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05-10

2015 Toronto Sporting Life 10K run

世事颇多变数;我们只能征服自己。 几天前开始关注这个同时也是多伦多最大规模的中距离跑步活动,是一个体育用品店和为患癌儿童提供帮助的组织Ooch合办的慈善性质室外赛事。由于刚从国内回来,我没有任何系统的训练,只赛前三天在Rosedale Valley尽最快努力跑了三个10公里。训练时最好的成绩是48分钟多;只能指望那个路段松软的土路、近200米的上坡和比赛时的下坡巨多的路况、在人群里跑的优势来跑出更好的成绩了。 之前我Nike+软件里记载的个人10公里记录是43分12,是一次在跑步机上Intervals训练时跑出来的。但我有些怀疑这个记录,很有可能是Garmin Fenix2手表记错了。这个比赛我其实没有什么目标;后来被人问到目标,看到有人讲陈冠希曾跑出44分27秒的成绩,戏言要超过他。 因为决定参赛时间晚,只能从网上问人买号码了。结果一个网友把他在中国出差不能来跑的女友的号码给了我。因此,这个不属于我的名字有些女气。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在号码牌上涂鸦,写上了几个母亲节祝福的字。赛前留念和住一个楼的Eric同学一起去了赛场,赛前合影这比赛分成绩分区;排在最前面的是红色区域,要求45分钟内跑完。Angie的号码就排在这个区。Eric在后面蓝区。 赛前约好与CRIT的Lei一起跑,他也在红区;结果7点45集合时左右不见他。后来转过身打算一个人孤独地跑了,结果有个人拍了我一下,转身一看,Lei出现了。他说他没赶上Bus,晚了30分钟,跑了一阵,有些不适。本来目标43分钟,现在的目标修改为44. 早上吃了一个香蕉,一个苹果,两个酸奶,自己榨了一壶豆浆。赛前排空了三次。快开始比赛时又有了尿意,单手扶赛道边上的栏杆一跃而过冲向厕所,结果发现厕所前被后面晚出发分区的人排了长龙。不好意思插队,而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只好返回队列,心想跑快些,将尿用汗水的形式排出来吧。最差的情况就是在路上解决,反正我来时的Bus上看到4公里和7公里路段有厕所。 结果憋了一路没事,坚持到跑完。尿也没有转换成汗(虽然流了不少汗)。跑完赶紧去找厕所解决了。 8点整比赛开始。因为是最快的分组,而且10公里大家一开始不像马拉松那样保存体力,所以整个分组一开始就冲的很猛。整个人群都在有节奏的上下起伏,向前疾进。身处其中,就像是滚滚洪流中的一分子,很不同寻常、令人激动的体验。 1公里时Lei告诉我,跑太快了。的确,我的左小腿肌肉开始疲倦。但速度没有怎么放下来。大家都那么快。 4公里时,Lei慢了下来。后来知道,他因为前面赶公车狂跑,岔气了,后来改成走。我当时以为他只是战术放缓,跑出过43分的他后面肯定会追上来,就没有放慢节奏,仍然按之前的pace跑。 5公里时,大部分人都开始放缓了。我看了一眼路旁的计时牌,22分10多秒。很多人的呼吸一听就不对。我庆幸自己没有那么疲劳,左腿的疲劳感也结束了。呼吸正常。没有看到Lei跟上来。 8公里处从高楼大厦里钻出来,到了太阳底下跑。气温24度,湿度95%,很多人开始受不了。我的CRIT汗衫估计也湿透了。 8.5公里时我开始加速。看看我马上39岁的身体是如何的well oiled的吧。看看它的极限在哪里。Because I can. Because I want to. Because I won’t be young forever. Because an easy life is NOT worth of living. 最后1.5公里好像跑出了350的配速。 最后500米超了几十人。chip time是43’48”.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娱乐, 跑步 | Leave a comment

重大科学发现的过程:《双螺旋》

本书是因发现了DNA的结构而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科学家James Watson自己写的他的科学探索过程,一本非常有名的经典科普读物。这个发现很关键,因为它奠基了分子生物学,开始揭开了万物遗传的奥秘,让人类对生命 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为作者做出这个有关万物遗传的重要发现时年仅25岁(!!!),而且当时他是在英国的实验室搞研究,所以他的叙述带有美国式的直白, 不管是科学家的生活、对姑娘们的窥伺还是科学家们之间包括他自己的激烈竞争。 值得一提的是,这书里提到的人中,不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人很少,这个朋友圈实在高大上。Watson本人迄今仍在世(他生于1928年),2007年因为一些种族基因带来智商不同的言论而从实验室主管的位置上辞职。 该书前半部分是作者的正文,其后是发表在《自然》、《科学》杂志上精悍而重要的学术论文;其后是其他一些科学家的评论和看法,最后是中文译者写的关键人物介绍和译后感想。 翻译的很好,译者刘望夷自己就是个生物学家。行文浅显,科学术语不多,当然还是能看出科学家与众不同的思维,总的来说很有意思。如果我有个孩 子,我会给ta看这书,激励ta学生物学,因为这实在是一门非常有意思的学问(另外一本我喜欢的生物学的科普读物是《病者生存》)。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