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说苹果在走下坡路

个人感觉苹果越来越商业化,失去了创新的灵魂,被敲骨吸髓、追求利润的华尔街完全了主导。

  • 发布的新品如手机、笔记本不再让人期待,纯粹是参数的升级。
  • 软件升级有为换硬件服务的嫌疑,丝毫没有大的让人惊喜的革新,升级到最新iOS后,手机系统占的空间越来越大,接近40G;
  • 手机不时跳出来提示输入icloud帐号和密码的提示框,以前从来没有,好烦;
  • 而且现在提示备份空间不够越来越频繁,有点逼迫开通iCloud空间服务的意味;
  • 手机连上Wifi好像时间也很长,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低级问题;
  • MacOS升级到最新系统后,合上笔记本仍在不停耗电,感觉电池比以前不耐用很多。 

这个清单貌似越来越长。照此下去,苹果公司还能活几年?

我终于跳上了那列火车

0661639daf8b15c

昨晚吃的多,早上很早醒来,做了个梦。梦里我在赶火车。那火车是老式的,很短,只有几节车厢,而且乘客全是露天坐在车上。列车在站台停靠的时间不长,我赶到时,车已经开动了,不过我纵身一跃,虽然晃晃悠悠,总算跳上了最后一节简陋的车厢。我记得,在梦中上车后舒服地仰面躺在车厢里,看着黑暗的夜空上各种星星。

我做过很多次没有赶上火车的梦。之所以选择赶火车这种形式,估计是因为以前上大学时有过很多次赶火车的不愉快经历。我是90年代中期上的大学,寒假暑假,从我所在的县城或市里,并没有直达北京的火车,更没有高铁,往往要换两三次才能抵达北京站,或者从北京回到家。最难熬的是有一次寒假过后,坐汽车到南面的江苏省连云港市,然后坐火车到天津,再从天津坐汽车到北京。其中火车那一段,可能因为民工节后返城的原因,真叫挤!那时候绿皮火车可一点都不浪漫,过道把车厢分成两部分,一边两排,两排面对面,一排3个座,当中有个小台子;那列火车挤满了人,每一排本来坐3座的,都坐了不下6个人,对面也是;过道里也挤满了站着的人;台子上也坐上了;台子下面也是人,甚至座位底下、乘客上面放行李的架子上也是人!上个厕所,要穿过这毫无缝隙的层层人墙,还要想法把厕所里的人轰出来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喝水(这个倒不必担心,当时硬座车上没有水供应),以至于不必去厕所。那列火车开的好慢!可能还延误了,好像20多个小时才从连云港赶到天津。大学时还有次带女朋友去黄山玩,从北京坐火车到黄山,那次倒是运气不错,有直达火车,当然要30多个小时才到;因为只买到一张有座位的票,我把座位让给了女朋友,自己站了一路(第二天又去爬黄山了,想想那时候体力真好)。

我还做过很多次其他形式的噩梦。一种是被人各种形式的追杀,各种特工、军队、警察,围追堵截,我九死一生,即使能逃过重重劫难也非常惊险或者在行将被抓、被杀时从梦里醒来;另外一种是没考上大学。高考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经历之一。农家子弟离开农村的命运轮回的唯一机会就是考上大学,家里寄予厚望,因此精神压力山大。山东省因为高校少,考生多,高考竞争尤其激烈,那时候老师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高考的压力从高一就开始灌输,到高三当然进入白热化。很多学生没考上大学或者对考中的学校不满意,就去复读高三,所以有高四或高五甚至高六一说。我中学是在县城一中上的,那是当地最好的中学,一天大部分时间全花在了学习上:早上5点多起床,做早操,然后上1个小时的早自习;之后早饭,然后8点钟开始上4个小时的课;午饭后很多学生在教室自习或者趴在桌子上睡午觉;下午再上3小时的课;晚饭后再上3个小时的晚自习。一周上6天课,只周日休息;到了高考前三个月紧张的学习更进入白热化,周日和各种节假日全部取消,只做一件事:各种题海练习、练兵考试。那段时间可真是难熬。那时候卫生环境不好,我记得我经常拉肚子;而且住校生8个人一个宿舍,高考前那段时间恰好是全年天气最炎热的一段时间,宿舍里别说空调,连风扇也没有,因此基本上每天只能睡3到5个小时。而且各种考试成绩全部张榜公布,期中、期末和练兵考试无一例外,每个班里也不断的按成绩排前10名。这种连续紧张的竞争环境真的很锻炼人,后来进入大学,北京当地的同学说这学校怎么管的这么严,像监狱一样,但对经历过集中营式中学的我来说,一天只上4节课、鸟语花香还有丰富书籍图书馆的大学,天堂也不过如此;当然这经历也留下了难以消除的心理痕迹,虽然我从高二起就一直第二名,到最后高考出来还是当地第二,也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但高考过去20年了,我还不时做高考落榜的梦。

人为什么会做梦?我们记得的梦,大多发生在我们睡醒之前。我个人的经验是,做梦时晚上睡的不好。为什么睡不好?前面说的吃的太多,或者喝了酒都会影响睡眠质量。如果早上早早醒来,仍然坚持再迷糊一阵,这段时间容易做梦。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要不断克服、战胜自己。我终于在梦里跳上了那列火车,是因为头天晚上我做了一件自己一直想做但没有勇气做的事,心里痛快。我们不断成熟的过程,就是鼓足勇气去尝试和挑战自己的过程;失败了,不足惜,吸取教训再来;成功了,可以睡个安稳觉。去经历吧,去挑战吧,为梦想打拼的人,哪怕体无完肤,才算真正活过!

