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7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

前天晚上和国内一家大型体检公司的二把手吃饭。俯瞰黄浦江的30楼法国餐厅,上好的勃艮第红酒,烤的鲜嫩的日本和牛。这是家上市公司,一年营收50多亿,市值近400亿。他说他们在考虑用软件来判读体检拍出来的胸片。机器阅片不仅能节省大量的成本(他们全公司一年拍片上千万张,这得多少医生!),而且能提高准确率(人看什么多了都会眼花,是人就会犯错)。我问他考虑的是国外公司(我想到的是IBM),他说国内的公司比国外的好,这东西关键是数据库,国外公司没有国内的数据库大。前天晚上和国内一家大型体检公司的二把手吃饭。俯瞰黄浦江的30楼法国餐厅,上好的勃艮第红酒,烤的鲜嫩的日本和牛。这是家上市公司,一年营收50多亿,市值近400亿。他说他们在考虑用软件来判读体检拍出来的胸片。机器阅片不仅能节省大量的成本(他们全公司一年拍片上千万张,这得多少医生!),而且能提高准确率(人看什么多了都会眼花,是人就会犯错)。我问他考虑的是国外公司(我想到的是IBM),他说国内的公司比国外的好,这东西关键是数据库,国外公司没有国内的数据库大。 我们也说起最近看的书,他说他最近对智能医疗的书感兴趣。说他看到有些书里预测,人将来会变成自己的医生,什么病在家靠人工智能就能预防、治疗。我问他,既然如此,他对体检这一行的未来怎么看。他说未来体检将完全免费,他们公司将完全靠体检后台的各种医疗服务(他们组建了很多眼科、牙科、肿瘤乃至中医等等的平台分公司)生存。呷了一小口夜丘村的黑皮诺后,“数据”,他说,“我们要的是数据”。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上千万阅片工时背后的医生们马上要失业了。我们做的这一行,还有多久会被机器或者软件取代?有点让人不寒而栗。数据就是财富的大时代,我们如何能生存?如何不做智能的奴隶,甚至利用它,成为它的主人?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国富论》中关于商人的论述

《国富论》是一本写给皇帝看的书,从宏观角度,如何增长一个国家的财富,因此立点极高。 第一编最后,斯密是这样说的: 然而,不论在商业或制造业的任何部门,商人的利益在某些方面总是和公共利益不同的,甚至是相抵触的。商人的利益总是要扩大市场,缩小竞争的范围。扩大市场常常是与公共利益颇为一致的,但是缩小竞争范围总是会违反公众利益,使商人能将自己的利润提高到自然的水平以上,从而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向其余的同胞课征一种荒谬的税捐。对于来自这个阶级的有关任何新的商业法律或规定的建议,永远必须十分小心地去听取,不经过长期的认真的审查,不但要十分仔细,而且要十分当心,决不能采取。那是来自这样一个阶级的人们,他们的利益从来不和公众利益完全一致,他们常常想要欺骗公众甚至想要压迫公众,因而在许多场合,他们确实欺骗了公众,压迫了公众。 原文如下: The interest of the dealers, however, in any particular branch of trade or manufactures, is always in some respects different from, and even opposite to, that of the public. To widen the market and to narr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一个帝国的诞生

《征服者:一个帝国的崛起》(Conquerors: how Portugal forged the first global Empire),(英)罗杰 克劳利(Roger Crowley)著,陆大鹏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438页。 这本书是英国历史学家写的15世纪末、16世纪初葡萄牙人如何征服大海、在非洲东海岸和印度殖民的故事。全书分侦察、竞争、征服三部分,着重叙述了阿尔梅达、阿尔布开克两个殖民英雄在国王曼努埃尔一世的指挥下在印度西海岸的征战和统治。 如何成就帝国?葡萄牙的海上帝国后来被荷兰、英国取缔,而且故事发生在距今500年前,不过到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首先要有精神信仰:弹丸之地的葡萄牙统治者和全体贵族醉心于基督教和家族的荣耀,野心勃勃,一心建功立业,青史留名,为征服伊斯兰和异乡不惜双手沾满鲜血(的确,葡萄牙人的行径与海盗无二);其次要有先进的军事技术(葡萄牙人靠的是航海知识、经验、船坚炮利);目光长远,重商逐利;本土资源稀缺(二战前的日本也如此),奉行对外扩张政策。 叙事性很强,语言生动,陆大鹏翻译的也不错(之前介绍过他翻译的《巨人:凯撒的一生》),读起来很舒服。如果想了解那阶段的葡萄牙历史,值得一读。 去年我曾到过书中阿尔布开克曾浴血开辟和保卫的印度城市果阿(Goa),今天很多建筑果然还有葡萄牙式的西欧风情。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宗教与经济的关系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德)马克斯 韦伯著,刘作宾译,作家出版社2017年3月版,343页。 本书是社会学家马克斯 韦伯的知名论文,讲的是资本主义与新教之间的内在联系,大意是资本主义的资本积累需要的理性、勤奋、节俭、谨慎、自律、敬业、守信、守时等品质出自新教 (作者引用了一些富兰克林的言论为他理解的资本主义精神注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资本主义兴起于西方国家。 作者说市场经济的兴起以宗教为基础,但如果中国的经济是某种形式的资本主义的话,这个实例证明了韦伯观点的谬误:人不一定要有信仰才能(至少是短期的)成功。当然,中国当下很多人通过努力、勤奋发家致富,大部分完全是为了自己和家庭,并没有更高的目标和约束。 书里提到“那些具备和自然生活方式不同的圣徒,只需生活在俗世的各种部门里就行了,而不必再脱离俗世去修道院中生活。”这跟禅宗不必当和尚、酒肉穿肠过而随时都能悟道立地成佛有些类似。 正文没有作者自己的注释长。这是一篇学术论文,而不是通俗读物,更多的是显示作者的学识、阅读量、非凡的大脑,虽然名气很大,但如果对加尔文教、浸信会、循道宗、虔诚派等不同流派的新教没有兴趣了解,不必细究,作者本人又是个哲学家,用语较为晦涩;而且翻译质量一般,读起来很吃力。 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最智慧的人最清楚自己的动机,并已洞悉其余所有人的动机。他不会干预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只会管自己的事。他明白除了自己,谁都不能信任,他对他人的信任只存在于想到自己不会被他人的失望连累之际,因为他了解这个世界有多虚伪。” 歌德:“人类要认识自身,该做些什么?要依靠行动,断然不能依靠观察。你若能为履行自身责任竭尽所能,便能了解自己拥有的东西。你的责任是什么?恰好就是你平时要做的工作。”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国富论》摘录

在法国读商学院时,微观经济学的老师给的课后阅读第一篇文章大意就是,真正推动经济进步的,是人的自私,而不是所谓的爱。 亚当 斯密在《国富论》第一卷第二章里这样说:“每天我们需要的食物与饮品,都源自屠夫、酿酒师、面点师的利己心,而非他们的恩典。我们只说能刺激他们利己心的话语,不能说刺激他们利他心的话语。我们只提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不提自己的需求。”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We address ourselves, not to their humanity but to thei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