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二战回忆录 09/12 领袖的命运

《战胜意大利》(Italy won),丘吉尔二战回忆录09/12,张自谋等译,张自谋校译,译林出版社2013年版,415页。

本书讲的是1943年下半年二战的故事,主要是盟军攻克西西里、登陆意大利、墨索里尼倒台、苏美英三国博弈的丘吉尔视角的经过。

二战中意大利是第二怂,仅次于法国之后,面临英国军队、美国军队不堪一击。丘吉尔对墨索里尼的评价还不错,总结他的时候说,他错在站队太早,局势没明朗前轻易下注。

闲聊时我问过我的意大利同事,对墨索里尼怎么看,他们说,二战以前墨在意大利是极受推崇对,现在对罗马中央车站还是他建的;事后诸葛亮,现在看他在二战时做的决策当然都是错的,但当时在他的位置上,真的很难。

丘吉尔始终强调不能让部队闲着,要用好他们。他也认为,光给将帅授权不够,还要紧紧盯着他们才行,给他们知道和监督。另外,沟通要尽快,不要窝在心里。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丘吉尔二战回忆录 08/12

《挽回非洲局势》(Africa redeemed),丘吉尔二战回忆录08/12,译林出版社2013年版,556页。

这一本写的是1942年下半年到1943上半年的故事,主要覆盖了英美在西北非登陆、非洲扭转战局的故事,穿插讲了些与苏联的交往。

丘吉尔是认为中国没有实力和资格与英美苏平起平坐,始终瞧不上中国,但又希望中国和苏联一样,能在战场上牵制、消耗敌国的力量。实际上,非洲战事,如果没有美国的介入,又恰逢隆美尔被调回国,屡战屡败的英国在非洲打得败德国吗?

二战名将、沙漠之狐隆美尔

书中有关法国的部分也很有意思,看得出英国是处处在利用戴高乐,把他当傀儡,而后者又不心甘情愿;因为英国有假戴高乐手除掉达尔朗的动机和可能,美国也非常不待见他。达尔朗毕竟没能战胜命运,虽然他最后一刻看清了未来。

二战时法国海军部长、维希政府副总理达尔朗 Darlan

丘吉尔非常怕死,远离各种风险,把睡眠看的很重要,每天午休。深谙人性的丘吉尔喜欢场面,去苏联莫斯科访问时因飞机提前到达,还在那里担心“减少了俄罗斯人一个盛大欢迎的机会”。他对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坦克非常看重。以下这一段也很有意思: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余生,你打算怎么活?

《今日简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以)尤瓦尔 赫拉利著,林俊宏译,中信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353页。


本书是以色列历史学家、畅销书作家赫拉利的第三本著作,前两本在我朝大获成功的书是《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严格意义上说,本书并不能以简史命名,因为原题意为21世纪的21个教训(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凑21这个数字,全书也分了21章)。

正如作者所言,本书实际上是他在各地演讲与人问答时的一些感想总结,所以结构并不很严谨,很多地方有重复,前后也没有作者高水平的说理水平说的那么连贯。

全书继续超脱,视角宏大,分别涉及自由主义的破灭、人类未来就业收到人工智能的威胁、数据霸权与平等、社群、文明、宗教等受到的冲击、恐怖主义的现实、战争的可能、人类的无知、信息爆炸让现代人越来越丧失自我、教育的重要性、人生意义的虚无、何以为人等等我们面临的大问题,当然作者力图提出新视角,指出诸多问题其实不是问题。很多观点其实与前两本书有重复,但也有些亮点,比如有关文化差异、移民的论述总结比较有意思;有关人工智能的可互联性、可更新性也让我学到一些。作者也认为,科幻小说可能是最好的面对未来的文学形式。

有关数据霸权,我做的是医学检验生意,天天接触病人的血液尿液标本以及最终检验报告。得数据者得天下,我们这一行,是不是有着得天独厚的生物数据来源?

