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给跑马拉松的人的全方位的书

《马拉松终极训练指南》(Marathon: the Ultimate training guide),(美)霍尔 希格登(Hal Higdon)著,吴洪涛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280页。

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名美国作家和Runner,跑过100多个马拉松,曾4次获得过世界大师赛冠军(最好成绩221),今年87岁了还健在,曾经在《跑者世界》杂志等供稿,写过34本书,并不全是跑步相关的书。

本书英文初稿出版于1993年,当年应该是美国马拉松长跑运动的黄金年代。目前国内跑步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也在准备今年的上海马拉松。

本书涵盖了马拉松的方方面面,在我看来不能说是一本训练指南,这一点看看它的目录就知道了:

序 马拉松,一个勇者的跑步新世界

Chapter 1 神奇的马拉松

42.195 公里会令人体验到自己的脆弱

Chapter 2 学着喜爱跑步

旅程是奖励的一部分

Chapter 3 你的第一步

在跑马拉松之前,先学会跑步

Chapter 4 众说“马拉松”

非跑者们说的外行话

Chapter 5 首马

第一次永远都是极其特别的

Chapter 6 跑马拉松的10 条忠告

把事情做对

Chapter 7 跑步进阶

做一名更好的跑者

Chapter 8 跑量积累

在过多与过少之间找到平衡点

Chapter 9 长距离跑

耐力是成为马拉松跑者的关键

Chapter 10 半程马拉松

半途停下来并不总是坏事

Chapter 11 全程马拉松

升级到最终的42.195 公里

Chapter 12 长跑者的速度训练

如果你想跑得快,那就需要能够跑得快

Chapter 13 自我保护性的跑步策略

如果你受伤了,就不可能打破个人纪录

Chapter 14 为最佳状态做准备

想成功就需要将全部注意力集中于一个目标

Chapter 15 女性马拉松

在训练时,女性应该与男性有所区别吗?

Chapter 16 赛前减量

最后几周是成功的关键

Chapter 17 长跑者的饮食

你需要足够的能量来应对42.195 公里

Chapter 18 完美的配速

“固定的配速”意味着成功

Chapter 19 慈善跑

为慈善募捐

Chapter 20 比赛日的准备工作

站到起跑线上之前要做的事情

Chapter 21 跑步时的饮水方案

补水的方法对于训练和比赛至关重要

Chapter 22 心理游戏

马拉松是生理游戏也是心理游戏

Chapter 23 第43 公里

你的比赛并不是在越过终点线时就结束了

附录 世界上最流行的马拉松训练计划

书中很多知识估计跑马拉松的老手都知道了。我还是学了些新东西:马拉松对人体是有伤害的;欧美慈善跑有些人互相捐赠;参加马拉松前两个小时内不要喝水吃东西了;准备马拉松比赛不是不能吃碳水化合物,在控制体重和保证充足的能量之间找一个平衡就好;跑马补给时停下来走几步并不一定会降低总时间。。。

在我看来,马拉松是需要大量时间的一种运动,过了40的我已不再追求打破自己的最好成绩,跑步更多的是为了保持身材,另外在一个人跑步时可以考虑很多事情,是一种自己和自己的对话,或者冥想。我这辈子绝不可能比挑战基普乔格,哪怕跟他一公里也难。跑过马拉松后,可以树立很多目标,和跑步有关无关的都可以。

悉尼一日

早上在Lane Cove国家公园里跑了11公里。居然看见两只小袋鼠一蹦一跳过马路。昨天吃饭时,同事说这公园里有蛇:黑色的没事,褐色的见了要快跑。

fullsizeoutput_24

上午去了市中心。和伦敦一样,悉尼也有个海德公园(Hyde Park),在闹市区,面积不小。

海德公园里的巨型子弹摆设艺术品

img_4173

海德公园里的大道

img_4177
海德公园里的下沉式喷泉花园Sandringham Memorial Garden

img_4180
中午在Martin place的一家餐厅吃饭,400克的T Bone如假包换的澳洲牛排,别的啥都不必点了

img_4181
悉尼港湾大桥 Sydney Harbour Bridge,1932年交付使用

img_4184

桥边就是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

img_4183
悉尼歌剧院里面是皇家植物园,这个植物园设计精美,面积不小。从植物园斜坡上俯瞰悉尼湾

img_4185

img_4186位于南半球的悉尼现在是夏天,天气不错,几只停在那里的游艇上连起来开party,很多穿着很少甚至比基尼的年轻人在强烈的Techno音乐背景下阵阵尖叫

img_4187
植物园里很多精美的雕塑和喷泉

img_4190

在这植物园里看书可真是惬意,以至于我竟然看了几页《人性论》就在长椅上躺着睡了一个小时。

悉尼音乐学院也坐落在植物园内,真会选地方

img_4192

 

