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历史

克林顿怎么对付他的自卑

前段时间介绍的曾国藩家书中,经常可以看到曾国藩心中非常痛苦,总是担忧自己做不好,他对自己要求极高(希望做到圣贤),因此对自己不满意几乎是必然的。成功人士的内心往往并不如外人想象的那样充满自信、坚定镇静,他们也是充满焦虑、自我怀疑和担忧的。 最近在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自传《My life》(这本书真长!),发现这个身高1米88,口才极好,满脸笑容和自信,充满个人魅力,年纪轻轻就凭自己的努力当上阿肯色州州长和美国总统的人,其实内心也有黑暗面。 他在书中说,几乎所有从社会底层挣扎奋斗上来的人,都会潜意识里责怪自己,觉得自己配不上幸福的命运,对任何来到自己面前的好机会说再见,认为自己注定失败;他认为他自己的问题是,他表面生活风光(他做此反省时是1969年,作为精英获得了全球最顶尖的罗德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在英国牛津大学留学两年),但内心其实隐约还过着另外一种愤怒和恐惧、自我怀疑和毁灭的生活。他出生于美国南部小城的一个平凡家庭,生父在其出生前就车祸去世了;继父酗酒,经常大醉后打他母亲(他在自传中多次提到)。1969年2月,牛津的天气很差,23岁的克林顿在等待着被征兵去越南,这种低沉情绪到了最低点。对他的阴暗面,他在高中时就有觉察,写到了作文里(得了100分)。但克林顿说他从来没有让任何人深入到他自己内心的最阴暗的部分。他知道没有人可以一直表里不一地健康活下去;时间长了对他不好。他是如何应对自己的这种情绪和自卑的呢? 他花了很多时间旅行(欧洲大陆可玩的地方太多了),和有趣的人呆在一起(牛津大学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他也花了很多时间独处,看书。 他说非常喜欢Carl Sandburg的The People, Yes里面的一段: Tell him to be alone often and get at himself And above all tell himself no lies about himself Tell him solitude is creative if he is strong and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教子,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阿拉伯世界500年

《征服与革命中的阿拉伯人:1516年至今》(The Arabs: a History),(英)尤金 罗根著,廉超群、李海鹏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出版,743页。 这本书原版出版于2009年,中文译名比英文原名更加贴切,讲的是阿拉伯世界近500年来的历史,全书用15章,以时间顺序,试图从不同主题,从奥斯曼帝国,到今天的ISIS,覆盖英法殖民、一战二战、巴以冲突、石油时代、冷战时期直至21世纪,叙述了北非、中东各阿拉伯国家的变迁,也提到了巴巴罗萨(Barbarossa – 以前我去上海人民广场的这家餐厅时还真不知道这个名字原来来自于这个牛人)、穆罕默德 阿里、阿拉伯的劳伦斯、纳赛尔等一干强人。 本书思路清晰,叙述平顺,评论很少但立场客观(对作者祖国在中东的作为可以说揭露的很直接),力图揭示历史史实后的真正动因,翻译流畅内行,配以很多彩图,因此看这本书对理解眼下电视上天天放的中东局势的历史根源有很好的帮助,至少大大开阔了我的知识面,勾起了我对在法国上学时来自黎巴嫩、阿尔及利亚的同学们的回忆。 