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这一天讲的案例最多,共有五个。第一个是关于一家私募基金Silver Lake进军巴西的故事,究竟是设立当地办公室,招聘一个对情况关系非常熟悉能力非常强的呼风唤雨的Rain Maker,还是与一家当地企业合作,抑或远程操作Lean?通过这个案例我了解到,巴西在全世界的经济体总量已经排第5、6位,去年的通货膨胀率是6.4%,虽然是民主国家但腐败严重,关税较高,中产阶级已占总人口的20%。对宏观经济非常熟的Aldo教授讲课非常有激情,善于用幽默、讲故事等方式、问问题等方式调动大家参与的积极性。他说,建立JV不一定要找当地企业最大的。课后我问他认不认识北大来的郭凯,我以前看他的博客郭凯经济笔记,Aldo说不认识,可能是哈佛大学的访问学者而不是商学院的。

第二个案例是巴西排名前几的大企业Vale CEO与当年总统Lula斗争的故事。CEO已经10年内成功把企业全球化,不断分散风险,公司市值从20亿美元提升到2000亿美元,可以说非常圆满成功的管理;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Lula是个民望很高的政客,为了争取连任,不断给CEO施加压力,希望他多投资国内。最后,Lula没有连任,Agnelli也被可能因为大举投资海外而被继任女总统Dilma从CEO的职位上赶了出来,买船并不是一个成功的战略。这应了中国一句古话,“民不与官斗”,否则容易双输,尤其在巴西这样的政治环境里,有时候政府比企业更短视。要勇于讲条件,什么都可以谈,只要谈就好。这个案例里的企业虽然失败,但同样象标准石油一样,说明垂直化的重要性,同时也教会我,过度依赖一两个大客户是多么的风险。Khanna教授开玩笑说,Mafia is a tough business.

第三四个案例非常有意思,讲淡水资源开发。前者是从The New Yorker上找的一篇报道Leasing the rain(这个我应该可以网上找到转发在这里),腐败落后的玻利维亚政府把Cochabamba城的水务管理外包给了家美国企业,保证了它的利润率,结果这家企业上来就提价200%,惹恼了民众,闹出了人命,最后这家企业灰溜溜走人。World Bank和IMF在文章里都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第四个案例是马尼拉城的水务管理一个成功一个失败的案例对比,成功案例靠民众自己社区管理、积极服务、重视质量等赢得民心,成功运营。这两个问题提出了淡水资源的重要战略意义,以及如何商业化运营的参考。第三个案例也教会我,对你的合作伙伴或客户充分了解的重要性,不然走不了多远。

最后一个案例有点象小说,非常引人入胜,讲的是美国投资基金Hermitage在俄罗斯利用政治经济体制转型、国有资产私有化过程中的资产流失而大赚特赚的故事,但因为被普京政府盯上最后被驱逐出境、甚至律师都被虐待致死的真实故事。虽然故事惊险,但道理非常简单,发展中市场是有风险的,价值观、运作方式、宏观环境都与发达国家市场有非常巨大的不同,如果没做好充分的准备留好后路,最好不要虎口拔牙。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管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