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日

taiwan

早上8点醒来,喉咙火辣辣的疼。昨晚喝了多少茅台?多少Singleton?烟雾缭绕的卡拉OK里唱了几首歌?

拉开窗帘,天气不错,并没有下雨,想了想,今天展会,迟到一会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灾难,而且我这种状态一天也不会有好精神。为了排掉昨晚的酒精、二手烟,给昨天听到的两个坏消息想想解决方案,决定还是出去跑一阵。换上衣服,沿着熟悉的路线去了大安森林公园,晃悠了9公里。台湾24度,湿度比较高,而且我头还是晕的,健身为上,不跑快。今年台北马拉松12月16号,不知道到时候天气会怎么样。公园里遇到一些配速很快的人在练习,估计是备战马拉松。

fullsizeoutput_20
回到酒店后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去吃早饭,因为没有彻底凉透,汗水很快渗透了衬衫,不管了。

打车来到101脚下的国际会议中心,发现展会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热闹,我们公司的展台不错。新合作伙伴的人带了很多客户来我们展台看。原来的合作伙伴也到展台上问候我,还问我要不要他们的人来帮忙。这种胸怀恐怕只有台湾有。

img_4142

遇到了很多熟人,包括前公司台湾分公司的人,有一个只见过一面,还认得出我来,其中有个大姐问我有没有结婚。我这一天开发潜在客户、跟几个合作伙伴开会、给不少人打电话,中间还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实在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吃午饭,那个大姐还去找了一个便当、拿了瓶水给我。

下午5点,大会开幕式,组委会请了专业鼓乐表演队来开场,声势惊人,正式拉开了大会序幕。

img_4143
晚上和合作伙伴团队去了一家日本串烧店吃饭。烤鸡肉很新鲜味美,自酿啤酒味道也很好。

img_4156
这家店的特色是每天晚上8点请不同桌上的客户派一人参加一个剪子石头布的游戏,赢家将获得一只石斑鱼作为奖励。告诉我们这个游戏时,服务员发给我们每人一张纸,纸上写着:

fullsizeoutput_21
我们人很多,所以派了两人去参加游戏,其中一个是我助理。小姑娘很机灵,最后果然赢了一只很大的烤石斑鱼回来,味道也很好。

img_4145坐下后,服务员开始给每个顾客都发了一支玫瑰,发完后,要我们起身去把玫瑰给坐在落地窗边的一个姑娘。那个面容清秀的姑娘一边接花,一边摸眼角。她背后的落地窗后面,摆了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是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的巨幅照片,还有英文写的marry me。

img_4148

花收完,一个头戴大头像、看不到脸的男生站到了牌子前面,手里拿着一叠A3纸,上面的字大到很远就能看清。男生一张张翻过,纸上内容讲的是他们俩认识6年了,点点滴滴,不时有些小幽默,那姑娘看着看着给逗笑了。最后一张纸上的内容当然是“嫁给我好吗?”这时候姑娘身边多了一个人,真正的求婚者(窗户外面那个戴着大头像的是假的),姑娘同意后,把戒指给她戴上,拥抱,轻吻。我过去跟男生握了下手,恭喜。

img_4149img_4150img_4151This is how I fucked up. 下落的电梯像把我的心带向无底深渊。

最后说说台湾的献血。根据西医,献血可以除掉身体里多余的铁;虽然中医传统把精液、血液看得无比珍贵(“一滴精,十滴血”),但台湾人均献血率全球最高:全岛2200万人口,每年献血180万份,约为全岛人口的8%。前总统马英九迄今为止献血186次(台湾每次献血量最少250cc)。在做台北市长时,让血液中心在他办公室下设了一个捐血点,午饭后去献血,下午继续上班。台湾的献血是完全无偿自愿的,没有任何奖励,也没有休假一说。今年春节前夕台湾南部发生了地震,全台湾献血人数当天激增,所有献血点都排到当天到天黑都不能采完的献血长队,台湾血液中心的官方网站也因为提供可以去哪里献血的搜索服务,当天登陆人数太多,而导致服务器宕机。

你为别人做了什么?

fullsizeoutput_2324日微信朋友圈和内观时一起修行的师兄的对话。六龟的呼唤!

