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6

求真宝典 《人类理解论》

6月中就开始看洛克的《人类理解论》,前前后后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断断续续看完这上下两本共800页的英文原版。当中穿插看了几本其他的书,而且虽然洛克的语言极其优美(仍然有些古英语的词汇,不过并不影响阅读),读起来是种享受(看这种书对英文水平的提高很有帮助,我现在觉得我手下语言水平的澳大利亚人英语都有点粗,意大利人的英语简直不能看了),也没有黑格尔的《小逻辑》晦涩,可这毕竟是纯理论、几乎没有例子的哲学原文著作,毫无故事性,看起来不可能快。 说到看哲学书,我个人的体会是,只有在完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才能读好,大脑需要进入一种与作者能对话、能预知下文将要讲什么的状态,才能高效;如果不时被别人或微信、电话等打断,再回去看,思绪再回来,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这种情况下不可能看的顺畅。 洛克其人 John Locke, 1632-1704, 英国哲学家,英国经验主义奠基人之一,其《政府论》影响巨大,包括美国开国元勋都极其认可,将他都思想反应到美国独立宣言上。《人类理解论》影响了休谟、卢梭、康德等人。与康德、笛卡尔、休谟、叔本华等大哲学家一样终生未娶。 《人类理解论》 以下是资质鲁钝的我的一些浅显理解和心得,没有系统也没有按全书各章节的顺序总结,绝对是管中窥豹,毕竟这种传世经典要反复研读才能领会完全。 前言部分是献给主顾的,基本上是“感谢支持”的意思,不过洛克的行文美的那叫一个妙笔生花啊。 洛克的说法是,主动观察、觉察和被动体验是非常不同的。心在,才是真正的感觉到。 人长的什么样根本没什么大关系,人的外观远没有内在的灵魂重要;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本质。现在的社会把满足、提升我们的感官刺激做到了极致,不要落进这个陷阱。 洛克认为,知识无穷,人类的知识是非常有限的,稀少的像大海里一滴水。人类智慧的亮光,面对的是无知的无边黑暗。洛克也反反复复强调,我们对物质的知识是极为有限和靠不住的;只有思想,理性,才能赋予我们光明。只有真理,真相,naked truth,才值得我们探索,才是人类存在的真正意义。“They who are blind will always be led by those that see, or else fall into the ditch”。 白纸说:“Let us then suppose the mind to be, 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哲学,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今年雨果奖的最佳短篇决赛入围作品 Cat Pictures Please

按:这个短篇科幻小说温馨感人,讲的是一个善良的人工智能帮助人类的故事(不出意外,作者是个女性)。入围2016年星云奖最佳短篇,获得Locus奖最佳短篇奖,以及入围星云奖最佳短篇决赛。 爱猫的人永生!小猫咪,你好吗? Cat Pictures Please by Naomi Kritzer I don’t want to be evil. I want to be helpful. But knowing the optimal way to be helpful can be very complicated. There are all these ethical flow charts—I guess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北京折叠》

