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翻译漫谈

《你耳朵里有鱼吗?:翻译及万物的意义》(Is that a fish in your ear? – translation and the meaning of everything),(英)大卫 贝洛斯(David Bellos)著,韩阳译,商务印书馆2020年4月版,531页。

这本书是一位在耶鲁大学教比较文学、从事翻译的英国人对翻译的思考和研究,探讨了语言和翻译的本质,就翻译的方方面面,如翻译的可能、可信性、翻译不同题材时遇到的问题、由翻译引发的知名的历史事件,对全球翻译的现状也给出了总结,包括机器(人工智能)的翻译,可以说是一本很好的包罗万象的翻译总结,受众可深可浅,可以是普罗大众也可以是专门研究语言的专业人才。书写的很高明,并不是专业著作,更像是一本科普读物。

这本书前两年在欧美非常受欢迎,曾被《纽约时报》、《经济学人》评为年度好书,在国内很遗憾不是那么火,豆瓣上评分连7分都不到,可能国内对这一块关注的不是很多,或者跟中文的翻译质量有些关系(网上颇受诟病),真可惜。

我虽不才,在一些重大场合为领导做过几次翻译,水平有高有低,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生什么重大灾难,我也还活着。

这种会谈翻译是等发言人说完再翻,往往译者坐在巨大无比的一张椅子后面,完全看不见。翻译也有好处:它能让你全神贯注去听发言人在说什么,不会走神,对ta的意图了解最深刻

翻译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再创作,因为两种语言不可能完全一致,如果一致的话也就不需要翻译了,所以它不可能100%忠于原文。另外毕竟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也不一样,ta对译作的评价是因人而异的。

口译上文中主要提到同声传译(同传),本书译者也是同传翻译,全球能做这个的人不多,因为非常难。目前全球最缺的翻译人才就是中文和阿拉伯语翻译。我曾经试验做过同传,结果完全做不了,当然也并没有练习很长时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如书中提到的,是很多人听的时候没法说,说的时候没法听,我也一样,做不到一心二用。另外书中并没有提到别人说完后再说,叫连续翻译(Traduction consecutive). 这种比同传要容易一些,但仍然很难,最忌讳的,就是受众中也有人懂原文,虽不能翻译,但喜欢指摘你的翻译不行。这个就像鲁迅举的厨师与食客的关系,不是人人都会做菜,但会吃的人不少。做好口译,需要是一个好的演员,能即兴自信有说服力地发挥。

对我个人来讲,翻译最爽的是完全以受众的接受能力,用ta的语言把意思表述出来,而且尽可能地忠于原文,这样让人觉得不着痕迹,很潇洒。

书中一些观点:

作者不推荐翻译力求保持“洋腔”原汁原味,过于做作反倒让人生厌。

《圣经》现在有2000多个语言的版本。它的翻译速度是逐渐加快的,而且对研究翻译历史非常有借鉴意义。

欧盟追求语言平等,各成员国语言的文件都是正式有效版本,每年花在翻译上的钱数额巨大。

同传始于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都是经过几次翻译、剪辑来迎合我们的,不是原汁原味的。信息倒手次数越多,失真可能性越大。

翻译的过程,是再造的过程,也是对受众的语言产生影响的过程。翻译的原语言也在对目标语言产生影响。

作者屡屡提到侯世达。他的法语很好,而且也懂不少其他语言。

虽然全球说中文的有14亿人之巨,但全球每年从中文翻译到其他语言的书籍数量少的可怜,跟瑞典语相等,而说瑞典语的人,不到说中文的1%。英文是全球第一大语言,从英文译出的书最多。基本上,会说中文、英语、法语,如果再会德语,这世界上就能行走自如了。

这种会谈翻译是等发言人说完再翻,往往译者坐在巨大无比的一张椅子后面,完全看不见。翻译也有好处:它能让你全神贯注去听发言人在说什么,不会走神,对ta的意图了解最深刻

翻译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再创作,因为两种语言不可能完全一致,如果一致的话也就不需要翻译了,所以它不可能100%忠于原文。另外毕竟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也不一样,ta对译作的评价是因人而异的。