可悲的是中东问题一直是各方利益斗争的前台,从一百年前的英国法国,到冷战时期的苏联美国,到最近的俄罗斯和美国。相比之下,虽然最后都以失败收场,殖民主义的英法两国是纯粹为了自己本国的利益利用科技优势放高利贷、殖民、榨干北非和阿拉伯半岛,而美国除了自基辛格起不惜代价维护以色列、掠夺石油外,则是出自宣扬民主、建立和平的目的,只不过美国对该地区的认识并不深刻,并没有办好事。就连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也不能算成功。英国、法国更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吸血的殖民者。同时,阿拉伯人自己内部也始终不团结、不太平,各种民兵、派系斗争,往往都走向暴力、极端化,形成世仇,最后难以收场。石油也没能救阿拉伯。生为阿拉伯人,何其不幸!而这其中,有多少是伊斯兰自身的极端、狂热带来的副产品?宗教文化自由平等等等,背后其实都是赤裸裸的权力、利益和野蛮的人性,没有人真正无辜。 以色列的土地本来就是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那里抢来的,巴以冲突真是个悲惨的故事。 以上几十年的外因内因交错,造成了阿拉伯极其错综复杂的局面,短期这个死局无任何解决的可能。 2011年发生的阿拉伯之春,没有给阿拉伯人带来春天,除突尼斯外,所有经历2011年革命动荡的国家,如埃及、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巴林等等,迄今要么仍内战频仍甚至催生了ISIS,要么政局动荡,除突尼斯外,其他国家迄今几乎都是拳头至上,丛林法则,民不聊生。所谓民主,不可盲求!毕竟需要合适的土壤!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曾国藩家书读后感

曾国藩是谁 号涤生,湖南人,出身乡绅家庭,晚清权臣,组建湘军,平定太平天国,以文人封一等武侯,清朝仅有。后抗捻失败,成就了李鸿章与左宗棠。 开启了洋务运动。 外交上天津法国教案处理不当,晚节不保。 官拜武英殿大学士、两江总督,谥号文正公。 中国近代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军事家、理学家、文学家。 与“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毛泽东、蒋介石都很信服曾国藩,毛曾说:“予于近人,独服曾文正。”即使在晚年,他还曾说:“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 蒋毕生都膜拜、模仿曾国藩,写了几十年日记,而且让儿子蒋经国也仔细研究曾国藩家书。 “不为圣贤,便为禽兽;莫问收获,只问耕耘。” 曾国藩的家书说了什么 《曾国藩家书全集》,由其学生李鸿章、李瀚章兄弟编辑,全书共10卷,我看的这个版本又附上了过去一些没有面世的家信,以及曾国藩写给儿子等后代的信以成其家训,总共囊括了曾写的1305封家书,时间跨度从1840年他离家去北京科举开始写家书起,一直到1871年11月止(他第二年初客死在金陵)。 中国人只对家人说心里话,这本家书全集,从第一人称视角可以了解这个后人视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达极致之人的心路历程,也可以作为研究清末官场、太平天国覆灭等多方面很好的史料。清朝末年,风雨飘摇,鸦片战争等外患频仍,太平天国、捻军、苗军起义、回族叛乱内乱一波三折,乱世当头,英雄人物也同样风起云涌。我从本书发散开来,网上搜索了解了不少僧格林沁、李瀚章、左宗棠、鲍超、罗泽南、胡林翼、丁日昌、苗沛霖等人的前所未知的资料。 当然,曾国藩给家里写信的第一目的是告慰家人自己的近况,顺便对家族的发展提一些看法。传统地主之家出身的曾国藩家族观念非常强,希望家族能不断发扬光大。