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西北三日游

首先声明下,以下及稍后几天的所有照片都是相机和iPhone直出,没经过任何后期处理(事实上我也不会什么PS)。

5月18日是加拿大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生日而设立的节日Victoria Day,连周末三天放假,天气开始转暖,于是租了辆车出去玩。初步打算的比较简单:就是开车去各种小村镇转转,了解下加拿大人的生活,同时也去湖边看看。之前没有详细计划,盘算着走到哪里是哪里,结果还是吃了没早做准备的苦头,后面详述。

这是此行的路线,全程大概有700多公里?

在Entreprise租了辆车,本来要了个捷达系列的,结果给升级到了Jeep Compass。

出发前带的水果,都是安大略省的特产,几个不同的品种,那两个Golden Delicious吃起来非常棒,甜、香、多汁而且脆。国内的叫法应该是是黄香蕉吧?

周五出发时天气不好,不过路上车很少,两边全是绿地,有时候遍地野花,开起来是种精神享受。


先到了Simcoe湖边。这个湖相比起其他几个大湖(安大略湖Ontario,休伦湖Huron,苏必利尔湖Superior,密歇根湖Michigen,Erie湖)小很多,不过单从湖边看,也几乎望不到边际。

天地一沙鸥

先去了湖边一个小村子,Innisfil镇。镇上貌似只有一家餐厅,就在主干道的路旁,名叫Davidson’s Country Dining。正是我所求!我想尝试的就是到这种有地方特色的地方,而不是到什么全世界一个味道的快餐店。

乡下餐厅的外观

老板娘告诉我,这个餐厅30年了。里面装修很有家庭气息。午饭时间,大概有10个人在这里吃饭。





此行重点来了。汤和菜都偏咸,不如我做的好吃。因为我怕吃的太饱,开车时犯困,就没要甜点。

吃过饭,继续开车前行。在Simcoe湖边的小城Barrie小做停留。这是建在湖边狭长内角的一个小镇。小城的主题当然是湖滨沙滩。


湖边港湾里的游艇


这里的停车费是以25分计算的。。。

湖边的纪念广场

加拿大鹅啊,你知道比起你的中国同胞,你有多幸福吗?

广场再往湖边走是当地一景,一个1986年设立的当代艺术摆设:The Spirit Catcher(摄魂器?),硕大的各种倒挂的镰刀、叉子及大刀等刑具在风的吹动下飘荡,人在下面走过,真有魂被摄走的感觉。我看到有两个游人从下面穿过,巨大的艺术品和那相对渺小的人体形成很强烈的对比,不过拿出相机时他们已经走过去了,那天游人很少,等了半天也没人再过去给我拍出张不错照片的几乎,可惜。


穿过去的鞋不巧湿了,因为气温低,穿着湿鞋湿袜在湖边走脚像在冰窟里走,实在忍不住,卖了个肾,然后到Running Room那个跑步用品专卖店买了双跑鞋,Brooks的Ghost 7。

售货员告诉我,从广场沿湖跑到对过再跑回来,正好5公里,湖滨道是专门修给快走和慢跑的人用的,当下就想换衣服去跑一圈,结果后来雨下大了,只好开车走人。

之后继续前行,去了Midland那边,网上订了个附近在网上评价不错的Bed and Breakfast,家庭旅馆。我讨厌住Holiday Inn之类的主流酒店,几乎见不到人。要想了解加拿大人的生活,想到他们家里看看,还有比住家庭旅馆更合适的了吗?

旅馆正门,真的是民居

后院

因为其他房间都满了,我花95刀住进了最大的一间主卧


主卧里甚至有壁炉
[img]http://mmbiz.qpic.cn/mmbiz/O1Ldemm3UQIqibGDa4J1IzrjHibgRftT0sZbKiaQRobAPduj8lXrGnJCsM9wcO71ia0Qywr3tg9pPbHssc7dsGn8bA/640?wx_fmt=jpeg&wxfrom=5[/img]
还有个不少各种酒的酒吧(我一滴也没碰;实在不想做酒精的奴隶)