机会不多,不想错过。晚上去歌剧院听歌剧。节目是格什温的《波吉与贝丝》。只剩下了高价票,含税254澳元,不过位置很好,二楼前面正中。

img_4197

 

或许是地理位置、外观等等,1973年正式对外开放的悉尼歌剧院是我去过的人气最旺的音乐厅或歌剧院。游人络绎不绝,每天也有话剧、歌剧、音乐会、芭蕾等等不同的艺术活动供选择。

img_4200

从歌剧院里的阳台也可以近距离看到港湾大桥

img_4198

中场休息时,夜色下的港湾大桥

img_4205

内外不同角度都会让人惊叹设计的巧妙

img_4201

音乐厅的内饰也绝无仅有,是我去过的最漂亮的音乐厅。灯光非常赞,音效也很好

img_4203img_4204

悉尼歌剧院的节目介绍免费,而且里面广告很少,内容非常全面到位;开场前45分钟专门安排了一个30分钟的免费讲解,从剧情、作曲家、词作家、作品几十年来的受欢迎程度及原因、主要片段赏析、指挥、主唱等方面做了一个全面介绍,知识性很强。

img_4202
格什温是美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享誉世界的古典音乐作曲家之一,他的《蓝色狂想曲》、《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都广为人知,这部《波吉与贝丝》被称为美国第一部歌剧。主题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黑人生活,而且格什温坚持全部演员只能是黑人,在当年可算是很有勇气,也导致了这部作品在问世50年后才走红。可惜天妒英才,格什温38岁时就被脑瘤夺去了生命。

演出很赞。刚开场就是被翻唱过无数遍的《summertime》(我之前有过一篇文章单独介绍这首曲子的很多版本。剧中也有《It ain’t necessarily so》等其他知名唱段。几个主唱水平也都很高。指挥David Robertson也很卖力,乐队、合唱团配合的很好。总共演出时间两小时四十分钟。
img_4206 img_4207 img_4208悉尼,一座美丽的城市。

台北一日

taiwan

早上8点醒来,喉咙火辣辣的疼。昨晚喝了多少茅台?多少Singleton?烟雾缭绕的卡拉OK里唱了几首歌?

拉开窗帘,天气不错,并没有下雨,想了想,今天展会,迟到一会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灾难,而且我这种状态一天也不会有好精神。为了排掉昨晚的酒精、二手烟,给昨天听到的两个坏消息想想解决方案,决定还是出去跑一阵。换上衣服,沿着熟悉的路线去了大安森林公园,晃悠了9公里。台湾24度,湿度比较高,而且我头还是晕的,健身为上,不跑快。今年台北马拉松12月16号,不知道到时候天气会怎么样。公园里遇到一些配速很快的人在练习,估计是备战马拉松。

fullsizeoutput_20
回到酒店后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去吃早饭,因为没有彻底凉透,汗水很快渗透了衬衫,不管了。

打车来到101脚下的国际会议中心,发现展会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热闹,我们公司的展台不错。新合作伙伴的人带了很多客户来我们展台看。原来的合作伙伴也到展台上问候我,还问我要不要他们的人来帮忙。这种胸怀恐怕只有台湾有。

img_4142

遇到了很多熟人,包括前公司台湾分公司的人,有一个只见过一面,还认得出我来,其中有个大姐问我有没有结婚。我这一天开发潜在客户、跟几个合作伙伴开会、给不少人打电话,中间还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实在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吃午饭,那个大姐还去找了一个便当、拿了瓶水给我。

