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医学,蒙田说了什么

《蒙田随笔全集》第二卷,(法)蒙田著,马振聘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520页。

蒙田是个入世哲学家,对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思考,当然不排除健康这个人生重要方面。 

“说实在的唯有健康才值得大家不但用时间、汗水、劳苦、财产,并且还用生命去追求。没有健康,生命对我们是艰苦的、不公正的。没有健康,欢乐、智慧、学识和美德都会黯然无光,不见影踪。”“谁不及时向大自然还债,大自然会向他索取敲骨吸髓的高利贷。”

到了老年他对死亡思考甚多(随笔中多处有关于死亡的深刻探讨),也多年深受肾结石之害,发作时痛不欲生,久病成医,对医学也有很多精彩的论述:

“首先,经验使我见了医学害怕,因为据我所见到的,谁落入医生的管辖范围,总是最先得病,最晚治愈。严格遵守医嘱会使健康每况愈下。医生不只满足于叫病人听任他们的摆布,还要使健康的人生病,这样一年四季逃不过他们的掌心。他们不是说么,长年健康的人必有大病?我这人经常生病;我觉得他们不插手,我的病不难忍受(我差不多试过所有方法),也不会持久;我也不用服他们开的苦药。我像健康的人充分自由,除了习惯和心情以外没有其他规则和纪律。我在哪儿都可以待下来。生病期间并不比健康期间需要更多的照顾。没有医生,没有药剂师,没有治疗,我不会惊慌,——我看到大多数人有了这些反比有了病还犯愁。怎么!总不见得看到医生健康长寿,就认为他们的医术也很高明吧?哪一个国家不是好几个世纪不存在医学的,那是最初的世纪,也是最美好、最幸福的世纪;即使现在,十分之一的土地上还没使用医学,不少国家不知道医学为何物,那里的人比这里的人更健康长寿;在我们中间普通老百姓不服药活得高高兴兴。”

“我们应该听其自然:适用于跳蚤和鼹鼠的秩序也适用于人;人也要有同样的耐性让自己像跳蚤和鼹鼠那样受秩序的支配。大声疾呼也无用,这只会喊哑了喉咙,不会促进秩序。这是一个高高在上、不讲情面的秩序。我们恐惧和失望只会引起它的厌恶,推迟它的帮助,而不是得到它的帮助。它走向疾病如同走向健康都有自己的路程,不会执法不平,做出使一方受益又使另一方受损的事,否则秩序就会变成无序。让我们跟着它,看在上帝的分上,让我们跟着它!谁跟着,秩序引导他们走,谁不跟着,秩序逼着他们走,包括他们的愤怒,他们的医学,他们的一切。清洗你的脑子,比清洗你的肠胃更有用。”

“有人问一个斯巴达人,什么使他长寿健康,他回答说:“对医学一窍不通。”哈德良皇帝临终时不停地高喊,杀他的是那群医生。”

有一名拙劣的角斗士当上了医生,第欧根尼对他说:“要有勇气,你做得对;以前别人把你撂倒在地,现在你可以把他们撂倒在地了。”

一名医生向尼科克莱斯吹嘘,他的医术谁见了不肃然起敬。尼科克莱斯说:“一个人杀了那么多人还逍遥法外,哪能不叫人肃然起敬。”

“他们若是愿意,也可利用病情恶化来为自己涂脂抹粉,这一套手法也决不会出错:服用他们的药以后寒热升高,他们也会向我们信誓旦旦地说,若没有他们的药,病还会更加糟糕。一个人全身发冷,被他治得天天发热,没有他们这个病人会持续高烧。既然病人的坏事也会变成医生的好事,他们的工作如何会不兴旺呢?要获得病人对他们的信任,这样做是完全有道理的。要让人相信那么难以相信的东西,确实也需要一种死心塌地的信任。柏拉图这话说得很实在,只有医生有说谎的自由,因为我们的得救取决于他们空洞虚伪的诺言。”

