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诞生

《悲剧的诞生》,(德)尼采著,周国平译,译林出版社2014年出版,224页。

最近忙里偷闲看完了尼采的哲学名著《悲剧的诞生》,这也是他第一本哲学方面的著作,此前他在古希腊文研究方面小有成就,24岁就成了教授,但这本初衷是为他本专业方面的书刚一出版就被古文界一阵板砖猛拍,却随着尼采的哲学的成就,成了一篇研究他思想的重要书籍。

如果希特勒真的从尼采的思想中吸取了力量,变得疯狂、以为德国至上、无所不能,发动了二战(本书中的确有雅利安人优越论的观点,当然后人说这是他妹妹的篡改),那尼采可以说是对人类进程发生了深远影响的一位哲学家。他自小丧父,家庭不幸,让他忧郁寡言,养成了爱思考的习惯,最后在意大利都灵街头抱着马发了疯。他的强人说、权力意志论对今天的哲学和存在主义影响都非常大。

《悲剧的诞生》从古希腊悲剧的诞生起源开始探讨,继续了作者酒神对古希腊文化的重要影响的观点,指出酒神精神是实质,是意志的内涵,日神只是外表;古希腊人在狂醉后,看破红尘,超越个体,与宇宙的原初归一。尼采也批判了自苏格拉底以来的唯理性至上、科学盛行而泯灭人的天性的世道 (“智慧之锋芒反过来刺伤智者;智慧是一种危害自然的罪行”);这可是个不小的颠覆。与叔本华的悲观主义意志论不同,尼采一直号召强人主义、乐观主义,在本书中开始有这种势头。

尼采的这种日神与酒神的二元论,与中国文化中的阴与阳,物极必反、月满必缺的思想有相似之处。

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很久以前看过,说实话没怎么看懂)一样,本书中尼采的语言极其生动,多用比喻,有些片段象写诗一样。这跟康德、叔本华的晦涩语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尼采对音乐的见解(继承了叔本华的观点)让人吃惊,他认为音乐是不同于其它的一种艺术,他是酒神的真正象征,音乐直通心灵及世界本质,从音乐中产生了语言,音乐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对歌剧很瞧不上。周国平是国内研究尼采的知名专家,翻译的很好。

我最近发现了哲学书的好处,老婆缠着我时,我只要一开始念这些书中的片段,她马上就离我远去。

老板大概看出了我还有时间,有时间看书,给了我更重的担子,我的悲剧诞生了。下一部要看的书是《海德格尔存在哲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