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哲学

无常命运及应对 《随机漫步的傻瓜》

《随机漫步的傻瓜》(Fooled by randomness),(美)塔勒布著,盛逢时译,中信出版社2012年出版,202页。 《随机漫步的傻瓜》是投资人、作家、哲学家塔勒布的第一本书,讲的是他对投资界世俗成功的怀疑以及对不确定性的探索,目的只有一个,如何更久的生存下去。同一个作者不久后出版了名闻全球的《黑天鹅》,这第二本畅销书更凌乱更难懂,智慧散落,但谁说的好书一定要有条理,简单易懂?智慧如果唾手可得,也就不叫智慧了。不付出千辛万苦,怎么会珍惜自己悟出的智慧? 这本书虚构了几个人物,可以当故事读。不少地方笔锋辛辣幽默,很像华尔街文学其他两本有名的书:《说谎者的扑克牌》(Liars’r pokers)和《客户的游艇在哪里》(Where are the customers’ yachts). 塔勒布对索罗斯和索罗斯推崇的哲学家波普尔都很推崇。 我的人生观 全书最后作者在回顾了古希腊斯多葛派哲学的观点后,对如何应对无常的命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有关斯多葛派,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最后部分做了很好的综述并与其他经典人生观做了对比。)面对命运的羞辱,我们至少可以做一个人,宠辱不惊,保持自己的本色,面带微笑走过地狱。不必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完全接受自己。我存在自然有存在的意义,这世界因我而不同。活出自己。采取主动,多想想为什么,事情可以有什么不同更好的做法。怀疑一切,但仍然控制情绪、尊重理性。从过去中学习,但不要被过去束缚。不要怕出尔反尔。虽然听起来有点马基雅维利,但毕竟真正重要的是真理,不是面子。 总的来说,本书不厚,故事性很强,翻译的也不错,读起来很轻松。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一本关于未来的智慧书

《黑天鹅 – 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ossible),(美)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著,万丹、刘宁译,中信出版社2011年10月版(英文原著出版于2007年),2017年10月重印,375页。 作者是谁 Taleb生于黎巴嫩,祖父曾是政府部长级高官,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国家如何在半年内从和平走向战争,自己的家园一夜之间被毁,因此饱尝无常命运的苦果,后到法国、美国求学,从沃顿商学院毕业后成了交易员,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基金。现在的职业是大学教授和基金顾问。他自己称自己是个“闲人,职业冥想者,懒洋洋地坐在咖啡馆,远离办公桌和各种组织,睡到自然醒,贪婪地阅读”。非常喜欢长时间散步。饱读诗书,乐于反思。勇于戳破诺贝尔经济学奖、高斯分布(钟形曲线)、美联储等权威的肥皂泡。他曾预测了2001年9 11事件(当然,在书中他谦虚地提到他没有准确地预测,只是觉得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 无常 所谓黑天鹅指的是发生可能性小但有其合理性而且影响巨大的事件。是那种“为什么我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的事情。塔勒布认为,历史是由这些事件决定的。 作者是金融界人士,一开始做交易员,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基金,预测和管理风险是他的本职工作,投机、赌博就是他的饭碗。根据他的思考和研究,他把人类对于较大的风险视而不见的现象在本书里进行了披露。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并不仅仅适用于金融业、企业管理,同样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如何管理自己的一生。