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旅游

墨尔本一日

最近到了墨尔本,周末得闲逛了下,用手机拍了些照片。 墨尔本是澳大利亚南部维多利亚洲首府,位于澳洲右下方 按人口算,(Melbourne)居悉尼后,是澳洲第二大城市,总人口约450万(这个数字应该可以和多伦多媲美了)。 住的酒店在市中心,到哪里都方便,早上先去Yarra河边跑了18公里。这条跑步路线很赞。河里早上有很多人在练习皮划艇,有单人的,也有几人组的;他们搅起的波浪映着晨辉,波光粼粼。河边往往还有教练骑着自行车用喇叭指点。清晨天气好时河畔有人在放热气球。澳洲的空气里时常有一股泰国冬阴功汤的味道,不知道来自何处,很好闻。河南岸是皇家植物园和很多餐馆,晚上的时候热闹非凡。 早饭后,街上走走。墨尔本的很多建筑外形都非常有特色,好像在互相比赛似的搞出新花样。 上午的目的地是有名的State Library,维多利亚州图书馆。大门气势恢宏 门前的雕塑 图书馆里几个厅设施都很赞,适合看书 重点来了,这个图书馆有个圆顶厅阅览室,名叫La Trobe room 这种透明圆顶设计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采光非常好。乘电梯上6楼,可以俯瞰大厅。视觉效果是不是很棒? 后来我找到个座位,看了两章《战争论》。每个座位前都有个台灯,但即使没有灯,光亮也非常好。座位也很舒服。桌椅虽然很老,但仍配有插座。桌子那个活动的地方可以掀起来固定住,根据读者需要调整书或电脑的角度。 图书馆阅览室前常常有些艺术品,耐看 图书馆里也经常办各种展览 图书馆里甚至专门设置了一个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我去过不少图书馆,综合比较下来,这个图书馆可以说是最好的。 之后去了Melbourne Museum,墨尔本博物馆。设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公园Calrton Gardens和皇家展览厅Royal Exhibition Hall旁边 博物馆正门 博物馆展览分为动物、人、意识、土著文化和森林植被等5个主题。恐龙化石当然讨孩子喜欢。 在一个介绍墨尔本的厅,一个展示当地人多年前家庭生活的地方放了个胶片唱机,放的是这首Home sweet home,我找了个澳洲知名女高音Joan Sutherland的版本放到这里供您欣赏。 Home Sweet HomeDame Joan Sutherland;Richard Lewis/Tina Bonifacio;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Richard Bonynge – Joan Sutherland – Complete Decca Studio Recitals 博物馆出来去St Paul Cathedral圣保罗大教堂,经过一条酒吧街 教堂比起罗马的当然差些,布道台前的话筒柱子很有特色 墨尔本气候宜人,文化多元,是世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曾多年高居各种排行榜首位,好像比温哥华占据榜首的年数还多。 你什么时候来?