交易的艺术:为什么我们不必害怕川普

Trump

美国下届总统的这本不短的自传体书(394页)出版于1987年川普41岁时,是川普自认的伟大成功事件之一,出版后迅速攀升到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并在榜首连续呆了13周。它从川普的一周日常开始写起,概括了他是如何做生意的,回忆了他的幼年、成长,描述了他如何成功地建起纽约Grand Hyatt酒店、建起纽约Trump Tower、运营大西洋城赌场、收购运营美式足球队等等截止到本书出版时的系列交易的过程,;因为从主人公的第一人称视角描写了各交易的来龙去脉,故事性很强,并且有他的想法的分析,条理非常清楚,用词口语化,因此可读性很强。川普很勤奋,还写过几本其他的书;即使他可能都是找别人代笔,但毕竟把这些话说出来,最后整理过目也是要花很多精力的。我是用iPhone 6SP手机上的Kindle软件读的英文版,说到底手机阅读还是方便。

川普是美国纽约人,瑞典移民后裔。父亲即是房地产开发商,因此川普并不能说是白手起家,他自己也承认从父亲那里学到很多。兄弟姐妹5个,自小就争强好胜,喜欢当老大,雄心勃勃。U Penn沃顿商学院毕业(他瞧不起哈佛商学院,因为那里只培养CEO,而他认为即使CEO也只是别人聘来的经理而已—在大公司里,除了头儿,其他人不管职位高低全是雇员而已;他只崇尚那些自己创业的人)。他同样不怎么瞧的上高学历。爱干净。节俭。

川普生意经

他的目标总是定的很高,这样结果不会太坏。

总是留有后手,非常谨慎。他做生意都是借钱,极少用自己的钱,甚至从不自己出面担保。甚至连他的经典名句“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他自己的解释也是,再好的地段也要等时机、价格合适才能入手,不能不惜代价。

喜欢高调,因为认为媒体对他的报道,是对其生意的免费广告(他在竞选期间的突兀言论,和其他任何美国政客一样,都不能代表他的真实想法),因为他认为,即使是被大众批评,也必不被提及好。他甚至写道“Controversy sells”。 

喜欢虚张声势,善于包装,关心客户体验,喜欢趁人之危甚至制造危机,制造假象,利用心理学欺骗对手(买家)。在他看来,任何能达到自己目的的手段都是值得的。

对敌人绝不示弱,凶猛反击。他的强人哲学:绝不能让对方看出你怕了,绝不能展示你的弱点和软肋。他也喜欢跻身强人圈子。

确保工程按时完成,控制成本;追求和享受高难度交易的乐趣。

在他眼里,事物的运转是有周期的;否极泰来,盛极则衰。用人方面,他觉得家里人的可靠性是外部招聘的难以比拟的。他做事情比较喜欢竭尽全力,享受过程,如果失败了,不去追悔过去;更多的时间在憧憬和规划未来。

总之,从他的生意经和成功历程来看,这是一个非常勤奋、有脑子爱思考、喜欢竞争的人,绝不仅仅是媒体眼中的蠢蛋。我一开始也非常反感川普,因为还是有那种“胜者为王”的哲学家治国的思想,认为这么大的责任必须由聪明人执掌才能胜任,而通过CNN、BBC、NY Times、WSJ这些媒体我看到的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大亨。但看完这本书,我对美国下任总统有了新看法。川普的成功不是偶然,他清楚知道(大部分的)美国人想要什么。这是一个商人,商人追求的是利益,只要让他看到双赢的机会,他会合作的。

根据书中川普自述,尽管今天纽约时报不说任何川普的好话,川普每次提到NY Times也必加上一个形容词“failing”,但早年川普可是利用纽约时报干成了不少交易。这就是商人哲学: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当然,有一个概念很大的可能,就是各国民众看到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这样的选举结果,出于自保心理,会选出更多至少口头会宣称会保护本国利益的领袖,这个地球将越来越保护主义,一些多年辛辛苦苦搞成的协定和联盟会瓦解,正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

