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历史

丘吉尔的领导艺术 二战回忆录06/12

《战争临到美国》(War comes to America),丘吉尔二战回忆录06/12,丘吉尔著,韦凡 丁岳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490页。 本书主要讲了1941年下半年丘吉尔视角的二战,内容涉及与俄罗斯的关系、对其物资支援(以使它更多消耗德国的力量)、北非的不利战局、与美国总统两次会面和大西洋宪章及联合国的构想、对伊朗的占领、日本偷袭珍珠港以致美国参战等重大历史事件。 英国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是赤裸裸的图谋石油的侵略吧?书中丘吉尔说:“英国和俄国说为了它们的生存而战。战争中无法律可言。我们胜利后,波斯保持住他的独立,这是我们可以感到高兴的事。”多么的无耻! 虽贵为首相,举手投足间决定很多人的政治命运甚至战场上成千上万人的生死存亡,丘吉尔其实也是个经理人,帮皇室和英国人民管理国家。本书里体现的他的很多领导艺术、管理思维都很有意思。他非常重视个人关系、与重要人物(比如罗斯福总统)的友谊。在大后方手摇羽扇、坐看风云起的丘吉尔对战争的各个方面几乎事无巨细都要插手,在他手下当差应该不易。 他很多时候在小事上判断是错误的,当然大方向把握的不错。一个教训是,大局已定前,不可妄断时局。 丘吉尔在决策时强调详细调查,基于事实判断,多听不同意见: 在作战和制定政策时,要始终力求把自己放在俾斯麦所谓“另一个人”的地位上。一位大臣愈是能够尽量地和具有同情地这样做,他免于错误的可能就愈大。关于相反的观点他知道的愈多,则在应付父母愈不至于有所迷惑。但是没有深刻和充分的认识的想象,就是一个陷阱。 书后附录里丘吉尔战时发出的指令和信函有一些很有意思。喜欢抽雪茄、喝烈酒的丘胖不喜欢跑步。我是不是太不喜欢思考了? 首相致陆军大臣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05/12 德国东进

本书是丘吉尔二战回忆录的第5本,韦凡、丁岳译,白景泉校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409页。 讲的是二战第三年即1941年上半年的故事,涵盖的内容有英国与德国的海战、在北非击败意大利又被隆美尔挫败、英国在希腊、南斯拉夫的溃败及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胜利。最后一章讲到德国进军苏联。这一本较厚,不过很多是克里特战役、击沉俾斯麦号的精彩叙述,故事性很强。 丘吉尔的确是行文高手,对罗斯福言必称总统,仿佛罗斯福这个美国总统是世界上唯一的总统,或者是他这个英国首相的总统。 他不满足于集体智慧,喜欢搜集第一手资料自己动脑分析。 像一切对战争的输赢、千百万人的生死命运负责的人一样,丘吉尔处处算计,强作欢颜并不费钱:“我的美国客人以为我轻松自在,但是强作笑容是并不花费什么的啊。”他也不为过去(自己的承诺)所束缚,一切向前看。对自己的意见非常坚持,看到手下不执行时措辞不容反驳: “首相致外交大臣 我把递交我致斯大林的私人电报这件事看得非常重要。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受到拒绝。大使并未敏感到那些事实在军事上的意义。务请照办。” 讲到德国进攻苏联时,丘吉尔未免有点幸灾乐祸,说独裁者未必更加聪明。问题是,相比之下,英法两国绥靖的更难看吧? 对中东总司令韦维尔的撤换很有意思,伊拉克那一章埋下伏笔,沙漠战时韦维尔想辞职,丘吉尔也没有强烈挽留。输给隆美尔后丘吉尔挥泪斩马谡。丘吉尔说“这匹驯良的马已经给骑的走不动了”。临阵换将是大忌,不过实际上,输掉希腊、克里特,又输了北非,只能让他走人。不能有任何个人感情,一切从国家利益出发。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丘吉尔二战回忆录 4/12 《单独作战》丘吉尔为什么二战胜利后马上就被英国人甩了?