虽然批判人世间很多概念都是人类虚构的故事,但作者这本书本身就是虚构,提出他的世界观,并且应该靠这三本书赚了大钱,间接证明了书中故事的重要性。实际上,如果他不是那么博览群书,对世界各地文化有比较深刻的了解,又能通过内观去领悟,他根本写不出这书来。所以,大家就当本书是个故事吧。

全书最后与《未来简史》相同,又回到了内观上(我觉得作者的写作思维、引人入胜的讲述道理的过程也得自内观的训练)。与赫拉利同岁的我曾内观10天(前面曾发过很长的台湾六龟内观经历),但与作者不同,我现在根本做不到每天内观两小时,也做不到每年去内观一两个月。因为忙于俗物。不过自从有了孩子后,我深刻怀疑赫拉利这个同性恋是不是错过了很多,抱着孩子、与他肌肤相亲的感觉,实在是内观者难以想象和战胜的。

总的来说,在之前两本书大行其道的前提下,这本书不像是闭关多年的智者悟得的无上真谛、人间指南,更有点像江郎才尽的新瓶装旧酒。不过,作者的一些观点还是值得借鉴的。林俊宏翻译的极佳。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丘吉尔二战回忆录 07/12 败不馁

《日本的猛攻》(The onslaught of Japan), 丘吉尔二战回忆录07/12,丘吉尔著,卢继祖、丁岳、冯刚译,许逸凡校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419页。

本书回忆的是二战1942年上半年的故事,可以说英国流年不利,丢了马来西亚、新加坡、缅甸,印度独立呼声高涨,在北非的重兵也被隆美尔战败,导致了丘吉尔短短半年就经历两次政治危机,差点被议会扔出来。只有马达加斯加还算成功,另外也涉及了美国中途岛海战胜利。

中途岛战役

中途岛之战是二战中非常有意思的一场大战。在此之前日本偷袭珍珠港,击沉了很多美国军舰;把英国从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缅甸,把荷兰从印度尼西亚,把美国从菲律宾赶了出去,在东南亚及太平洋无往不利。日本四艘航母船坚炮利,零式战斗机速度快,全军上下士气很高;美国临时拼凑了3艘航母而已。

中途岛位于太平洋正中,日本和美国之间,这场战役是决定谁在太平洋上说了算的大战。然而,最后以尼米兹、弗莱切将军指挥的美国海军以一艘航母的代价,击沉了山本五十六、南云为首的日本4艘航母,让日本海军从此一蹶不振,扭转了太平洋战争。

丘吉尔眼里,日本人败在信息泄露,计划死板,执行没有灵活性,而且日语很复杂而不够精确,不能胜任作战时的通信要求。我总结起来,美国制胜主要靠以下3点:

  1. 知己知彼的情报:破译了日本的电报密码,准确掌握了日本入侵中途岛的计划。美军数学家截获日军电报,但不能确定攻击对象代码AF究竟是不是中途岛,于是想了个妙招:故意在己方的电报中说中途岛的海水处理器已坏,而接下来日本的电报中作战规划里特意提到AF地的淡水处理器已坏,由此确认了AF即是中途岛。日本进攻地点时间都已确定,接下来就比较容易了;
  2. 弗莱切的精妙战术: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最正确的地方,伏击战术出奇制胜,把日本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3. 运气:日本舰队5分钟内3艘航母被炸,归根结底是因为之前的轰炸机和弹药都停在甲板上,是一个行走的炸弹。

败不馁

希特勒称丘吉尔是“军人中蹩脚的政客,政客中蹩脚的军人”。失败的滋味谁都不愿意品尝,不过不被这种感觉打倒,不惧怕这种感觉,重整河山从头再来的勇气才是可贵的。实际上,放弃了,就彻底失败了;而继续下去还有机会,实际上敌人也受了伤,也害怕继续打。两强相遇勇者胜。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丘吉尔才不愿意在短短半年内,被两次不信任投票击败下台,第二次不信任投票时,面临他要为一系列战败负责的指责,他连国防大臣的职位都不愿意放弃,坚持军权与政权高度集中。

