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7

排队

下午在外面办事,办完了肚子很饿,回家前想吃点;看见路边不少人提着烧饼回家,沿着反方向找去,果然找到一家路边很火的烧饼店,咸甜两种,1块5一个,还买四送一。门口排着不下10人的队,大多是年纪比较大的街坊,买了烧饼准备给全家晚餐的那种。 我喜欢面食。排队前,因为着急回家,我叫了辆车,不久就叫到了,司机还有几分钟到,而烧饼是一出炉就被前面的人抢光的。眼看着司机越来越近,终于到了街旁,我跟他打了个招呼,这时前面还有4、5个人,看烧饼出炉的速度至少要等10分钟。队里的一个老人说,你买几个?我说买两个,一甜一咸。他说你排前面去吧,等下一锅出来先拿!其他人也附和着说反正只有两个,拿走,不然车走了你也要被罚钱的。 就这样我及时赶上了车,还吃到了可口的热腾腾的烧饼。一边吃,一边回味。很多次,这些朴实的老上海人在颠覆着我对上海的粗浅认识。上海人其实象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一样善良。而我,对自己过去的一些作为,也开始非常不齿。 钱能买到的东西,是多么可怜的少!真正的打动人心,需要的也何其少! 你们!你们这些所谓的精英,所谓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们随波逐流,还是在改变着你们的生活环境,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你们给周围带来了什么?如果你们到台湾、加拿大这种地方,在外国人面前立马变得彬彬有礼,但在上海这样的国内大都市、自己的同胞面前极端自私,处处双重标准,你们跟周围的人有什么不一样?你们处理问题的时候,忘了你们的根吗?你们的厚道在哪里?你们何以为人?

Posted in 心情, 教子 | Leave a comment

理性人生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德 叔本华著,石冲白译,杨一之校,商务印书馆2016年出版,736页。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的附录中,叔本华对康德的哲学观点展开了精彩的批判。全文100多页,可以独立成书,因为也提到了很多叔本华自己的哲学观点,所以他自己在序中建议读者在读《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前先读此附录。 不同于《附录和增补》(其中精华被整理成了一本书《人生的智慧》,前面有过几篇的专门介绍)。 叔本华的方法是极为专业的,所谓批判,并不是一棍子打死,而是有褒有贬,首先肯定了康德的地位和贡献,其正面和积极让人仰为观止,大概最会拍马屁的人也自愧弗如 (有意思的是,叔本华对黑格尔是非常贬低的);但对他的不足也有理有据有力的进行了分析、抨击,文革期间红卫兵的本事比叔本华差远了,而且他还捎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青出于蓝胜于蓝,这尤其难能可贵。 既然是批判就要自己先搞清楚对方在说什么,而叔本华的哲学功底和阅读水平在本文中一览无遗。众所周知,康德的书是非常晦涩难懂的,我虽看过《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三本,也不敢说懂了皮毛(前面也有些读后感);但叔本华可以用非常简单的语言概括出其中心观点,阅读本文可以对理解康德的哲学有很大帮助;而且旁征博引,把历史上知名哲学家的相关论点拿来证明自己的看法正确。叔本华盛名之下,的确有两把刷子。 具体来说,本文先绝对肯定了康德的哲学史地位,说明了他的主要功绩(指出我们只能通过感官了解外部世界的表象,而根本无从认识事物的真正本质,覆灭了经院哲学),接着开始历数其缺陷(概念定义不清而且前后矛盾、刻意追求结构对称等等),然后评价康德的量、质、各种判断关系、样态等哲学概念的设定,以及仔细考察了康德的几个知名的二律背反(自由、宇宙、灵魂、上帝),最后脱离三大批判,从康德的其他著作评价了他的神学、伦理学、法学、美学观点。叔本华认为因果律决定了这世界(与我一样,他也认为时间决定了因果律—我们都是时间这棵树上的虫子,从底往上爬,爬着爬着就死了);没有主体就没有客体。 在谈到《实践理性批判》时,叔本华着墨批评了康德将理性与道德划等号的行径。康德在这本书最后开始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世界上只有两件事让我敬畏,一是夜空浩瀚的星空,另外就是人们心中的道德律。”叔本华举了很多例子,说明理性只是手段,而道德是直接与善恶相关的,是目的。实践理性不等于美德。理性是根据抽象的概念为行动的指引,不仅仅屈服于眼下的感受(动物是眼前事物的奴隶,有理性的人不是);而一个居心叵测的恶棍也可以非常有理性的犯罪做恶。无心的善不是真善;很多善行其实都是希望有所回报,实际上的功利主义。 什么是理性的人生呢?叔本华说: “这些人特有的标志是一种不同于寻常的恬静心情,不管所发生的事情是令人不快还是令人欣慰(他们都不放在心上);是稳定的情绪和做出决定之后便坚持贯彻(的精神)。事实上这就是理性在这些人心中起着压倒的作用,也就是说他们偏于抽象而不近于直观的认识;由此,他们对于生活便有了借助于概念的,一般在全盘和大体上的认识。理性一劳永逸地将生活的盖子揭开了,连同眼前一时印象的虚伪性,连同一切事物的变化无常,生命的短促,享受的空虚,幸运的消长以及偶然事故对人大大小小的恶作剧都揭穿了。因此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是意外的,凡是在抽象中已知道的,如果一旦个别地成为事实而出现于他们之前,都不能不出其不意地使他们感到惊异,不能使他们他们丧失自制的能力。。。”“不要无条件的珍爱任何东西,不要看见什么就忘掉了自己,不要以为占有任何一物能够带来圆满的幸福:对于一件事物任何难以形容的欲望都只是作弄人的幻象,要摆脱这种幻象;与其靠挣来的占有,毋宁靠明白了的认识,效果是一样,但更容易的多。” 人性不可考验。远离诱惑。看破红尘,心无一物。这是不是佛教的论调?这种自制力、计划性极强的生活,有几人能真正过? 最后说一下,本书翻译的很棒,这个版本值得阅读。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中年感言