Posted in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晨奈一日

最近在印度出差,先到新德里,周五又来到晨奈。我运气好,在德里时空气质量并不是那么差,AQI大概100多,没有经历传闻中的1000左右的恐怖气息。 莫迪总理出其不意,取消了占流通量86%的1000卢比和500卢比纸币,给经济造成一定打击。不过我遇到的印度企业家比较乐观,说明年一季度新钱印好,发下来,经济就好了。印度人什么时候不乐观! 晨奈(Chennai)英国殖民时期原名马德拉斯Madras,大概是为了遗忘那段屈辱的历史,改成现在的名字。人口460多万,是印度第4大城市,也是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的首府和最大的城市。坐落在印度右下方,濒临孟加拉湾。晨奈是BBC和Lonely Planet 2015年最为推荐旅游的目的地之一。医疗业也很发达,吸引了45%的到印度来的外国医疗旅游者。 印度虽然条件差,但也有很高档的酒店,我来这里最经常住Leela Palace,是我住过的软硬件最好的酒店之一;我一年差不多有一半时间睡在各种五星级酒店里,也有同学朋友在从事酒店业,对酒店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里的装修金碧辉煌,真的像皇宫一样;服务质量也很好,洗熨衣服只要3小时就能送到,而且送上来时平整的不像我的衣服。 出门早饭时发现门口除了挂着今天的报纸外,还有一个圣诞红袜子,里面装着糕点。我晚上在写本文时,服务员送来了一盘点心。 早上看了一会儿休谟的《人性论》第三部《论道德》,我看的这部分大意是正义是建立在感官、利益之上而不是理智之上的,人性自私,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与人合作,形成社会、正义、道德等理念,承诺都是靠不住的,人性是容易忘恩的,不应该对别人有期待。深奥抽象的道理不但不容易理解,更难以记住;如果推理过程繁复的话,想回忆起那些错综复杂的步骤更是难上加难。真理总是难以掌握、稍纵即逝的。 上午问酒店要了辆带司机的车,去了Chennai南边的Mahabalipuram。泰米尔纳德邦很多地名以puram为后缀。这是一个小镇,很有历史。一个小时的车程,路边经常看到卖各种宗教石刻雕像的店。我在想,宗教是不是建立在人类的不幸上的?各种奇迹、显灵往往在人经历灾难、病痛时“出现”,人在落寞时更容易信各种宗教;包括基督教也靠施舍穷人吸引信众。当然,台湾的宗教也很发达,而台湾的人均GDP不低;亚洲人本质上更容易信鬼神、赌运气。中国没有宗教,因为中国几千年来都是靠儒家的伦理来统治的;宗教碍事了。美国的正统基督教也有为上层建筑服务之嫌。 先去看了Shore temple,这个古寺遗址是世界文化遗产。建于公元8世纪。票价:印度人30卢比,外国人500卢比,(1人民币相当于10卢比)虽然绝对价格不贵,但这个比例让人很有被宰感。 地方并不大。因为全是石头的,所以保存的比较好。很多雕刻很生动。 之后去了Pacha Rathas,建于公元7世纪,也全是石雕,大概此地大石头比较多的缘故。 再之后去看了更多的石雕,所有这些都是一整块大石头雕刻而成的。 这个浮雕30多米长和高,是这个地方的地标之一。 天然一块大石头Butterball,很小的一个点立在斜坡上 最后回晨奈路上,参观了鳄鱼湾 Crocodile bank。这里有2400多只来自世界各地的鳄鱼! 这个园区里密密麻麻都是鳄鱼。很多时候鳄鱼在那里一动不动,让人怀疑是塑料的,但仔细观察,全是活的。鳄鱼最大的5、6米长,能活60年,以咸水鳄鱼最凶猛,美国鳄鱼(aligator)性情温和,甚至能当宠物。看到这些猛禽,如果一个活人走进去,不管跑多快,他能生存多久? 也有各种爬行动物 也有各种蛇。眼镜蛇发出的声音很大;下面这些罐子里,装满了蛇。管理员就站在蛇堆里,用钩子和白色、绿色的布来震住蛇,还不时从蛇嘴里挤出一种汁液,收集到一个玻璃容器里。 最后赞一下这个地方的图文解说,知识性很强,而且很有趣味。这个地方是由一个美国长大的爬行动物学家Whitaker40年前建立的。 回到酒店,在跑步机上跑了15公里。本来想跑个半马的,想想还是留给明早吧,贵多不贵久,而且跑完后上午上班精神会很好。各种难题,一个一个去解决。