下午5点,大会开幕式,组委会请了专业鼓乐表演队来开场,声势惊人,正式拉开了大会序幕。

img_4143
晚上和合作伙伴团队去了一家日本串烧店吃饭。烤鸡肉很新鲜味美,自酿啤酒味道也很好。

img_4156
这家店的特色是每天晚上8点请不同桌上的客户派一人参加一个剪子石头布的游戏,赢家将获得一只石斑鱼作为奖励。告诉我们这个游戏时,服务员发给我们每人一张纸,纸上写着:

fullsizeoutput_21
我们人很多,所以派了两人去参加游戏,其中一个是我助理。小姑娘很机灵,最后果然赢了一只很大的烤石斑鱼回来,味道也很好。

img_4145坐下后,服务员开始给每个顾客都发了一支玫瑰,发完后,要我们起身去把玫瑰给坐在落地窗边的一个姑娘。那个面容清秀的姑娘一边接花,一边摸眼角。她背后的落地窗后面,摆了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是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的巨幅照片,还有英文写的marry me。

img_4148

花收完,一个头戴大头像、看不到脸的男生站到了牌子前面,手里拿着一叠A3纸,上面的字大到很远就能看清。男生一张张翻过,纸上内容讲的是他们俩认识6年了,点点滴滴,不时有些小幽默,那姑娘看着看着给逗笑了。最后一张纸上的内容当然是“嫁给我好吗?”这时候姑娘身边多了一个人,真正的求婚者(窗户外面那个戴着大头像的是假的),姑娘同意后,把戒指给她戴上,拥抱,轻吻。我过去跟男生握了下手,恭喜。

img_4149img_4150img_4151This is how I fucked up. 下落的电梯像把我的心带向无底深渊。

最后说说台湾的献血。根据西医,献血可以除掉身体里多余的铁;虽然中医传统把精液、血液看得无比珍贵(“一滴精,十滴血”),但台湾人均献血率全球最高:全岛2200万人口,每年献血180万份,约为全岛人口的8%。前总统马英九迄今为止献血186次(台湾每次献血量最少250cc)。在做台北市长时,让血液中心在他办公室下设了一个捐血点,午饭后去献血,下午继续上班。台湾的献血是完全无偿自愿的,没有任何奖励,也没有休假一说。今年春节前夕台湾南部发生了地震,全台湾献血人数当天激增,所有献血点都排到当天到天黑都不能采完的献血长队,台湾血液中心的官方网站也因为提供可以去哪里献血的搜索服务,当天登陆人数太多,而导致服务器宕机。

你为别人做了什么?

fullsizeoutput_2324日微信朋友圈和内观时一起修行的师兄的对话。六龟的呼唤!

2016上海马拉松

这是我13年、15年之后第三次参加家门口的上马全马项目,另外还跑过无锡马拉松、多伦多Good Life马拉松、湖滨马拉松和一次多伦多室内马拉松。第一次上马435(4小时35分钟)完赛,第二次上马也就是去年330(官方成绩,实际奔跑时间是326,但我中间跑到路边星巴克拉了4分钟肚子)。今年正式准备差不多3个月。期间出差很多次,训练不系统。跑了5次长距离,但只有一次达到32公里,直到最后两周临阵抱佛脚才把训练强度拉起来,没有怎么训练变速跑,也没有训练提高步频、锻炼上身力量。虽然拒绝了很多晚饭饭局,但总体饮食控制的一般,体重减的也不算成功。 9月底脸上长了个东西,因为一直出差,直到10月20号时才找专科医生取掉,怕影响伤口愈合,被禁止剧烈运动,因此训练中止了几天。赛前跑量如下:8月276公里,9月216公里,10月(含比赛)269公里。

29号赛前一天公司组织了个跑步活动,虽然只有4公里,但我还是没控制住,用力比较猛,跑了个第一,耗费了些本来应该留给马拉松的体力。晚上9点上床睡了,早上5点起床。吃了两个红薯、两个鸡蛋、两杯酸奶、一个苹果、一个橙子、一个香蕉、一个西红柿,喝了一杯自己调的蜂蜜盐水。吸取了上次拉肚子的教训,没有喝凉的功能饮料。洗了个澡。6点1刻出了门,门口大爷上下打量我,问我是不是去跑马拉松,然后说,你还赶得上吗?

