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心情

排队

下午在外面办事,办完了肚子很饿,回家前想吃点;看见路边不少人提着烧饼回家,沿着反方向找去,果然找到一家路边很火的烧饼店,咸甜两种,1块5一个,还买四送一。门口排着不下10人的队,大多是年纪比较大的街坊,买了烧饼准备给全家晚餐的那种。 我喜欢面食。排队前,因为着急回家,我叫了辆车,不久就叫到了,司机还有几分钟到,而烧饼是一出炉就被前面的人抢光的。眼看着司机越来越近,终于到了街旁,我跟他打了个招呼,这时前面还有4、5个人,看烧饼出炉的速度至少要等10分钟。队里的一个老人说,你买几个?我说买两个,一甜一咸。他说你排前面去吧,等下一锅出来先拿!其他人也附和着说反正只有两个,拿走,不然车走了你也要被罚钱的。 就这样我及时赶上了车,还吃到了可口的热腾腾的烧饼。一边吃,一边回味。很多次,这些朴实的老上海人在颠覆着我对上海的粗浅认识。上海人其实象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一样善良。而我,对自己过去的一些作为,也开始非常不齿。 钱能买到的东西,是多么可怜的少!真正的打动人心,需要的也何其少! 你们!你们这些所谓的精英,所谓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们随波逐流,还是在改变着你们的生活环境,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你们给周围带来了什么?如果你们到台湾、加拿大这种地方,在外国人面前立马变得彬彬有礼,但在上海这样的国内大都市、自己的同胞面前极端自私,处处双重标准,你们跟周围的人有什么不一样?你们处理问题的时候,忘了你们的根吗?你们的厚道在哪里?你们何以为人?

Posted in 心情, 教子 | Leave a comment

中年感言

刚刚从车站送走父母,坐在闹市区高楼大厦一角的还没开的咖啡厅的一个桌子上,早上刚8点,周围没几个人,咖啡店的员工睡眼惺忪,懒得理我,只有路边急匆匆上班的行人,炎热的盛夏已经过去,高楼间凉风习习,旁边的喷泉声和远处车水马龙的发动机轰鸣声交错,就像我此刻澎湃的内心。 我生在夏天,一辈子大事大多跟夏天有关。今年夏天也发生了很多事。经过漫长的等待,儿子出生了,而且选在了一个非常准的时机: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本来要陪总部二老板去香港见意大利飞来的大老板,结果老婆打电话说见红了,我跟二老板说,我不能去香港,得留在上海。二老板二话没说,跟大老板请示了下,后者同意了,香港所有的会议和安排因此取消。二老板说,你儿子真聪明啊,Great timing。 当晚儿子出生。我带了本《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坐在产房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感慨医院真是思考人生的好地方。我自幼多病,没什么文化的父母给我取名“健”,希望我永远不要去医院,没想到我长大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天天往医院跑。生老病死,那一晚坐在老婆身边,听着她的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回应着走廊里其他产妇的叫声,看着一群医生护士在鲜血遍布的手术床上忙碌,体会着生命的代价。 儿子能吃能睡,整日蜷着腿闭目养神,虽然我很清楚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怀疑是不是生了个傻子,不过每天早晚趴到他的小床上吻吻他的小头、胖脸,闻着他身上的奶香,感觉一天的疲倦都是值得的。 儿子的出生意味着空闲时间的急剧减少,每天的睡眠时间毫无保证,已经10多天没能锻炼了,原来打算破10公里PB的计划眼看泡汤。近日商务应酬较多,晚上不得不吃喝,体重也开始朝中年胖子的方向坚定前进。 原来的公司也在召唤我回去,职位和条件在往常都梦寐以求,不过我跟他们说,我不能这么轻易背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拉了我一把的人,尤其是他们现在困难的时候;感谢他们的信任,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在原来的公司经历了很多,奋斗过,爱过,被重用过,也做过很多危险的脏活,接到他们的电话,总是感慨良多。给原来老板打电话说这些时,他说,理解,毕竟,他们陪你穿越了荒漠 (Ils t’ont accompagne pendant la traversee du desert)。 我时常想起的一个场景是,有一次我在意大利开会。那天日程都结束了,进展还不错,我决定好好款待下自己,去了酒店旁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厅要了个海鲜套餐,点了杯白葡萄酒。我一个人坐着有些无聊,邻座的一对夫妇是法国人,我跟他们聊起来。那个女的其貌不扬,不过情商很高;她问我,我这样的工作,是不是不太利于建立家庭?聊到我过去跟法国公司的经历时,她感慨,说意大利人也挺厉害的,又问我,法国人和意大利人,谁对我更好? 他们过去对我很好,不过现在我成年了,不再需要谁对我多好。我只需要对别人好。 5月份调过来的这个新职位业绩很一般,我也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毕竟100多人也要养家糊口,我不能让这公司在我手上毁了。 父母从山里买了400个鸡蛋,杀了4只鸡,年近80岁坐了8小时的大巴车来上海看孙子,还很内疚说他们没有多少钱,不能给孙子多少。也许是我太忙没时间陪他们,也许是我平时话少、脾气粗暴,因为我就是个自私到底的儿子,也许他们家里很多东西不会用,饭菜不合口味,不适应城市生活,他们很快就萌生了回乡下的念头。一大早把他们送到车站,到旁边的小卖部给父亲买了两条大前门、两瓶二锅头,又到取款机上给他们取了些钱塞到他们的行李里,匆匆上班去了。离开车站时,想想他们日益萎缩的身躯无奈的渐行渐远,而自己平时对他们实在不够好,不禁热泪盈眶。 后代出生,父母老去,这,也许是生命的自然轮回;事业上的千钧重担压在肩头,本是中年人的宿命。来,给我一个保温杯,放些枸杞。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你奶奶的故事