Posted in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悉尼一日

早上在Lane Cove国家公园里跑了11公里。居然看见两只小袋鼠一蹦一跳过马路。昨天吃饭时,同事说这公园里有蛇:黑色的没事,褐色的见了要快跑。 上午去了市中心。和伦敦一样,悉尼也有个海德公园(Hyde Park),在闹市区,面积不小。 海德公园里的巨型子弹摆设艺术品 海德公园里的大道 海德公园里的下沉式喷泉花园Sandringham Memorial Garden 中午在Martin place的一家餐厅吃饭,400克的T Bone如假包换的澳洲牛排,别的啥都不必点了 悉尼港湾大桥 Sydney Harbour Bridge,1932年交付使用 桥边就是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歌剧院里面是皇家植物园,这个植物园设计精美,面积不小。从植物园斜坡上俯瞰悉尼湾 位于南半球的悉尼现在是夏天,天气不错,几只停在那里的游艇上连起来开party,很多穿着很少甚至比基尼的年轻人在强烈的Techno音乐背景下阵阵尖叫 植物园里很多精美的雕塑和喷泉 在这植物园里看书可真是惬意,以至于我竟然看了几页《人性论》就在长椅上躺着睡了一个小时。 悉尼音乐学院也坐落在植物园内,真会选地方   机会不多,不想错过。晚上去歌剧院听歌剧。节目是格什温的《波吉与贝丝》。只剩下了高价票,含税254澳元,不过位置很好,二楼前面正中。   或许是地理位置、外观等等,1973年正式对外开放的悉尼歌剧院是我去过的人气最旺的音乐厅或歌剧院。游人络绎不绝,每天也有话剧、歌剧、音乐会、芭蕾等等不同的艺术活动供选择。 从歌剧院里的阳台也可以近距离看到港湾大桥 中场休息时,夜色下的港湾大桥 内外不同角度都会让人惊叹设计的巧妙 音乐厅的内饰也绝无仅有,是我去过的最漂亮的音乐厅。灯光非常赞,音效也很好 悉尼歌剧院的节目介绍免费,而且里面广告很少,内容非常全面到位;开场前45分钟专门安排了一个30分钟的免费讲解,从剧情、作曲家、词作家、作品几十年来的受欢迎程度及原因、主要片段赏析、指挥、主唱等方面做了一个全面介绍,知识性很强。 格什温是美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享誉世界的古典音乐作曲家之一,他的《蓝色狂想曲》、《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都广为人知,这部《波吉与贝丝》被称为美国第一部歌剧。主题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黑人生活,而且格什温坚持全部演员只能是黑人,在当年可算是很有勇气,也导致了这部作品在问世50年后才走红。可惜天妒英才,格什温38岁时就被脑瘤夺去了生命。 演出很赞。刚开场就是被翻唱过无数遍的《summertime》(我之前有过一篇文章单独介绍这首曲子的很多版本。剧中也有《It ain’t necessarily so》等其他知名唱段。几个主唱水平也都很高。指挥David Robertson也很卖力,乐队、合唱团配合的很好。总共演出时间两小时四十分钟。 悉尼,一座美丽的城市。

