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化

兴奋剂:我所知道的

这两天最热门的话题是里约奥运,虽然赛前巴西政坛动荡、经济滑坡,奥运场馆、运动员村的设施掉链子,但盛会还是如期召开了,而且在各种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和适度撩拨下,大众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网络上讨论的热火朝天。人民总是需要一些盛会吸引眼球,热闹一下。 奥运会开赛前,俄罗斯差点因兴奋剂丑闻被全团禁赛,也算是史无前例。有关中国队,前几天最有争议的可能要数澳大利亚运动员霍顿评价孙杨(过去使用兴奋剂的劣迹)一事。前几年也爆出一些美国知名运动员,如短跑名将琼斯、刘易斯、约翰逊、环法自行车赛七冠王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单很长),因为被检测出使用兴奋剂而被取消成绩,声名扫地的例子层出不穷。 因为我的工作相关,间接了解一些兴奋剂知识,抛砖引玉。 什么是兴奋剂 中文“兴奋剂”的叫法并不严谨。兴奋剂的英文叫dope,原义是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今天泛指各类能影响运动员比赛成绩的违禁药物。因此违禁药物这个说法更确切。 目前,兴奋剂(或违禁药物)按效果可以分为七大类,有: 刺激剂(中文意义上的兴奋剂,也是最早使用和被发现的禁药); 麻醉止痛剂; 合成类固醇(大多是雄性激素,这个我们在看女子游泳运动时感受最深); 利尿剂; β-阻断剂(这个与传统意义的兴奋剂不同,目的是抑制性的); 内源性肽类激素(有人体生长激素、胰岛素、红细胞生成素等); 血液兴奋剂。 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orld Anti-Doping Agency, WADA)的网站上,违禁药物的名单很长,而且肯定会不断增加(https://www.wada-ama.org/en/what-we-do/prohibited-list/index-prohibited-substances-and-methods)。 兴奋剂使用在什么运动中 一提兴奋剂大家可能马上想到田径、游泳这些项目上,其实兴奋剂的应用范围远不止于此。在欧洲非常盛行的自行车运动早就被兴奋剂搞的不是那么干净。体操、摔跤等也可能使用兴奋剂。足球运动早就被兴奋剂玷污,马拉松也有能提高耐力的兴奋剂一说,有些项目如射箭、射击、甚至围棋都能靠药物来镇定并提高注意力。 为什么要禁止使用兴奋剂 首先,有些兴奋剂可以大幅度提高运动员成绩。这种外来作用对于比赛结果是毫无公平可言的,如果任其泛滥使用,百米飞人大战将演变为百米药人大战,最后的决赛实际上成了运动员背后的各大制药公司研发实力的比拼。兴奋剂的使用是地地道道的欺骗。 其次兴奋剂大多对人的免疫系统、内分泌、细胞和器官有害,产生药物依赖性,有些伤害要很久以后才能显现出来,而且对运动员健康的伤害是永久的,乃至缩短运动员的寿命。 为什么会出现兴奋剂 我爷爷说过一句话,吃饭的门路没有容易的。只要有竞争,没有哪一行职业不是充满艰辛的。知道副作用的运动员没有人会想使用违禁药物,无风不起浪,职业运动员鉴于生存压力和个人对名利的追求,期待提高成绩,拿到金牌,而使用违禁药物。 举国体制也是一个罪魁祸首,尤其是在某种意识形态的对抗情况下。在俄罗斯之前,前东德曾爆出大规模使用违禁药物,短时间内塑造出一个金牌帝国又迅速崩溃的事;我国也曾在94年广岛亚运会上因为被查出大规模使用兴奋剂而被取消12枚金牌 兴奋剂使用越来越广泛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商业。一个例子是职业足球因为转播的要求,赛事越来越频繁,打个比方(不是精确估算),50年前可能职业球员一周只要踢一场球,20年前可能一周踢两场,现在可能一周就要踢三、四场。这样的比赛强度,逼得运动员不得不依靠药物来保证水平。 兴奋剂怎么检测 兴奋剂的检测对比赛结果确认至关重要,直接影响运动员的个人声誉及运动生涯,因此要求极高,费用不菲。一般分为尿检和血液检测。常见的是尿检,通过气相液相等非常先进的质谱光谱检测仪器进行。 之前说过,兴奋剂的检测某种意义上说是检测实验室和药厂研发团队实力的比拼,而就我所知,世界上大部分的药厂的研发经费要远远高于搞检验的,因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排除检验手段滞后的可能,这也许是上面提到那些知名运动员在拿了奖牌几年后乃至退役后才爆出兴奋剂丑闻的原因之一。 WADA(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认证的实验室全球有34家,其中中国一家,在北京安定路1号,但其资格今年4月被吊销(suspended)了4个月,现在还没有恢复(这个在WADA的官方网站上就可以查到);日本有一家,在日本东京,隶属于LSI检验集团,这是一家包括医学检验、药物研发检验(CRO)、食品安全及环境安全检验、飞行药检等什么都做的检验企业,在日本上市,年营业额6亿美元。 今年7月份我曾被带去参观过LSI的飞行药检实验室,实验室负责人大概知道我是中国人,特别提到中国的认证实验室被吊销了资格。他介绍说,他们接受来自全球的飞行药检;WADA的评价标准非常严格,除了硬件(那个实验室密密麻麻摆满了Shimadzu、Agilent等各大公司的高端昂贵仪器)软件(人员配备)的要求,还有科研方面的要求,每年必须发表几篇研究的文章(走廊上贴满了他们实验室发表在各期刊上的文章)。他确认,每年他们都做铁人比赛、马拉松比赛的检测,还有围棋的兴奋剂药检。