《单独作战》(Alone),丘吉尔著,李平沤译、校,译林出版社2012年出版,323页。 本书是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第4本,主要讲了1940年下半年法国战败投降后的二战欧洲战线进展。英国抵御住了德国的空战并对德国实行报复空袭;意大利入侵希腊却遭遇战败;英国怂恿戴高乐攻击达喀尔失利;英国在北非大败意大利军。 从以上几本和这本书,可以看出丘吉尔非常注意communication,他是有名的演讲大师,不光在演讲而且在平时工作的备忘录中非常注意推敲用词,很多地方虚伪的可笑(外交辞令也可以很有幽默感);而且很小心地控制负面信息,不让对士气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他也认为,两个大臣互相斗争,对整体国家对利益,不一定是坏事(对他确定不是坏事)。 英国人为什么二战后马上抛弃了丘吉尔? 丘吉尔在这套回忆录里写道,普鲁塔克曾经说过,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伟大民族的标志。二战结束后,1945年7月英国大选,从1940年起带领英国走过最艰难岁月的丘吉尔被选了下去,没能连任首相。这是怎么回事? 我认为,归根结底,是人民厌倦了战争,而丘吉尔经历了一战、二战,又极力鼓吹备战(他也首次提出铁幕这一概念,开启了冷战时代),因此有着不合时宜的战争贩子的形象。 戴高乐、蒋介石等二战时期的政府领袖战后不久也同样下台了。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自不必说;政坛常青树唯有专制国家的斯大林。 当然,1951年丘吉尔又重新当选英国首相;戴高乐也于1958年就任法国总统。 丘吉尔一切以英国利益为核心 战争期间,丘吉尔的所有行动都是以英国利益为核心的,只要有利于英国或削弱敌国的事情他做的都很彻底:问美国割地换武器;怂恿法国抗战;法国战败后扶持戴高乐反德;支持中国抗日拖住日本;北非击败意大利后立即遣返埃塞俄比亚皇帝复国牵制意大利;乐见佛朗哥与希特勒不和,坐收渔利。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丘吉尔二战回忆录 3/12《法国的陷落》

The Fall of France《法国的陷落》,丘吉尔著,李平沤等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390页。这是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第三本。本书讲的是二战第二年即1940年的事,主要涉及法国的被侵略、投降及英国击沉法国舰队、英国对德国登陆入侵的准备等等。 法国人怨恨英国人吗?英法一开始是盟友,但法军防线被突破后,法国军队开始崩溃,接连要求英国派出所有空军支持法国,而丘吉尔死守了底线,并没有支持多少。连同敦刻尔克,他一有机会就把英国军队从海上撤回。英国当然主要考虑自己的利益。但这些不是法国陷落的主因。法国人绥靖政策玩的太天真了,忘了自己的军备(空军、后备力量一无所有)。法国的失利也跟地理位置有关,毕竟直接与德国相邻。另外那时的法国人也不想打仗,完完全全的投降主义。 从视角和出发点来说,每一个作者都是有局限的,丘吉尔贵为首相,掌握大量的宏观资料,一手制定了二战很多重要决策,即便如此,这本回忆录只涉及了他管过、经历过的事件,如敦刻尔克撤退等等,对德国占领下的法国政局进展几乎没说。眼不见心不烦,他始终忽视、低估日本进攻新加坡的危险,拒绝调拨军力增强新加坡的防备,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导致了新加坡的失守。 从这本书里也可以看出,前段时间热映的电影《至暗时刻》(The Darkest Hour)有不少虚构成分,敦刻尔克撤退前夕,丘吉尔并未受到那么大的内阁压力要他投降、与德国和谈,他也并未在上班路上下车走到地铁去咨询民众。 丘吉尔的工作是很忙的,他处理工作都是发纸面的备忘录,书后附上的40年5月到年底的部分备忘录可见他每天都要发不同题材的memo出去给手下各大臣、将军、外国政要。他的用词注意礼貌,但很多时候也非常直接。 书中一些名句: 如果想拿现在来裁判过去,那就会失去未来。 过去的经验对我们有好处,但同时也带来不利,那就是:事情永远不会照原样重演。不然的话,我想生活就会太容易了。 在快要死亡的时候,是很难与人讨价还价的。 你们也将发现德国人是难以侍候的主人。 一个人的推理不论多么明确、看来多么可靠,但是如果他不作好预防万一的准备,这人就非常愚蠢。 那些国王联合起来威吓我们,我们就把一个国王的头颅抛到他们的脚前,向他们挑战。 我们要彼此说服,而不是压服。 关于权力,丘吉尔在本书第1章,介绍自己刚任首相的经过时说道: 权力,如果被用来对同胞作威作福,或者用来增加个人的虚荣,就应该被认为是卑鄙的,但是,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当一个人相信自己知道应当发布何种号令的时候,执掌权力就是一件幸事。在任何活动范围内,第一号职位同第二号、第三号或第四号职位是无法相比的。除第一号人物之外,所有其他的人的职责和问题是迥然不同的,而且在许多方面是比较艰难的。当第二号或第三号人物不得不提出一项重大计划或政策的时候,那往往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他不但要考虑政策的得失,而且要考虑领导的意图;不但要考虑提什么意见,而且要考虑在他的地位提哪些意见才恰当;不但要考虑做什么,而且要考虑怎样才能得到别人的同意,怎样才能付诸实施。而且,第二号或第三号人物还得考虑第四号、第五号和第六号人物的意见,说不定还要考虑内阁以外的某个头面人物——第二十号人物的意见。每个人都是雄心勃勃的,这倒不一定是为了达到庸俗的目的,而是为了博得名声。。。 居于首脑地位,情况就简单多了。一个公认的领袖,只要他确信怎么做最好,就可以怎么做,也就是说,只要他决定那么做就可以那么做。对第一号人物的忠诚是巨大的。如果他跌倒了,就把他扶起来。如果他做错了,就对他的错误加以掩盖。如果他睡着了,就不要随便打扰他。如果他无能,就撤他的职,但是,最后这种极端的手段,是不能天天采用的;而在他刚刚当选之后的日子里,自然就更不会采用了。 最后,这书名对于参加明天的世界杯决赛的法国队来说,不是很吉利。想想英国只能争季军,法国人应该也不会怨我了吧。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战争与人性