“最聪明的医生主张一名病人由一名医生负责治疗。因为,如果他治疗不当,一个人的错误不会严重影响整个医学的声誉;相反,如果他碰巧成功,光荣全归于他;医生一多必然坏事,往往使病人受害多于受益。他们一定很高兴古代神医名家永远各有各的看法,这点只有读医书的人知道,他们却不让老百姓看到他们之间相互攻讦,诊断看法相互矛盾。”

“我不满意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工作;我并不指责他们利用我们的愚蠢而图利,因为大部分人无不如此。尚有许多职业比他们的职业更好或更差的,只是靠了群众的迷信才得以存在。”

“我们看到他们中间多少人跟我有一样的想法?他们自己不愿意用药物治疗病,过着一种自由自在,完全跟他们的劝告背道而驰的生活?这还不是说明他们完全公开地利用我们的单纯吗?因为他们的生命和健康并不比我们贱,如果他们不知道药物的疗效是假的,他们必然会按照药理来服用。这是对死亡和痛苦的恐惧,对疾病的不耐烦,对康复的急切渴望,使我们如此盲目,这是纯粹的怯懦行为使我们的信仰那么软弱和容易摆布。大多数人接受医学,但是并不相信医学。”

总的来说他对医学和医生评价不高,因为他们总是相互攻击,同一个医生也往往前后矛盾,装神弄鬼,制造专业术语欺骗病人,“他们关心自己的声誉和收入胜过病人的利益”,治好了病人,运气的成分也很大。一句话:“直到目前为止,传统医学只是用来杀人而已。”

“在我们的实用学科中,医学关系到我们的生存健康,是最重要的,不幸却是最没把握、最混乱、也是说变就变的一门学科。”

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医学进步到什么地步了呢?虽然无创手术已经能战胜结石,但一个小小病毒,就让全世界停摆了。

虽然做的是医疗相关工作,我自己也是能不吃药就不吃的。

蒙田的人性哲学

《蒙田随笔全集》第三卷,(法)蒙田著,马振聘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424页。

与后世的康德/黑格尔相比,蒙田的哲学不能说非常高深,接近逍遥派与斯多葛派,他不是和尚,虽然信教但不推崇苦修,而认为应该充分地生活,同时反思,这才不枉此生。某种程度上他的哲学是一种入世哲学,人性哲学。他在《论维吉尔的几首诗》这一篇中,文不对题,说是谈诗,但实际上谈的是老年的他总结一生的男女关系观:婚姻、肉欲、贞操、吃醋、禁忌、道德观等等。虽然里面有不少淫诗节选(他后世的一些不好的名声,大抵来源于此,话说那些诗可是真淫荡),但他并不是在宣淫,而是认为应该尊重身体的需求,对欲望要顺其自然;男女本无不同;爱情起源于欲望。

他极为厌恶只追求精神:“光明正大地享受自己的存在,这是神圣一般的绝对完美。我们寻求其他的处境,是因为不会利用自身的处境。我们要走出自己,是因为不知道自身的潜能。我们踩在高跷上也是徒然,因为高跷也要依靠我们的腿去走的。即使世上最高的宝座,我们也是只坐在自己的屁股上。”

他推崇精神肉体并行不悖,精神解放肉体,肉体节制精神。“让精神唤醒和激活笨重的肉体,肉体又防止精神轻率,保持稳定。”

要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同时做好本职工作。“做一个完美的贤人既要履行人生职责,也要精于天然逸乐之道。”“应该细细品,慢慢嚼,反复回味,还对赐予我们的人表示应有的感激。”

在享受应有、自然的乐趣时,“我探索它,敦促我那变得多愁善感的理智去接受它。我是不是心态平静呢?有什么欲念使我心里痒痒的?我不让它去欺骗感官。我用心灵去跟它联系,不是承担责任,而是予以认可;不是迷失其中,而是寻找自我。我动用心灵是让它在这兴奋状态中认清自己,掂量估算和扩大幸福。心灵会明白良心无愧与其他牵肠挂肚的情欲趋于平静,身体正常与有分寸地享受甜蜜温情的功能,这要多么感谢上帝。上帝伸张正义要我们受苦,又好心用感官享受来进行补偿。”