Posted in 文化, 练笔,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今天听到的一个故事

当初,导演斯皮尔伯格(Spielberg)找到约翰 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为他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作曲。读完剧本后,威廉姆斯说,You need to find a better composer (你得为这电影找个比我更好的作曲家)。斯皮尔伯格回答说,I know, but they are all dead (我同意,但比你更好的作曲家们都千古了)。 这里是瘸子小提琴家帕尔曼(当代小提琴家中他应该能排上前5名)拉的主题曲。 我个人觉得,约翰 威廉姆斯可能是在世最好的电影配乐大师之一,以恢宏大气的主题音乐见长(星球大战,拯救大兵瑞恩,哈里波特,侏罗纪公园。。。);Ennio Morricone(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黄金三镖客。。。他为500多部电影和电视剧配过乐)更欧洲味儿一点;Hans Zimmer也作了不少不错的曲子(加勒比海盗,狮子王,蝙蝠侠。。。),很有可能接过Williams的班,所缺的只有时间而已;其他的几个如Thomas Newman,Michael Nyman各在旋律、钢琴等方面有所长。美国外的电影配乐家我欣赏法国的Armand Amar(Le Couperet),日本的岩代太郎(赤壁),香港的陈光荣(伤城),印度的A.R.Raman(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忘了说一个Alberto Iglesias,Almodovar的御用配乐大师,每一部阿尔莫多瓦的电影都是神一样的配乐。 另外,我今天测试成功了Clean Talk这个插件,从此不必为无边无际的垃圾广告评论烦恼了,请各位猛烈拍砖吧!(小声点,我都没跟他们说。)不过不幸的是,好像以前的所有注册账号全不见了,但是别急,随便填个用户名和邮件地址就行了。

Posted in 文化, 玩乐, 电影, 见闻,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中国历史上最高水平的37首诗词排行榜

37 《桃花庵歌》 唐寅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桃花庵歌》为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唐寅(伯虎)的经典诗作。《桃花庵歌》是唐寅诗词中最著名的一首,乃是自况、自谴兼以警世之作。全诗画面艳丽清雅,风格秀逸清俊,音律回风舞雪,意蕴醇厚深远。虽然满眼都是花、桃、酒、醉等香艳字眼,却毫无低俗之气,反而笔力直透纸背,让人猛然一醒。唐寅诗画得力处正在于此,这首诗也正是唐寅的代表作。 36《登幽州台歌》·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公元659~公元700年),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有《陈伯玉集》传世。《登幽州台歌》和《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也是他杰出的代表作。他是唐诗开创时期在诗歌革新的理论和实践上都有重大功绩的诗人,杜甫称赞他:“千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篇。”白居易赞他:“杜甫陈子昂,才名括天地。” 韩愈称赞他:“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都对他在唐诗发展上的功绩有高度的肯定,也反映了唐代诗人的公论,至于他的《感遇诗》直接启发了张九龄《感遇》和李白《古风》的创作,李白继承他以复古为革新的理论,进一步完成唐诗革新的历史任务,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从这首流传千古的《登幽州台歌》,我们当可以看出诗人孤独遗世、独立苍茫的落寞情怀。本篇在艺术表现上也很出色。上两句俯仰古今,写出时间绵长;第三句登楼眺望,写出空间辽阔。在广阔无垠的背景中,第四句描绘了诗人孤单寂寞悲哀苦闷的情绪,两相映照,分外动人。 35.《春望》·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杜甫(712~770),字子美,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少陵,杜工部。汉族,由湖北搬到河南巩县(今郑州巩义)人,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世称“诗圣”、世界文化名人,与李白并称“李杜”。杜甫的诗篇流传数量是唐诗里最多最广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 这首诗反映了诗人热爱国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意脉贯通而不平直,情景兼具而不游离,感情强烈而不浅露,内容丰富而不芜杂,格律严谨而不板滞,以仄起仄落的五律正格,写得铿然作响,气度浑灏,因而一千二百余年来一直脍炙人口,历久不衰。 34《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李清照(1081─1155?)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李清照是我国宋代一位著名的女词人,是宋朝词坛的一颗明星。她以他自成一格的词作,独树一帜,赢得了当时和后世的好评,在诗歌使上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这首小令是李清照的奠定“才女”地位之作,轰动朝野。传闻就是这首词,使得赵明诚日夜作相思之梦,充分说明了这首小令在当时引起的轰动。又说此词是化用韩偓《懒起》诗意。韩诗曰:“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但李清照的小令较原诗更胜一筹,入木三分地刻画了少女的伤春心境。 这首小词,只有短短六句三十三言,却写得曲折委婉,极有层次。词人因惜花而痛饮,因情知花谢却又抱一丝侥幸心理而“试问”,因不相信“卷帘人”的回答而再次反问,如此层层转折,步步深入,将惜花之情表达得摇曳多姿。《蓼园词选》云:“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可谓的评。 33《龟虽寿》·曹操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文化,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盖茨比了不起在哪里(有剧透)

