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20世纪智力活动总结

《20世纪思想史:从弗洛伊德到互联网》(The Modern Mind: An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20th century), (英)彼得 沃森(Peter Watson)著,张凤、杨阳译,译林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1316页。

这本书的中文译名有误,因为原书副标题里说的清楚,是intellectual history,20世纪的心智史,讲的不仅仅是哲学、思想,而是有关各种文化、建筑、科学、宗教、文学、戏剧、音乐、心理学、人类学、考古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等包罗万象、一切与智力有关的发展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作者的野心可真不小,如果你知道他曾经写过一本《思想史(Ideas: a history from fire to Freud)》(我还没看过),博览群书(书后的注释有3000多条),从原始人讲到1900年(之后的内容到了这本20世纪了)把人类智力发展的历史全部总结下来,可能要更加佩服这个英国历史学家了。这两本书也是他最有名的著作,他还著有其他书籍30多本。

这本书很厚,好在作者力求讲故事(他自己说是受了理查德 罗兹的《原子弹的诞生》的启发),把各种理论和思想深入浅出地介绍给读者,这工作非常不容易。

如果有功夫,可以把书里提到的所有作者很认可的书拉个书单(好些我没看过)。

本书结尾有意思,虽然一开始极力推崇弗洛伊德的深远影响,但全书最后提出了一些学者对弗洛伊德的质疑。另外也提到莎士比亚也未必那么的神。

全书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德国的思想曾经非常牛叉,作者认为是希特勒扼杀了它的进程。Ph D头衔诞生于德国。

作者偏向西方,认为除西方外,20世纪其他文明没有贡献任何思想。中国是不是整整100年都在拿来主义?

身上没有落过雪的人是办不成什么大事的。(落过雪这三个字可以随意更改)

希特勒的思想(《我的奋斗》)也值得一读啊:“人类达到的所有目标都归功于自身的创造力加上残暴性。……所有生命都与三大命题息息相关:奋斗是万物之父,美德存在于血液之中,而领导力是首要且决定性的。……想要生存的人必须奋斗,而在这个以永恒奋斗为生存法则的世界上,不想奋斗的人没有存在的权利。”

书中很是贬低苏联的这个李森科,不过我至少认同他这个观点:“环境(即社会、抚养和教育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如果不比遗传更重要,至少也与遗传同样重要。”

外企都非常爱中国,因为“成熟公司实际上更偏爱计划经济。”(约翰 肯尼思 加尔布雷思)

阿德里认为,人类之所以能够存活和繁荣是因为他内心从未忘记自己是野兽。

列维—斯特劳斯概括说,“几千年来”,书写一直是权力精英的特权,关系到社会地位和阶级分化,“其主要功能”是“奴役和征服”。

我没有见证过奇迹,但我见到过活生生的出色的男性和女性,他们之所以出色,是因为他们在工作中极其投入。

休谟本人说:“理性是激情的奴隶,也只应该是激情的奴隶,除了对激情俯首帖耳之外,再不听命于任何其他东西。”(这里的激情应该是欲望)

我们如何不自掘坟墓

《超级智能:路线图、危险性与应对策略》(Superintelligence: paths, dangers, strategies),(英)尼克 波斯特洛姆(Nick Bostrom)著,张体伟、张玉青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2月版,332页。

这本书是最近看的第二本有关人工智能发展危险性的书(第一本是《我们最后的发明》,前面有介绍,这两本书都是Elon Mush马斯克的推荐书籍),原著出版于2014年,作者出生于1973年,虽然很年轻,但自幼好学多思,才华横溢,创建了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院并任院长,写了近200本书,著作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还得过一些大奖,是当代著名思想家。

这兄弟看起来就是比较高智商

这本书要比《我们最后的发明》深刻很多,相比之下,它不仅仅讲人工智能(书中叫“超级智能”)可能给人类带来灭绝的风险,还全面介绍了超级智能发展加速、实现超级智能的几种技术手段(人工智能只是其中之一,其他的技术包括全脑仿真、生物技术、人机交互)、机器智能会以何种优势强于人脑、超级智能爆发的动力演变、一旦超级智能爆发我们人类有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等等。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书里不光提风险,而且也思考了在超级智能研发过程中我们如何防控超级智能毁灭人类,手段包括监控,激励,阻断,驯化,国与国如何合作,以及如何给智能输入对人类友好的价值观等等。最后的部分极为抽象并要求较高的想象力,阅读起来是一种智力考验,任何一个小地方都可以展开写一部科幻小说。

人工智能发展日新月异,作者写书时Alpha Go还没有披荆斩棘、把人类高手杀的节节败退,CPT3也还没有创作出完全像人写的诗歌或恐怖的小说,但就其当时讲,仍然算思考深入,对超级智能进行了一次苦思冥想。翻译的不错,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