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转一篇文章 : 有“特色”的中国部委

纪念下我曾经的青春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马昌博 2011-06-17 (www.ftchinese.com) 中国人提起部委,往往会加上“中央”两字作为前缀,因其往往掌握一个系统的全国性政策大权。中央的诸多法规和决策,背后多是部委意见,只是后来以中办国办的名义发出,戴上了中央的帽子。尤其是近十多年来,部委资源分配的权力越来越大,所以才有“跑部钱进”之说,也由此国家发改委才会被称为“小国务院”。 实际上,部委是统称,其实也分三六九等。其本身地位在官方系统内就有明摆着的不同,至于实际权责之下的民间影响,则更是千差万别。 首先是隶属于党中央的“部”: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中联部。这些党口的“部”,一般来说规格都比其他部委高。像中组部和中宣部,部长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而统战部部长则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也是副国级的高级官员。 党的部门比如中组部、中宣部是不挂牌子的,而且凡是党的部委门口必有武警站岗,不许拍照。 其次的一些部委,按照官方表述,是属于“国务院组成部门”,其实就是“内阁”部门。这些部门很多我们平时很熟悉,诸如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商务部、财政部、工信部、司法部、环保部、文化部等。国务院的部委很多没有武警,行人可于门口拍照。 “内阁”部委之下,是一个孤单的“国务院直属特设机构”——国资委。给予这个“直属特设机构”的名称,是表示对国资委的重视,因为国资委管着100多家大型央企。 除了这些“部”和“委”之外,接下来是很多部级的“总局”和“总署”,比如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安监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等。它们就不是 “内阁”部门了,而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同样是正部级,但是和“内阁”部委在权力上却有很大区别,当初国家环保总局就为了升格为环保部奋斗多年。 具体讲,属于国务院组成部门的部委参与国务院的重大决策,而“直属机构”则只负责执行,不能参与决策。以环保部和环保总局的区别为例,一个形象的比喻是,虽然同样是“副市长”,过去环保总局是“不是常委的副市长”,不参与决策;而如今的环保部是“常委副市长”,参与常委会讨论,是决策的一份子。 之前环保总局也可以给国务院汇报问题,但制度化的国务院会议列席,它没有机会参加,只能会后某事定下来之后再按照决议去具体执行,很被动。现在它成为“部”,列席会议的时候,部长在现场就可以把想法说出来,在决策中的地位突出了。 环保部还可以会同其他部门共同签署文件,一些文件它不同意,可能就无法通过。过去没有升格为部的时候,同其他部委“PK”的时候,就没这么大的权力。 另外按相关惯例,升格为部之后,会有更多的国务院环保方面的文件,由环保部起草,然后以国务院名义发出。如此一来,对地方的约束力大大增强。更重要的是,环保部可以成为诸多国家大战略的直接参与者。 接下来的一些正部级单位是国务院法制办、国务院新闻办、国务院侨办这样的“办公室”,它们属于“办事机构”。所以当初原国新办主任蔡武调任文化部部长,会被认为是升了,因为“入阁”了。 最后的部委,是部委管理的国家局,比如国家发改委管理的国家粮食局和国家能源局,人保部管理的国家公务员局,国土部管理的国家海洋局、国家测绘局,卫生部管理的国家食药监局。 有必要提的是“局”和“总局”、“署”和“总署”的区别。一句话,就是“局”和“署”都是副部级,而“总署”和“总局”都是正部级,所以大名鼎鼎的国家审计署、国家食药监局、国家统计局都是副部级单位,而国家税务总局和新闻出版总署就是正部级了。 另外一个常识是,基本上以“国家”开头的,就是政府部门,以“中国”开头的,就是事业单位。比如,国家审计署、国家统计局、国家税务总局,都是政府部门,而中国地震局、中国气象局则是事业单位。同样的,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中国银监会等,都是正部级事业单位,他们和中国社科院是一样性质的机构,不过是承担了国务院授权的“行业管理职能”而已。但是上述几个有行业管理职能的“局”和“委员会”,按惯例也是当作政府部门来报道,其中的人也被称为“官员”。 设于北京的另一部分部级单位是各种“群众团体”,比如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全国总工会、全国工商联等。这些群众团体,基本上都是正部级,而且上述单位主要官员很多有其他“兼职”,比如全国妇联主席往往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工商联主席往往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等。 所以,同是部委,却有强势与弱势之分,其中的差别耐人寻味。那么,有没有简单的办法来判定部委的强弱?一个玩笑是,谁离中南海近,谁就更重要。核心部委很多都在中南海周围,长安街沿线。比如,中宣部和统战部就在中南海西边一街之隔,中宣部再往西就是工信部,中宣部马路对面、长安街南就是中组部,中南海东面对面则是公安部和国安部,而沿着长安街继续东走不远,到王府井附近,就是商务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为《南方周末》资深编辑,部委观察栏目“府院新闻”主持人)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大家都来装!