昨天大学同学聚会,他们几个都已结婚成家,有的甚至二婚。我问过来人有什么建议给我这个尚未婚娶的人。其中有个四年同屋说,很多事情过去一段时间后再看,其实当初不该太叫劲,没什么大不了;感情、职位、待遇都是这样。就像你在大学时候,献完血兴高采烈的去济南,结果三天后灰心丧气的回了北京。 其实这个同学性格非常难相处、爱叫劲,聚会结束后他因为餐厅服务员呵斥他儿子而跟服务员差点拳脚相向。不过他的一席话让我想起这件我好像已经忘记了的事情。下午聚会结束后回到家,看了一遍1974年拍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 《了不起的盖茨比》又名《大亨小传》,是我最喜欢的爱情小说。我看过中文版的书,也正在看英文版的小说,有机会再看一遍法文版的书。今年五月份在欧美国家上映了2013年版的最新版电影,由di Caprio主演,国内目前尚不能看到,但电影配乐已可以下载欣赏。另外这个故事分别在1926年、1949年、1974年与2000年都曾被搬上荧屏。 上海译文版的译本: 1974年版电影 2000年的电视剧 2013年版电影,5月10日在欧美各国上映 我喜欢这故事的原因有很多,故事情节、描写的语言以及叙述方法都有。先说语言。作者F. Scott Fitzgerald用诗一样的语言写成这篇小说,如果不是他这种敏感细腻、绝妙的有点高不可及的语言,这个故事可能会异常的平淡,根本不可能获得这么多人的喜爱。我看中文版就有很多地方看不懂,更不要说生词满篇的英文版了。有个上过耶鲁大学的妹子跟我讲,你应该看看英文版,实在太精彩了,可以一口气读下来。阅读本书是对我自己的阅读速度的信心的极大打击,可见Yale的英语教学水平有多么的高。说实话,看完他的文字,感觉我写的东西全是垃圾。作者本人是Princeton毕业的。 多说一句作者,F. Scott Fitzgerald,这个人可很了不起,除了这本书外,他还写了《乱世佳人》的剧本,以及小说《本杰明巴顿奇事》,后者前几年也被改编成B Pitt主演的电影。另外他有不少非常精彩的短篇小说。 再扯回《了不起的盖茨比》故事情节及叙述方法。小说中的“我”是一个伟大爱情的旁观者,故事虽然说不上一波三折,但对于盖茨比的身世的不断揭开,盖茨比和戴茜、汤姆和情妇、“我”和乔丹三段爱情的同步进展,一直到最后的高潮,在我看来都很高明。 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的叙事者对盖茨比说过,你比他们加起来都要强得多,那么盖茨比究竟要不起在哪里?他真的相信爱情吗?还是明知道危险仍然在飞蛾投火,舍身取爱?戴茜说过,Rich girls don’t marry poor boys。戴茜也说过,You want too much。他可能早就知道这些,不过他仍然为了获得戴茜的芳心,卖命赚钱攒钱,学习上流社会礼仪,伪造自己未曾有过的学历和功勋(虽然自己撒谎虚荣时也忐忑不安),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君子,在戴茜家的对面置办豪宅,购买各种各样美轮美奂的衣饰,在豪宅里举办各种各样豪华的,千方百计打听收集戴茜的消息。 在他和戴茜复合之后,聪明敏感的他很快发现,其实戴茜爱的更多的是钱,但他知道最后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在戴茜受到丈夫逼迫时他勇敢地站出来保护她。在戴茜有可能被丈夫虐待时他在她家外站了一夜。 结尾,戴茜这个贱女人置替她偿命的盖茨比的后事于不顾,和全家欧洲度假,Sentimental终于被残酷的现实毁灭,一场华丽的梦幻悲剧收场,但是从盖茨比身上我们看到,看破很容易,放弃也不是非常困难,但是到时仍然执着的爱,坚守自己的本性,这是真正的伟大。

