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历史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The Peloponnesian War),(美)卡根(Kagan)著,陆大鹏译,上海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出版,593页。 这本书是美国耶鲁大学的研究古希腊专业的知名教授Donald Kagan的写给现代普通人读的有关古希腊帝国的一场影响至今的长达2、30年的战争历史纪录。有关伯罗奔尼撒战争,最知名的书籍是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但由于他本人也参与了战争(并因失职被免入狱),观点未免主观片面;而且他也没有写战争末尾6、7年的进展,所以本书是一个好的补充。 公元5世纪的这段历史非常复杂,涉及到雅典与斯巴达长达几十年的战争和政策、外交,揭示了国际关系的核心本质:恐惧、荣耀与利益,是一段研究国际关系方面必须学习的历史;说到底,国际关系反应的是人性。 雅典与斯巴达的斗争,是两种政治体制(民主与独裁)在两国及邻邦的持久较量。这两种体制究竟在战争中孰优孰劣,从本书很难看出,不过作者自己的立场是对雅典有好感的。 总的来说,战争是非常愚蠢的事,你来我往,没有赢家。2500年前的古希腊,两个大国为了争霸,最后葬送了古希腊文明。希望我们不要再次经历朝鲜战争;真的打起来,战争的结果和导向是不可预测和控制的。 本书大部分内容是陈述史实,往往也加入作者精辟的分析。地名复杂,不过好在全书副了20多张地图。这是我看的陆大鹏翻译的第n本书,译的水平尚可。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一个帝国的死亡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美)普洛基著,宋虹译,四处人民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435页。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是很多有点年纪的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话,语出太祖。中国近代受苏联的影响绝不止于马列主义,今天的太上皇也曾到莫斯科斯大林汽车厂实习,而普通中国人也熟知普京这个名字。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个15个国家组成的、当时世界上面积最大、人口第三的存在了69年的帝国,是如何一步步解散终于崩溃在1991年圣诞节的?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试图以时间为顺序,借助新近解密的老布什图书馆的绝密档案资料,1991最后4个月的发生的苏联各重大事件为线索,回答这个重大历史之谜。书中详细描述了拉开苏联解体序幕的819政变及之后的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的权力斗争、乌克兰等各主要共和国相继独立、美国对苏政策的摇摆、戈尔巴乔夫最终败者为寇的悲惨下场、让世界捏一把汗的苏联核弹头的交接和控制等细节,对叶利钦、戈尔巴乔夫、克拉夫丘克等人的性格着墨甚多,可以领略到当时世界权威人物的政治和外交智慧,配有多幅照片、地图,故事性强,让人手不释卷。 那么,苏联为什么解体呢?我个人总结有以下几点: 气数已尽。苏美在二战后形成两极世界,因为意识形态卷入耗时3、40年的冷战,拖垮了经济,加上几任领导无方,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国力渐逝。这是主要原因 苏共垮台。叶利钦在救回政变被软禁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后,挟天子以令诸侯,逼迫他解散了苏联共产党。没有意识形态团结的各民族国家,马上一盘散沙,甚至关键时刻军队也不再支持。 戈尔巴乔夫掘墓。这个54岁就被推到帝国权力顶峰的苏联最后的皇帝开始玩别人的游戏,结果误入其中不能自拔,反倒导致各国家纷纷独立,自己也大权尽失,沦落到为LV做广告的地步。当然说到戈尔巴乔夫,其实比起中国历史上禅让而命丧黄泉的皇帝甚至他之前的各个总书记,命运也不是特别惨。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一个帝国的诞生