今天在大众书局一口气买了16本书。国内这点特好,书便宜,而且服务特别好,服务员按我的书单一本本给我拿来了我想要买的书,最后还帮着打包带走。其实不少书的电子版我有了,不过看到实体书,还是想买本收藏,利于和别人分享、传给下一代看。 里面有这本《假装的艺术》 – The art of faking it。我一个下午就看完了,推荐大家也看一下,理由有: 1、如果你需要点笑料。这本书绝不会让你觉得闷,它实在是一个下雨下午的欢乐之源(当然,在美国能这么贫的,只有可能是来自纽约); 2、应景:我们生活在一个装B的社会。实际上,我还记得起几年前一起出游的大巴车邻座小伙子一路上在跟别人分享他的宗教历史知识的情景。甚至,大概15年前,在兖州到临沂的极慢速、全中国最落后的火车上,我听到一个年轻大学生讲了半小时的雷鬼音乐。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不会装你就完了。 3、这书里还是有些能让你装一装的常识的。不过,我要装一下,书里葡萄酒、电影和音乐那几部分我什么都没学到。 对了,我一只手提着那16本书下楼的时候,装出了我的肌肉是多么的发达啊。 这里是这本书的英文原版the art of faking it

Posted in 图书 | 1 Comment

What love is this love?

在公司的最后一天,员工们为我组织了一次午餐会。二号发言,感谢我的两年多的领导,并给我送了张全司人员用英法语写的各种祝福的卡片(是的,这在我眼中,是新时代的万民伞)。我也激情洋溢地用英文发表了我自认两年多来最好的一次即席演讲,感谢同事们两年多来对我和公司的支持,加拿大是个伟大的国家(其实不想走,最后两晚住酒店时想模仿DSK住Sofitel出点事好多点时间呆在这里),加拿大人民是个伟大的民族,每个同事都Amazing,只是未能更多时间与大家更深入的交流;回顾了两年多来提拔和引入的人才,遗憾的是很多未竟事业,不过今年至今业绩良好,相信在新的总经理的带领下大家一定会再创辉煌;世界很小,life is an adventure,大家以后一定到中国来,我接待。我发了封题为给全司的”Time to say goodbye”的邮件,所有跟我直接工作过的同事都回复了私人邮件给我,祝我best of luck云云;有个同事还特别email叮嘱我,别放弃钢琴课。我的助理送了我个装了不少自制果酱的小盒子。另一位同事自己写了张卡片送给我。我打电话给based在渥太华的一位经理告别,他说他正在专门来蒙特利尔参加午餐会的路上。一个同事说,那张和我一起拍的照片他会永久保留。 我本来可以对这个team更好些的。加拿大人真不错。我不是个英雄。 搬家从来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尤其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那天在我的condo,搬家公司搬走了18个箱子,我最后看了眼房间,锁上门,垃圾堆里扔掉了我的睡衣,晚上和哥们及老婆喝了瓶St Emillion Grand Cru,一个人开车到St Laurent河上看了半天河水,心想,this is it,加拿大。 两年多前刚来加拿大时,如果有一首歌可以形容我的心情,可能是Bryan Adams的《Here I am》,走的时候,什么歌比较合适?可悲的是,我都找不出一首加拿大法语歌来形容”Je me souviens”的心情。 Fellini的电影La Strada里有这么一个片段,修女对女主人公说,我们修女必须两年换一个修道院,因为人非草木,过一段时间肯定会对周围环境产生感情,哪怕一草一木。而修女怎么能让尘世的爱来模糊对天父的爱呢?12年来,我每两年也换一个地方,what love is this love?对自己深深的爱? 不管怎么说,中国,我回来了,这次,咱们玩儿真的。

Posted in 心情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