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06-06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怎么看人生:《爱因斯坦谈人生》

旅途中看完了这本书。它实际上是其家属和研究者收集的这位世界闻名的大科学家的书信和文章片段摘录。原文是英文,书很短,只有100页,翻译的还可以。所以很快就能看完。 爱因斯坦可能是上个世纪最喜欢思考的地球人,并且真的思考出了很多了不起的物理理论。我之所以看这书,是因为想看看,这样的一个人他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结论是什么样的。 如果只以行为和结果来看的话,虽然说淡泊名利,但爱因斯坦其实是很喜欢结交名流、权贵的(当然他也花了不少精力来给小学生回信)。因此说他喜欢隐居、远离 权势、跟上流社会完全绝交,至少我是不信的。不过,从这书里有篇书信,我更加了解了这个逃亡国外、流落美国的科学家的行为举止的求生存层面的原因:“离别 这么多年,我还能够在这里欢迎你,这真是我的一大幸运。我过去强迫自己默不作声,因为住在巴伐利亚的人只要收到一张我的纸条都会遭遇不幸。你那位敬爱的叔 本华曾经指出,在痛苦中忍受煎熬的人总是无法演出悲剧来,而是注定要陷于悲喜剧之中。诚哉斯言!我自己就常有这种感受。昨天被奉为偶像,今天遭人痛恨唾 弃,明天被人遗忘,再过一天又被奉为圣徒。只有靠幽默才能解脱。。。” 下面是一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摘录: 当然,使我最感压抑的就是我可怜的父母所遭受的(经济上的)灾难。我已长大成 人,可是仍然无所作为,一点忙也帮不上,这真使人肝肠欲断。我只能加重家庭的负担。……确实,如果当初根本没有生我,情况也许会好一些。唯一使我坚持下 来、唯一使我免于绝望的,就是我自始至终一直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竭尽全力,从没有荒废任何时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除了读书之乐外,我从不允许自已把一分一秒浪费在娱乐消遣上. –1898年在苏黎世读书时写给妹妹的一封信 当我自问,宽容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使我想起天生幽默的威廉·布什给‘禁欲’所下的饶有趣味的定义:‘禁欲就是我们从各种得不到的东西那里得来的乐趣。’ 我也可以作类似的说明:宽容就是对于那些习惯、信仰、 趣味与自已相异的人的品质、现点和行动作恰如其分的评价。这种宽容不意味着对他人的行动和情感漠不关心。这种宽容还 应包括谅解和移情…… 任何一种伟大高尚的事物,无论是艺术作品还是科学成就, 都来源于独立的个性。只是在文艺复兴使个人有可能不受束缚 地发展自己的时侯,欧洲文化才在打破令人窒息的停滞状况方面取得了最重要的突破。 因此,最重要的宽容就是国家与社会对个人的宽容。为了确保个人自身发展所不可缺少的安全,国家当然是有必要的。 但如果国家变成主体,个人却沦为唯命是从的工具,那么所有 好的价值就全部丧失了。必须先砸碎磐石然后才能长出树木, 必须先松土然后植物才能茁壮成长。同样,只有在人类社会达 到足够的开放水平、个人能够自由发展自己能力的时侯,人类 社会才能取得有价值的成就。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