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6-11-02

2016上海马拉松

这是我13年、15年之后第三次参加家门口的上马全马项目,另外还跑过无锡马拉松、多伦多Good Life马拉松、湖滨马拉松和一次多伦多室内马拉松。第一次上马435(4小时35分钟)完赛,第二次上马也就是去年330(官方成绩,实际奔跑时间是326,但我中间跑到路边星巴克拉了4分钟肚子)。今年正式准备差不多3个月。期间出差很多次,训练不系统。跑了5次长距离,但只有一次达到32公里,直到最后两周临阵抱佛脚才把训练强度拉起来,没有怎么训练变速跑,也没有训练提高步频、锻炼上身力量。虽然拒绝了很多晚饭饭局,但总体饮食控制的一般,体重减的也不算成功。 9月底脸上长了个东西,因为一直出差,直到10月20号时才找专科医生取掉,怕影响伤口愈合,被禁止剧烈运动,因此训练中止了几天。赛前跑量如下:8月276公里,9月216公里,10月(含比赛)269公里。 29号赛前一天公司组织了个跑步活动,虽然只有4公里,但我还是没控制住,用力比较猛,跑了个第一,耗费了些本来应该留给马拉松的体力。晚上9点上床睡了,早上5点起床。吃了两个红薯、两个鸡蛋、两杯酸奶、一个苹果、一个橙子、一个香蕉、一个西红柿,喝了一杯自己调的蜂蜜盐水。吸取了上次拉肚子的教训,没有喝凉的功能饮料。洗了个澡。6点1刻出了门,门口大爷上下打量我,问我是不是去跑马拉松,然后说,你还赶得上吗? 一反前几天的阴雨天气,早上天空有些放晴,微风,这种天气最适合跑马。 6点45到了滇池路、中山东一路,存好衣服,因为没怎么热身,脱衣服时把腰部一块肌肉扭了。慢慢蹭到我所在的D区最前面,旁边有两个北京来的跑友,一个穿着宝马的上衣,据说PB253;另外一个325. 253的很有经验,说为了不被人群挡住,只有在拐弯时走外圈,里面人多。果然,过起点没几分钟,宝马就不见踪影了。我和那个325的一起跑了两三公里,后来人实在太多,也不见了。 起跑前集体唱国歌,3万多人一起唱,声音嘹亮,效果震撼。 7点准时发枪,不过轮到D区的我经过起跑线时已经7点6分了。今年上马报名的人多,虽然全马有两万人名额,但我还是没抽到签,幸运的是最后补抽签抽中了。号码是21888,看起来很吉祥,但排的比较靠后,分在起跑的D区(前面是A、B、C区),因此起跑20分钟跑不大起来。前5公里被人挡的实在太厉害,竟然花了25分钟多,平均一公里5分多钟。之后因为身体充分拉伸开来,路面也开阔,因此速度逐渐快了起来,5-10公里花了22分钟多。第11公里时经过我上班的地方新天地楼下,被人从后面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之前的一个代理商老总,他也来跑马拉松,PB(个人最快)好像也在330左右。3万8千人群中还能认出我来,这是怎么一种缘分,本来想跟他谈点生意,结果他说他之前腿拉伤了,这次目标时间4小时内完赛就好,不影响我PB了,拿出手机两人自拍为证,然后就把我轰走了。 被熟人盯着,脚步自然要快一些。配速逐步到了4’30”。第18公里时,迎面出了大太阳,天气有些热了。这时候身后跑过一个身高目测183左右、步频比我快、上身笔直的猛男,我想跟他练习提高步频,而且到那时还不累,就跟他跑了几公里,配速到了410左右。15-20公里用时22分钟。半马跑完136,比我4月份专门跑半马的那次PB还快。 因为前面天气凉爽适宜、跑的太轻松,所以产生了大意心理,以为这一次能轻松大幅度PB,波士顿也仿佛在向我招手,Wellesley的美女们终于有机会一亲我的芳泽了。 一路上在心里默念:只有一个目标,尽快跑到终点。不要看那些美腿,不要理会路旁的各种乐队和观众,不要在途中的各个摄影师镜头前挤出微笑了。向前,向前。 第26公里时,开始顶风跑,难度加大了。这时候看见对面高手们已经折返回来,个个大步流星,动物一样地飞奔。和一个女子黑人职业选手一起跑的,是那头最近很火的业余牲口周其锋,他这次全马228. 到了第30公里时,配速仍然在445左右,总共用时2小时22分。但到了35公里,速度明显下来了。因为长距离耐力练的少。30-35公里用了26分钟!35-40公里更是用了28分钟。到了第39公里时,配速降到了545-530。这是我平时极慢速心率跑时的配速。实在太累了,腿就是迈不开,肩膀也开始疼。每一步都是那么机械和艰难。我甚至不由自主停下来走了几步。内心无数个声音让我停下来歇歇。疲倦,疲倦。这应该是撞墙了。脑子里一直在计算还有多少公里到终点。这是我除了首马外最痛苦的一次跑马经历。 马拉松的一个哲学就是,凡不是自己亲手辛苦奋斗出来的,都不是自己的,都是虚幻的。 最后几公里,我被很多人超过,其中甚至有几个女的。 第一次跑马拉松时我就发现,这项运动不适合喜欢争强好胜的人:被成百上千个跑的快的人超越的感觉不好受。平庸的感觉很不好。 坚持,坚持。I’m a runner, I’m a leader. 一定要突破330,超越上次的自己。这就是马拉松运动的意义。 最后200米跑进了上海体育场,奋力加快了些速度,在329出头几秒冲线。跑完后觉得连上身胳膊都疼,稍用力就有抽筋的迹象。右脚大拇指磨出了个大水泡。赛前在胸前抹了凡士林所以没有磨破或不适。 第10、20、30、40公里各喝了一小口水;37.5公里时吃了半根香蕉,15、25、35公里时各喝了一杯功能饮料。没有吃能量棒、能量胶、盐丸、咖啡因等等,因为没那习惯。 这次上马组织的很不错,除了70辆大巴士把衣服从起点拉到终点这一贯的高质量物流服务,沿路良好的封路及无数的警察、保安配备也是西方国家难以想象的。一个我在其他马拉松中没有碰到过的细节是赛道几个地方都安置了水雾门,用机器从长达10多米的门上朝下喷水雾,跑步的从下面经过时,水雾会像雨水一样降温。Runff、爱燃烧等网站免费提供照片。MLSZP网的照片一如既往要收钱。当然,如果香蕉补给站再多些会更好,我好像到37.5公里处才遇到一个香蕉站。 最后成绩3:29:09,在17511名完成全马的选手中排在第1578位,勉强算是前10%。总结一下,这次虽然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但因为赛前训练不足,比赛中慢慢乐观导致体力分配不均,造成了最后阶段崩溃的现象。我不能说是才开始跑步、跑马拉松,犯这样的错不应该。

Posted in 跑步 | Comments Off on 2016上海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