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娱乐

四十不惑

“过了四十岁身体明显不行了,马拉松都不能跑了,腿残了。” “啊?怎么残的?” “被蚊子咬残的。”

Posted in 娱乐 | Leave a comment

2015 Toronto Sporting Life 10K run

世事颇多变数;我们只能征服自己。 几天前开始关注这个同时也是多伦多最大规模的中距离跑步活动,是一个体育用品店和为患癌儿童提供帮助的组织Ooch合办的慈善性质室外赛事。由于刚从国内回来,我没有任何系统的训练,只赛前三天在Rosedale Valley尽最快努力跑了三个10公里。训练时最好的成绩是48分钟多;只能指望那个路段松软的土路、近200米的上坡和比赛时的下坡巨多的路况、在人群里跑的优势来跑出更好的成绩了。 之前我Nike+软件里记载的个人10公里记录是43分12,是一次在跑步机上Intervals训练时跑出来的。但我有些怀疑这个记录,很有可能是Garmin Fenix2手表记错了。这个比赛我其实没有什么目标;后来被人问到目标,看到有人讲陈冠希曾跑出44分27秒的成绩,戏言要超过他。 因为决定参赛时间晚,只能从网上问人买号码了。结果一个网友把他在中国出差不能来跑的女友的号码给了我。因此,这个不属于我的名字有些女气。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在号码牌上涂鸦,写上了几个母亲节祝福的字。赛前留念和住一个楼的Eric同学一起去了赛场,赛前合影这比赛分成绩分区;排在最前面的是红色区域,要求45分钟内跑完。Angie的号码就排在这个区。Eric在后面蓝区。 赛前约好与CRIT的Lei一起跑,他也在红区;结果7点45集合时左右不见他。后来转过身打算一个人孤独地跑了,结果有个人拍了我一下,转身一看,Lei出现了。他说他没赶上Bus,晚了30分钟,跑了一阵,有些不适。本来目标43分钟,现在的目标修改为44. 早上吃了一个香蕉,一个苹果,两个酸奶,自己榨了一壶豆浆。赛前排空了三次。快开始比赛时又有了尿意,单手扶赛道边上的栏杆一跃而过冲向厕所,结果发现厕所前被后面晚出发分区的人排了长龙。不好意思插队,而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只好返回队列,心想跑快些,将尿用汗水的形式排出来吧。最差的情况就是在路上解决,反正我来时的Bus上看到4公里和7公里路段有厕所。 结果憋了一路没事,坚持到跑完。尿也没有转换成汗(虽然流了不少汗)。跑完赶紧去找厕所解决了。 8点整比赛开始。因为是最快的分组,而且10公里大家一开始不像马拉松那样保存体力,所以整个分组一开始就冲的很猛。整个人群都在有节奏的上下起伏,向前疾进。身处其中,就像是滚滚洪流中的一分子,很不同寻常、令人激动的体验。 1公里时Lei告诉我,跑太快了。的确,我的左小腿肌肉开始疲倦。但速度没有怎么放下来。大家都那么快。 4公里时,Lei慢了下来。后来知道,他因为前面赶公车狂跑,岔气了,后来改成走。我当时以为他只是战术放缓,跑出过43分的他后面肯定会追上来,就没有放慢节奏,仍然按之前的pace跑。 5公里时,大部分人都开始放缓了。我看了一眼路旁的计时牌,22分10多秒。很多人的呼吸一听就不对。我庆幸自己没有那么疲劳,左腿的疲劳感也结束了。呼吸正常。没有看到Lei跟上来。 8公里处从高楼大厦里钻出来,到了太阳底下跑。气温24度,湿度95%,很多人开始受不了。我的CRIT汗衫估计也湿透了。 8.5公里时我开始加速。看看我马上39岁的身体是如何的well oiled的吧。看看它的极限在哪里。Because I can. Because I want to. Because I won’t be young forever. Because an easy life is NOT worth of living. 最后1.5公里好像跑出了350的配速。 最后500米超了几十人。chip time是43’4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娱乐, 跑步 | Leave a comment

