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前曼联主帅的领导经验精华 Leading

Leading, Alex Ferguson与Michael Moritz合著,2015年10月由Hachette Books出版。目前貌似还没有中文版。 作者Alex Ferguson(弗格森)今年已经75岁了,是公认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足球教练,曾管理曼联这家上市的足球队26年,为曼联赢得了38个冠军,其中包括1999年三冠王,并打造了无数享誉世界的明星球员:坎通纳、贝克汉姆、C罗等等。 全书分成13章,既是作者一生的一些故事的总结,也从不同角度分享了AF一辈子足球场上打拼出来的实战心得。 弗格森的管理核心是,Inspire people to perform at their best. Get the very best out of people. (启发他人做出最好的成绩,从他人身上取得最好的成果)Leadership …“It was to set very high standards. It was to help everyone else believe they could d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管理 | Leave a comment

上帝视角的人类 《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Sapiens –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以色列Yuval Noah Harari著,林俊宏译,440页,中信出版社2014年11月出版。 这本书作者生于1976年,与我同年。知识面很广,这本试图给人类立传的书里,不仅仅涉及到人类学或者历史学,生物学、物理学、进化学、政治学、经济学、心理学、宗教、社会学等林林总总,可以说围绕人类这个主题,集锦了很多学科的知识,因此可以作为有意思的入门读本,而且语言深入浅出、引人入胜,翻译也属上乘,在全球多国都很热门,中文版也值得一读。 书中比较新奇的观点是,从进化的角度上说来,烹调让人类节省了咀嚼的时间,从而可以把更多时间花在有益智力进步的活动上;说闲话也让人的语言功能进一步发展,而综合、抽象、虚构、讲故事的能力,推动了人类智商向更高级方向发展。作者也认为农业革命(进化)实际上是个骗局,其实是农作物驯化和利用了我们,我们越来越成为奴隶(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小麦等农作物只是人类进步的工具而已,毕竟没有确切证据人类生活水平在降低,虽然说物种演进的成功并不一定代表个体的幸福,但毕竟也提供了更多幸福的机会)。平等、自由都是瞎扯淡、编出来的概念,从生物学角度没有平等;毕竟,环境决定人。本书也在为女性地位和同性恋鸣不平。 作者提出,金钱、帝国和宗教对于人类的融合起过关键作用。金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普遍也最有效的互信系统。钱是人类最能接受的东西,比起语言、法律、文化、宗教和社会习俗,钱的心胸更为开阔。作者对帝国作用的推崇,似乎得出永远是大鱼吃小鱼的结论,而中国在西藏就是完全正确的政策了,毕竟,英国也曾把刀架在中国人民的脖子上逼我们吸鸦片。 在提到人类建立的几大宗教时,作者在戳穿了教义前后矛盾的基督教及其他各教后,貌似比较推崇佛教。 科学革命部分,作者一针见血指出,只有承认自己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才能真正进步,好奇是进步的关键;美洲(America)是以一个意大利人Amerigo Vespucci的名来命名的,因为他指出了哥伦布发现的其实是一个新大陆。有关资本主义部分很精彩,回答了企业为什么要增长这个问题,简单来说,现代经济就是建立在明天比今天好这个假设基础上的;并已经对更美好的明天进行了预支。当然2008年的金融危机说明,我们对未来的乐观不能太过分。作为一个犹太人,作者其实是很支持商业的,有钱就要投资让钱生钱而尽量少消费。书的最后对幸福的分析也有意思,再次看出了作者对佛教的青睐。 那么,终结人类的,会是已经有了核武器、基因编辑知识、制造出能在最复杂的游戏——围棋中战胜顶尖人类选手的软件的人类自己吗?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书籍这面镜子 《斯通纳 Stoner》

《斯通纳 Stoner》,美国约翰 威廉姆斯著,杨向荣译,336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原著1965年出版)。 看这本书有很大原因是被它的封面吸引:Stoner,主人公的姓,在封面上是从几本英语文学经典名著的书名各取了一个字母组成的。虽然现在新书封面编辑大多是为了卖书而抓人眼球,但这样有自比经典的设计未免惊人。英语世界里John Williams这个名字又实在普遍的像中文里的“小明”、“老王”,星球大战的配乐就是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作曲家写的,我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作家,因此更增加了一点神秘感。 网上搜了下英文原版封面,倒不是如此狂妄: 当然,主人公是教英语文学的,这些经典也和书中他的教学、研究方向相符,从这一点上来说,不能算过分。 这本写于1965年但50年后才火起来的小说故事很简单,讲的是上世纪初一个美国农家子弟进了大学接触了文学之后在大学教书的工作、生活和感情,是一个平凡小人物的一生。作者John Williams本人也曾在大学教了多年英语文学,因此对题材和学校里的政治斗争非常熟悉,可以说是作者自己某种形式的自传体小说。 除了主人公外,书中人物的形象比较单一和模式化,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貌似平铺直叙的语言平静、准确,翻译的也还到位,我不到两天就看完了。 书中主人公身上时时出现他神游身外、意识对自己的冷静的观察的情形,有读者为这种清醒所吸引。我也时常在想,如果作者的主人公原型是别人,作者本人究竟是书中人物的哪一个,隐藏的很深,但一双锐利的眼睛却洞察秋毫。 既然我们都如此深深的爱着自己,急于从任何能照见自己的物品中看到身影,好书都是一面镜子,这种涉及面很广的平凡人生可以照见我们自己的内心,每个人读这本书时可能都有不同的感受。看书时我就常常在想,如果我一辈子都在学校里搞文学研究,会是怎么样的人生?遇到自己想要的,是像书中那样主动、勇敢一点就唾手可得吗?主人公放弃了当系主任的机会,是不是他之后职业生涯不幸的根本原因?两情相悦是可能的吗?男人的性和爱,究竟能不能分开?只有忘我,才能把工作乃至任何事做好?人生所有的探求,最后的结局都是虚无吗?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