节制是调节器,不是享乐的敌人:“心灵的伟大不是往上与往前,而是知道自立与自律。心灵认为合适就是伟大,喜爱中庸胜过卓越显出它的高超。最美最合理的事莫过于正正当当作人,最深刻的学问是知道自然地过好这一生;最险恶的疾病是漠视自身的存在。当肉体患病时,为了不让心灵受感染,谁愿意把两者隔离的话,要做得及时勇敢;其他时间,则反其道而行之,让心灵去推波助澜,随同肉体参加这些天然乐趣,共同沉迷其中,若更为明智的话,可以稍加节制,以防稍不留神灵与肉俱会陷入痛苦。纵欲是享乐的瘟疫,节制不会给享乐造成灾难,反而使它有滋有味。欧多克修斯宣扬享乐至高无上,他的朋友也把享乐看得极端重要,通过节制更把这个乐趣提高到无比美妙,这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极为突出与典型。”

我命令我的心灵对待痛苦与享乐要同样节制,“心灵在欢乐中张扬与在痛苦中颓唐,同样应该谴责。”(西塞罗)以同样坚定的目光,但是一个开心地,一个严厉地;还是依照心灵的能力,同样花心思去缩小痛苦,扩大享乐。健康地看待好事也意味健康地看待坏事。痛苦缓慢初起时带有某种不可避免的东西,而享乐过度结束时带有某种可以避免的东西。柏拉图把这两者结合,认为与痛苦斗争,与沉湎其中不知自拔的享乐斗争,皆为勇敢的举动。这是两口井,不论是谁在适当时间从适当的那口汲取适当数量的水,对城市、对人、对牲畜都是幸运的。第一口井从医学需要出发,要予以精确计算,另一口井从干渴出发,要在陶醉前停止。痛苦、欢乐、爱、恨都是一个孩子的最初感觉;产生了理智,以理智为准绳,这就是美德。 

哲学入门书:《大问题》

《大问题》( The big questions: a short introduction to philosophy),(美)罗伯特 所罗门(Robert C. Solomon) 、凯思林 希金斯(Kathleen M. Higgins)著,张卜天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438页。

本书出到了第10版,是很成功的美国大学哲学教材,作者所罗门是美国德州大学哲学教授,曾在普林斯顿、加州大学等任教。

既然是教材,而且书名就是哲学入门小书,这书相对来说比较浅显易懂,分11章,涉及了什么是哲学、生命的意义、神与宗教、实体、真理、自我、自由、道德、正义和社会、美、非白人哲学等方面,可以说覆盖面很广,而且每一个部分都力争按时间顺序以哲学发展史等方法来阐述人类迄今为止就这些话题给出的思考和答案,每一章都是以问题开始,以问题结束,穿插经典引文,而且每部分都留下作者推荐的相关书单(我只看过1/10左右),典型的教材写法,翻译的不错,印刷非常精美,是不错的哲学史和哲学入门书籍。

欧美的哲学教育搞的较好。法国中学生的哲学是必修课,高考作文就是哲学题目,2019年的题目有:

只有可以交换的东西才有价值吗?(这个话题,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有很长的论述,熟读马哲的中国孩子应该能回答出来)

多元文化是否有碍于人类的大一统?

工作会阻碍人们的隔阂吗?(法国人天生懒,最喜欢思考这些工作的弊端之类的问题,曾经有首歌Sympathique在法国很流行,有一句就是直白地唱着: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 – 我不想上班。。。不过这首歌的创造人员是美国人)

我们有可能逃避时间吗?

这些题目没有标准答案,但要求论证有力,能自圆其说。

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思想自由却不利用,而追求行动自由。那么问题来了,你的哲学是什么? 