我的儿,今天给你讲讲你奶奶的故事。 你奶奶对我影响很大。她倔强,好胜,敦促着我一生不甘人后;她勤劳努力,目的不达,不眠不休。她爱思考,很多事情一眼就看到关键。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个母亲。如果说人是环境的产物的话,如果你周围有人能给你带来正面的影响,你要感恩。 你奶奶是一个农村妇女,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山东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子渡过的农民。她没上过学,不识字,说出的话却无比深邃,充满对生活的领悟和人性的认识;她生于1940年,今年70多岁了,一辈子白天在田地里劳作,中午和晚上在家里做饭给全家吃。山东吃饭的习俗是,有外人时妇女不能上桌;只有家人吃饭时,妇女也往往最后一个吃。 这就是她的一生。勤劳的一生,夫权和大男子主义阴影下的一生,和千千万万中国农村妇女一样任劳任怨的一生。但你奶奶是一个非常不平凡的人。 因为她知道农村的苦,好强的她从小就督促我们兄弟仨好好上学,考大学,走出农村。我大哥(就是你大伯)1984年考取了全村第一个本科大学生;我也在1994年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 我大一寒假时,你奶奶让我骑车带她去邻村舅舅家(也就是她的老家)走亲戚。回来路过一座小山坡时,她让我停下,坐在路边,守着山坡上的几个坟头,嚎啕大哭。那是一个暖洋洋的冬日过午,周围也没什么人经过,哭声在寂静的山坡上传的很远。 那些坟头里,有她父母的骨灰。你奶奶8岁时,家里因为成分不好,被坏人算计,你奶奶的父亲(你姥爷)被关了起来。 你姥爷被抓的当晚,你奶奶和她哥哥还去关押他们爸爸的地方去看他;那是村大队的一个院子,被反绑着跪在地上,两个小孩从锁着的大门缝里招呼他,皎洁的月光下,他还冲着他们笑,大概是不让他们太担心。 第二天他就被处死了。 你奶奶多年后一直还在怨他父亲,为什么那晚上没有想办法逃走,改名换姓,远走高飞,哪怕扔下她们孤儿寡母? 本来3个孩子的一个幸福的家庭,转眼就失去了顶梁柱,遭到了重大的打击。 多年以后,我有一次问你奶奶,当年害你姥爷的人是谁,你奶奶以我从来没见过的一种深邃眼神看着我,说,早已不在了。 那天,你奶奶在山坡上泪如雨下,是想起了自己早亡的父亲,也想起了后来埋在一起的母亲:一个寡妇,在农村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其中历经了多少艰辛!她如今也把自己的三个孩子中的两个送进了大学,能把最小的带过来让姥姥姥爷看看,她又是多么骄傲! 不幸的是,这只是你奶奶苦难人生的一部分。 我,你爸爸,本来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我未尝生,今天当然就不会有你。在我出生前,你爷爷奶奶已经有三个儿子了。三儿,我从未见过的哥哥,据你奶奶说,健康,聪明,好看(用山东话说“俊”)。他乳名叫高波。 就是这个平时很健康的哥哥,8岁时突然发烧,农村医疗条件不好,村里的医生治不了,病情逐渐加重,你奶奶没有办法,背起8岁的小儿子,步行去邻村找在唱样板戏挣工分的你爷爷。 那是一个冬天的傍晚,下着小雪,寒风凛冽。30多岁的你奶奶,背着生命迹象如白昼般渐渐远离的儿子去找丈夫,心情应该是怎样的急迫、焦虑、无助、绝望、悲伤! 不幸的是,在你奶奶找到你爷爷之前,高波走了。对一个母亲来说,世界上有比看着儿子慢慢死去更难以接受的事吗? 8岁时就失去了疼爱自己的父亲,随着母亲和哥哥姐姐挣扎几十年;30多岁时又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小儿子在自己怀里病死,她得有多坚强,才能从这样的两次沉重打击中站起来?她流过多少泪水?又流过多少汗水?她是钢做的吗?什么样的力量让这样一个身材瘦小的农村妇女饱经风霜后仍然能坚持下来? 你将来有孩子,他(她)小时生病一定要即时治疗;小孩的病情发展快。也希望你将来不要小瞧任何人,哪怕他或她其貌不扬,但他们可能有你所没有的强大内在力量。 任何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即使多年以后,写到这里,我仍然为她遭受过的苦难泣不成声;虽然多日不碰酒,现在仍然不得不喝点酒才能坚持下去;尽管酒精让我的思路难以集中。 不过你奶奶的确是从这两次打击中站了起来,接下来的年头又生了我,并让你大伯和我得到了他们所能给的最好的教育。 我的儿,希望你生下来后,能和你奶奶多在一起,愿你能给她多带去一些欢乐;也希望她的坚强、勤劳、聪明的基因,能在你身上得到更多的体现和发展。 活下去!不管经历多少苦难、挫折,没什么大不了的,继续努力,让你娇艳的生命之花欣欣向荣!幸福的活下去,是对先辈最好的告慰! 永远向前!