近两千封家书,勉励兄弟,教育后人的家规、家教、家训比比皆是。 论家规及团结的重要性:“凡家道所以可久者,不恃一时之官爵,而恃长远之家规;不恃一二人之骤发,而恃大众之维持。” 希望家族多出读书人,所谓读书人就是受教育之人:“吾不望代代得富贵,但愿代代有秀才。秀才者,读书之种子也,世家之招牌也,礼教之旗帜也。” “莫作代代做官之想,须作代代做士民之想。”(他的后人不少人做官,当然也有很多科学家、学问家)。 时时告诫子弟要自强、勤奋,多亲力亲为,不搞歪门邪道:“家中要得兴旺,全靠出贤子弟,若子弟不贤不才,虽多积银积钱积谷积产积衣积书,总是枉然。子弟之贤否,六分本于天生,四分由于家教。吾家代代皆有世德明训,惟星冈公之教尤应谨守牢记。吾近将星冈公之家规,编成八句,云:书蔬鱼猪,考早扫宝;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医理,僧巫祈祷,留客久住,六者俱恼。盖星冈公于地、命、医、僧、巫五项人进门便恼,即亲友远客久住亦恼。此八好六恼者,我家世世守之,永为家训,子孙虽愚,亦必略有范围也。” 读书治学 与左宗棠、李鸿章不同,曾国藩是正宗科班出身、科举高中同进士出身,毕生追求学问上进,立志成圣(“吾有志学为圣贤”),终成当时精神领袖、后世承认的理学家,对书法、看书、写诗、写对联(挽联)非常注意不断提高。他忙碌之际多以练字、看书、写日记、下围棋调节,提到练字的好处:“澄弟在家无事,每日可仍临帖一百字,将浮躁处大加收敛。心以收敛而细,气以收敛而静。于字也有益,于身于家皆有益。” 做这些事也是调节心情的好办法,军营里每日各种好坏消息接踵而至,肯定有不少负能量要排解:“余日内忧灼之怀,较之去冬更甚,每日除两次围棋外,无一刻不气得如柴狗担鸡去一般也。” 喜欢看书:“余性喜读书,每日仍看数十页,亦不免抛荒军务,然非此则更无以自怡也。”“余衰颓日甚,每日常思多卧,公事不能细阅,抱愧之至。看书未甚间断,不看则此心愈觉不安。” 爱看书,不看书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全不看书则寸心负疚,每日仍看《通鉴》一卷有余。” 看书写作的方法心得:“一曰看生书宜求速,不多阅则太陋;一曰温旧书宜求熟,不背诵则易忘;一曰习字宜有恒,不善写则如身之无衣,山之无木;一曰作文宜苦思,不善作则如人之哑不能言,马之跛不能行。” “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 建议儿子时常朗读诗:“先之以高声朗诵,以昌其气;继之以密咏恬吟,以玩其味。二者并进,使古人之声调,拂拂然若与我之喉舌相习,则下笔为诗时,必有句调凑赴腕下。诗成自读之,亦自觉琅琅可诵,引出一种兴会来。古人云“新诗改罢自长吟”,又云“煅诗未就且长吟”,可见古人惨淡经营之时,亦纯在声调上下工夫。盖有字句之诗,人籁也;无字句之诗,天籁也。解此者,能使天籁、人籁凑泊而成,则于诗之道思过半矣。” “读书之法,看、读、写、作四者每日不可缺一。看者,如尔去年看《史记》、《汉书》韩文、《近思录》,今年看《周易折中》之类是也。读者,如《四书》、《诗》、《书》、《易经》、《左传》诸经,《昭明文选》,李、杜、韩、苏之诗,韩、欧、曾、王之文,非高声朗诵则不能得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则不能探其深远之韵。譬之富家居积,看书则在外贸易,获利三倍者也;读书则在家慎守,不轻花费者也。譬之兵家战争,看书则攻城略地,开拓土宇者也;读书则深沟坚垒,得地能守者也。看书如子夏之“日知所亡”相近,读书与“无忘所能”相近,二者不可偏废。至于写字,真、行、篆、隶,尔颇好之,切不可间断一日。既要求好,又要求快。余生平因作字迟钝吃亏不少,尔须力求敏捷,每日能作楷书一万则几矣。至于作诸文,亦宜在二三十岁立定规模,过三十后则长进极难。