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农

中国哲学家的社会、经济思想中,有他们所谓的“本”“末”之别。“本”指农业,
 
“末”指商业。区别本末的理由是,农业关系到生产,而商业只关系到交换。在能有交换之
 
前,必须先有生产。在农业国家里,农业是生产的主要形式,所以贯串在中国历史中,社
 
会、经济的理论、政策都是企图“重本轻末”。
 
    从事末作的人,即商人,因此都受到轻视。社会有四个传统的阶级,即士、农、工、
 
商,商是其中最后最下的一个。士通常就是地主,农就是实际耕种土地的农民。在中国,这

 
是两种光荣的职业。一个家庭若能“耕读传家”,那是值得自豪的。“士”虽然本身并不实
 
际耕种土地,可是由于他们通常是地主、他们的命运也系于农业。收成的好坏意昧着他们命
 
运的好坏,所以他们对宇宙的反应,对生活的看法,在本质上就是“农”的反应和看法。加
 
上他们所受的教育,他们就有表达能力,把实际耕种的“农”所感受而自己不会表达的东西
 
表达出来。这种表达采取了中国的哲学、文学、艺术的形式。 
 

 
    公元前三世纪有一部各家哲学的撮要汇编《吕氏春秋》,其中一篇题为《上农》。在这

 
一篇里,对比了两种人的生活方式:从事“本”业的人即“农”的生活方式,和从事“末”
 
作的人即“商”的生活方式。农很朴实,所以容易使唤。他们孩子似的天真,所以不自私。
 
他们的财物很复杂,很难搬动,所以一旦国家有难,他们也不弃家而逃。另一方面,商的心
 
肠坏,所以不听话。他们诡计多,所以很自私。他们的财产很简单,容易转运,所以一旦国
 
家有难,他们总是逃往国外。这一篇由此断言,不仅在经济上农业比商业重要,而且在生活
 
方式上农也比商高尚。“上农”的道理也就在此。这一篇的作者看出,人们的生活方式受其

 
经济背景的限制;他对农业的评价则又表明他本人受到他自己时代经济背景的限制。
 
    从《吕氏春秋》的这种观察,我们看出中国思想的两个主要趋势道家和儒家的根源。它
 
们是彼此不同的两极,但又是同一轴杆的两极。两者都表达了农的渴望和灵感,在方式上各
 
有不同而已。

1 thought on “上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