给你大饼的都是魔鬼

那天在一家有pizza卖的食品超市买蔬菜水果,在大饼柜台前没抵挡住面食、奶酪、蛋白质的诱惑,冲动起来,还是想买个比萨饼。柜台前一个笑的很阳光的女服务员跟我说,这个大号12寸的peperonni比萨跟其他小号的一样钱,7.99刀一个。她清澈的眼睛看着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抵抗住那魅力,买了大号的,而且回到家悲剧继续了,当然没控制住自己全吃了,撑的要命。

当然你早知道,给你诱惑的人都是对他(她)有利才会这样做的,不管给的诱惑是利益、名声还是权力;这样诱惑你的人,都是魔鬼。其实,能够一直坚持下来,才是真正的控制和强大。不要被一点点小的外在诱惑迷离。

坚持、执着

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为了躲上海的雾霾,出差重庆之余把回程飞机改晚了。听说武隆仙女山不错,网上搜到草原景区内仅有的几家酒店,看到有人评论说假日还成,而且离草原步行10分钟到,一周没跑步,心里一想草原就痒痒,于是订了这家酒店。中午11点半到了酒店,入住,然后我跟司机说,我先去跑会儿,换上鞋、背心和短裤,12点差两分就出发了。大堂里问了草原的方向,就开始跑起来。
也许是这地方海拔1900米,或者是马拉松后上海天气不好就没跑的原因,刚起跑时有点不适应,但跑着跑着就好了,一直是朝酒店的服务员和路边的过客指的方向,沿着一条柏油公里跑。因为忘了带Ipod Nano,所以不知道跑了多久,感觉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可路在林子里弯弯曲曲地延伸,就是看不到头儿,完全没有草原的迹象。应该绝对超过网上说的步行10分钟的距离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方向是不是错了,可又感觉两个人都给我指错方向的可能性不高,而且这地方没那么多的路,地形不复杂。后来又朝前跑了几个弯道,也担心同来的司机时候饿肚子,终于决定原路返回。回酒店一看,12点50分了。
下午天生三桥回来后我让司机开车去大草原,我告诉了他我中午在什么地方掉头返回的。结果转过那个弯道,就到了大草原的停车场!
后来酒店大堂服务员跟我说,步行去草原要40分钟。
互联网上的酒店、餐厅评论,商业利益太多。
人生就是如此到充满戏剧性。很多时候,如果再坚持一下,也许结果会完全不同。怀疑自己,是达到目的的最大障碍。

20131207-213317.jpg

再见,Sarkozy

我在ESSEC上学时,曾见过Sarkozy一面。那是学校的一个学生协会晚上搞论坛活动,把他请来了,当时他好像是内政部长,不过已经有不少传闻他将竞选总统了。那晚上的论坛来了很多人,学校大礼堂坐满了。人是很能说,很会吸引别人注意力,鼓舞现场气氛。我们学校那个协会的一个女学生在论坛开始前当着众人念了一首事先写好的小诗,用词辛辣大胆,很受Sarkozy赏识,他当场就说,如果你哪天找工作,给我打个电话。后来这姑娘果然成了未来总统的特别顾问。

我对他其实不了解,法国政坛更是知之甚少,只隐约听说过当过律师的他之前从未在任何一场有他的竞选中失利过;年纪轻轻当了市长,在一次恐怖分子人质劫持事件中,挺身而出以自己换了被劫持的小学生,从此名声大噪。

Sarkozy在电视上的形象一直是非常喜欢作秀的。当做总统毕竟不是只作秀。那天晚上他的随从有不下20个,除了保安,其他顾问和服务人员也不少。装聪明,不是真正的聪明。在那样的民主国家,选民要看到的是他制订长期战略、解决实际问题的屠龙术能力,而不是娶一个多么漂亮的老婆或者到什么地方慢跑过,或者几个空口号。当然,成绩不好跟大环境也有关系,但这种情况下低调点没什么坏处吧,虽然这对于一直仕途顺利的他有点难。或者,心思没放到工作上。这就更不可原谅了。

明天法国大选,Sarkozy眼看是大势已去,东山难再起。很多选民选他的对手,不是因为他们想投Hollande,而是想惩罚Sarkozy。Sarkozy好像自己也表示过,如果这次选败,他将退出政坛。

纪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