作四书文,作试帖诗,作律赋,作古今体诗,作古文,作骈体文,数者不可不一一讲求,一一试为之。少年不可怕丑,须有狂者进取之趣,过时不试为之,则后此弥不肯为矣。至于作人之道,圣贤千言万语,大抵不外敬、恕二字。“仲弓问仁”一章,言敬、恕最为亲切。自此以外,如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为泰而不骄;正其衣冠,俨然人望而畏,斯为威而不猛。是皆言敬之最好下手者。孔言欲立立人,欲达达人;孟言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以仁存心,以礼存心,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是皆言恕之最好下手者。尔心境明白,于恕字或易著功,敬字则宜勉强行之。此立德之基,不可不谨。” 有长远打算:“吾辈办事,动作百年之想。”“凡行公事,须深谋远虑。” 曾国藩对他爷爷的家训颇为认同,要求全家节俭,少吃药(他自己经常吃鹿茸人参等补品),不信迷信:“吾祖星冈公在时,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此三者,弟必能一一记忆。今我辈兄弟亦宜略法此意,以绍家风。今年做道场二次,祷祀之事,闻亦常有,是不信僧巫一节,已失家风矣。买地至数千金之多,是不信地仙一节,又与家风相背。至医药,则合家大小老幼,几于无人不药,无药不贵。迨至补药吃出毛病,则又服凉药以攻伐之,阳药吃出毛病,则又服阴药以清润之,辗转差误,不至大病大弱不止。” “ 每劝人以不服药为上策。”  “药能活人,亦能害人。良医则活人者十之七,害人者十之三;庸医则害人者十之七,活人者十之三。余在乡在外,凡目所见者,皆庸医也。余深恐其害人,故近三年来决计不服医生所开之方药,亦不令尔服乡医所开之方药。见理极明,故言之极切,尔其敬听而遵行之。每日饭后走数千步,是养生家第一秘诀。尔每餐食毕,可至唐家铺一行,或至澄叔家一行,归来大约可三千余步。三个月后,必有大效矣。” 多次提到顺其自然的养生之道:“宜于平日讲求养生之法,不可于临时乱投药剂。养生之法,约有五事,一曰眠食有恒,二曰惩忿,三曰节欲,四曰每夜临睡洗脚,五曰每日两饭后各行三千步。惩忿,即余匾中所谓养生以少恼怒为本也。眠食有恒及洗脚二事,星冈公行之四十年,余亦学行有七年矣。饭后三千步近日试行,自矢永不间断。弟从前劳苦太久,年近五十,愿将此五事立志行之,并劝沅弟与诸子侄行之。” “曰每夜洗脚,曰饭后千步,曰黎明吃白饭一碗不沾点菜,曰射有常时,曰静坐有常时。” “夜饭不荤,专食蔬而不用肉汤,亦养生之宜,且崇俭之道也。颜黄门之推《颜氏家训》作于乱离之世,张文端英《聪训斋语》作于承平之世,所以教家者极精。” “庄生云:“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也。”东坡取此二语以为养生之法。尔熟于小学,试取在宥二字之训诂体味一番,则知庄、苏皆有顺其自然之意。养生亦然,治天下亦然。若服药而日更数方,无故而终年峻补,疾轻而妄施攻伐,强求发汗,则如商君治秦、荆公治宋,全失自然之妙。柳子厚所谓名为爱之,其实害之,陆务观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皆此义也。东坡游罗浮诗云:“小儿少年有奇志,中宵起坐存黄庭。”下一存字,正合庄子在宥二字之意。盖苏氏兄弟父子皆讲养生,窃取黄老微旨,故称其子为有奇志。以尔之聪明,岂不能窥透此旨?余教尔从眠食二端用功,看似粗浅,却得自然之妙。尔以后不轻服药,自然日就壮健矣。” “古人以惩忿窒欲为养生要诀,惩忿即吾前信所谓少恼怒也,窒欲即吾前信所谓知节啬也。因好名好胜而用心太过,亦欲之类也。药虽有利,害亦随之,不可轻服。” “养生之道,在于顺其自然:吾于凡事皆守“尽其在我,听其在天”二语,即养生之道亦然。体强者,如富人因戒奢而益富;体弱者,如贫人因节啬而自全。