯撒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拿到了主动权;因为他洞悉了士兵们的真实想法和弱点)。凯撒又语气平和地责备他们,他多年来一直把这些军官士兵当兄弟,各种奖励荣耀没少给,没想到他们如此忘恩负义,开始不信任他,才一段时间没见面就这样,让他很伤心。有些士兵觉得理亏,开始动摇,要求跟凯撒去非洲打仗。凯撒继续演戏,说不必了,说完转身要走,没脑子的士兵们更加绝望,高喊让他们留在军中,他们一定不需要其他部队的帮助,把非洲打下来。凯撒语气松了些,说其他士兵他同意留下来,但第十军团的除外,他们一律解散退役。这个第十军团是凯撒过去倾注心血最多的军团,每次打仗凯撒都跟他们在一起,当然也是最勇猛的。凯撒回忆起他给过这个军团多少恩惠,而他们今天的作为让他多么失望。他表示他们退役后,他承诺的一分不少肯定会发给这些老兵。第十军团士兵们经不起被这法子收智商税,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开始哀求凯撒要他们参与非洲战役,哪怕凯撒对他们实行十一抽杀的惩罚也行(这是一种非常严厉残酷的惩罚,就是10人中抽签出1人,其余人把这个倒霉蛋活活打死;凯撒以前对手下军团实行过这种惩罚)。凯撒逐渐缓和了下来,说那好吧,并表示这次不会处罚任何人。 当然,他默默记住了那些带头哗变的军官和士兵,在日后的战斗中,把这些人派到了最危险、最暴露的地方。 这支部队,后来果然在凯撒的带领下击败了非洲叛军。 就这样,凯撒分文未花,仅仅出面一次,就轻松解决了这次危机,而且还得到了核心团队的死命支持。 万事都有解决办法,就看你的智慧了。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