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8-07-01

Das Kapital

2018年上半年最后一天看完了《资本论》第三卷,至此,《资本论》Das Kapital全部看完。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的这个版本,第一卷1127页,第二卷672页,第三卷1190页,加起来3000余页,看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马克思花了40年时间写成,还不算恩格斯编辑第2、3卷的时间。厚厚三本书,摆在书架上,煞是好看,显得很有学问的样子,极大有利于虚荣心的满足。 资本论说了什么 全书共分三卷,第一卷讲的是资本的生产(商品与货币,货币转化为资本,剩余价值的产生,工资,资本的积累);第二卷讲的是资本的流通(资本形态变化及循环,资本周转和流通);第三卷讲的是总过程的各种形式(利润、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利息,地租)。 第一卷由马克思亲笔完成,第二、三卷由则在马克思逝后,恩格斯编辑整理,没有第一卷的辛辣和深刻,主要是当时历史背景下资本多方面的细节分析,少有结论性的内容。当然,马克思特有的抽象理论深度仍不时闪现。书中部分观点有不可避免的历史局限,虽然正确的指出了资本社会以万物都可以商品化(都能卖)为前提,私有化又是商品化的前提。现在的商品已远远超越了生产出来的实物产品,信息、服务、咨询、想法乃至感官享受都可以被出售。 书中的资本是无政府的,而当今的资本实际上是受政府宏观调控的。 当然,所有这些小局限瑕不掩瑜,前面说过,《资本论》本身是一部未完成的、开放的、时至今日仍可补充发展的伟大书籍,《资本论》是影响了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重要著作,其对资本主义社会剥削本质的深刻揭露和猛烈抨击,不仅影响了苏联、中国等广大深受共产主义影响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进程,而且对法国、英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自我改造和进化也贡献良多。 资本(企业)为什么要增长? 我们生活在资本的水深火热中,天天面临资本家的压力。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他们总是想要更多,想要好消息。资本的增长压力是由其本质决定的。万物生长,如我不足一岁的儿子,他一天天长大意味着生命的成长。企业一旦增长停滞乃至负增长,即意味着衰亡。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特朗普正在为全球化掘墓,世界经济增长极可能放缓。这种大环境下,我们如何应对?增大个人财富中不动产的比例,学习以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对万事有自己的判断和思考。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