Posted in 旅游, 见闻, 跑步 | Leave a comment

泰国: Le roi est mort

这两天去了泰国出差,我到的那天(13号),恰好泰皇普密蓬驾崩,这对泰国来说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耳闻目睹了一些当地人的反应。 先说说普密蓬这个人。美国出生,欧洲长大,因此是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一个人;他后来喜欢爵士乐,似乎还写了几首曲子,跟很多巨星同台演出,跟从小的成长环境应该不无关系。还拥有音乐学博士的学位,当然这个学位的真实水平因为他的地位有多高值得怀疑;他总共有100多个学位,据说掌握7种语言。88岁的一生中,他在位70年,是当代全球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英国的伊丽莎白二世也才65年,当然她还没死)。期间经历了19次政变、35个总理,很多次力挽狂澜,平定混乱的政治局面,是泰国政局的定海神针。也因为关心人民疾苦、提升了大众生活水平而深受爱戴,在泰国他的照片、塑像等各种形象无处不在,想忽略他几乎不可能;而有关王室的一切言论都是法律禁止的。去年我在德国跟泰国的合作伙伴说起来国王的身体健康情况,他马上打住话头,不能说,这是违法的。曾经有泰国人因为妄议普密蓬的狗而入狱;美国驻泰国大使也因为批评这种针对皇室的言论管制而被遣返。普密蓬王室也是当代世界最富有的君主家族,泰国很多公共设施乃至泰国航空公司都是皇家的。 我在泰国获赠的纪念品,当然是国王的肖像 普密蓬的即位过程很蹊跷,此前他哥哥是国王,但因为一次至今无法说清楚的手枪走火而丧命,之后普密蓬顺利接班。他留有一男一女两个王储。唯一的儿子放浪形骸,行为不端,娶的老婆也上不了台面,口碑不好,在德国淫乱被德国媒体报道得体无完肤,不得泰国人心(当然也可能他只是知道的阴暗面太多了,想顶着外界压力活成自己而不仅仅是一个职位、一个概念);公主诗琳通今年61岁,曾在我北京的母校大学学习汉语。两人关系据说不睦。 泰国王储和王妃 因为普密蓬的影响实在巨大,他的去世后的泰国将永远地发生改变了。前几天,因为国王健康恶化的传言,泰铢开始迅速贬值,泰国股市也下跌了不少。13号他去世当晚,泰国的所有电视台都在播放相同的追忆他一生丰功伟绩的节目。这段时间也应该是泰国上层社会最忙的时候。泰国议会召开紧急会议,第二天宣布取消泰国全国一个月内所有的娱乐活动,我们合作伙伴那天在开公司年会,原定当晚的音乐会等节目也削减成了简单的晚宴加抽奖。王储宣布全国哀悼一年,之后他再即位。虽然合作伙伴老总嘴上说事态不会变坏,毕竟老国王去世各方应该早有准备,但我感觉他们心里还是对未来局面的发展充满疑问和关切的,毕竟,几年前,红衫军、黄衫军在曼谷闹的非常暴力血腥。 我跟当地一个精英青年(他父母是外交官,周游世界,在美国读的大学和MBA)聊起他对局势走向的看法。他说,他曾写过一篇文章,不过没敢发表;他觉得短期内泰国将陷入混乱。之前人民热爱国王,乐意把那么多巨大的公共财产交给他;现在的王储没有这么大的公信力和威望,不能让人心服口服。他认为普密蓬的死可能顺便就把君主制从泰国带走了。他建议我最好尽快离开泰国。 14号早上,我去酒店旁的Lumpini公园跑了10公里,出来运动的人还是很多,街上也照样车水马龙,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并没有见到什么军、警。不过晚上合作伙伴派车送我去机场,跟我说最好还是早点,不要太晚,因为现在情况不明,难说发生什么事。 曼谷Dusit Thani酒店旁的Lumpini公园,很适合跑步,地面平整,一圈2.5公里,可惜天气很热,气压低,心跳太快,速度起不来​ 我在曼谷期间跟使馆很多年没见面的老同事打了个电话。我当晚就要回国,她也实在很忙(她说,局势非常微妙,她整天在开会),因此没能见面。 因为回上海的飞机晚点,我帮整个飞机的旅客做了点事情,很多人后来主动跟我交流,其中包括一些泰国人。午饭时同桌有个泰国生意人压低声音用汉语跟我讲,“可能会乱”。他的理由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怎么可能要等一年王储才即位?王储和公主会斗起来的。可惜,我那时有事,没有能跟他多聊聊。 习近平会见泰国公主诗琳通 不管怎么说,泰国是个美丽的、有着巨大潜力等国家,海滩、冬阴功汤、平和友善的人民。希望泰国的精英有足够的智慧维持政局稳定,保佑泰国人民平安! 酒店里的摆设 回上海的飞机上拍的