节啬非独食色之性也,即读书用心,亦宜检约,不使太过。余八本篇中言养生以少恼怒为本,又尝教尔胸中不宜太苦,须活泼泼地,养得一段生机,亦去恼怒之道也。既戒恼怒,又知节啬,养生之道已尽其在我者矣。此外寿之长短,病之有无,一概听其在天,不必多生妄想去计较他。凡多服药饵,求祷神袛,皆妄想也。吾于医药、祷祀等事,皆记星冈公之遗训,而稍加推阐,教示后辈。尔可常常与家中内外言之。” 顺便说一下,他虽然很注意进补(人参、鹿茸等名贵中药材),但高度精神压力下的曾国藩身体并不好,只活了62岁,无数封家书中提到饱受体癣之苦,这个很可能是牛皮癣的皮肤病折磨他几十年一直到死,有时痒的夜不能寐;他的视力晚年也逐渐下降,貌似白内障;不时牙疼。比较100多年前呼风唤雨要啥有啥但仍受各种小病折磨的二品权臣,而今的医学进步是多么巨大啊! 多封家书中提到勤奋、谦虚(所谓“劳谦”)、俭朴: “精神愈用而愈出,不可因身体素弱过于保惜;智慧愈苦而愈明,不可因境遇偶拂遽尔摧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教子, 管理, 自我成长 | Leave a comment

曾国藩的治家之道 曾氏家书所得2

近几天看完了曾国藩家书第3到6卷。这一段中,他回家省亲,被朝廷命令就地搞团练,组建湘军,对抗太平军。故这一部分大多是他从军营写给家人的书信,通报自己个人、工作近况,询问家中情形,除分享了不少自己处世用兵带队的观点外,还用很大篇幅对子弟开展家训。(当然家训贯穿全部家书,这个版本的家书下册后面还附了上下两卷《曾国藩家训》)​。 家庭是中国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家族关系对于一个人的成功立世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曾国藩家族200年来出了240多位杰出人物,可以说他的家族式刻苦经营和训导有着直接的关系。 曾国藩自律甚严,治家也极严,因为他对中国社会、人性认识极深,纵观中国上下几千年,中国的“礼”字是血淋淋的。中国人口众多,大多不自信,不自信的人容易嫉恨别人,在这样的环境下,低调是保命的关键。曾国藩要求从根本上克制自己及家人的贪欲,不贪财:“大凡做官的人,往往厚于妻子而薄于兄弟,私肥于一家而刻薄于亲戚族党。予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可耻,以宦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总不靠做官发财以遗后人,神明鉴临,予不食言。此时事奉高堂,每年仅寄些须,以为甘旨之佐。族戚中之穷者,亦即每年各分少许,以尽吾区区之意。盖即多寄家中,而堂上所食所衣,亦不能因而加丰,与其独肥一家,使戚族因怨我而并恨堂上,何如分润戚族,使戚族戴我堂上之德而更加一番钦敬乎?将来若作外官,禄入较丰,自誓除廉俸之外不取一钱。廉俸若日多,则周济亲戚族党者日广,断不畜积银钱为儿子衣食之需。盖儿子若贤,则不靠宦囊亦能自觅衣饭;儿子若不肖,则多积一钱,渠将多造一孽,后来淫佚作恶,必且大玷家声。故立定此志,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留银钱与后人。若禄入较丰,除堂上甘旨之外,尽以周济亲戚族党之穷者,此我之素志也。” 不仅如此,他认为商场、官场皆是利害场,吃人拿人的千万要小心:“从前施情于我者,或数百,或数千,皆钓饵也。渠若到任上来,不应则失之刻薄,应之则施一报十,尚不足以满其欲。故兄自庚子到京以来,于今八年,不肯轻受人惠。情愿人占我的便益,断不肯我占人的便益。将来若作外官,京城以内无责报于我者。澄弟在京年余,亦得略见其概矣。此次澄弟所受各家之情,成事不说,以后凡事不可占人半点便益,不可轻取人财,切记切记。”(这个认识算是深刻)。 