口译上文中主要提到同声传译(同传),本书译者也是同传翻译,全球能做这个的人不多,因为非常难。目前全球最缺的翻译人才就是中文和阿拉伯语翻译。我曾经试验做过同传,结果完全做不了,当然也并没有练习很长时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如书中提到的,是很多人听的时候没法说,说的时候没法听,我也一样,做不到一心二用。另外书中并没有提到别人说完后再说,叫连续翻译(Traduction consecutive). 这种比同传要容易一些,但仍然很难,最忌讳的,就是受众中也有人懂原文,虽不能翻译,但喜欢指摘你的翻译不行。这个就像鲁迅举的厨师与食客的关系,不是人人都会做菜,但会吃的人不少。做好口译,需要是一个好的演员,能即兴自信有说服力地发挥。

对我个人来讲,翻译最爽的是完全以受众的接受能力,用ta的语言把意思表述出来,而且尽可能地忠于原文,这样让人觉得不着痕迹,很潇洒。

书中一些观点:

作者不推荐翻译力求保持“洋腔”原汁原味,过于做作反倒让人生厌。

《圣经》现在有2000多个语言的版本。它的翻译速度是逐渐加快的,而且对研究翻译历史非常有借鉴意义。

欧盟追求语言平等,各成员国语言的文件都是正式有效版本,每年花在翻译上的钱数额巨大。

同传始于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都是经过几次翻译、剪辑来迎合我们的,不是原汁原味的。信息倒手次数越多,失真可能性越大。

翻译的过程,是再造的过程,也是对受众的语言产生影响的过程。翻译的原语言也在对目标语言产生影响。

作者屡屡提到侯世达。他的法语很好,而且也懂不少其他语言。

虽然全球说中文的有14亿人之巨,但全球每年从中文翻译到其他语言的书籍数量少的可怜,跟瑞典语相等,而说瑞典语的人,不到说中文的1%。英文是全球第一大语言,从英文译出的书最多。基本上,会说中文、英语、法语,如果再会德语,这世界上就能行走自如了。

中国的文化输出,任重道远。中国文化本来就不是攻击性、侵略性强的文化

翻译文学作品的,往往是新手,待遇较低。

在全书最后作者力图说明,语言的存在不是为了沟通,而是为了证明人类彼此相互的差别(所以会多少种语言就有多少种身份?),从这个角度上翻译不完美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也证明了翻译存在的意义。 

差异是财富

《多样性红利》(The Difference),(美)斯科特 佩奇(Scott Page)著,贾拥民译,浙江教育出版社、湛庐文化2018年出版,圣塔菲书系,458页。

这本书是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圣塔菲研究生研究员斯科特 佩奇教授所写的一部书。这本书和之前介绍的《规模》作者都是圣塔菲研究所的。

作者是研究复杂性与多样性的。本书中心思想是多样性有利于作出更有智慧的认知、观察、解释、预测、判断,和解决更加复杂的问题。集体决策的水平高于哪怕再有智慧的个人。篇幅不小,概括起来用中华文化几句话就行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或“君子和而不同”。书里的数学,尤其是概率、排列组合的知识不少,论证多样性的好处有数学的论证。有一个测试题,不知道各位能否解答出来。

当然书里也有一个大原则,就是目标必须一致,否则产出难以保证,的确,民主制度的一个大弊病是,各方为了自己的私利,纠缠不清,延缓了决策速度,不利于解决问题。

在企业管理上告诉我们要广开言路,虚心多听外部的声音哪怕是批评,不要那么大的脾气和架子,组织团队时从团队的整体来考虑个人,而不仅仅凭其个人能力判断他的去留,让团队各成员的能力形成互补。不要招跟自己像的人! 

永久记录

《永久记录》(Permanent record),(美)爱德华 斯诺登 (Edward Snowden)著,萧美惠、郑胜徳译,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320页。


这本书是前美国情报人员斯诺登的自传,比我想象的精彩的多,看起来让人手不释卷,两天时间看完了。

作者回顾了祖上、家庭、成长、上学,以及作为外包雇员进入美国情报系统、深入了解情报机构内部运作,并揭秘这些机构对美国大众的监控(也是他强烈反对的)起底,去香港见记者,最后流亡在俄罗斯的过程。他和夫人现仍然在俄罗斯。