川普和加拿大的关系

川普的现任老婆Ivanka以前是加拿大蒙特利尔的一个模特儿;他在书中自述,在承包曼哈顿中央公园溜冰场时用到了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家工程公司。

一些摘录:

坚持不懈:I was relentless, even in the face of the total lack of encouragement, because much more often than you think, sheer persistence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uccess and failure. 的确,如果他轻易放弃,他根本选不上总统。

找对人,另外强有力的领导是成功的关键:I know from my own experience that the only way to get even the best contractor to finish a job on time and on budget is to lean on him very, very hard. You can get any job done through sheer force of will—and by knowing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这本书的中文版下载(可能是根据早期的英文版翻译的,后来英文版的前后两章不在这个中文版里):

http://pan.baidu.com/s/1qYES7tM

英文版(内容比较全):

http://pan.baidu.com/s/1qXGEpoo

美国,美国

download

今天美国大选结果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包括我自己。一个教训是,西方的媒体和民意测验不能反映真实的世界,很多时候这些媒体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说自话,对于这些内容,还是要批判性地去接受。

美国是个让我感慨很多的国家,下面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美国往事”。

第一件: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那天我从北京飞到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去面试前公司加拿大总经理的职位。大部分跨国公司加拿大分公司都是向美国区域性汇报的,因为加拿大的业务差不多占美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的十分之一左右,处在美国的阴影下,当时我在的那个公司也不例外。因为这个面试,我没看成奥运开幕式,飞机要飞10多个小时。

到了北卡,被北美整个管理层好多人面试,最后一关是跟北美副总裁午饭。他是个黑人,个子比我高,块儿也很大,在公司干了20多年,从最底层的销售一路干到全国销售总监最后是区域副总裁,负责整个北美地区4亿多美元的年营业额。这个人洞悉别人心理的能力很强,口才比公司全球CEO都要好,不拿稿演讲,几千人的场面也震的住。

他一上来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管理生涯中遇到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不放过任何细节盯着我的他,当然看出来当时32岁的我没什么管理团队、处理危机的经验,而加拿大毕竟是几十个人的团队、一年5、6千万刀的营业额。

后来餐厅送的午餐端上来,吃完后,他有点犹犹豫豫,终于最后问了我一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问题:

“你是共产党员吗?”(Are you a COMMUNIST?)

从我的简历中他当然看到我之前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不过从这个问题看得出,直到现在,很多西方人怎么看中国,怎么看中国人。

第二件事是后来在加拿大任职期间,忘了具体是2009年还是10年的北美年会上。北美营销的年会跟国内差不多,同样酒味浓重,晚上吃完后舞会期间,供常年出差的营销团队各种酒不限量开怀畅饮。那天我喝多了,头有些晕,彻底忘了谁跟我说过这句话,连对方是美国人还是我管的60多个加拿团队一员都忘了,他肯定也喝了不少,不过这句话我也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来这里,是为了把护照换成加拿大的吧?”

第三件事再回到这个今天的美国大选上。公司的澳大利亚总经理被提拔到北美任副总裁,十天前在一次内部管理层会议上汇报业务时说川普是个疯子(lunatic),如果Trump当选,他本人就不去美国了(the deal is off)。现在看来,这话可能说的太大了吧?

当然,我在美国还是有很多美好回忆的,纽约、波士顿、芝加哥这些城市是其他世界大城市无法比拟的;斯坦福、哈佛、杜克大学等优美的校园也让任何其他国家的大学汗颜;美国很多方面的先进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衷心祝愿这世界更美好,美国在川普领导下给更多人带来幸福。

(另:一小时前我跟美国的一个同事电话会议,会上当然闲聊起大选结果,她在加利福尼亚,说:“It’s 8 AM here, and I can’t start drinking yet…”现在是早上8点,还不能开喝。。。”God bless America!)