《晦暗不明的战争》(The Twilight War),是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的第二本,覆盖的时间是1939年9月德国侵略波兰二战爆发,到40年中德国侵入比利时、英国政府倒台、丘吉尔上位为止,中间花了较大的笔墨写了丘吉尔领导下的海上战争,以及挪威战争。 战争是最高层次的冲突,是政治的延续,是人性的终极释放。仗都是人打的。从丘吉尔一个胜利者的角度写出的书,看他笔下的人性,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丘吉尔当然对自己是极其正面的,如何英明的预测事态的发展并提出自己的对策,如何在一些失利后主动承担全部责任,如何在张伯伦政府倒台后誓言与其共进退。但就事论事,在挪威战争期间,丘吉尔其实并没有料到德国会如此快地西入法国;他的海战虽然占据优势兵力,但其实损失不比德国少。他笔下的张伯伦也很有意思,一开始痛批他软皮蛋,后来入了他的阁后又发现他一旦硬起来义无反顾,丘吉尔眼里的张伯伦形象也光明很多。其中一个关键点是张伯伦带老婆去他家吃饭,张伯伦讲他的故事,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的确,多花时间在一起,有利于团结! 今天我在回上海的高铁上也看完了张戎和乔 哈利戴写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本书。这本书在大陆看不到,因为里面的秘闻、与我们传统接受的历史史实差的10万8千里。不过这也是批判性思维的好处。看问题总是要从两个方面去看。马克思主义不是也讲辩证法吗?书的最后部分有这么一段: “视力模糊不能看书,一生手不释卷的毛难以忍耐,他叫人把一些文革中禁止出版的古典文学作品印成大字本看。为了印这些大字本,北京、上海各建了一个印刷厂,每册印刷量五本上送毛。为了保险多印了几本,作为档案封存。参与注释、校点的学者一本也不许保留。随着毛的视力越来越坏,大字本的字号也越来越大。当毛发现即使用放大镜也看不清这些特大号字时,他忍不住痛哭起来。他只得靠工作人员读书给他听。”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