的确,人生无常,本书最后,作者回到出生的黎巴嫩村庄,找到父亲和叔叔的坟墓,指着旁边的一块空地,说,那是我的Plan B(退路)。应对工作、生活中的难以预料的、颠覆性的剧变,你有什么退路? 本书的第一个评论是王石的:7年前,万科集团销售金额不足92亿元。今天万科一个月的销售金额就能超过100亿 – 这是个缩影。在过去30年里,我们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想不到”。未来30年,我们还会经历一个又一个的“不确定”。 联系去年发生到王石本人身上的事情,人生的确充满未知。 发生在我自己身边的例子是,我的前任在中国工作时顺风顺水,呆的很舒服,有一次一起去意大利出差,他感慨说,他最担心的事是公司被收购(然后他有被换掉的风险)。几个月后,公司没有被收购,他被我换了,又过了5个月,他离开了公司。 有多少次我们以为找到了幸福终点站,一劳永逸,结果却发现那只是短暂停留的月台,我们来不及看看周围的风景,又匆匆被命运带向下一个未知? 预言与创造 本书有一种未来不可预测、人生无常的佛系消极倾向,我们都说,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是去创造它;往深里想,他发表9 11预测是在事件发生不久前,作为一个阿拉伯人,他对这个阴谋知道多少?2008年金融危机也是有导火索的(有一部电影叫Margin Call),他所在或所知的基金跟导火索有没有关系? 阅读 “我坚持认为博览群书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它表明一个人在思想上是真正具有好奇心的,说明你具有开放的思维并且可谓探寻他人的思想。最重要的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人对自己的知识是不满意的,这种不满意是避免柏拉图化,避免成为5分钟经理或者过度专业化的无聊学者的绝佳防护墙。实际上,不读书的学术会造成灾难。” 看看别人对自己的专业如此细致深入的思考,让我对我现在的工作上花的精力感到羞愧和肤浅。 珍爱生命,远离手机 作者极度排斥报纸和社交媒体。他在书中说“关掉电视机,尽可能少读报纸,不看博客,训练推理能力以控制决策,对重要决策注意避免使用系统1(即启发性或实验性系统),训练自己辨别情感与经验事实之间的区别)”。的确,我们花在手机上的时间太多了。大多数时间根本不是在动脑子,而是被动被各种垃圾信息轰炸。信息越多,我们看的越忙,思考的越少。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开动脑筋,想象! 绝不从众 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 世界越来越不公平。富的越富,穷的越穷。 作者推崇卡尼曼,书里也引用了很多行为经济学的实验。 在现在的世界里,重要的东西往往乏味而无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论圣人的自我修养 -《道德情操论》

《道德情操论》(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英)亚当 斯密 Adam Smith著,蒋自强、钦北愚、朱钟棣、沈凯璋译,胡企林校,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462页。 亚当 斯密这位生活在18世纪的英国大哲学家一生只写了两本书,一本是《国富论》(前面有介绍),另外一本是《道德情操论》。前者是迄今为止全球所有想强国的领导人们的必读功课;后一本也极受哲学界、伦理学界的推崇,前总理就曾推荐过。值得一提的是,斯密虽然产量不高,但这两本书他都是终生在修改:《国富论》改了三个版本,《道德情操论》最后出到第六版。要想做专,必须一辈子竭尽全力找准方向一条路上走到底、不断精进。 斯密严格来说是苏格兰人,一生未娶,朋友圈里有大卫 休谟、伏尔泰、狄德罗等迄今仍声名显赫的大思想家。 如果说《国富论》是教育政客们治国平天下的屠龙术,《道德情操论》在我看来,是一碗提升个人自我修养以及教人如何处世的18世纪鸡汤。这本书试图回答的问题很多,比如人为什么需要别人?