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06-10

Chicago II

从艺术馆出来就是Millenium Park,与之前的那些博物馆一样,也在湖边。这是芝加哥让人敬佩的地方,靠湖边最好的地方是留给公众的,而且不管是公园、博物馆、艺术馆还是喷泉,建的都非常好,而不是什么写字楼等商业建筑。公园里有张告示是这样写的:从权利上讲,湖边属于民众。公园入口处有两个玻璃喷水高塔,不时有小孩子打伞从底下过瘾。两个塔对面的背景是两个人头像,会动,而且整点时先笑笑,然后张嘴喷水。 公园的主题是个大舞台,上面用金属罩着,不知道是纯为了美观还是下雨可以盖上布遮起来。那天正好在举行Gospel Fest,黑人教堂福音音乐节,一连三天。像北美所有大城市一样,一到夏天天气好时芝加哥就举办各种免费文艺活动,吸引游客。芝加哥一年要吸引5000多万美国国内和全世界的游客。 公园也是芝加哥的另一个特色是这个叫Cloud Gate的现代艺术建筑,当地人管它叫the bean 它底下可以过人,因为光线被弯曲,有些虫洞的感觉 因为濒临这5万8千多平方公里的大湖,所以常常能拍到不错的晚霞。当然,也是临湖的原因,芝加哥风多,有windy city之城。在北美转机尽量避开芝加哥,天气原因经常晚点,而且O’Hare机场非常大,各航站楼之间走起来不方便。芝加哥也以现代建筑闻名;这是一栋新建的酒店,起伏的外表有Gaudi之风耸立河边的Trump大厦 河边的一些其他建筑 天气好时拍到的罗斯福大学建筑地铁站入口美国很大的连锁便利店Walgreens一个商场的入口雕饰有一天下雨,从开会的McComic Place看到湖上Skydeck:就是原来的Sears大厦顶楼观景点,现在改名叫Willis Tower。高404米,是全市观景绝佳地点。 观景点有个地方是凸出来的一个玻璃盒子,站在上面底下是镂空的 芝加哥有名的购物大街是Michigen Ave North,北密歇根大道,也叫Magnificent Mile,周边高档商场商店很多,这是运动用品Under Armour的品牌店有一天晚上Millenium Park在举办House music的活动。House music就发源于芝加哥,是一种节奏感强、适合跳舞的音乐,现场很多人像在迪厅一样跳起来。 有一天晚上我还有幸听到了印度电影配乐大师A R Rahman的音乐会。他到芝加哥只演一场,就在我住的酒店旁边的Auditorium Theatre演出。他为电影《Slumdog Millionnaire》(贫民窟的百万富翁)、《127小时》、我国电影《天地英雄》等144部电影配过乐。那天来听的印度人狂多,连白人都只有寥寥几个;我可能是全场唯一一个中国人。这个49岁的小个子是键盘手、手风琴手,还兼唱歌,虽然他的乐队有10个人。他的音乐非常有激情。女主唱来自多伦多。 密歇根湖边有条18mile的、路面平坦的跑道,这种地方不跑步实在太可惜了!头天和10年未见的大学同学约跑10公里、一起去一家叫bistronomic的法国餐厅吃了晚饭(那餐厅很棒,米其林二星,价格适中;另外一家不错的意大利餐厅叫Italian village,菜都很fresh,味道鲜美),后来又起己早期去跑了个半马。 另外我还去了天文馆Planetarium,看了那个环幕电影,感觉意思不大。 最后,如果你要去芝加哥,最好的时节是6到9月,因为天气好。早订酒店!芝加哥的国际大型会议很多,订的晚了价格非常离谱。

Posted in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Chicago I

5月底6月初到芝加哥开会,空闲时间走了走,把照片放这里留念下。 芝加哥是美国第三大城市,Chicago取自原印第安土语。 去之前听朋友说芝加哥Downtown晚上很乱,不要坐地铁什么的;到了那里发现还不错,城市建设的非常赞,晚上一个人9点10点在市中心步行回酒店也没有任何人骚扰我。可能是我无财无色的原因吧。不少地方的门上帖这这个不准带枪入内的标志。芝加哥O’Hare到市中心很方便,5刀的火车票直达。一下火车就看见了这栋恢宏建筑,仔细一看,原来是Chicago Public Library. 这周围也一堆大学:DePaul大学、罗斯福大学、Columbia College等等。再往前走一点就是密歇根湖了,湖边有个非常巨大的Buckingham喷泉,目测比凡尔赛宫前和意大利Trevia的那两个还要大。每到整点,中间的水柱会喷水,如果风大,容易被水雾溅到。 密歇根湖边Field自然及历史博物馆,也建在湖边。在做维京人展览;时间紧促,我没进去。 路边刻着JFK肯尼迪总统的话那天重点是这个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芝加哥艺术馆。门票20多刀,通票连Skydeck(Willis Tower高楼空中观景)共39刀。这个馆外面看起来不大,但实际上后面还有个新建的馆连着,而且上下共4层,所以,需要至少一个下午的时间才能看尽。进馆就是这里的看家宝贝:印象派。从德加到马奈到莫奈,有上百幅名作。当然,巴黎奥赛博物馆也有很多印象派画作。一些名作梵高名作这一幅据说是卡拉瓦乔的作品 几幅名画,可惜小小手机复原不出原画神韵一些雕塑、摆设等宝贝 这个艺术馆的好处是,古代、近代、现代、近代艺术全有,不像其他大城市需要跑几个馆才能看全。上面是几幅非常有名的当代艺术作品。 另外一幅我喜欢的当代艺术Joan Miro画的《女人》。有些女人就是这样的。Miro的另外一幅作品毕加索画的他的经纪人肖像。立体吧?他得多恨他经纪人,才把他整成这样啊!两幅达利作品 一件当代艺术摆设。后面的背景就是大厅看出去的千禧公园Millenium park。一个建筑设计师的构想,我挺喜欢配色和线条 这个当代艺术摆设很赞:悬挂的一堆联网针头打印机随机打印出tweeter网上网友的发言,打印出的纸不断延长,垂下来直到地上,堆成一大堆废纸。打印机吱吱的声音,后面艺术馆楼梯上上上下下的观众,让人感慨互联网海量信息与人类生活的无意义。艺术馆的彩色玻璃墙和万花筒展。至此,艺术馆照片贴完了! 下次继续。

