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

一个季节飞来,一个季节飞走

不知疲倦,义无反顾

哦,我的翅膀:波音,空客

天空是最后的归宿

 

翱翔大地,笑看人间

只是有一天是不是也会疲倦

我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为什么要光荣,为什么要耻辱

 

满腔欢欣的开始,却被自己完败

爱教给了我技巧,却遗漏了力量

相信温暖的付出,可别人会不会觉得

Too good to be true?

 

为什么那个熟悉的碾压一切的黑衣人

让我胃里翻江倒海 五味杂陈

向我露出他最好看的微笑:

“Tonight, do you want to kill this love?”

Every man is his own prophet, Oh every prophet just a man

那天上午我在街上走,被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录》和里面的形而上学虐的不行,比较累,脑子里又想着很多负面的事,因此愁眉苦脸。这时候路边传来一个声音:”Why are you so serious? Why don’t you smile?”我扭头看了一眼,是一个街头乞讨的流浪汉,衣衫褴褛,瞅着我,并没有要什么,只是看着我。我笑了。他说:”There you go!”

Every man is his own prophet
Oh every prophet just a man

这是美国女歌星Sheryl Crow的一首歌Out of our heads里面的一句歌词。当时那个流浪汉的那句话真的瞬间击中了我。在这遥远的异国他乡,大街上,有人关心我的心情,而且还是个陌生的、并不求我什么的流浪汉,我感觉就像遇到了我的先知一样。

刹那间III

我在黄浦江边晨跑时总要经过一个放生点。每天都看到一些善男信女站在一框框的水产前面,随着佛乐双手合十祈祷然后把鱼放到江里去。
有次我起的早,那个放生摊子还没什么人,跑到那里时看到摊子的两个所有者正急急忙忙把不小心打翻的一个框子里的小鱼捞上来,重新放回到框子里面去。
这俩小贩首要目的恐怕是赚钱。不过,看看黄浦江的水质,我觉得这鱼放进去只不过是多活不长的一段时间而已。

20140513-072955.jpg

坚持、执着

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为了躲上海的雾霾,出差重庆之余把回程飞机改晚了。听说武隆仙女山不错,网上搜到草原景区内仅有的几家酒店,看到有人评论说假日还成,而且离草原步行10分钟到,一周没跑步,心里一想草原就痒痒,于是订了这家酒店。中午11点半到了酒店,入住,然后我跟司机说,我先去跑会儿,换上鞋、背心和短裤,12点差两分就出发了。大堂里问了草原的方向,就开始跑起来。
也许是这地方海拔1900米,或者是马拉松后上海天气不好就没跑的原因,刚起跑时有点不适应,但跑着跑着就好了,一直是朝酒店的服务员和路边的过客指的方向,沿着一条柏油公里跑。因为忘了带Ipod Nano,所以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可路在林子里弯弯曲曲地延伸,就是看不到头儿,完全没有草原的迹象。应该绝对超过网上说的步行10分钟的距离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方向是不是错了,可又感觉两个人都给我指错方向的可能性不高,而且这地方没那么多的路,地形不复杂。后来又朝前跑了几个弯道,也担心同来的司机时候饿肚子,终于决定原路返回。回酒店一看,12点50分了。
下午天生三桥回来后我让司机开车去大草原,我告诉了他我中午在什么地方掉头返回的。结果转过那个弯道,就到了大草原的停车场!
后来酒店大堂服务员跟我说,步行去草原要40分钟。
互联网上的酒店、餐厅评论,商业利益太多。
人生就是如此到充满戏剧性。很多时候,如果再坚持一下,也许结果会完全不同。怀疑自己,是达到目的的最大障碍。

20131207-2133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