虚荣心的力量有多大?教育事业该如何利用年轻人的虚荣心?该如何自我控制、谨慎行事?我们该不该发火?什么是判断的标准?谦虚好,还是骄傲好?情绪与思考,哪一个更耗费我们的精力?靠慷慨,能交到真心朋友吗? 这本书虽然逻辑结构有些混乱,个人认为斯密的每人心中的公正的旁观者说法也很有问题(毕竟,如果一个人脑子糊涂,或者自私至极,那个完全依赖他自己主观才能生存的良心是什么样的良心、以什么标准判断是绝不可能中立的),或者我对斯密的思路理解不能,因为只粗粗看了一遍,但斯密的行文非常优美,很多段落或句子是经典的智慧之作,透视着大哲学家对人性的深刻认识。第七卷对古往今来各伦理学派的总结和批判精彩绝伦。翻译的水平也很高。 书中金句: 人类生活的不幸和混乱,其主要原因似乎在于对一种长期处境和另一种长期处境之间的差别估计过高。贪婪过高估计贫穷和富裕之间的差别;野心过高估计个人地位和公众地位之间的差别;虚荣过高估计湮没无闻和闻名遐迩之间的差别。 锻炼和实践始终是必需的;缺少它们决不能较好地养成任何一种习性。 往往是从那个旁观者那里,即从那个我们能够预期得到最少的同情和宽容的人那里,我们才有可能学好最完善的自我控制这一课。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教子,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权力赞歌《利维坦》

很惭愧我才看完这本震古烁今的政治哲学著作。作者托马斯 霍布斯生活在17世纪,出身贫寒,不过自幼聪颖好思考,去了一个大伯爵家当家庭教师,自此走入上流社会,与迄今仍然影响力很大的名流交往,这些人包括伽利略、培根、笛卡尔。他的一生是不断适应环境、力图生存的一生,曾在自传里说有个孪生兄弟叫“fear”(恐惧),因为著述得罪了国会,逃亡巴黎,在巴黎写了《利维坦》一书,抨击教会,支持当时得势的克伦威尔夺取君主王权,但当克伦威尔大权在握,邀他出任行政部长时却婉拒。活到91岁才辞世。 《利维坦》成于1751年,分为四部分,主要观点是人性贪婪自私,在无政府的自然状态下会互相残杀;为避免这种状态,人人放弃部分自己的权利,达成社会契约,组成国家(活的上帝,也就是利维坦,圣经中一种强大的巨型生物),而君主制是各种国家体制中最好的,君主对臣民拥有一切大权;而宗教则没有任何世俗权力。 本书是霍布斯最重要的著作,他的严密思维、精辟的比喻和论证、对人性的深刻认识在书中都让人赞叹不已。第2部分中,他的民法观点考虑非常周全,对领导该如何获取和加强巩固自己的权力提出了不逊色于马基雅维利的见解(所有掌大权者都应该仔细阅读本书第2部分,尤其是精研第29、30章);第3、4部分是非常详尽的神学论述,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引述《圣经》的具体章节片段反证基督教本来就不应该追求世俗权力,反对宗教凌驾于政权之上。这些观点今天听起来稀松平常,因为罗马教廷早已式微,但那个时代却非常疯狂。 霍布斯非常尊崇权势,认为权势是一切的基础,本书对权力大唱赞歌;他对强大领袖绝对权力的支持、对政治绝不让基督教慎入的态度,要求民众对掌权者绝对服从,是不是让我们想到今日的中国?他甚至提到应该教育民众不应该相信邻邦中任何政治制度好于自己国家的体制,这不是霍布斯版的“制度自信”吗? 书中一些名句: (西塞罗)天下事没有一件是荒谬到在哲学家的书籍里找不出来的。 理性不像感觉和记忆那样是与生俱来的,也不像慎虑那样单纯是从经验中得来的,而是通过辛勤努力得来的。 想要知道为什么及怎么样的欲望谓之好奇心。这种欲望只有人才有,所以人之有别于其他动物还不止是由于他有理性,而且还由于他有这种独特的激情。这是一种心灵的欲念,由于对不断和不知疲倦地增加知识坚持不懈地感到快乐,所以便超过了短暂而强烈的身体愉快。 (虚荣)最容易产生这种情形的人,是知道自己能力最小的人。这种人不得不找别人的缺陷以自我宠爱。因此,多笑别人的缺陷,便是怯懦的象征。因为伟大的人物的本分之一,就是帮助别人,使之免于耻笑,并且只把自己和最贤能的人去比较。 一般说来,虚荣的人除非同时也很怯懦,否则就容易发怒。他们比别人更容易把一般谈话中不客气的地方当成轻视。而罪恶很少有不是由愤怒产生的。 心灵永恒的宁静在今世是不存在的。 欲望终止的人,和感觉与映像停顿的人同样无法活下去。幸福就是欲望从一个目标到另一个目标不断地发展,达到前一个目标不过是为后一个目标铺平道路。。。