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转帖: 被FBI全歼于旧金山机场的我公司主力

BY围观生活 伟大的导师比尔盖茨教导我们说:“Good Artists Copy,Great Artists Steal (装B的抄,牛B的偷)”。 话说世纪之交科技大革命失败后,硅谷的就业人数猛缩20%,那时的硅谷只剩两种人,失业的和将要失业的。然而就在遍地哀鸿中,一批有痔青年看到了新的生机。 当初那些初创公司的所谓创新,就是把大公司的产品拿过来,再加上自己的创新。科技革命高潮时,遍地是钱。低潮来了,风险投资公司把氧气管一拔,小公司当场毙命。老佛圆寂金身在,几亿美元砸进去,几年工夫搭进去,随便切一块都能炒一盘,偷鸡不成还拾把米呢。 C公司当年也是牛B通讯公司,三亿美元扔下去科技家家过了三年后,撤了。C公司的以A先生为首的八个老中,就把通讯芯片设计图给顺出来了。攒了个公司,每个人都杜撰了简历,不是号称曾任付总裁,就是号称曾任首席科学家。 资金何处有?“战士遥指南粤,更加忽忽悠悠”,南粤有一位做酱油的农民企业家,资产无穷大,被A先生踪上了,A先生信心满满的对大家说:我只一句台词,就能把他搞定了。 见到酱油家,A先生真的就一句话: “你是想祖祖辈辈做酱油呢?还是想和我们一起改变世界呢?” 酱油家被雷到了,缓过劲来后,一声冷笑: “小样?还挺震撼,这话是你的原创吗?” “不是,嘿嘿,不是”,A没了底气:“这是苹果的STEVE JOBS 挖百事可乐总裁时说的” 酱油家:“转贴要注明,搞高科技的要尊重知识产权,懂吗?” A:“懂了,原创:你听我来解释,转贴:装B的抄,牛B的偷。原创:剽窃这事做好了,就叫站在巨人肩膀上。” 酱油家:“晕!去它妈的原创转贴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吧” A先生又从台湾经济起飞转型过程,看大陆的历史契机,一通暴侃。 酱油家也打着算盘,酱油利润5%,你那东西利润80%,而且无需开发。国家免费批地,还能从市里省里发改委科工委的申请经费无数,只赚不亏。这一来就是一跎海龟,也像是干大事的。 两人看对眼后,酱油家几千万投进去了,集体海归的事报纸电视上也宣传过了。A先生的小心眼就活动上了:这八只海归一起上,骗钱时热闹,养着忒费钱,估计到时候穷的连二奶都包不起。于是A先生只留下了B和C两位,通知其余的:“不带你玩了”。回国后,有电视采访问:“大部队呢?”A先生说:“创业真难啊!”说罢泪奔,一轮红眼挂在泛起鱼肚白的眼白上。A先生遗憾的说:“这些人留恋西方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归国之际意志动摇,作了创业征途上可耻的逃兵。大浪淘沙,大浪淘沙啊。”记者问:“您留恋美国吗?”A对镜头前的观众推心置腹的说:“对我来说,美国生活就像看毛片,刚接触时很兴奋,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了。” B太太和C太太在硅谷这边的华人PARTY上,常显摆国内传来的照片和消息—公司门口站俩高大门卫,笔挺的红色制服是照当年侵华英法联军司令样子做的,公司给ABC三位开奥迪A6的司机身穿美国陆军4星上将的墨绿制服,头上闹一顶大盖帽,右胸前四排花道道,还挂了几个劳模勋章,连公司厕所里都站着一位穿美国陆军三星上将制服的服务员,小解时,美国上将跑过来在你后面推拿揉捏双肩服务,捏的你民族自豪感此起彼伏。这故事传给被甩货的几位,几位想想自己本该每天早上被4星上将送到公司,看着英法联军司令点头哈腰的开门,现在却还窝囊在这儿受洋气,很气愤。一位写信给科工委方舟子来个学术打假,说A自称大公司高层管理,实际上就是公司顶楼上打扫卫生的。另一位写信给了FBI,说这三位偷了机密,用中国政府和军队的钱成立了公司。这一下罪过大了。一旦和外国政府沾上边,就是间谍重罪,按敌我矛盾处理,最高刑期四十年。 FBI中国间谍研究室的F主任在911后很不受重视,他经常到处游说:“冷战在全世界取得胜利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BLABLA。”可是拿枪的恐怖分子就玩不过来了,没人理他,F常仰天长啸,暗夜喝闷酒,对影成3P。一拿到线索,高兴的晚上睡不着觉,数间谍催眠:一头间谍,两头间谍。。。 FBI踪上这三位一阵子后,等三位在旧金山机场回国时,F主任一声令下:“薅住!”, 三位还没有学地下党的样子把十几片机密光盘嚼碎咽到肚里,就被生擒活捉。 FBI搜身后,发现了盗窃的东西:原公司的写着“CONFIDENTIAL”的文件,和两只写着“XX COMPANY PROPERTY”的原珠笔。A被带走时镇定的对吓傻的太太说:“别担心,我的公司我做主,入狱算出差,有补助,受刑算公伤。”F主任听不懂中文,赶快念念有词:“You have right to remain silent,如果你絮絮叨叨,你有可能祸从口出。。” A,B,C,三贤后来以间谍罪和盗窃罪起诉,不久前认罪被判一到两年不等。 据说FBI此次破案成功,受到重视,经费增加,没有失业的威胁了,工作更有干劲了。常上电视讲中国威胁,四处普及防谍常识。一次在硅谷华人协会讲演到最后,老F总结说:“提高警惕,小心防谍。” 接着用手一指下面的人群:“匪谍就在你身边。。。” 台下新一代有痔青年汗如雨下,悟出知识产权如性,只能自娱,不许买卖。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阿黄

上周六去了密云的桃源仙境,天气非常的好,几乎没有风所以不冷;那山也不是很高,808米,爬起来很有意思。山顶上和众人吃完午饭喝完汤以后,找个迎着太阳的小坑一躺,睡上半小时,感觉挺好。和黑坨山一样,以后可以自己开车来。 上山的时候遇到一只黄狗,带我们上山下山,异常健壮,一路欢的很,对路非常熟,我们吃饭时给了它一些。到了山下,转了几转狗不见了。据以前常来的登山队友讲,这狗几年前就在这山上给人当免费向导了。这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长时间与狗接触,以前只喜欢猫,现在发现狗也是挺可爱的动物。可惜没带相机。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平衡

今天去爬了北京三座最高的山之一的黑坨山,从九眼楼下,天气奇好,天空无比的蓝,远远望见山下三个大湖;路也不是很累人,山顶上有几处地方避风向阳地上是长长的干草,极其适合饭后看着山下的景色午休、扎营度假,将来我休假可以带着帐篷到这地方住几天。可惜忘了带相机。 在长城上休息时我抬头看天,因为地上很多石头,又不太习惯抬着头向上看的姿势,差点摔倒。我突然想,如果一个人不习惯朝上看,突然改变视线,会因为不习惯而失衡导致摔倒吗? 生活里是不是也是这样?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诗二首

过清远大家峡 宋 章才邵 岩头风急树欹斜,溪畔渔樵十数家。老尽往来名利客,年年秋水映芦花。 醉著 唐 韩渥 万里清江万里天,一村桑柘一村烟。渔翁醉著无人唤,过午醒来雪满船。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回头望去,我只是他们中的一员

昨天晚上洗澡时突然想到的。 没有骄傲,罪恶平庸孤独地活着,很可耻。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