Posted in 图书, 娱乐, 文化, 电影 | Leave a comment

异乡 我自己

这两天在读Peter Hessler写的小说《River Town》(中文译作“消失中的江城”)。作者的中文名字叫何伟,是一个97年到98年到四川涪陵来教英语的美国男青年。他把在中国的经历写成了三本书,其他两本有《Country driving》和《Oracle》。 类似题材的书,其实有很多,早在1890年,一个在山东传教的美国神父明恩博就曾用中文写了《中国人的素质 – Chinese Characteristics》,Montesquieu也曾以到巴黎的波斯人的角度写过一本著名的《波斯人信札》。前者与何伟视角差不多(何伟的祖父也是神父,一直想到中国来传教不过最后未能成行),都是以极大的兴趣观察中国人,观察中国——值得一提的是明恩博在中国呆了多年,他的中文可能比我和看这个blog的大多数人都要好,而且行文极其生动诙谐,对中国人的特点也一针见血;孟德斯鸠的那本更高屋建瓴了,他是故意以外人的视角来写这么一本书,针砭时弊,规范社会的价值观,境界又高了一层。可叹的是,这种书,中国人没写。 因为在牛津学过英国文学史,又是Princeton毕业,所以文学功底还是在那里的,行文简单如流水,记录的也都是琐碎小事。能把金钱上的贫穷当作精神上富足的一种手段,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独自到异乡谋生或求学的经历,我从18岁就习惯了;不过,我好像从来没有象他那么好奇,千方百计去学习当地语言、了解当地人的世界;跟何伟一比,我浪费了很多青春。印象中有一次,我到公司总部出差,住在里昂旁边的一个小村子的酒店里。那村子只有那一家酒店,酒店所有工作人员就是老板一家。酒店很干净,安静,不过简陋到没有互联网和餐厅。我大概是第一个到那酒店住的中国人,老板很好奇,千方百计地找机会和我聊天;晚上见到我就拉我到酒店的小酒吧喝一杯。我得瑟我的法语,也喜欢听他说些村子里的故事。他跟我说,村里谁有钱,他很清楚;我从那家酒店住完,退房时,老头送了我一瓶他们酒店的香槟给我。可怜的是,印象中我穷的只谈这些,和中国的机会有多么丰富。以后也再没有机会住过那酒店了,自然没有再跟酒店老板继续来往。 《江城》中,何伟有一段骂大山和加拿大的片段很恶毒: 在声称自己为老百姓后,那女人开始问起我关于大山的问题来了。大山是一个加拿大人,说着流利的中文,经常在电视上亮相,而他无疑是中国最出名的外国人。他是所谓的中国通——一个“了解中国”的外国人。在聊得好的日子里,人们把我称作中国通,但我知道那只是恭维。我还有很长的路去走,直到我被接纳为一个中国通,而从我所见到的大山来说,那也不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目标。也许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但在他的相声喜剧路线与京剧唱腔中,他不止一次表现出一只训练有素的猴子的感觉。 走到哪儿,人们都向我问起大山,而他的盛名则验证了外国人学中文学得多糟糕。那情形就等同于美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着了迷,只是因为他说着白痴式的英语。 “你知道大山么?”那女人问。“你说我们的汉语说得不错,但没有大山那么好。” “是的,他说得比我好。”这也是大多数在中国的外国人讨厌他的理由:你的中文进步越多,和老百姓聊得越多,就越多听说到大山,以及他怎么比你好。 “你认识他么?”那女人问。这是另一个想当然——所有学习中文的外国人都彼此认识,通过一个秘密的全国系统保持联系,就好象共济会。 “不,”我说。“我从没见过大山。” “他的相声说的很好——他很好玩。” “对。我看到过他说相声。他的确很棒。” “大山的普通话比多数中国人都说得好。”那女人说。 “是的。有许多人告诉我这个。” “而且他会唱我们的传统歌曲。他是从你们美国来的吗?” “不。他从加拿大来。” “你们美国人对他怎么想?” “我们美国的电视上没有大山。在美国没有人认识他。” “他只是在加拿大的电视上?” “他也不在他们加拿大的电视上。他只是在中国上电视。” 这个,对那女人,以及许多我碰到过的中国人,乃是一个巨大的失望。真是悲剧,一个国家产生了像大山那么有才华的人物,却让一个外国垄断了他。但事实上,就像我对那女人解释的,这乃是加拿大的一个普遍模式,所有具备才华的人总是尽快离开了那里,就好似NHL。她想了想,继续聊大山。 FTChinese上有几篇文章介绍何伟和他的这几本书。我是好人,打包下载在这里。

Posted in 图书, 异想, 文化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