刚刚从车站送走父母,坐在闹市区高楼大厦一角的还没开的咖啡厅的一个桌子上,早上刚8点,周围没几个人,咖啡店的员工睡眼惺忪,懒得理我,只有路边急匆匆上班的行人,炎热的盛夏已经过去,高楼间凉风习习,旁边的喷泉声和远处车水马龙的发动机轰鸣声交错,就像我此刻澎湃的内心。 我生在夏天,一辈子大事大多跟夏天有关。今年夏天也发生了很多事。经过漫长的等待,儿子出生了,而且选在了一个非常准的时机: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本来要陪总部二老板去香港见意大利飞来的大老板,结果老婆打电话说见红了,我跟二老板说,我不能去香港,得留在上海。二老板二话没说,跟大老板请示了下,后者同意了,香港所有的会议和安排因此取消。二老板说,你儿子真聪明啊,Great timing。 当晚儿子出生。我带了本《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坐在产房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感慨医院真是思考人生的好地方。我自幼多病,没什么文化的父母给我取名“健”,希望我永远不要去医院,没想到我长大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天天往医院跑。生老病死,那一晚坐在老婆身边,听着她的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回应着走廊里其他产妇的叫声,看着一群医生护士在鲜血遍布的手术床上忙碌,体会着生命的代价。 儿子能吃能睡,整日蜷着腿闭目养神,虽然我很清楚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怀疑是不是生了个傻子,不过每天早晚趴到他的小床上吻吻他的小头、胖脸,闻着他身上的奶香,感觉一天的疲倦都是值得的。 儿子的出生意味着空闲时间的急剧减少,每天的睡眠时间毫无保证,已经10多天没能锻炼了,原来打算破10公里PB的计划眼看泡汤。近日商务应酬较多,晚上不得不吃喝,体重也开始朝中年胖子的方向坚定前进。 原来的公司也在召唤我回去,职位和条件在往常都梦寐以求,不过我跟他们说,我不能这么轻易背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拉了我一把的人,尤其是他们现在困难的时候;感谢他们的信任,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在原来的公司经历了很多,奋斗过,爱过,被重用过,也做过很多危险的脏活,接到他们的电话,总是感慨良多。给原来老板打电话说这些时,他说,理解,毕竟,他们陪你穿越了荒漠 (Ils t’ont accompagne pendant la traversee du desert)。 我时常想起的一个场景是,有一次我在意大利开会。那天日程都结束了,进展还不错,我决定好好款待下自己,去了酒店旁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厅要了个海鲜套餐,点了杯白葡萄酒。我一个人坐着有些无聊,邻座的一对夫妇是法国人,我跟他们聊起来。那个女的其貌不扬,不过情商很高;她问我,我这样的工作,是不是不太利于建立家庭?聊到我过去跟法国公司的经历时,她感慨,说意大利人也挺厉害的,又问我,法国人和意大利人,谁对我更好? 他们过去对我很好,不过现在我成年了,不再需要谁对我多好。我只需要对别人好。 5月份调过来的这个新职位业绩很一般,我也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毕竟100多人也要养家糊口,我不能让这公司在我手上毁了。 父母从山里买了400个鸡蛋,杀了4只鸡,年近80岁坐了8小时的大巴车来上海看孙子,还很内疚说他们没有多少钱,不能给孙子多少。也许是我太忙没时间陪他们,也许是我平时话少、脾气粗暴,因为我就是个自私到底的儿子,也许他们家里很多东西不会用,饭菜不合口味,不适应城市生活,他们很快就萌生了回乡下的念头。一大早把他们送到车站,到旁边的小卖部给父亲买了两条大前门、两瓶二锅头,又到取款机上给他们取了些钱塞到他们的行李里,匆匆上班去了。离开车站时,想想他们日益萎缩的身躯无奈的渐行渐远,而自己平时对他们实在不够好,不禁热泪盈眶。 后代出生,父母老去,这,也许是生命的自然轮回;事业上的千钧重担压在肩头,本是中年人的宿命。来,给我一个保温杯,放些枸杞。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经济学巨著《国富论》