家书中时刻教育兄弟子女淡泊名利,勤劳俭朴,兄弟和睦,互相尊重:“古人云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孟子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又及,“吾细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便尽,其子孙始而骄佚,继而流荡,终而沟壑,能庆延一二代者鲜矣。商贾之家,勤俭者能延三四代;耕读之家,勤朴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则可以绵延十代八代。我今赖祖宗之积累,少年早达,深恐其以一身享用殆尽,故教诸弟及儿辈,但愿其为耕读孝友之家,不愿其为仕宦之家。诸弟读书不可不多,用功不可不勤,切不可时时为科第仕宦起见。若不能看透此层道理,则虽巍科显宦,终算不得祖父之贤肖,我家之功臣;若能看透此道理,则我钦佩之至。澄弟每以我升官得差,便谓我是肖子贤孙,殊不知此非贤肖也。如以此为贤肖,则李林甫、卢怀慎辈何尝不位极人臣,舄弈一时,讵得谓之贤肖哉?予自问学浅识薄,谬膺高位,然所刻刻留心者,此时虽在宦海之中,却时作上岸之计。要令罢官家居之日,己身可以淡泊,妻子可以服劳,可以对祖父兄弟,可以对宗族乡党,如是而已。诸弟见我之立心制行与我所言有不符处,望时时切实箴规,至要至要。”“凡一家之中,勤敬二字能守得几分,未有不兴;若全无一分,未有不败。和字能守得几分,未有不兴;不和未有不败者。诸弟试在乡间将此三字于族戚人家历历验之,必以吾言为不谬也。”“凡人一身,只有“迁善改过”四字可靠;凡人一家,只有“修德读书”四字可靠。” “至于兄弟之际,吾亦惟爱之以德,不欲爱之以姑息。教之以勤俭,劝之以习劳守朴,爱兄弟以德也;丰衣美食,俯仰如意,爱兄弟以姑息也。姑息之爱,使兄弟惰肢体,长骄气,将来丧德亏行,是即我率兄弟以不孝也,吾不敢也。我仕宦十余年,现在京寓所有惟书籍、衣服二者。衣服则当差者必不可少,书籍则我生平嗜好在此,是以二物略多。将来我罢官归家,我夫妇所有之衣服,则与五兄弟拈阄均分。我所办之书籍,则存贮利见斋中,兄弟及后辈皆不得私取一本。除此二者,予断不别存一物以为宦囊,一丝一粟不以自私,此又我待兄弟之素志也。” 多次让后代警惕安逸生活的危险,一切从简:“生当乱世,居家之道,不可有余财,多财则终为患害。又不可过于安逸偷惰,如由新宅至老宅,必宜常常走路,不可坐轿骑马。又常常登山,亦可以练习筋骸。仕宦之家,不蓄积银钱,使子弟自觉一无可恃,一日不勤则将有饥寒之患,则子弟渐渐勤劳,知谋所以自立矣。”“出门宜常走路,不可动用舆马,长其骄惰之气。一次姑息,二次、三次姑息,以后骄惯则难改,不可不慎。”“吾家后辈子女,皆趋于逸欲奢华,享福太早,将来恐难到老。嗣后诸男在家勤洒扫,出门莫坐轿;诸女学洗衣,学煮菜烧茶。少劳而老逸犹可,少甘而老苦则难矣。”“不可坐轿骑马,诸女莫太懒,宜学烧茶煮菜。书、蔬、鱼、猪,一家之生气;少睡多做,一人之生气。勤者生动之气,俭者收敛之气。有此二字,家运断无不兴之理。” 对儿媳也管的严:“新妇始至吾家,教以勤俭。纺绩以事缝纫,下厨以议酒食。此二者,妇职之最要者也。孝敬以奉长上,温和以待同辈。此二者,妇道之最要者也。” 曾国藩在1300多封家书中,无数次提到祖坟,他迷信风水,要求妥善安葬祖上及父母,但即便如此,也要求外观低调:“起屋起祠堂,沅弟言外间訾议,沅自任之。余则谓外间之訾议不足畏,而乱世之兵燹不可不虑。如江西近岁,凡富贵大屋无一不焚,可为殷鉴。吾乡僻陋,眼界甚浅,稍有修造,已骇听闻,若太闳丽,则传播尤远。苟为一方首屈一指,则乱世恐难幸免。望弟再斟酌,于丰俭之间妥善行之。改葬先人之事,须将求富求贵之念消除净尽,但求免水、蚁以安先灵,免凶煞以安后嗣而已;若存一丝求富求贵之念,必为造物鬼神所忌。以吾所见所闻,凡已发之家,未有续寻得大地者。沅弟主持此事,务望将此意拿得稳,把得定。至要至要!”

