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登上高山之颠

很久没写blog。

象是在漆黑的夜里在没有照明没有路径的山上行走,看不到边际和希望。

我想登上高山之颠,享受微风哪怕是狂风,享受精神孤独的那一刻,享受远离世界的清净和纯洁。

Falstaff

Elude

Lodestar

Read, read, read – learning is the only source of self-improvements. It should never stop.

Be the first rate. Excel. Strive for perfection.

Give feedback.

Outright

Handful.

By doing what you were successful won’t keep you successful with the new situation.

chuckle

阿黄

上周六去了密云的桃源仙境,天气非常的好,几乎没有风所以不冷;那山也不是很高,808米,爬起来很有意思。山顶上和众人吃完午饭喝完汤以后,找个迎着太阳的小坑一躺,睡上半小时,感觉挺好。和黑坨山一样,以后可以自己开车来。

上山的时候遇到一只黄狗,带我们上山下山,异常健壮,一路欢的很,对路非常熟,我们吃饭时给了它一些。到了山下,转了几转狗不见了。据以前常来的登山队友讲,这狗几年前就在这山上给人当免费向导了。这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长时间与狗接触,以前只喜欢猫,现在发现狗也是挺可爱的动物。可惜没带相机。

平衡

今天去爬了北京三座最高的山之一的黑坨山,从九眼楼下,天气奇好,天空无比的蓝,远远望见山下三个大湖;路也不是很累人,山顶上有几处地方避风向阳地上是长长的干草,极其适合饭后看着山下的景色午休、扎营度假,将来我休假可以带着帐篷到这地方住几天。可惜忘了带相机。

在长城上休息时我抬头看天,因为地上很多石头,又不太习惯抬着头向上看的姿势,差点摔倒。我突然想,如果一个人不习惯朝上看,突然改变视线,会因为不习惯而失衡导致摔倒吗?

生活里是不是也是这样?

诗二首

过清远大家峡

宋 章才邵

岩头风急树欹斜,溪畔渔樵十数家。
老尽往来名利客,年年秋水映芦花。

醉著

唐 韩渥

万里清江万里天,一村桑柘一村烟。
渔翁醉著无人唤,过午醒来雪满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