一反前几天的阴雨天气,早上天空有些放晴,微风,这种天气最适合跑马。

img_3982

6点45到了滇池路、中山东一路,存好衣服,因为没怎么热身,脱衣服时把腰部一块肌肉扭了。慢慢蹭到我所在的D区最前面,旁边有两个北京来的跑友,一个穿着宝马的上衣,据说PB253;另外一个325. 253的很有经验,说为了不被人群挡住,只有在拐弯时走外圈,里面人多。果然,过起点没几分钟,宝马就不见踪影了。我和那个325的一起跑了两三公里,后来人实在太多,也不见了。

起跑前集体唱国歌,3万多人一起唱,声音嘹亮,效果震撼。

7点准时发枪,不过轮到D区的我经过起跑线时已经7点6分了。今年上马报名的人多,虽然全马有两万人名额,但我还是没抽到签,幸运的是最后补抽签抽中了。号码是21888,看起来很吉祥,但排的比较靠后,分在起跑的D区(前面是A、B、C区),因此起跑20分钟跑不大起来。前5公里被人挡的实在太厉害,竟然花了25分钟多,平均一公里5分多钟。之后因为身体充分拉伸开来,路面也开阔,因此速度逐渐快了起来,5-10公里花了22分钟多。第11公里时经过我上班的地方新天地楼下,被人从后面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之前的一个代理商老总,他也来跑马拉松,PB(个人最快)好像也在330左右。3万8千人群中还能认出我来,这是怎么一种缘分,本来想跟他谈点生意,结果他说他之前腿拉伤了,这次目标时间4小时内完赛就好,不影响我PB了,拿出手机两人自拍为证,然后就把我轰走了。

img_3976

被熟人盯着,脚步自然要快一些。配速逐步到了4’30”。第18公里时,迎面出了大太阳,天气有些热了。这时候身后跑过一个身高目测183左右、步频比我快、上身笔直的猛男,我想跟他练习提高步频,而且到那时还不累,就跟他跑了几公里,配速到了410左右。15-20公里用时22分钟。半马跑完136,比我4月份专门跑半马的那次PB还快。

12229704

12234833

因为前面天气凉爽适宜、跑的太轻松,所以产生了大意心理,以为这一次能轻松大幅度PB,波士顿也仿佛在向我招手,Wellesley的美女们终于有机会一亲我的芳泽了。

一路上在心里默念:只有一个目标,尽快跑到终点。不要看那些美腿,不要理会路旁的各种乐队和观众,不要在途中的各个摄影师镜头前挤出微笑了。向前,向前。

第26公里时,开始顶风跑,难度加大了。这时候看见对面高手们已经折返回来,个个大步流星,动物一样地飞奔。和一个女子黑人职业选手一起跑的,是那头最近很火的业余牲口周其锋,他这次全马228.

到了第30公里时,配速仍然在445左右,总共用时2小时22分。但到了35公里,速度明显下来了。因为长距离耐力练的少。30-35公里用了26分钟!35-40公里更是用了28分钟。到了第39公里时,配速降到了545-530。这是我平时极慢速心率跑时的配速。实在太累了,腿就是迈不开,肩膀也开始疼。每一步都是那么机械和艰难。我甚至不由自主停下来走了几步。内心无数个声音让我停下来歇歇。疲倦,疲倦。这应该是撞墙了。脑子里一直在计算还有多少公里到终点。这是我除了首马外最痛苦的一次跑马经历。

001-copy
12143854

12371499
12256226

马拉松的一个哲学就是,凡不是自己亲手辛苦奋斗出来的,都不是自己的,都是虚幻的。

最后几公里,我被很多人超过,其中甚至有几个女的。

第一次跑马拉松时我就发现,这项运动不适合喜欢争强好胜的人:被成百上千个跑的快的人超越的感觉不好受。平庸的感觉很不好。

坚持,坚持。I’m a runner, I’m a leader. 一定要突破330,超越上次的自己。这就是马拉松运动的意义。

最后200米跑进了上海体育场,奋力加快了些速度,在329出头几秒冲线。跑完后觉得连上身胳膊都疼,稍用力就有抽筋的迹象。右脚大拇指磨出了个大水泡。赛前在胸前抹了凡士林所以没有磨破或不适。

img_3954

img_3966

第10、20、30、40公里各喝了一小口水;37.5公里时吃了半根香蕉,15、25、35公里时各喝了一杯功能饮料。没有吃能量棒、能量胶、盐丸、咖啡因等等,因为没那习惯。