叔本华的人生智慧和成名作:《附录和补遗》

《附录和补遗》(Parerga und Paralipomena)(第一卷),(德)叔本华著,韦启昌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596页。

本书是德国著名哲学家叔本华的一生哲学思想的补遗篇第一卷,是作家晚年所作,叔本华因此书而成名,内容很优秀,可是书名不太打眼。本卷中包括6篇文章,涉及主观和客观、哲学史、哲学教学、命运、鬼魂和梦游,最后一篇长文非常有名:《人生的智慧》,韦启昌曾经单译过单行本,我当年很推崇,把它看成相见恨晚的书,之前也介绍过,内容可以说最接地气,叔本华成名估计与此书不无关系。这6篇中关于哲学教学的部分很精彩,里面有对哲学非常精彩的定位论述,鬼魂和梦游类最无聊(我个人认为,做梦的人,都睡的太多),当然也能看出作者思考的周全和深入。

叔本华的文笔相比他非常看不起的黑格尔,可以说浅显易懂,每一句都言之有物又不至于晦涩艰深。

2013年我读过《人生的智慧》,写过5篇摘录和读后感,现在重读,发现当年的确中毒很深:爱独处,与人保持距离。但6年多过去了,时过境迁,现在重读他的书,也觉得要批判接受,不能照单全收。叔本华的种族歧视貌似很严重,讨厌犹太人。他推崇独处,但又说不能属于羊群,而要属于牧者;不跟人接触,除非有他这么深邃的思想和优美的文笔,否则对人类发生影响很难:羊都不见,怎么牧羊?

“既然对大多数事情存疑是理性的,那对论证所有事情的我们的理性,我们就最应该存疑。”

书中一些片段: 

Das Kapital

2018年上半年最后一天看完了《资本论》第三卷,至此,《资本论》Das Kapital全部看完。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的这个版本,第一卷1127页,第二卷672页,第三卷1190页,加起来3000余页,看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马克思花了40年时间写成,还不算恩格斯编辑第2、3卷的时间。厚厚三本书,摆在书架上,煞是好看,显得很有学问的样子,极大有利于虚荣心的满足。

资本论说了什么

全书共分三卷,第一卷讲的是资本的生产(商品与货币,货币转化为资本,剩余价值的产生,工资,资本的积累);第二卷讲的是资本的流通(资本形态变化及循环,资本周转和流通);第三卷讲的是总过程的各种形式(利润、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利息,地租)。

第一卷由马克思亲笔完成,第二、三卷由则在马克思逝后,恩格斯编辑整理,没有第一卷的辛辣和深刻,主要是当时历史背景下资本多方面的细节分析,少有结论性的内容。当然,马克思特有的抽象理论深度仍不时闪现。书中部分观点有不可避免的历史局限,虽然正确的指出了资本社会以万物都可以商品化(都能卖)为前提,私有化又是商品化的前提。现在的商品已远远超越了生产出来的实物产品,信息、服务、咨询、想法乃至感官享受都可以被出售。

书中的资本是无政府的,而当今的资本实际上是受政府宏观调控的。

当然,所有这些小局限瑕不掩瑜,前面说过,《资本论》本身是一部未完成的、开放的、时至今日仍可补充发展的伟大书籍,《资本论》是影响了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重要著作,其对资本主义社会剥削本质的深刻揭露和猛烈抨击,不仅影响了苏联、中国等广大深受共产主义影响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进程,而且对法国、英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自我改造和进化也贡献良多。

资本(企业)为什么要增长?

我们生活在资本的水深火热中,天天面临资本家的压力。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他们总是想要更多,想要好消息。资本的增长压力是由其本质决定的。万物生长,如我不足一岁的儿子,他一天天长大意味着生命的成长。企业一旦增长停滞乃至负增长,即意味着衰亡。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特朗普正在为全球化掘墓,世界经济增长极可能放缓。这种大环境下,我们如何应对?增大个人财富中不动产的比例,学习以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对万事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