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

《规模:复杂世界的简单法则》(Scale: the universal laws of growth, innovation, sustainability, and pace of life in organisms, cities, economies, companies),(英)杰弗里 韦斯特(Geoffrey West) 著, 张培译,中信出版社2018年6月版,568页。

这本书是美国圣塔菲研究所前所长、著名物理学家韦斯特写的一本跨界科普读物,以极其宏伟的视野,对生命、经济、城市等的发展试图以数学公式一以贯之,探讨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
中心思想是物种也好,人的生命也好,城市也好,企业也好,它们的规模都是有一定规律的,受生物力学或网络结构的限制,有一定大小,不可能无限成长;“如果你告诉我一只哺乳动物的体形大小,我便可以通过规模法则告诉你有关它的可量化特征的平均值:它每天需要吃多少食物,它的心率是多少,它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发育成熟,它的主动脉的长度和半径是多少,它的寿命有多长,它将会有多少个后代,等等。鉴于生命所具有的极度复杂性和多样性,这一普遍事实实在令人感到惊讶。” 这是不是很神奇?城市、企业越大越好,越有规模效应。但是企业的寿命要远远小于城市。

作者是一名严肃科学作家,不同于一般的畅销书作家,思考方式比较严谨。书里有些地方逻辑讲的不太通,比如说为什么生命不能无止境的增长,而像人一样的城市则可以不断扩大。为什么企业平均寿命那么短(10.5年),但城市则几乎可以永生(这一点作者的解释是企业是自上而下的专制统治;而城市是自下而上的民主发展)。当然,作者并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有关公司部分也写的比较短。总的来说,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对全球变暖、资源枯竭、不断加快的创新需求等的思考发人深省。值得一读,文笔很好,浅显易懂,同时不失理论性。翻译的也不错。实体书还附有一个解读本,里面汇集了几位大拿写的总结和概括,都不错,比我写的好。

书中一些观点:

“健康和强壮等同于更大的变化和波动,心电图中的分形维数更大,这与这些系统的韧性有关。太过僵硬和受限意味着系统缺乏足够的灵活性来进行必要的调整,以抵御不可避免的小冲击和摄动。想一想你的心脏每天遭受的压力和紧张,许多都是未曾预料到的。能够容纳并自然地适应这些冲击对你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这些持续的改变和冲击要求你的所有器官,包括大脑及其精神状态,既灵活又要有弹力,也因此要具有更大的分形维数。”

作者今年快80了,当然关心如何长生不老,可以说本书起源于他对自己寿命的关注。书里提到有记录的人类历史上活的最久的人:“让娜出生于法国南部的阿尔勒,而且一辈子都生活在那里。她唯一的女儿因患肺炎36岁就离世了,唯一的孙子也在36岁时死于一场车祸。最后她连一个直系后嗣都没有了。她从21岁开始吸烟,一直吸到117岁,而且一直自食其力到110岁,不需要任何帮助独立行走到114岁。她并没有经常运动或者非常关心自己的健康,问及长寿的原因时,她将其归于经常食用橄榄油,她还把橄榄油涂在皮肤上、滴在葡萄酒里;此外她每周吃一千克(两磅)巧克力。这些做法因人而异。”
同样神奇的是,书里提到所有哺乳动物一生的心跳总数大致相同,约为15亿次,人类要好一些,25亿次。这么说,是不是心跳越慢越好?锻炼是不是加速死亡?生命不在于运动?
有关欲望与贪婪:“我们所有人都参与的社会经济机器主要是由贪婪驱动的,这种贪婪正是“欲望”这一理念的真正内涵。鉴于全球所有城市收入分配的巨大不均,以及我们大多数人在已经拥有许多的情况下依然想要更多的驱动力,不难相信,不同形式的贪婪是城市社会经济动力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用莫罕达斯·甘地(Mahatma Gandhi)的话说:“地球能满足人类的需要,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婪。”
这个150的极限之前也听说过:“数字150代表了一个普通人通常能够与其保持联系、将其视作普通朋友,并因此成为其社交网络成员的个体的最大数量。因此,这也是一个群体中的个体保持凝聚力并维持社会关系的近似规模。邓巴发现了许多运转正常的社会单元的例子,它们的规模都在这一奇妙数字附近浮动,从采狩者群体到罗马帝国的军队,从16世纪的西班牙到20世纪的苏联,皆是如此。” 

最后以万维钢的一段话结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