Posted in 历史, 教子 | Leave a comment

The Generalissimo’s Son

《蒋经国传》,Jay Taylor(陶涵)著,林添贵译,华文出版社2015年出版,404页。 本书是台湾《中华时报》发行人赞助前美国驻台湾外交人员写的台湾二代领导人的传记。虽然没有老蒋、毛等出生入死打天下,但小蒋自小活的不轻松,母亲虽是原配但差点没被老蒋承认;被扣押在苏联12年,差点没能回来,连老婆都是苏联给安排的蒋方良;老蒋认识到自己再无生育能力后(蒋家男人都是花花公子,小蒋亦然,其儿子都短命)才真正认可他,但也是各种考验一试再试,在大陆和台湾都干了很多脏活才得以接班。临死前小蒋结束了国民党的独裁,将台湾推向全民选举,开华人社会之先河。 本书可以侧面丰富对一些历史事件的认识,比如西安事变:中共并不是没有起杀蒋之心,但阻挠的是苏联。不仅放了蒋,而且把儿子还给他,是让他抗日。毕竟日本才是苏联的大敌。有关朝鲜战争:当年辽沈战役,中共以北朝鲜为基地,所以建国后抗美援朝,也算还债。毛打朝鲜战争也有另外一个打算,牵制美国,不战而胜拿下台湾。没想到的是美国反应强烈,立马强势参与朝鲜战争,这场战争的一个后果是,台湾保住了,蒋家王朝安枕无忧了。 看此书也可以知道当代台湾一些风云人物的老底,如李登辉、吕秀莲、马英九、宋楚瑜、连战等。 西方Chernow等人的传记如西方油画,注意细节,如Caravaggio的画一般传神;东方人物的传记,因为这些人成名后会花大力气改造过去的记录,对早年讳莫如深(朱元璋即是一例),因此更像中国的山水画,可远观,猜度,但细节甚少,几乎完全看不出当事人是怎么想的。单就传记水平而言,无法与Chernow的专业巨作比肩;论见识水平,也万难望《李鸿章传》这样的大手笔。 老蒋的镇定:灾难临头,犹能镇静自持,不慌不忙,从容沉思,正是蒋介石的个人奇特魅力。他能临危不乱,说明了何以国民政府许多文武百官在必败之局犹能坚守岗位。数以千计的国民党军队的官兵依然拼死一斗,迟滞人民解放军向舟山的对岸海边推进。诚如夏功权所说:“我们对他盲目地信服。” 形象很重要:在蒋经国个人的意见里,李具备作为“中华民国总统”的外表形貌和内在条件。蒋经国想到李登辉身材高大、面带笑容在全世界的形象,就不由得相当满意。 比较:八十一岁的邓小平,比蒋经国年长六岁。这一辈子,他喝的酒可不逊于小蒋,抽的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他的身体比小蒋强多了。 这本书英文版原名是The Generalissimo’s Son, 哈佛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中文是台湾所译,台湾出版,汉语版似可见夹带了些赞助人的私货。

Posted in 历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