这次上马组织的很不错,除了70辆大巴士把衣服从起点拉到终点这一贯的高质量物流服务,沿路良好的封路及无数的警察、保安配备也是西方国家难以想象的。一个我在其他马拉松中没有碰到过的细节是赛道几个地方都安置了水雾门,用机器从长达10多米的门上朝下喷水雾,跑步的从下面经过时,水雾会像雨水一样降温。Runff、爱燃烧等网站免费提供照片。MLSZP网的照片一如既往要收钱。当然,如果香蕉补给站再多些会更好,我好像到37.5公里处才遇到一个香蕉站。

img_3991

最后成绩3:29:09,在17511名完成全马的选手中排在第1578位,勉强算是前10%。总结一下,这次虽然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但因为赛前训练不足,比赛中慢慢乐观导致体力分配不均,造成了最后阶段崩溃的现象。我不能说是才开始跑步、跑马拉松,犯这样的错不应该。

做一条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狗:《鞋狗》

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中,只剩我们前行。

《鞋狗》(Shoe dog),Phil Knight(费尔 奈特)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9月出版,416页。

有关作者

费尔 奈特Phil Knight,美国Nike公司创始人,1938年生,俄勒冈州人(相当于中国的宁夏甘肃的地位,因此耐克初期的高管都有些自卑情结,不过照他在书中所说,这样也有好处,不至于太自大以至于看不到自己的缺点,随时都觉得需要证明自己), 注册会计师出身,美国斯坦福商学院毕业,1962年以1000美元起家,从日本进口鬼冢虎运动鞋,挨家挨户一双双售卖,之后自立Nike品牌,2015年全球销售额320亿美元,市值900亿美元。

u=1283665605,841804887&fm=21&gp=0
作者、耐克公司创始人Phil Knight 费尔 奈特

本书是自传性质的创业史,以创业过程的各年份为章节,直到1980年Nike进入中国市场、公司上市为止。作者鲜活地回忆自己人生中、商场上的各个关键关头,甚至穿插了自己的两段恋情,因为故事真实,这书比小说还吸引人,让人手不释卷,我一天半就看完了。作者本人曾游历世界,也是名校高才,因此肚子里还是很有水平的,书里不时冒出一些充满智慧或生活幽默的句子;当然今天的他是体育界的无人不知的巨头,连詹皇、老虎伍兹这些明星都要跪舔的泰斗,他的这本书,肯定有高手帮忙润色乃至代笔。这只会提高本书的可读性。

s29067926

Nike在希腊语中意为胜利,的确,奈特有着强烈的求胜欲望,百折不挠,处处求胜,永不满足,永远向前。他也很勤奋,在做事情前会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他熟读各种战争著作,推崇很多名将(打破常规者,人恒敬之——麦克阿瑟)。而且注意吸引人才,他招的一批老将为耐克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谈判(生活其他方面也一样)中,有清晰的目标。我们很多人做不好,其实关键一条是不清楚自己究竟要什么。

作者自己也是个跑步运动员出身的人,看书中他平时每天晚上跑10公里,面临强大压力时他把日跑量提高到20公里,跑步是他的减压方式,他有很多重大决定也是在跑步时候想出的解决办法。他年轻时平常跑步的配速貌似6分钟一英里,这是非常快的速度(我14年参加过Nike组织的一个全球一英里活动,拼尽老命只跑了6分4秒)。作者一同创业的合作伙伴、后来的Nike公司高管都是跑步运动员出身或者爱好跑步。的确,耐克是从做跑步鞋开始的(有个功臣约翰逊Jeff Johnson既喜欢跑步,也酷爱读书,Nike品牌是他做梦时想到的,这个人对Nike公司的贡献巨大)。

今天的全球运动品牌Nike是老大,Adidas第2,日本第一品牌Asics全球排第5. Asics的前身是日本的鬼冢虎。Nike是从代理鬼冢虎开始的,也就是说美国品牌Nike比日本的Asics要年轻很多,某种意义上说源于Asics。双方在1972年分了家。虽然Nike与鬼冢虎孰对孰错很难说清楚, Nike从老东家手里抢来Cortez品牌在美国胜诉也有本土法庭保护之嫌,但从今天Nike在最有价值的品牌排名第24名、名列全球500强大企业排行榜这个结果来说,从代理商到自己制造打品牌,这种创业之路,值得借鉴。