亚当 斯密是谁? 苏格兰人(与另外一个知名苏格兰哲学家休谟是朋友),18世纪后期英国知名学者,知名著作除了《国富论》外,还有《道德情操论》。终身未婚。 帝王书 《国富论》英文全名是《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即《国家财富的本质与原因的考察》,根本目的是思考如何增强一国实力,被后世看作古典经济学的开端,虽然着眼点是经济、生产力,但远不止于此,对社会治理、宗教、教育、基础设施、税赋、国际贸易等政治方面都有涉及,因此是不折不扣的帝王书,叫《斯密论治理国政》也不为过。 《国富论》中的主要经济观点 劳动分工带来交换,产生市场。 货币长远来看都在贬值,因为货币不代表价值。“必须记住,劳动,而不是任何一种商品或一组商品,是白银和所有其他商品的价值的真正尺度。” 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稀缺性意味着高价。 增长带来高工资:“不是国民财富的实际大小,而是它的不断增长,引起劳动工资的上升。” “任何一国繁荣的最具有决定意义的标志,是它的居民人数的增长。”(中国每年新生儿1800万,印度3500万。中国是不是真的未富先老了?印度的后劲是不是比中国大的多?) 农民真正创造价值,农业不行,此国必穷;商人虽然重要,但是靠不住,资产太容易流动(别让王健林跑了!)国家绝不能交给商人治理。 技术的进步带来财富。财富的增长,除了勤奋外,节俭的生活也是必须的。“资本增加的直接原因是节俭,不是勤劳。”金融是一种工具,可以帮助实体经济。 货币只是一种符号(现在的比特币已经完全是虚拟的了,连纸质媒介都没有)。攒钱、储蓄无益,让钱去创造价值:“一个人如果不将所能支配的全部资财,自有的或向他人借来的,用在这三种用途之一,那他一定是完全疯了。”“钱生钱。当你得到了不多的钱时,常常就容易得到更多。巨大的困难是如何去得到这不多的钱。” 反对关税、退税等各种重商主义、保护主义贸易措施,主张自由贸易最终会惠及各方。自由才廉价,竞争才繁荣。反对政府干预和垄断,反对各种行业和贸易壁垒,主张公平竞争。“贪婪和不公正总是近视的。” 借债如山倒,还债如抽丝。政府的很多国债都是自己骗自己。 生产资料不能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政府保护富人。 看不见的手 本书最有名的一个观点就是“看不见的手”,主张政府只需创造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每个人自然会按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去改进社会,“看不见的手”实际上指的是人的逐利之心。但斯密是肯定利己心的,认为利己心与公利一致。社会、国家的大我,由无数小我组成,小我不在,大我何存?小我不旺,大我何兴?这种自由主义、市场主导的观点,迄今影响着半数乃至以上的经济学家。 殖民地 《国富论》中对殖民地用墨颇多,主要观点是殖民地应该取得与宗主国一样的政治经济地位,殖民地应该向帝国纳税,这税要公平合理,关税尽可能少,以促进双方的贸易,有利于殖民地的繁荣;同时殖民地应在帝国国会中占有与纳税份额相应的席位。 本书出版那一年,恰是美国发布独立宣言的1776年。美国因为不愿意被英国盘剥,而且第二代欧洲后代对欧洲的感情减淡,随即发生了独立战争,从英国脱离出去。 有一本科幻小说《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有人翻译成《严厉的月亮》,但我觉得直译成《月亮是一个难搞的婊子》更合适点),讲的是殖民地月亮在电脑的带领下脱离地球统治的故事,写的很幽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国富论》第5编选读

这个炎热的夏天终于要结束了。最近很忙,看书写字的时间很少。《国富论》篇幅很长,也不是一篇很快就能翻完的书,希望明天能最后看完。 《国富论》第五编《论君主或国家的收入》中,斯密对国家的支出和收入做了比较详细的分析和评论,就司法行政、公共设施基础建设、初级和高等教育、宗教与政治等方面都有很精辟的论述。他认为维护社会正义的司法机构可以靠收取申诉人的费用自给自足;地方性的支出应该由地方出;他指出国家供养的教育机构教学质量不如由学生评价和支持的体系有效果;他认为计划不如市场的作用大,一切都是围绕利益展开的。新的宗教总是比旧的有冲击力,因为分散的利益总是比集中的利于社会长治久安。税收方面,我第一次知道印花税原来一开始真的是印在一种上面有花纹的纸上的税;他辛辣的指出印花税的在欧洲的普及神速,没有什么比政府学习从人民那里捞钱速度更快的了。 “操纵和说服总是政府的最容易的最安全的手段,就像强制和暴力是最坏的和最危险的手段一样。” “一个人如果不适当地使用人的智力,真的是比一个懦夫更加可耻,似乎使人性的更加主要的部分变成了残废和畸形。” “一般来说,要对一个人的全部支出的奢华或节俭做出判断,或许没有一件东西能比得上他的房租。” 他仍然坚持,商人治国的国家政治是最差的,特朗普中枪了:“商人性格和君主性格的互不相容,似乎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的确,《国富论》是写给皇帝看的书。而我,可能很快要锒铛入狱了。

Posted in 图书, 管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