他为了揭秘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抛弃了女友、家庭,颠沛流离,每一天都面临着未知的命运甚至生命危险,可以说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可以说他反对政府强权,强调个人利益,维护每个人的隐私的在西方光明高大的形象,这也是在西方他的形象如此正面的原因。 我也看过记者在香港拍的那部纪录片《Citizen Four》,“第四公民”曾经是他的网络化名。

实际上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美国,无视宪法,不断侵犯着自己国民的权益,这是一个赤裸裸的讽刺。而且事件的爆发是奥巴马执政期间,可以说是对奥黑鼓吹的那一套一个响亮的耳光。

斯诺登自己承认,现在美国是全球科技霸权,因为所有的科技、设备都来源于美国。美国之所以要弄死华为,也可以理解了。

关于隐私,可能很多人以为无所谓,很多人甚至把自己和家人的照片都放到社交网络和各种云上,但斯诺登在书中爆料,美国情报机构有一个搜索引擎叫XKeyscore,比Google还牛,可以监控你的所有数据,随便给一个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网络IP、社交媒体ID,都能追查到你用这些ID或号码说过的一切话,做过的一切记录。过去一段时间以后,哪怕你都忘了,山姆大叔还记得,只要他们一调记录,就可以翻出你当年可能说过什么越界的话作为证据来逮捕、起诉你。现在不光互联网、物联网,甚至传感器、摄像头无处不在,可以说不被监控的生活几乎无法想象。

所有数据都是永久保存的,这恐怕也是斯诺登把书名起做《永久记录》的原因,另外一个原因,也许是他也怕自己前途未卜,立传为证,哪怕有一天人间蒸发了,也有书证明他曾经来过这个世界,是为永久记录。

大导演Oliver Stone最近把他的故事搬上了银屏。

豆瓣没有把这本书给我们留下任何看过或书评的机会,看过这本书的人都应该知道为什么,某种意义上说,豆瓣是在向斯诺登致敬。

唯一遗憾的是书里没有给出网络时代如何保护我们隐私的诀窍。我自己通过书中内容总结,第一万事都要加密,当然在一些公众社交媒体平台(微信)、网上购物等完全不可能;第二尽可能减少网上个人隐私的暴露。还有,不要让科技代替思考。思考可以有很多载体,不一定要通过网络或科技的形式。

有什么替代Evernote跨平台记日记的方式?还要不要保留这个blog?

精力管理

《精力管理:管理精力,而非时间,是互联网+时代顺势腾飞的关键》(The Power of Full Engagement: Managing Energy, not Time, is the key to high performance and personal renewal),(美)吉姆 洛尔 (Jim Loehr)、托尼 施瓦茨 (Tony Schwartz) 著,高向文译,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年版,240页。

本书合作者之一托尼 施瓦茨给特朗普做枪手,写了《交易的艺术》那本书。

这本书的核心观念是,我们不该时间管理,而应该管理自己的精力,确保时机来临,我们处于最佳状态,全情投入。作者认为,生活不是马拉松,而是一系列变速跑。平时佛系,是为了关键时刻高光闪耀。

精力可以积蓄、培养。把最好的精力分配给最重要的事。养成良好的习惯(冥想、注意睡好觉和膳食等)。多锻炼身体。树立正确的目标。激励别人去实现它。

情绪是耗费精力的一大来源。不自信的人往往喜欢跟人争对错。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错误过无数次,没有人永远不犯错,认识到自己可能错,是改进的好机会。

我从这本成功学书籍中学到的:

休假也不一定是坏事。一直连续工作,产出未必高。

以自我为中心的关系,也称不上真正的情感关系。

在高强度压力下调动积极情感的能力是领导力的核心。

左半球坐落着语言神经,有条理、按次序地工作,通过逻辑推演得出结论。斯佩里突破性地发现:大脑右半球拥有独特的能力,却常常被低估,它更擅长视觉化和空间概念,有更强的全局观,能将事物的部分与整体联系起来。由于右半球不如左半球那样单线化、对时间敏感,因此它更容易凭借直觉和顿悟处理问题。

任何大型公司的成功都取决于是否给予员工归属感,是否让他们感觉自己受到重视和有价值。

规模

《规模:复杂世界的简单法则》(Scale: the universal laws of growth, innovation, sustainability, and pace of life in organisms, cities, economies, companies),(英)杰弗里 韦斯特(Geoffrey West) 著, 张培译,中信出版社2018年6月版,568页。