作为全人类共有的普遍倾向是,得其一思其二,死而后已、永无休止的权势欲。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并不永远是人们得陇望蜀,希望获得比现已取得的快乐还要更大的快乐,也不是他不满足于一般的权势,而是因为他不事多求就会连现有的权势以及取得美好生活的手段也保不住。 节俭在穷人虽然是美德,但却使人不适于完成需要许多人的力量来完成的事。因为他们的努力要用报酬来哺育和保持活跃,而这样则减弱了他们的努力。(做大事一定要慷慨) 任何人的自愿行为目的都是为了某种对自己的好处。 因为一个人如果持身谦恭温良,在其他人都不履行诺言的时候与地方履行自己的一切诺言,那么这人便只是让自己做了旁人的牺牲品,必然会使自己受到摧毁,这与一切使人保全本性的自然法的基础都相违背(这种人人不得不自危的状况,今天中国的某些地方还有吧?) 从本性来说,最善良的人就是那些最容易相信别人的人。 所谓法律是有权管辖他人的人所说的话。 西塞罗说:人的身上体现着3重人格:人自己、他的对手和裁判。 人类最安闲时是最麻烦的时候。 人类的天性就是见异思迁的。 当命令是为了执行一种辛苦的工作时,有时是出于必要,更为经常的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需要用鼓励的方式发出,并使用建议的声调,而不用粗暴的命令式的语言,使之更为动听。 主权者听取群臣意见时最好单独倾听。 古往今来君王们的所作所为,对于亲眼见到的人来说,在规范他们的行为方面,从来都是比法律本身更为有力。 不轨之谋也像各种制造品一样,有销路时就会增加。 闲暇是哲学之母,而国家则是和平与闲暇之母。 教皇之位不过是已死亡的罗马帝国的鬼魂带着皇冠坐在帝国的坟墓上。 征服者不但要求人们将来的行为臣服于他们,而且要去人们赞同他们过去的一切行为。其实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国家的开业创基在良心上是说得过去的。 对古代著作家的赞扬并不来自对亡者的尊敬,而是来自在世者的竞争与相互嫉妒。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怀特海的哲学

《思维方式》(Modes of thoughts),(英)怀特海著,刘放桐译,201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168页。 Alfred North Whitehead(1861-1947),中文译名怀特海,英国数学家、教育家、哲学家。出身教育世家,受过剑桥大学的高等教育,人生后20年在美国哈佛大学任教并最终死于美国。 Whitehead并不真的是白头。 《思维方式》讲了什么? 本书源自怀特海的几篇演讲稿,以“创造的冲动”、“活动”、“自然界与生命”和“结束语”为题分三篇,从重要性、表达、理解、视域、过程的形式、文明的宇宙、无生命的自然界、有生命的自然界和哲学的目的等角度对作者的哲学观点进行了阐述。 怀特海的过程哲学说白了,就是时间占有重要地位,万事万物不可一横截面方法单一某一瞬间分析,一切都有个过程;宇宙中诸事物也有密切的相互联系,不能独立处理;不能仅从物质方面思考问题,人的精神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怀特海虽然出身数学,但对数学那种纯静止的理想化的方法从哲学上是看不上的。 也许我对怀特海的哲学了解仅限本书,但根据内容来看,并没有什么新意,虽然他经常提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笛卡尔、康德等名家,敢拾人牙慧,他是没读过太多书,还是新瓶装旧酒? 本书虽然是演讲稿,不过不知道是刘放桐翻译水平的问题还是原文如此,语言非常晦涩,较为难懂。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这一套白色封面、橙色封底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的确部分译作质量堪忧。 书中名句:“错误的恐慌是进步的死亡,而对真理的爱则是进步的保障。” “意识的发展就是抽象的上升。”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