二战前三年中丘吉尔领导下的英国罕有胜绩,可能也只有这份不怕被打倒、坚持下去的韧劲,让丘吉尔成为一个伟人。

“在政治上,一旦抓住了好办法,就必须坚持下去。”这也是一条战略的原则。

On ne règne sur les ames que par le calme.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丘吉尔的领导艺术 二战回忆录06/12

《战争临到美国》(War comes to America),丘吉尔二战回忆录06/12,丘吉尔著,韦凡 丁岳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490页。

本书主要讲了1941年下半年丘吉尔视角的二战,内容涉及与俄罗斯的关系、对其物资支援(以使它更多消耗德国的力量)、北非的不利战局、与美国总统两次会面和大西洋宪章及联合国的构想、对伊朗的占领、日本偷袭珍珠港以致美国参战等重大历史事件。

英国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是赤裸裸的图谋石油的侵略吧?书中丘吉尔说:“英国和俄国说为了它们的生存而战。战争中无法律可言。我们胜利后,波斯保持住他的独立,这是我们可以感到高兴的事。”多么的无耻!

虽贵为首相,举手投足间决定很多人的政治命运甚至战场上成千上万人的生死存亡,丘吉尔其实也是个经理人,帮皇室和英国人民管理国家。本书里体现的他的很多领导艺术、管理思维都很有意思。他非常重视个人关系、与重要人物(比如罗斯福总统)的友谊。在大后方手摇羽扇、坐看风云起的丘吉尔对战争的各个方面几乎事无巨细都要插手,在他手下当差应该不易。

他很多时候在小事上判断是错误的,当然大方向把握的不错。一个教训是,大局已定前,不可妄断时局。

丘吉尔在决策时强调详细调查,基于事实判断,多听不同意见:

在作战和制定政策时,要始终力求把自己放在俾斯麦所谓“另一个人”的地位上。一位大臣愈是能够尽量地和具有同情地这样做,他免于错误的可能就愈大。关于相反的观点他知道的愈多,则在应付父母愈不至于有所迷惑。但是没有深刻和充分的认识的想象,就是一个陷阱。

书后附录里丘吉尔战时发出的指令和信函有一些很有意思。喜欢抽雪茄、喝烈酒的丘胖不喜欢跑步。我是不是太不喜欢思考了?

首相致陆军大臣                                                                 1941年2月4日

请读一读2月4日的《泰晤士报》。据该报刊载,在这个师里从将军到士兵一律强制参加七英里越野赛跑,这确实是真事吗?军事参议院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吗?依我看,这未免太过分了。一位校官或将官不应为了和年轻小伙子竞赛,一下子在野外跑七英里,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军官们当然有责任保持自己身体强壮,但更重要的是替手下士兵们着想,并作出关系到他们的安全或舒适的决定。这个师的司令是谁?他亲自跑了七英里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去踢足球,可能比作战要更适合一些。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的野外能跑七英里吗?恐怕是别的人被他逼得跑路吧。根据我多年观察所得到的经验,在较高级的军官当中,具有高级运动员资格的人并不一定是成功的军人。

他希望在具体执行单位,人不需要有思想:

首相致陆军大臣                                                              1941年10月17日

我不赞成这种在陆军士兵中鼓励进行政治讨论的制度。

你们的简短草稿中所写的供军官们用作指导的资料,比起日

报上能够找到的指导资料水平低多了。要讨论而又不希望引起辩论,简直是异想天开。一有辩论,就必然会损害纪律。唯一的健全原则就是”军中无政治”。

我希望你尽可能迅速和妥当地结束此事,并使有关人员改做有益的工作。

对负面消息的控制:

首相致海军大臣和第一海务大臣                                   1941年11月5日

我对于公布我们俘获到的德国潜艇战俘数字,感到非常遗憾。我在六个月前曾表示不赞同公布这项数字。数字是那么小,将它公布只不过是将我们对潜艇作战的失败公诸于世而已。这种泄露是绝对不需要的,徒然长敌人的志气,灭友军的威风。

你们事先知道要这样做么?

该书翻译水平不如前几本。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