入住后跟房东Harry聊了会儿。Harry说我是住他们这个旅馆的第三个中国人,之前有俩到多伦多开会的大陆女士在这里住过一晚。他们夫妇俩都已退休,是西部Saskachwan人,Harry退休前在加拿大空军呆了36年,是空军调度员(Air Traffic Controller),我跟他说起几年前瑞士的两架飞机在空中相撞的事,还有前不久德国之翼32岁分析员撞阿尔卑斯山的悲剧。他一儿一女,都40多岁了。儿子在英国,女儿在Quebec。Harry会说德语、法语,曾在德国服役6年,夫妇俩离开德国时带回了大量德国的餐具和杯具,各种千奇百怪的德国制酒杯、茶杯等,摆满了客厅、餐厅及酒吧,我算是开了眼)。我问他加拿大空军有多少人,他说大概两万到三万人吧。他也飞过各种战斗机。他确认加拿大也派了一些F18去打击ISIS。我感慨我这辈子没能完成的梦想就是参军,他叹到,以前还挺有意思,现在也完了,已经成了一个business。他问了我第二天要去Tobermory后,就问我有没有订那边的酒店或旅馆,因为是长周末,很难订,然后说愿意帮我打几个电话,他在那边有些认识的人。我就拜托了。

下午还在下雨。。。到了傍晚终于要停了,在湖边这么好的环境,我又急于穿新鞋去跑跑,听到没有雨声就冲出去了。其实还是有毛毛小雨的,不过湖边空气好,路上又没车,所以跑的还算开心,45分多钟跑完了10公里。北美第2大的休伦湖,我来过,我看过,我跑过了。


跑完步,洗了个澡,喝了杯橙汁,吃了个自己带的苹果,本来打算这个晚上就这么看书度过了。后来Harry来敲门告诉我,说他从傍晚起共打了50多个电话,结果我第二天要去的Tobermory那里酒店都客满了,唯一找到的是个130刀的地方。他问我要不要喝一杯,跟其他房客聊聊。我当然乐意,虽然没要任何酒精,只要了一杯水。其他的房客是两对夫妇。一对50多岁的,是这里的常客,以前来过几次;他们的亲属在这周围住,他们来时就住Harry这里,他们的儿子爬到过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男的做电力和水力调度;另外一对男的是加拿大白人,女的是来自香港的华裔加拿大人,两人都是中学老师,带着一个小孩子。男的教西班牙语;我们聊起阿尔莫多瓦、唐吉可德和高迪;但我问他有没有什么可看的西班牙的书时,他除了《百年孤独》没说出什么别的来,说回头想想告诉我。第二天一起早饭时他也没给我任何推荐。女的教生物,人很聪明,问的问题很高明。我话总是太多;聊的很开心,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1点。在这里唯一不爽的就是床垫子太软,不过我因为开车和跑步,比较累了,还是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洗澡后出门到湖边转了转。这里有个很让人失望的地方,就是湖边几乎都建了房子,湖滨成了房东的私人财产,想看湖,要走几百米,到公共的很小的地方才可以看到。我问过Harry和Carol,他们的房子多少钱,他说,几年前20多万加元买的,现在要30多万了。湖边的房子(跟他们的房子隔条路)要翻倍。

8点钟回来,Harry和Carol一直在忙碌着做早餐。我喝了杯Earl Grey茶,跟他们聊天。他们自做的早餐真不错!






席间跟女教师聊起来,她说她在韩国教过两年书。我问她感觉韩国如何。她说,it is hard to be a woman in Korea,在韩国做个女性很难。排队时男性随意插队到女性前面;而且她外表容易被人误认为当地人,夏天有时候她穿短裤出门,会被年纪大的妇女戳戳点点甚至直接打她胳膊,提醒她穿的太暴露。那个男教师去韩国看她时,因为他是金发白人,出租车司机会主动帮他提行李,但从来不帮长着一副亚洲人面孔的女教师。他们如果到中国来,会是不同的体验吗??

吃完早饭,我自己开始Google找房。打了也不下30个电话,长周末的确房源紧张,Tobermory镇上的酒店,只有一个还有一间园丁房,要185刀!我心想你怎么不去抢,况且我不知道他们园丁房会怎么样。继续找,最后在Wiarton镇找到个酒店,说还有个地方,67刀。我地图上看了下,那地方开车到Tobermory要45分钟,心想也只能这样了,就订下了。

10点钟出门,跟Harry和Carol话别。Harry给我手写了张明信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