休谟,经验主义与管理

经验主义的核心就是,人所有的想法、见解都来源于我们感官感受到的外部世界,只有经历过的,才是靠得住的;只有通过过去才可以预知未来。因果律是经验主义的一条根本原则。

从这点上来说,人是不存在什么天生、内在的;人的一切都是后天阅历的结果(You are what you eat, see, listen to, read…)。因此,作为一个管理者,就是要给下属创造外部条件,确保他们的成功。绝不能只依赖下属的自觉、天赋、内在。管理者就是下属的外部世界、外在。管理者最大的忌讳,就是考虑自己的形象太多,总想做个好人。管理就是要管、控,严格地检查,赏罚迅速而分明。一切要从结果、效果出发行事。管理是一场不可能一劳永逸的战斗,一种时时刻刻需要磨练的修行。

休谟关于自我的论述,与佛的类似

680x

一件用身份证拼接出来的裙子

苏格兰哲学家休谟的巨著《人性论》中,在第一卷第四章第6节 “Of Personal Identity”中,花了1节的篇幅论述他关于“自我”的看法。究竟我们凭什么判断一个人是同一个人?在这个公众号里,有人以各种“鸟”的ID发了不同的文章,是一个人吗?“自我”这种意识是怎么产生的?它的根源和实质是什么?它与记忆的关系如何?

普通的认识是,痛苦和愉悦无时无处不在,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感知着;从这些感受中我们产生了自我意识,各种情绪更进一步加强了这种意识。休谟对此持否定态度,他是经验主义的代表人物,因此他的哲学几乎完全是建立在我们的认知来自于(我们其实无法确认的)外部世界给我们的感官印象说法的基础上;由这些印象产生了想法,由想法组成了我们的心灵。在他看来,我们的心灵像是一个舞台,各种各样的印象和想法纷杂而至,潮水般涌来又稍纵即逝,可是没有一个印象是恒久不变的,没有一个印象的根源能清晰的指出任何自我的存在。于休谟而言,“自我”完全是虚幻的影子,毫无根据,仅仅存在于意识中,是我们的一种思维方式而已。所谓心中前后一致的感觉,实际上是人的天然追求一致或者抓大放小或者出于相同目的的认知倾向在自己骗自己,不愿意去认识到前后的差异;或者就是事物的渐变缓慢让我们觉察不到它们的改变;或者就是生物自身各部分的交互作用(如一棵树的成长)让我们把这个生物始终看成同一的。

佛教也有类似的说法。否定自我基本是佛的出发点。佛教认为自我执着是我们一切痛苦的根源。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人心的各种念头忽悠而来忽悠而去,各种肉体感官都是无常,无常,无常。解脱的关键首先就是看破自我,色即是空。

各种学问上升到最高层,都是相似的。东西方哲学的这种相似性很有意思。18世纪的苏格兰人休谟有没有受到诞生于2500年前的佛教的影响?网上一查,还真有人发表过这方面的学术文章。

“我”是一个重大哲学问题。猫狗据说没有自我意识;把它们放到镜子前,它们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人也是2、3岁才有自我意识的。自我意识的一个后延问题——我是谁?好多人告诫我们每天最重要的事是做自己,可究竟什么是自己?如果说原创才是实现自我,那么否定别人是一条捷径吗?我们的头脑中,有多少想法是我们自己的?

虽然也乐于传播自己,但佛教本质是反资本主义的,因为它否定私有。自我否定的个体,有任何探索真理的哲学基础吗?不吃不喝,死路一条,如何传播真理?我们这个人类种族建立在“自我保存”这个重要宗旨上,如果连自我都否认,如何保存,更不要说繁衍?当然,休谟自己终身未婚,也没有留下任何子女。

还是老祖宗说的接地气,过犹不及,中庸最好。富兰克林也提倡。像佛教讲的,不能沦为各种物理生理感官需要的奴隶,不住奢华的住所,不吃精美的饭菜;但也要至少保障自己的尽可能长的生存和尽可能多的繁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