《征服者:一个帝国的崛起》(Conquerors: how Portugal forged the first global Empire),(英)罗杰 克劳利(Roger Crowley)著,陆大鹏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438页。 这本书是英国历史学家写的15世纪末、16世纪初葡萄牙人如何征服大海、在非洲东海岸和印度殖民的故事。全书分侦察、竞争、征服三部分,着重叙述了阿尔梅达、阿尔布开克两个殖民英雄在国王曼努埃尔一世的指挥下在印度西海岸的征战和统治。 如何成就帝国?葡萄牙的海上帝国后来被荷兰、英国取缔,而且故事发生在距今500年前,不过到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首先要有精神信仰:弹丸之地的葡萄牙统治者和全体贵族醉心于基督教和家族的荣耀,野心勃勃,一心建功立业,青史留名,为征服伊斯兰和异乡不惜双手沾满鲜血(的确,葡萄牙人的行径与海盗无二);其次要有先进的军事技术(葡萄牙人靠的是航海知识、经验、船坚炮利);目光长远,重商逐利;本土资源稀缺(二战前的日本也如此),奉行对外扩张政策。 叙事性很强,语言生动,陆大鹏翻译的也不错(之前介绍过他翻译的《巨人:凯撒的一生》),读起来很舒服。如果想了解那阶段的葡萄牙历史,值得一读。 去年我曾到过书中阿尔布开克曾浴血开辟和保卫的印度城市果阿(Goa),今天很多建筑果然还有葡萄牙式的西欧风情。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名将的一生

《麦克阿瑟回忆录》,(美)道格拉斯 麦克阿瑟著,陈飞宇译,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5月版,460页。 这是这位美国名将的自传,他戎马一生功勋无数,是美国为数不多的五星上将之一,出生在军旅世家,其父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菲律宾,又任菲律宾军事总督多年,他自己也在二战时从日本人解放了菲律宾,保卫了澳大利亚,以知名的蛙跳战术打败了日本,并实际统治日本多年,带领联合国军在朝鲜打败了金日成,可以说对亚太地区地区的影响深远。他还任西点军校多年的校长。他本人高大英俊,极端自信,烟斗、军帽、墨镜都是这个明星级司令官的标志。 本书按时间顺序讲述了他幼年、学习、成长、参加两次世界大战及朝鲜战争的经历。因为作者本人就是很多历史事件的主人公,第一人称的视角有助于了解很多决策过程和思路(里面有很多他对当时人物的评价);而且史料翔实,内容丰富,将军的文笔很好,演讲口才非凡,翻译的也很赞,让人手不释卷。 麦克阿瑟打仗喜欢切断地方的供给然后用海陆空三军的立体军力摧毁敌人。他认为打仗就是要灵活机动,相机而动,“将作为,君命有所不受”。他也喜欢亲临一线,眼见为实,亲自督战,既能了解瞬息万变的战况,又能鼓舞士气。他非常勇敢,很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他认为战争中胆怯滋长冲突,退步只会带来更多的损失。 书里也有很多他自己体会到的人生智慧:不撒谎,不告密。相见不如怀念。 他是典型的美国鹰派,敌视共产党,非常反华,很容易让人想到电影《奇爱博士》中的那个发动核攻击的美国空军将领。 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的告别演讲(老兵永远不死)被评为美国最著名的100个演讲之一,书中录有全文,根据书中所讲,这个演讲是即兴讲演。 Old Soldiers Never Die 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 – Speeches That Shaped History 朝鲜战争打了一半,中国志愿军参战后,杜鲁门为什么让麦克阿瑟下台?是总统不喜欢傲气自负的将军?还是美国人民厌倦了战争?还是认为战争是严肃的国际政治手段,而将领不可能有定百年乾坤的大智慧?的确,他没有估计到中国会出兵,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不是一个战略家。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教子 | Leave a comment