作者在书中也如典型的美国人一样坦诚,很多时候他对自己都是持批判眼光的。他透露了,他跟日本人打交道从来都是留一手的;从鬼冢虎的经理人公文包里偷出了对方的文件来了解厂家的行程;甚至收买了一个鬼冢虎的内部人员作为自己的内线随时为自己通风报信;为了签下一些经纪人和球队宣传自己的Nike产品,有时候他不得不去贿赂相关人员。当然,书中也详细介绍了,其实即使在跟鬼冢虎分家后,日本人对Nike的发展也是起到关键作用的:由于发展过快Nike公司一度面临银根断裂、银行终止贷款、债主堵门甚至报案到FBI的局面,最后还是日商岩井关键时刻送来了及时雨,给了大量的资金援助,Nike才得以生存下来。

书里提到了不少在Nike发展史上起过重大作用的明星,其中当然少不了英年早逝的美国长跑名将Steve Prefontaine的传奇:当然,代言人和品牌是互相吹捧的。我看过一部电影,以Prefontaine为原型,叫Without limits。今天全球各地的Nike分公司的电话后四位都是6453,这四个数字在电话键盘上可以拼出Nike四个字母;而且倒过来的3546是Prefontaine一英里最好成绩3分54秒6.

3255166537
Steve Prefontaine, 美国长跑名将,一度囊括了美国2000米到10000米的七项美国记录

像所有知名品牌一样,Nike早年在中国当然被各种仿制,Adidas印出来有时候是Abidas,有时候是Adibas,让人哭笑不得,我有一个法国朋友,曾想恶搞,把两个名牌连在一起,合成一个牌子Nike Adidas(Nike的法语动词原型读音与niquer一样,是f#ck之意)。

什么样的跑鞋好

我买过不少鞋,皮鞋、运动鞋、休闲鞋、登山越野鞋都有,到现在为止穿着最舒服的还是跑步鞋。一双好的跑鞋,轻便,贴脚,减震,走很久都不会累。我前几天去日本才知道Asics也做正装皮鞋,鞋底印着Gel(Asics的专利减震材料),穿起来的确舒服,比Tods和硬邦邦的Ferragamo都要合脚。我跑了几年,穿过几双Mizuno(美津浓),几双Asics,几双Saucony(索康尼),两双Salomon(跑过一段时间的越野跑),一双Brooks,也试穿试跑过Nike的跑步鞋,现在总体感觉下来还是喜欢Saucony比较多些。Asics的鞋很舒服,外形设计好看,市场占有率高,加拿大多伦多的马拉松好像有40-50%的人穿这个牌子的跑鞋, 但鞋底太软,Kayano系列又有些重;Saucony的Kinvara脚底像松糕一般厚,但总体重量很轻,我个人穿着跑的比较快些。像很多美国公司一样,Nike给我的感觉是鞋不好看,而且脚底太平,似乎把钱全撒在了营销上(耐克去年在营销广告上花了30亿美元),研发上投入不如创业初期多了。虽然质地很好,但东西死贵。Adidas的我也没买过,太大众了,而且也很贵。

IMG_3769
日本运动服装第一品牌Asics,东京2020年奥运会赞助商,也有正装皮鞋系列Asics Walk,穿起来很舒服,价格不菲

我这个年纪的个人感觉,跑鞋轻便、减震这两个功能尤其重要。我出差多,曾经梦想有一种可以充气的跑鞋,不用时把气放出来折叠,便于携带。当然,早就有体积很小的五指鞋了,我还没穿过。

有关跑步

我坚持跑步有5年的历史了,2013年买了跑步手表后开始记录,从那之后到现在跑了约7500公里的里程,跑过几个全程马拉松(这本书的译者毛大庆,对,就是前万科的高管毛大庆,跑了40多个全马;另外,这本书翻译的很好,要给这个跑友、高管、创业者点个赞)。跑步过程中其实很少有乐趣,只有很少的时候,在跑步过程中,能有身轻如燕、飘飘欲仙的感觉,大多数时候其实都是累的;不过生活实在不容易,工作中的巨大压力,与人相处的屡屡失望,对自己更多的不满意,跑起步后我的心情会好一些。有时候想哭,跑跑步,浑身大汗仿佛就是我的泪水以另外一种方式排泄出来了。跑步的另外一个短期收获是之后几个小时感觉会非常好,晨跑后整个人会非常积极,一上午精神很好,充满自信,说话声音很大。跑步的长期好处,当然是身体好,我好几年没感冒了。