WTF – 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版

“日本当代贝多芬”原来是个冒牌货 文化MARTIN FACKLER2014年02月07日 东京——他作为一位多产的音乐天才受到人们的拥戴,他的作品不仅出现在流行的电子游戏中,而且在即将召开的索契冬奥会上,一位顶尖花样滑冰运动员也会伴随他的曲子起舞。由于耳聋,他还赢得了“日本当代贝多芬”的美誉。 结果,他最重量级的作品却是自己的伪装。 本周四,日本民众获悉,最受欢迎的音乐人之一、50岁的佐村河内守(Mamoru Samuragochi)上演了一出精心设计的骗局,不仅他最出名的一些曲目是出自他人之手,甚至他还可能伪造了自己失聪的假象。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佐村河内守就聘请了一名代笔来谱写其大部分音乐作品。在长期对西方古典乐着迷的日本,人们对此事的态度有痛心、有愤怒,甚至还有罕见的发起诉讼的威胁。当佐村河内守的代笔亲自出面,指责他伪造失聪假象,以博取公众同情并塑造贝多芬式的形象时,公众的愤怒变成了不可思议。 这起丑闻在本周三爆发,当时佐村河内守公开承认,他最著名的一些曲目的作者另有其人。这些作品中包括《第一交响曲,广岛》(Symphony No. 1 “Hiroshima”)。它以佐村河内守的家乡广岛1945年遭受的原子弹轰炸为主题,已成为日本古典音乐的一大热门曲目。此外,还有电子游戏《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和《鬼武者》(Onimusha)的主题音乐,以及日本花样滑冰选手高桥大辅(Daisuke Takahashi)计划在索契冬奥会比赛中采用的《小提琴奏鸣曲》(Sonatina for Violin)。 代笔新垣隆表示,佐村河内守根本没有失聪。 Eugene Hoshiko/Associated Press 高桥大辅四年前在温哥华冬奥会上摘得铜牌,本届奥运会有望再创佳绩。对于他来说,这起丑闻曝光的时机可谓糟糕至极。高桥大辅在声明中表示,他将继续采用这支奏鸣曲参赛——考虑到为奥运会成套动作做准备所需的时间和努力,他也确实别无选择——并且希望,这起事件的曝光不会给自己的表现造成负面影响。 “高桥大辅和他身边的人对此并不知情,”声明中称。“现在是奥运会开赛在即的关键时刻。” 本周三,佐村河内守为自己的欺骗行径表示了悔恨,但他并没有透露,为何选择在这样一个时刻坦承此事。 “佐村河内守深感遗憾,因为他背叛了粉丝,让他人感到失望,”佐村河内守的律师在声明中说。“他知道,他无法为这些事情寻找任何借口。” 到了周四,当枪手自己站出来曝了光,他突然懊悔的原因变得明朗起来。这位枪手名叫新垣隆(Takashi Niigaki),43岁,在东京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担任兼职讲师,可谓默默无闻。新垣隆说,他从1996年开始为佐村河内守创作了20多首曲子,收取了大约7万美元(约合42万元人民币)的报酬。 他说自己感到很内疚,之前也曾威胁要把此事公之于众,但佐村河内守恳求他不要这么做。新垣隆说,当得知自己的一首曲子将被奥运选手采用时,他终于忍无可忍。于是他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一家周刊小报,刊登在本周四发售的这一期上。 “他告诉我,如果我不给他写曲子,他就要自杀,”新垣隆在座无虚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但我受不了高桥大辅被卷入到我们的罪行中,被世人视为一个同谋者。” 也许同样令人震惊的是,新垣隆说佐村河内守从未失聪。新垣隆表示,他之前经常与佐村河内守交谈,后者倾听他的作品并加以评论。新垣隆说,失聪只是“他表演给外界看的一场戏”。 在新垣隆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多次给佐村河内守的律师拨打的电话和发送的传真均无人作答。 目前还不清楚佐村河内守自上世纪90年代末声称失聪之后究竟是如何欺世盗名的。似乎没有人怀疑过这位曾经的音乐神童不是亲自作曲。但在以前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时,佐村河内守作出的一个解释或许可以说明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怀疑他失聪:他说自己有一只耳朵完全失聪,另一只耳朵在助听器的帮助下仍然保持了部分听力。 这起丑闻令佐村河内守骤然之间颜面扫地。他的打扮一直颇具当代作曲家风范,留着长发,身穿时髦的黑西装,永远戴着太阳镜。 佐村河内守魅力中的很大一部分似乎来自于他的励志经历,尤其是在这个疯狂迷恋古典乐的国度里。铃木教学法在日本诞生,指挥家小泽征尔(Seiji Ozawa)和钢琴家内田光子(Mitsuko Uchida)等国际巨星带来了巨大的骄傲。单是东京就有大约10个专业管弦乐团,日本过去也一直是古典乐录音制品最大的消费国之一。 公众对佐村河内守喜爱有加。表面看来,他克服了严重的生理残疾来取得伟大的音乐成就:由于患有一种退行性疾病,他35岁的时候丧失了几乎全部听力。在2007年的自传《第一交响曲》(Symphony No. 1)中,佐村河内守把自己描绘成原子弹幸存者之子,10岁时就能在钢琴上演奏贝多芬和巴赫的作品。 去年,佐村河内守似乎达到了声誉的顶峰。日本的公共电视台NHK播出了一部名为《灵魂的旋律:失聪音乐家》(Melody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娱乐, 转载,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LOL

FB10岁了。如果莫扎特用过Facebook他的页面会如何?

Posted in 娱乐, 转载, 音乐 | Leave a comment

Moscow Mule

Moscow Mule 莫斯科骡子是我在el Coktel最喜欢喝的鸡尾酒。这家上海比较有名的鸡尾酒吧里饮料还是很多的,不过这个骡子适合我,因为它鲜凉,略微有点甜味,当然也有着Vodka的足够力道,另外金属杯子拿在手里有质感,喝起来很爽。在这个Mojito横行的国家,来点另样的也不错。 网上查了一下它的配方,应该自己也可以调: 材料:伏特加56ml,姜啤若干,青柠檬一块,黄瓜两片,冰块 做法:先将冰块放进啤酒杯中,将伏特加倒人杯中,挤一块青柠檬角的汁滴进杯中,然后加满姜啤酒,最后切两片黄瓜,斜切成椭圆型,桂在杯上好象驴子的耳朵作装饰即可。 莫斯科骡子(Moscow Mule)是以伏特加为基酒中最负盛名的鸡尾酒。它清新爽口,背后还藏着一段动人的故事。二十世纪40年代,美国伏特加酒厂老板马丁和他朋友姜汁啤酒厂的摩根一起设计了“莫斯科骡子”,当初用意单纯,是想借此“骡子”打开各自的酒品市场。马丁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他先来到一家有名的酒吧,为手持“莫斯科骡子”鸡尾酒的调酒师拍照留影。随后又拿着这张照片来到另外一家酒吧,试图造成“莫斯科骡子”鸡尾酒盛行的声势。结果,这种伏特加加姜汁啤酒,再加柳橙的鸡尾酒还真的大获成功。尽管名字有些怪异,但并不影响如今它那坚如磐石的地位和声望。 “mule”是骡子的意思,因为伏特加是一种劲道很强的烈酒,喝了它就像被骡子的后蹄踢了一下那么厉害,因此得名。

Posted in 吃喝, 娱乐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