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第二日 Day 2

浦东机场T1非常空,不管是在边检、安检还是贵宾厅、候机厅,貌似只有我们这一架MU553起飞。

图片

办登机牌时问我除了签证有没有一封豁免信,问了半天,当然没有,后来他们打了电话,让过了。

凌晨12点半左右起飞。整个飞机目测大概有200人左右,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貌似是一个团队)穿了全套隔离衣,为了体验一下我也穿了,上了飞机发现实在太热了,尤其是脚和腿,就脱掉了。飞机上有人吃饭完全不戴口罩。我始终戴口罩,除了喝了半瓶矿泉水,以极快的速度吃掉了一个巧克力棒,没有吃飞机餐。去了3、4次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要少喝水。戴口罩睡觉也没有什么,感觉睡的还行。

飞机上看了半本《大重构》这书。作者是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办者,看问题很宏观,这本书是预测后新冠时代世界走向的,正应景,我学到不少东西。

手机上看到默沙东有个新冠特效药试验成功了,股票涨了10%,Moderna BioNtech等股票暴跌。

快降落时颠簸非常厉害,可能是因为下面在下雨,天气不好的原因。

图片

当地时间早上到了巴黎戴高乐机场。机场入境没有体温检测,也没有要求出示任何核酸报告,当然在上海上飞机前是看了报告的。还有个地方是专门给亚的斯亚贝巴来的没有打疫苗的非洲兄弟走的。机场里99%的人没有穿隔离衣或防护服,但所有人都戴口罩,当然有些人鼻子比较大,鼻子裸露在外面。疫情防控的不能再松散了,简直没有什么疫情防控。我因为穿的少,为了保暖(外面气温11度),下飞机前穿上了防护服。

儿子视频时看到我穿防护服、戴面罩,一时反应不过来。说让我早点回去。

打车到了酒店,酒店前台姑娘一口马赛口音,办好手续后对我说,bon courage (加油!)酒店的wifi密码是ILOVEMUSIC,各个会议室也都是些摇滚明星的名字,走廊弄的象剧院后台,有特色。

图片

到旁边的商店里买了杀菌的喷雾,房间里一顿狂喷,包括床上和通风口。争取把我自己毒死算。

图片

然后下楼去吃了酒店早餐:两个croissant,三个酸奶,两个鸡蛋,一杯橙汁,一根香蕉。

图片

酒店在19区La Vilellette,不是凡尔赛,在街上走时看见两个跑步的。后来还是去跑了5公里,沿着一条运河,有些地方风景还不错。只要想跑步,总能找到好路线。

在酒店电梯上我用房卡按楼层按钮,引来旁边一个年轻人难以觉察的轻笑。没关系。要假定在法国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感染了新冠。要假定手碰到所有的地方都被感染过。要严格控制自己不要用手去摸脸、鼻子,改掉习惯。我的生活不在这里。我要回去,安全回去。

从东往西飞有个好处,就是天变长了6个小时,可以多干点事。

此条目发表在见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