Posted in 旅游, 见闻 | Comments Off on 泰国: Le roi est mort

迪拜 Dubai

最近来迪拜出差。之前来过,不过是短暂的转机。 迪拜的地理位置。时间比国内晚4小时 这个近年来世界闻名的城市在阿联酋国内。阿联酋是几个阿拉伯酋长国联合组成的国家,人口8、9百万,这个海湾国家原来海盗比较多,主要经济支柱是珍珠,上世纪60年代发现了石油,而且储量巨大,占世界探明石油储量的9%,从此富得流油。一般来说,世界上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如果不民主,天赋的资源反倒是种诅咒,上层建筑垄断了财富,不关心民生,对老百姓没什么好处,安哥拉和最近国家都要完蛋的委内瑞拉都是例子。阿联酋近年来大搞基建,造了不少人工奇迹,发展旅游业、会展业,虽然2008、9年时也因为金融危机动摇过一阵,现在还有些烂尾楼,不过总算挺下来了,算是中东建设的比较好的一个阿拉伯国家。迪拜本身有两百万人口,其中80%是周围穷国的劳工,印巴人、菲律宾人、东非人,也有不少中国人。比例如此悬殊,他们是如何管理这些外国人的? 因为在沙漠边缘,阿联酋很热,气温极值能到49度,开门就是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离开空调很难生存,因此这不能说是个宜居之地。来迪拜旅游的最好的季节是11月至3月的冬季,那时候气温据说凉爽些(15-30度)。 Jumeirah海滩上望过去的“帆船酒店” 帆船酒店这家世界唯一的七星级酒店的叫Jumeirah Beach Hotel,名字并没有帆船在里面,也许中文里这个叫法是因为它侧影像帆船。结果到了后发现之前的功课没做足,悲剧了,酒店不对外开放。旁边的Jumeirah海滩走了走,海水不错,不过温度很高,40度,走了几步汗水就刷刷地流下来了。海滩上不少欧美女性三点式比基尼。 海水还是很清的 这种气温我走几步都出很多汗,别说跑了,而且那天早上我在酒店健身房跑步机上已经跑了23公里 海滩边上之后去了哈里发塔Burj Khalifa,这是迄今为止人类造的最高的建筑,828米,比台北101和多伦多CN电视塔都要高不少。由韩国三星集团建造,历时6年,耗资70亿美元,2009年竣工。电影碟中谍4里,阿汤哥曾经在这楼的外层玻璃上历险。登顶观光的票很贵,350AED(1AED相当于人民币两块),犹豫了下,还是买了票。结果错过了日落,虽然看到了日光下的迪拜和夜色里的它,还是觉得有些不值得。这个游览全程都有人陪,进去后马上送上来咖啡、蜜枣,上了楼后有果汁喝。电梯很快,每秒9米,没什么感觉就到了。 票 登顶后俯瞰迪拜市 稍微往远处看,片片黄沙 夜色下的哈里发塔 游客能到的最高处是148层,其实上面还有不少层。 楼下的喷泉晚上每半小时表演一次,很不错,喷的很高,而且随着音效很好的音乐不同有不同的造型编排。迪拜看起来誓把人工的东西做到极致了。 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是,迪拜跟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多伦多一样,市中心的大型建筑地下连在一起,差别是加拿大的城市冬天太冷了,而沙漠里的迪拜,实在太热了。同样因为热的原因,迪拜白天总是有种霾的感觉,看起来和拍照都不是很通透。 某种意义上说,迪拜是一座非常新的城市,黄沙环伺,最震撼的景观差不多都是人工建造的。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在迪拜,世界最大的室内游乐场迪拜IMG World也前几天刚刚开业。Dubai Mall里有溜冰场、恐龙化石、巨大的装有鲨鱼的海底世界,还有气势恢宏的巨型摆设 加拿大的Tim Hortons在迪拜随处可见。看价格比加拿大贵不少 之后去迪拜歌剧院看歌剧《采珠人》(Les Pecheurs de perles)。之所以来看,一方面是这次差出的有点长了,即使我这样的世界游民也有点想念国内,周末总要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我一个德国朋友听说我在迪拜,告诫我don’t mess around with arab girls there unless you want to go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