Posted in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史记》选读:《项羽本纪》、《吕不韦列传》

《史记》是大家上学时都在课本里学过的中国历史名著,为西汉时史官司马迁所作。我常把司马迁和司马光搞混;两个人都同一个复姓,也同是伟大的史书作家(后者为北宋时人,写出了300万字的《资治通鉴》)。司马迁个人生活更为不幸一些,在开始编写《史记》的第二年因为替李陵直言,被判腐刑(小弟弟被割掉了)。不过这虽然是他的不幸,也许是我们后世人的万幸,有可能他没有其他欲望了,把精力全放在能让他万世流芳的这个伟大工程上,从而编写出了这本巨著。 因为司马迁是史学家不是科幻小说家,他又生在西汉,《史记》写成于大概公元前91年,因此《史记》涵盖的历史时间要比覆盖1300多年的《资治通鉴》短的多,多是秦汉内容。 《史记》这本书分为几个部分:本纪、表、书、世家、列传,其中本纪是写皇帝的,世家写的诸侯,列传是各种历史人物。汉朝时对项羽还是比较推崇的,认为“政由羽出”,因此虽然项羽没当过皇帝,仍然把他列到12本纪里。 《项羽本纪》比起其他章节也略长。很多人认为,《项羽本纪》是《史记》中最杰出的一篇。我们熟知的很多成语,如“作壁上观”、“破釜沉舟”、“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竖子不足与谋”、“沐猴而冠”、“四面楚歌”、“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等等直接出自本篇。没有这篇,那么多以鸿门宴、霸王别姬为题材的戏曲、电影都无从谈起。 我个人以为,项羽最后的灭亡,充满了悲剧色彩,无非是小说家言,增加传奇性质而已;其实,越是把项羽写的有勇,就越突出其无谋;充其量他只是充当替刘邦灭秦、建立帝业的一块基石而已。 项羽杀掉了准确判断出其父将要失败的命运、在秦赵相持之际劝楚军坐收渔翁之利的卿子冠军宋义,是暴力驱逐智慧的先兆,还是建立威望的必须? 项羽坑杀了秦降军20万,残暴之至,却在鸿门宴那么好的机会放过了沛公,可见没有成事的大狠心;相反,本来贪财好色的刘邦,占领了咸阳后却秋毫不犯,被范增一眼看出这人实在是有更长远的打算,为成大事而放弃小的欲望,比不知道收服人心的项羽高了许多。 居数日,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人或说项王曰:“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项王见秦宫皆 以烧残破,又心怀思欲东归,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说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项王闻之,烹说者。 项羽是如此虚荣,又如此不能接受别人的批评,怎么有称王天下的胸怀和智慧呢? 看这篇时很少有人能不问这样一个问题,项羽的叔叔项伯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提前把项羽灭掉刘邦的意图透露给了刘邦的军师张良;在鸿门宴上项庄舞剑要干掉刘邦时挺身而出,进场与项庄一起舞剑,时时以身体挡住刘邦不让项庄得手;项羽劫持了刘邦的家人想要杀掉他们时,项伯又劝住了项羽,保住了他们的命。项伯为什么要这样做?网上很多人写了长长的文章,说项伯是替侄子着想,因为不管怎么说项羽鸿门宴上杀刘邦都不合适;不过我不能同意:纯以结果来看的话,项羽最后的结局是兵败分尸,项伯却被刘邦封侯,得以善终,因此项伯的叛变行为是成立的,而他私通张良的直接原因是张良曾有救恩于他。 《吕不韦列传》这篇要短的多,也同样很有意思。关于吕这个人的生平,我之前在《吕不韦卖的究竟是什么?》这篇文章里有小结。总的来说这是个目光长远并苦心经营的人,从一个商人,抓住别人的心理(“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奇货可居做到国父(甚至有可能秦始皇都是他私生的)。 文中最后他自尽而死;如此一个有长远眼光、编出了《吕氏春秋》的人,会防不到这样的下场吗?他找个替身为他死,自己从此销声匿迹也不是没有可能。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