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朋友

La premiere gorgee

那是个刚刚开始炎热的上海的下午。出租车司机并不熟悉虹许路虹梅路老外休闲一条街的地址,因此我在那条街错误的一头下了车。烈日下饥肠辘辘的我穿过各式风味的餐馆,走到街道另一头,看见这位老兄熟悉的身影。我走到他背后,问他:“你找谁?” 他回头,笑了。资本家最近这两年剥削他的努力有些成效:他头顶的头发更少了。 我们找了家名叫”Simply Thai”的泰国餐厅在一个靠窗的桌子旁坐下。两年没见,自然要喝一杯。Tiger啤酒端上来,一口冰爽下去,浑身清凉,心也稳了不少。这是我这个夏天的第一口啤酒。 两个男人在一起,自然聊些男人话题:公司政治,DSK,共同的朋友,我在加拿大的经历。他问我,在加期间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有。他说,现在呢,我说,她结婚了。他笑的不行。哥们,我能给你带来的欢乐就这些吗。他一双好看的大眼象永不知疲倦的雷达,不放过扫描窗外街道上走过的任何一个年轻女性的身材。 吃完饭,我坚持付钱。我问起他孩子们的情况,他问我,要不要现在去他家看看?我说,当然好啊。两人在3点钟炎热的夏日下走了段狭窄的人行道。他机警熟练地拉着我躲避一辆辆从身后理直气壮冲过来的电动车。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出租车! 他家在上海西边的一个绿化很好的别墅小区里,公司给他租了棟三层美式小别墅,6个房间,4个卫生间。空调、饮用水都是中央控制的,纯净水直接接到冰箱制作冰块。开放式的厨房非常大,和餐厅连着。还有个封闭的小厨房,供做中餐用,之所以封闭是因为中餐的油烟。院子里一个跳床给我的侄子侄女玩耍,还有我师妹的爸妈种点蔬菜瓜果。我马上觉得我对公司还不够狠,这样的房子才适合孝敬父母。 俩孩子还在睡午觉,不过陆续醒了。儿子已经8岁,比我上次见的要高多了。继承了他爸的大眼,也有混血的好看的皮肤。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有活力的小孩:我在他家的两个小时里,他一直在屋里的沙发、桌子、健身器材上叫喊、蹦跳,对屋里所有的他够得着的东西兢兢业业地做着疲劳性测试。他管我叫“眼镜爸爸”。他妹妹要文静的多,不过混血洋娃娃长大了肯定也是个美女。哥们只比我大两岁,我为什么没有?

Posted in 心情, 朋友 | 3 Comments

纽约,纽约

昨天我发现被这哥们给大大地算计了。 其实哥们人很好。比我大一岁。我晚上10点多回来他还给我做泰国菜作夜宵。刚到纽约的周五晚上也是下了一碗鸡丝面。我们98年大学毕业参加到一个工作单位认识起就一直非常照顾我,他做饭的手艺好的不行,而去他自己说,除了纽约和巴黎,其他城市他呆不下去,因为买不到他想要的做饭的材料。虽然是青岛人,可跟南方男人一样精于算计和理财,万物都尽其用。已经在纽约有两套房产。哥们还有很多其他优点,不仅精通法语英语(联合国的翻译,而去原来给部长级人物做口译的,可不是吗),而去西班牙语也不错,昨天跟我说俄语也快毕业了。哥们的舞跳的也不是一般的好,据说在联合国有段时间还做过跳舞社团的头。 好吧,怎么算计呢?我们当年刚进单位,来自全国各大名牌学校的50名精英直接被送去军训。我跟他分到一个房间,晚上和其他6个人在北京西山的那个军营房里天天开卧谈会,交流来自各省的黄色笑话。现在这八个人中不少都是处级干部了。我这哥们说,他绝不甘心于一辈子只跟一个女生XX,多亏啊。军训没结束,他就跟同届的一个女孩子交往,结果很快结婚,同赴联合国,现已诞有两子。我在来纽约的飞机上还在想,这哥们,如果按照他当年的标准,是不是会觉得很亏?昨天才想明白,他是个大骗子,当年说的那话完全是为了迷惑我们,不是他所想,等我们明白过来,他自己早已子孙成群了。

Posted in 心情, 朋友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