这本书是美国圣塔菲研究所前所长、著名物理学家韦斯特写的一本跨界科普读物,以极其宏伟的视野,对生命、经济、城市等的发展试图以数学公式一以贯之,探讨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
中心思想是物种也好,人的生命也好,城市也好,企业也好,它们的规模都是有一定规律的,受生物力学或网络结构的限制,有一定大小,不可能无限成长;“如果你告诉我一只哺乳动物的体形大小,我便可以通过规模法则告诉你有关它的可量化特征的平均值:它每天需要吃多少食物,它的心率是多少,它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发育成熟,它的主动脉的长度和半径是多少,它的寿命有多长,它将会有多少个后代,等等。鉴于生命所具有的极度复杂性和多样性,这一普遍事实实在令人感到惊讶。” 这是不是很神奇?城市、企业越大越好,越有规模效应。但是企业的寿命要远远小于城市。

作者是一名严肃科学作家,不同于一般的畅销书作家,思考方式比较严谨。书里有些地方逻辑讲的不太通,比如说为什么生命不能无止境的增长,而像人一样的城市则可以不断扩大。为什么企业平均寿命那么短(10.5年),但城市则几乎可以永生(这一点作者的解释是企业是自上而下的专制统治;而城市是自下而上的民主发展)。当然,作者并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有关公司部分也写的比较短。总的来说,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对全球变暖、资源枯竭、不断加快的创新需求等的思考发人深省。值得一读,文笔很好,浅显易懂,同时不失理论性。翻译的也不错。实体书还附有一个解读本,里面汇集了几位大拿写的总结和概括,都不错,比我写的好。

书中一些观点:

“健康和强壮等同于更大的变化和波动,心电图中的分形维数更大,这与这些系统的韧性有关。太过僵硬和受限意味着系统缺乏足够的灵活性来进行必要的调整,以抵御不可避免的小冲击和摄动。想一想你的心脏每天遭受的压力和紧张,许多都是未曾预料到的。能够容纳并自然地适应这些冲击对你的长期生存至关重要。这些持续的改变和冲击要求你的所有器官,包括大脑及其精神状态,既灵活又要有弹力,也因此要具有更大的分形维数。”

作者今年快80了,当然关心如何长生不老,可以说本书起源于他对自己寿命的关注。书里提到有记录的人类历史上活的最久的人:“让娜出生于法国南部的阿尔勒,而且一辈子都生活在那里。她唯一的女儿因患肺炎36岁就离世了,唯一的孙子也在36岁时死于一场车祸。最后她连一个直系后嗣都没有了。她从21岁开始吸烟,一直吸到117岁,而且一直自食其力到110岁,不需要任何帮助独立行走到114岁。她并没有经常运动或者非常关心自己的健康,问及长寿的原因时,她将其归于经常食用橄榄油,她还把橄榄油涂在皮肤上、滴在葡萄酒里;此外她每周吃一千克(两磅)巧克力。这些做法因人而异。”
同样神奇的是,书里提到所有哺乳动物一生的心跳总数大致相同,约为15亿次,人类要好一些,25亿次。这么说,是不是心跳越慢越好?锻炼是不是加速死亡?生命不在于运动?
有关欲望与贪婪:“我们所有人都参与的社会经济机器主要是由贪婪驱动的,这种贪婪正是“欲望”这一理念的真正内涵。鉴于全球所有城市收入分配的巨大不均,以及我们大多数人在已经拥有许多的情况下依然想要更多的驱动力,不难相信,不同形式的贪婪是城市社会经济动力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用莫罕达斯·甘地(Mahatma Gandhi)的话说:“地球能满足人类的需要,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婪。”
这个150的极限之前也听说过:“数字150代表了一个普通人通常能够与其保持联系、将其视作普通朋友,并因此成为其社交网络成员的个体的最大数量。因此,这也是一个群体中的个体保持凝聚力并维持社会关系的近似规模。邓巴发现了许多运转正常的社会单元的例子,它们的规模都在这一奇妙数字附近浮动,从采狩者群体到罗马帝国的军队,从16世纪的西班牙到20世纪的苏联,皆是如此。” 

最后以万维钢的一段话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