Posted in 回忆, 心情, 教子 | Leave a comment

晚上看书,手边有支圆珠笔,是从印度的一家酒店带回来的,质量一般,一时想扔进垃圾桶,后来想想还是留着吧。我对笔有特殊的感情,不舍得扔。 我好像有无数支笔,办公室和家里处处都放着笔,抽屉里有一大笔筒的笔。大部分是圆珠笔,住过或开过会的酒店赠品。我一年差不多二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时间在世界各地的酒店里住,现在的酒店都会提供笔。这些笔有的质量不错,我就带回来用。因为这些笔是免费的,让我感觉买笔是一种浪费。的确,我买过几支万宝龙的笔,结果都是很快就弄丢了(大部分丢在了飞机上-我在旅途中丢过太多东西,我经常想是不是把自己也弄丢了)。虽然德国人的工艺很赞,写起来很舒服,但是几千块一支的笔,丢了还是很心疼。我送过几个人万宝龙,也被别人送过两支,可惜最后都留不住。以后再也不在笔上花钱了。 说到收过的笔类礼品,一个法国妹子在我哪年生日时送过我一支CROSS的圆珠笔,送的时候跟我说,c’est un vrai. 这支笔好像也找不到了。她还跟我说过,如果找不到人结婚生孩子,就问我要一个。现在她好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我喜欢写东西。读过一些书,但总觉得写下来的才算是一点自己的创作和贡献。有时候我感觉,只有在写东西时我才真正是我自己。我曾经在一个工作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上这么一句话:这是你自己写的书,一定要经常看它。而笔,是写作的最原始的媒介工具。 一支好笔,在合适舒服的纸上写起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摩擦快感,而如果字写的还算好看,事后回顾,也是一种重温过去时光的deja vu的感觉。我也喜欢在看过的纸质书边距上写下自己的理解或看到那段时的感受。书法本身是一种艺术创作,可惜的是,随着电脑手机的普及,不同纪录工具的诞生,书法这种古老的艺术在迅速的死去,现在很多人手写的字惨不忍睹,不少人甚至连怎么写都忘了。 手写的东西有感觉。中学的时候暗恋女同学,天天琢磨给人写情书,一句一句的斟酌,写了又撕,撕了再写。好像最后给了对方一些,她应该没有保留。大学的时候我给中学的一些不错的男女同学写过很多信,那是90年代,电子邮件还不是那么流行,他们的回信我至今还留着,大大一包。大学时的师妹女朋友有一阵神神叨叨地迷上了笔仙,我没见她玩过,觉得这事太玄,骗小姑娘的。不久前追人时也在用各种酒店的信笺写过很多心里话,手机拍下来给对方微信发过去,有次在越南出差几天,写了不少,还让Park Hyatt酒店把那些信笺和明信片寄到了她的住址,想必看也没看就被扔了。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候鸟

一个季节飞来,一个季节飞走 不知疲倦,义无反顾 哦,我的翅膀:波音,空客 天空是最后的归宿   翱翔大地,笑看人间 只是有一天是不是也会疲倦 我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为什么要光荣,为什么要耻辱   满腔欢欣的开始,却被自己完败 爱教给了我技巧,却遗漏了力量 相信温暖的付出,可别人会不会觉得 Too good to be true?   为什么那个熟悉的碾压一切的黑衣人 让我胃里翻江倒海 五味杂陈 向我露出他最好看的微笑: “Tonight, do you want to kill this love?”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