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心情

Every man is his own prophet, Oh every prophet just a man

那天上午我在街上走,被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录》和里面的形而上学虐的不行,比较累,脑子里又想着很多负面的事,因此愁眉苦脸。这时候路边传来一个声音:”Why are you so serious? Why don’t you smile?”我扭头看了一眼,是一个街头乞讨的流浪汉,衣衫褴褛,瞅着我,并没有要什么,只是看着我。我笑了。他说:”There you go!” Every man is his own prophet Oh every prophet just a man 这是美国女歌星Sheryl Crow的一首歌Out of our heads里面的一句歌词。当时那个流浪汉的那句话真的瞬间击中了我。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大街上,有人关心我的心情,而且还是个陌生的、并不求我什么的流浪汉,我感觉就像遇到了我的先知一样。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刹那间III

我在黄浦江边晨跑时总要经过一个放生点。每天都看到一些善男信女站在一框框的水产前面,随着佛乐双手合十祈祷然后把鱼放到江里去。 有次我起的早,那个放生摊子还没什么人,跑到那里时看到摊子的两个所有者正急急忙忙把不小心打翻的一个框子里的小鱼捞上来,重新放回到框子里面去。 这俩小贩首要目的恐怕是赚钱。不过,看看黄浦江的水质,我觉得这鱼放进去只不过是多活不长的一段时间而已。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Some story

http://bbs.qyer.com/thread-821800-1.html

Posted in 心情, 旅游,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坚持、执着

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为了躲上海的雾霾,出差重庆之余把回程飞机改晚了。听说武隆仙女山不错,网上搜到草原景区内仅有的几家酒店,看到有人评论说假日还成,而且离草原步行10分钟到,一周没跑步,心里一想草原就痒痒,于是订了这家酒店。中午11点半到了酒店,入住,然后我跟司机说,我先去跑会儿,换上鞋、背心和短裤,12点差两分就出发了。大堂里问了草原的方向,就开始跑起来。 也许是这地方海拔1900米,或者是马拉松后上海天气不好就没跑的原因,刚起跑时有点不适应,但跑着跑着就好了,一直是朝酒店的服务员和路边的过客指的方向,沿着一条柏油公里跑。因为忘了带Ipod Nano,所以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可路在林子里弯弯曲曲地延伸,就是看不到头儿,完全没有草原的迹象。应该绝对超过网上说的步行10分钟的距离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方向是不是错了,可又感觉两个人都给我指错方向的可能性不高,而且这地方没那么多的路,地形不复杂。后来又朝前跑了几个弯道,也担心同来的司机时候饿肚子,终于决定原路返回。回酒店一看,12点50分了。 下午天生三桥回来后我让司机开车去大草原,我告诉了他我中午在什么地方掉头返回的。结果转过那个弯道,就到了大草原的停车场! 后来酒店大堂服务员跟我说,步行去草原要40分钟。 互联网上的酒店、餐厅评论,商业利益太多。 人生就是如此到充满戏剧性。很多时候,如果再坚持一下,也许结果会完全不同。怀疑自己,是达到目的的最大障碍。

Posted in 异想, 心情, 跑步 | Leave a comment

大世界

父亲以前来过几次上海,每次都让我带他去大世界,他说,爷爷以前来过这个地方,常跟他提起过,说那时候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方,里面有哈哈镜。 那是人民广场边上一个早已关门没落的建筑,在周边的高楼里显得像个丑小鸭,象我这种外地人几乎不知道,我前几次都在车上指给他看,但因为在车上,每次都是匆匆经过。 前几天上午,我终于带他在大世界前驻足,又到对面的天桥上让他看整栋建筑。虽然门都已经封上,但父亲还是看的很仔细,前看后看。后来,在天桥上,他对我说,这地方,有着你爷爷的足迹! 我时时也在观察父亲。从他身上,应该能更好地理解我自己。 父母逛街回来很累的样子。他们的确老了! 我后来跟在中国呆了8年的法国老板提起大世界,他说,这是法国作家Andre Malraux的小说La Condition Humaine里非常有名的一个地方。它在当年的法租界里,是最繁华的地方之一,里面有赌场、妓院。几年前差点被夷平,另盖新大楼用。后来法领馆出了笔钱,重修了这个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没开放使用。 我在百度百科上查到的:     大世界建于1917年,由沪上大商人黄楚九创办经营。1930年转由上海滩青帮头领黄金荣经营,以上演全国各地戏曲为主,很受大家欢迎,因而名声大噪,游客不断,成为当时远东地区最大的游乐场。这个游乐场占地14700多平方米,内设剧场。电影场、书场、杂耍台、中西餐馆等,面积是”新世界” 的两倍,日夜接纳的游客也超过”新世界”一倍以上,而且,上演的剧场。剧种都比”新世界”多得多,底楼设”共和厅”,引沪上名妓轮流献艺,美其名日”群芳会唱”又在露天场地安装高空飞船,吸引儿童们来玩;”乾坤大剧场”分上下两层,有千余座位,每天夜间上演京剧,又开男女同台演出之先例,成了当时一些名角的发迹之地;白天则演电影,诸如《七粒珠》。《黑衣盗》等侦探片、惊险打斗片,好莱坞的影片一部部接着上映,真正吊足了市民的胃口。大世界每天除演出十多种戏曲外,最具特色的就是”哈哈镜“了,十二面大镜子能使人变长、变矮、变胖、变瘦等,千姿百态,引人捧腹大笑,故谓之”哈哈镜“。

Posted in 心情, 教子, 见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