有关创业

书中有一段话对作者创业、经商的目的进行了很好的总结,可以说是生意的代言,连我去过的ESSEC、FUQUA、HBS商学院也没有说的这么好。他说的如此之好,我把这段话自己打下来了。其实,创业真的不仅仅是赚钱,如果你对一个创业者说他只是为了钱,那么很有可能他会感觉受到了不小的屈辱。创业成功的,往往在钱之外还有追求::

把这个叫作“生意”好像也不对。所有忙碌的日子和无眠的夜晚,所有伟大的成功和绝望的挣扎,好像无法用这个平淡无奇的词语“生意”来概括。我们实际要做的要远远超出这个范畴。每当新一天到来时,都会有50个新问题出现在我们面前,50个艰难的决定需要我们立即做出。我们都十分清楚,一次轻率的举动、一个错误的决定都会让我们走到尽头。容许犯错误的余地从来都是越来越小,但利益却从来都是在慢慢增加。我们都坚信这里的“利益”不仅仅是“金钱”。从某种角度上看,我觉得生意就是最大程度地追求收益、周期和结果;而对我们来说,生意就像人类制造血液。没错,人类的身体需要血液,需要生产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并流畅地及时平均分配到合适的地方。但是人类身体的日常工作并不是人类的使命,它只是一个生存的基本过程,而人总是努力超越这个基本过程而实现更高的目标。20世纪70年代的某一时刻,我也是这样做的。我重新定义了胜利,对我原来认为“获胜就是不输,就是活着”的看法进行了扩展。原来的看法已经不足以支撑我或我的公司。我们想和所有大企业一样,想要创造,想要奉献,我们敢于把这些大声说出来。当你创造了某项事物;当你改进了某样东西;当你传递了某种思想;当你为陌生人的生活增添了一些新事物或服务,让他们更开心、健康、安全和满意;但你干净利落地按照理所应当的方式解决上述问题,而其他人做不到,你就会更多地参与到宏伟的人类大舞台上。只是活着还不够,你还要帮助其他人活得更加充实,如果这算生意的话,那么,请叫我生意人。

It seems wrong to call it “business”. It seems wrong to throw all those hectic days and sleepless nights, all those magnificent triumphs and desperate struggles, under that bland, generic banner: business. What we were doing felt like so much more. Each new day brought fifty new problems, fifty tough decisions that needed to be made, right now, and we were acutely aware that one rash move, one wrong decision could be the end. The margin for error was forever getting narrower, while the stakes were forever creeping higher — and none of us wavered in the belief that “stakes” didn’t mean “money”. For some, I realise, business is the all-out pursuit of profits, period, full stop, but for us business was no more about making than being human is about making blood. Yes, the human body needs blood. It needs to manufacture red and white cells and platelets and redistribute them evenly, smoothly, to all the right places, on time, or else. But that day-to-day business of the human body isn’t our mission as human beings. It’s a basic process that enables our higher aims, and life always thrives to transcend the basic processes of living- and at some point in the late 1970s, I did, too. I redefined winning, expanded it beyond my original definition of not losing, of merely staying alive. That was no longer enough to sustain me, or my company. We wanted, as all great businesses do, to create, to contribute, and we dared to say so aloud. When you make something, when you improve something, when you deliver something, when you add some new thing or service to the lives of strangers, making them happier, or healthier, or safer, or better, and when you do it all crisply and efficiently, smartly, the way everything should be done but so seldom is — you’re participating more fully in the whole grand human drama. More than simply alive, you’re helping other to live more fully, and if that’s business, all right, call me a businessman.

鞋狗(Shoe Dog)

不管在哪种语言里,用“狗”这个字来形容人都不能说是敬称,不过在本书里,鞋狗指的是一辈子醉心于(研发、生产、制作)鞋的人,作者完全是褒义,他对类似他的人非常尊敬,也是他的毕生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