毛主席和王海蓉同志的谈话

按:这是《毛主席选集》第6卷里的节选。《毛选》正式版共出了5卷,网上有流传的静火版(网友静火搜集整理的内容)的第6、7卷,真实性待考,但以庐山会议期间的大量文件讲话来看,还是有一定价值的。静火本人在序言里也很推崇毛,因此他造假丑化的可能性不高。 毛骨子里就是一个革命者,一个现状束缚不住的人。那么,今天的你,又打算做什么改变现状呢? 和王海蓉〔1〕同志的谈话* (一九六四年六月二十四日) 王:我们学校的阶级斗争很尖锐,听说发现了反动标语,都有用英语的。就在我们英语系的黑板上。 毛:他写的是什么反动标语? 王:我就知道这一条,蒋万岁。 毛:英语怎么讲? 王:longlive蒋。 毛:还写了什么? 王:别的不晓得,我就知道这一条,章会娴〔2〕告诉我的。 毛:好嘛!让他多写一些贴在外面,让大家看一看,他杀人不杀人? 王:不知道杀人不杀人,如果查出来,我看要开除他,让他去劳动改造。 毛:只要他不杀人,不要开除他,也不要让他去劳动改造,让他留在学校里,继续学习,你们可以开一个会,让他讲一讲,蒋介石为什么好?蒋介石做了哪些好事?你们也可以讲一讲蒋介石为什么不好?你们学校有多少人? 王:大概有三千多人,其中包括教职员。 毛:你们三千多人中间最好有七、八个蒋介石分子。 王:出一个就不得了,还要有七、八个,那还了得? 毛:我看你这个人啊!看到一张反动标语就紧张了。 王:为什么要七、八个呢? 毛:多几个就可以树立对立面,可以作反面教员,只要他不杀人。 王:我们学校贯彻了阶级路线,这次招生,百分之七十都是工人和贫下中农子弟。其它就是干部子弟,烈属子弟等。 毛:你们这个班有多少工农子弟? 王: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干部子弟,其他都是工人、贫下中农子弟,他们表现很好,我向他们学到很多东西。 毛:他们和你的关系好不好?他们喜欢不喜欢和你接近? 王:我认为我们关系还不错,我跟他们合得来,他们也跟我合得来。 毛:这样就好。 王:我们班有个干部子弟,表现可不好了,上课不用心听讲,下课也不练习,专看小说,有时在宿舍睡觉,星期六下午开会有时也不参加,星期天也不按时返校,有时星期天晚上,我们班或团员开会,他也不到,大家都对他有意见。 毛:你们教员允许你们上课打瞌睡,看小说吗? 王:不允许。 毛: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瞌睡,要爱护学生身体,教员要少讲,要让学生多看,我看你讲的这个学生,将来可能有所作为。他就敢星期六不参加会,也敢星期日不按时返校。回去以后,你就告诉这学生,八、九点钟回校还太早,可以十一点,十二点再回去,谁让你们星期日晚上开会哪! 王:原来我在师范学院时,星期天晚上一般不能用来开会的。星期天晚上的时间一般都归同学自己利用。有一次我们开支委会,几个干部商量好,准备在一个星期天晚上过组织生活,结果很多团员反对。有的团员还去和政治辅导员提出来,星期天晚上是我们自己利用的时间,晚上我们回不来。后来政治辅导员接受了团员的意见要我们改期开会。 毛:这个政治辅导员作得对。 王:我们这里尽占星期日的晚上开会,不是班会就是支委会,要不就是级里开会,要不就是党课学习小组。这学期从开学到我出来为止,我计算一下没有一个星期天晚上不开会的。 毛:回去以后,你带头造反。星期天你不要回去,开会就是不去。 王:我不敢,这是学校的制度规定,星期日一定要回校,否则别人会说我破坏学校制度。 毛:什么制度不制度,管他那一套,就是不回去,你说:我就是破坏学校制度。 王:这样做不行,会挨批评的。 毛:我看你这个人将来没有什么大作为。你怕人家说你破坏制度,又怕挨批评,又怕记过,又怕开除,又怕入不了党。有什么好怕的,最多就是开除。学校就应该允许学生造反。回去带头造反。 王:人家会说我,主席的亲戚还不听主席的话,带头破坏学校制度。人家会说我骄傲自满,无组织无纪律。 毛:你这个人哪?又怕人家批评你骄傲自满,又怕人家说你无组织无纪律,你怕什么呢?你说就是听了主席的话,我才造反的。我看你说的那个学生,将来可能比你有所作为,他就敢不服从你们学校的制度。我看你们这些人有些形而上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转载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