今天网络上传的比较多的新闻,除了女排夺冠,读书圈里,要算是郝景芳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获2016年雨果中短篇小说奖的事。这是继去年刘慈欣《三体》获奖后我国作家再次获得雨果奖。小说不长,在作者自己的博客上就能读到全文。她的博客地址是http://jessica-hjf.blog.163.com/ 作者在哈佛大学哈佛雕像下的照片 这位美女作家名字第一次听见,她的作品以前没看过,看她的博客,1984年出生(好年轻!),天津人,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博士学位,貌似去过法国、美国、意大利等地。好像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工作。微博就是她的名字。 获奖的这篇小说《北京折叠》,属于幻想小说中的政治幻想类(这是我自己的分类,我认为幻想小说可以分成魔幻小说、科幻小说和政治科幻小说),这类幻想小说中最有名的应该是乔治 奥威尔的《1984》了,基本都以作者超前的想象力为前提,立足于政治、社会等现实问题,推演未来,往往从一些小人物的视角出发,揭示制度对个人的碾压;与侧重于描写星际战争、外星探索的科幻小说不同,政治幻想小说更人文主义一些 ,更批判眼下的现实。 研究过天体物理的郝景芳写过一些长篇科幻小说,不过这篇《北京折叠》体现的更多的是对帝都或中国城市化及社会发展的思考。通过一个第三世界小人物穿行于三个世界的见闻,反应了同一个北京,不同时段的天上地下的巨大差距。与电影《Gattaca》及很多文艺作品一样,作者也有意在情节设定中加入了很多温暖的人性。虽然给人的冲击不是那么猛烈,说不上有什么震撼人心的力量,但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下能发表这样的文字,也需要一定的勇气。这可能是雨果奖颁给她的一个原因。 他说,“我还是劝你最好别去。那边可不是什么好地儿,去了之后没别的,只能感觉自己的日子有多操蛋。没劲。” 老刀的脚正在向下试探,身子还扒着窗台。“没事。”他说得有点费劲,“我不去也知道自己的日子有多操蛋。” 下次,你见到一个民工或者快递小哥,记得对他们好一点。他们是用命在供养我们的生活。中国社会,阶层改变的窄门正关的越来越紧。 加拿大的朋友们,下次见到我,也请对我好一点,你们不知道我在过着多么操蛋的生活。 最后,再次恭喜郝美女获奖!《三体》我至今没看,不过这本小说获奖当天就看完了。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晚上看书,手边有支圆珠笔,是从印度的一家酒店带回来的,质量一般,一时想扔进垃圾桶,后来想想还是留着吧。我对笔有特殊的感情,不舍得扔。 我好像有无数支笔,办公室和家里处处都放着笔,抽屉里有一大笔筒的笔。大部分是圆珠笔,住过或开过会的酒店赠品。我一年差不多二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时间在世界各地的酒店里住,现在的酒店都会提供笔。这些笔有的质量不错,我就带回来用。因为这些笔是免费的,让我感觉买笔是一种浪费。的确,我买过几支万宝龙的笔,结果都是很快就弄丢了(大部分丢在了飞机上-我在旅途中丢过太多东西,我经常想是不是把自己也弄丢了)。虽然德国人的工艺很赞,写起来很舒服,但是几千块一支的笔,丢了还是很心疼。我送过几个人万宝龙,也被别人送过两支,可惜最后都留不住。以后再也不在笔上花钱了。 说到收过的笔类礼品,一个法国妹子在我哪年生日时送过我一支CROSS的圆珠笔,送的时候跟我说,c’est un vrai. 这支笔好像也找不到了。她还跟我说过,如果找不到人结婚生孩子,就问我要一个。现在她好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我喜欢写东西。读过一些书,但总觉得写下来的才算是一点自己的创作和贡献。有时候我感觉,只有在写东西时我才真正是我自己。我曾经在一个工作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上这么一句话:这是你自己写的书,一定要经常看它。而笔,是写作的最原始的媒介工具。 一支好笔,在合适舒服的纸上写起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摩擦快感,而如果字写的还算好看,事后回顾,也是一种重温过去时光的deja vu的感觉。我也喜欢在看过的纸质书边距上写下自己的理解或看到那段时的感受。书法本身是一种艺术创作,可惜的是,随着电脑手机的普及,不同纪录工具的诞生,书法这种古老的艺术在迅速的死去,现在很多人手写的字惨不忍睹,不少人甚至连怎么写都忘了。 手写的东西有感觉。中学的时候暗恋女同学,天天琢磨给人写情书,一句一句的斟酌,写了又撕,撕了再写。好像最后给了对方一些,她应该没有保留。大学的时候我给中学的一些不错的男女同学写过很多信,那是90年代,电子邮件还不是那么流行,他们的回信我至今还留着,大大一包。大学时的师妹女朋友有一阵神神叨叨地迷上了笔仙,我没见她玩过,觉得这事太玄,骗小姑娘的。不久前追人时也在用各种酒店的信笺写过很多心里话,手机拍下来给对方微信发过去,有次在越南出差几天,写了不少,还让Park Hyatt酒店把那些信笺和明信片寄到了她的住址,想必看也没看就被扔了。

Posted in 心情 | Leave a comment

洛克:人性,正负能量,幸福

在约翰 洛克(John Locke)的经典著作《人类理解论》(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上卷第21章《论权力》中,洛克花了大量篇幅论述,烦恼(或者痛苦)和幸福对人类的影响并不相等,等量条件下,前者的对人的力量要比后者大的多;大多数人并不清楚自己幸福的目标为何并积极地追求它,但烦恼却无时无刻不在,烦恼的去除是人类幸福的第一步,人永远不会忽视各种烦恼和痛苦;人目前的意志往往是由最急切的烦恼(痛苦)决定的。 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更能推动人向前的,往往并不是什么正能量,而是痛苦(负能量);在管理上这一点有很重要的应用,毕竟管理就是通过他人的手完成自己想干的事。当然,大多数人都爱惜自己的形象胜于爱惜结果,因此,给别人制造痛苦也是需要勇气的。 我个人的幸福观是,幸福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状态;人很难不沦为欲望的奴隶;人不会满足现状,永远都想要现在没有的;因此,宁愿一开始苦一点,后面慢慢改善,这样才会感觉好。老话说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也是这个道理。 生命中充满各种痛苦。你最好做好充分的准备。

Posted in 图书, 教子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