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转一个 《北京佛事趣谈》

古都。宗教气息很浓厚,人民爱佛念佛,佛祖在心头。身体力行佛教典故,很有感触。总的来说居民,有佛气。身高一米五心怀凌云志,一种大的胸怀。不管哪儿的人,只要是长居北京,舌头都是卷着的。

“哪儿哪儿哪儿这儿这儿这儿。“

带各地口音欢快的卷着。令人昏厥。

服务界普遍有慈悲心。各大超市收银,导购,门卫,保洁均为上界菩萨,有大爱,擅感化普度,眼神迷离,大音希声,使用腹部发声。

”朝前。“  ”两块!“  ”不让!“  ”没有!“

喜爱当街讨论佛事,活明白了的中年。居士。面对面。特真诚。嗓门大旁若无人在街当中站定:

“我现在到了一个阶段。”

“你说我们缺什么。”

“凭什么?”

“我根本不在乎。”

渴望围观。

胡同里公共厕所多。

在朝外华普遇见一二癞子,趴在啤酒垛儿上不走,一种外国牌子啤酒促销,330ml小瓶卖四块九。趴着不走,非要买,女朋友不让。趴着不走,要买。表情坚毅。我要买啤酒没办法转了半个小时,哥哥还没走,趴着,表情坚毅。后来有人告诉我这是地藏菩萨。下凡考验我来了。

前半夜在簋街,一哥哥躺在地上,左右翻滚。旁边一年轻人怎么拉也不起来:”李哥走了!李哥,”  “走了!李哥”  “李哥!” 不走,左右翻滚。据说是地缚灵,对人世恋恋不舍。

一次在地铁上,去望京。一妇女抱着孩儿上来,包裹的很严。横放在座位中间,大家都不敢坐。神态安详直视前方。刚过大钟寺妇女开始喊:“儿子啊~宝贝儿子,快起来了,要下车了,不起来妈妈抱不动你。“ 声音甜美神态安详。周围一片祥和。儿子毫无动静。

”儿砸~~儿砸~快起来了~~要下车了,妈妈可抱不动你“

”好儿砸~~儿砸~“

”起来了儿砸~~“

儿子毫无动静。妇女神态自如,充满母性光辉。

”儿砸~~“

到上地的时候周围人已经不行了,车厢里一股肃杀的气氛。我突然想起物理学上一个名词,薛定谔驴。此刻包裹里的儿子可能正处于这种状态,半死不活。

”儿砸~~快起来了儿啊,要下车了。“

我实在撑不住在回龙观就跑下车了。

北京狗多。

北京狗都穿衣服。

北京把狗叫儿子。分不清哪是人哪是狗。见面先跟狗打招呼,不看人。

“呦,乐乐,遛弯呢?” 狗不说话,左前手托下巴壳摆一造型,眺望远方。主人解释:”对,溜好一阵儿了。“作用是解释狗的行踪,皇军翻译。“来让阿姨抱抱。”狗后退三步,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乐乐今天不开心,吃的咸了。”

“儿砸~儿砸~过来。”狗不搭理。

有一次胡同一拐弯,看见两个人,狗站着,双前手搭主人肩上,表情严肃。主人单膝跪地,给狗系鞋带。狗个子很高,肩宽,后背浑厚,可能是一种外国的狗,冷冷 的看着我走过去,点头致意。我突然分不清哪个是人哪个是狗。也可能都是人,长得像狗。也可能都是狗,长得像人。北京狗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