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5-02-07

历史留给我们什么教训?

这本《历史的教训》(英文名:The lessons of History)名气很大,原因有三: 1、去年10月中央政治局专门组织集体学习吸取历史教训,总书记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牢记历史经验、牢记历史教训、牢记历史警示,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益借鉴。他强调,历史是最好的老师。 该书译成于去年9月,今年1月出版。 2、今年一月,中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向全国党员干部、公务员、机关团体的推荐该图书。 3、本书作者大有来头:杜兰特是美国当代知名哲学家、历史学家,与胡适师兄弟,两人都师从大哲学家杜威;获得过美国普利策奖、自由勋章;曾耗 费50年完成了共11卷、1500万字的《世界文明史》。本书即是这本“20世纪离骚”巨著的随笔感悟,写于1968年,可谓精华。 其实这书并不厚,183页,还包括了很多插图,几个小时就能读完。值得一提的是,文笔非常优美,倪玉平、张闶译的中文让人产生了强烈的读原文的欲望,冯克利、晏绍祥审校。首都博物馆馆长郭小凌作序。(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参加那次学习。) 因为是智慧结晶,很多句子虽然很短但也含义隽永,要动脑子才能搞明白作者的意思。对全世界很多段历史的比较深入浅出,全书值得反复阅读。 全书共分13章,分别就地球地理、生物学、种族、性格、 道德体系、宗教信仰、经济活动、社会主义、政体、战争等因素对历史的影响做出了宏观总结,最后以文明是否进步、如何消亡死去结束。 那么,问题来了,中纪委为何向全国党员及领导干部推荐这本书呢?党希望全国的精英们从历史中吸取什么教训呢? 本人绝非精英,斗胆按书里章节顺序小结并摘录些片段,仅供参考: 该书一开头就提出,研究历史有什么用?能帮助治理国家、预测未来吗?“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试图把100个世纪的历史浓缩进100页的书中,并进而得出不可靠的结论。我们就试试吧。”大学问家的谦虚与信心跃然纸上。 “地球与历史”这一章说明,地理环境及人类对环境的掌控能力、主要是交通方式的发展,深刻地影响着文明的创造和历史的变迁。 “生物学与历史”指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所有生物包括人类的最终法则,文明即是竞争,生存是残酷的,完全凭实力而不是善心;而战争是把 人性发挥到极致的国家间的终极竞争形式;人生来即是不平等的,所谓平等自由都是笑话,弱者要平等,强者要自由,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永远是弱肉强食。人 口是不同种族、国家、文明之间竞争的重要手段,“在生育方面,生理上的健康可能比智力上的优越更有价值”,繁衍是生命的本质;如果人类繁衍过快,会有饥 荒、瘟疫和战争种种手段进行调控。 “种族与历史”先是批判了“白人至上说”,“历史就是个色盲,任何肤色的人,都可能发展出一种文明(只要环境适宜)”,“南方人创造文明,北 方人就征服它、毁灭它、借鉴它、传播它:这是对历史的一个简要概括。”作者指出,融合是历史大趋势,“文明是合作的产物,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对此有所贡献; 这是我们共同的遗产和债务;受过教育的心灵,都会善待每位男女,不论他们的地位多么低下,因为每一个人,都对所属种族的文明做出过创造性的贡献。” “性格与历史”里先表示,作为社会性动物的人的性格其实自古以来变化不大,胜者为王,“获胜的反叛者会采用他们过去习惯于谴责的方法”,虽然 时势造英雄,而且模仿与创新相辅相成,但“历史大体上是由求新的少数人之间的冲突造成的,大多数人只为胜利者鼓掌欢呼,并充当社会实验的人类原材料”。这 一章里最后一段意味深长:“那些抗拒改变的保守派,与提出改变的激进派具有同等价值—甚至可能更有价值,因为根须深厚比枝叶繁茂更加重要。新的观念应该被 听取,因为少数新观念可能有用。但新观念必须经过异议 、反对以及轻蔑的研磨,这也是对的。这是新观念被允许进入人类赛场之前必须存在的预赛。老年人抵制年轻人,与年轻人刺激老年人,都是对的。经过这样的对 抗,就像两性冲突和阶级斗争一样,才能产生充满张力的创造性力量,才能带来富有活力的发展,才能产生整体隐而不彰的基本统一与运动。”各位听好了,力量的 制衡至关重要! “道德与历史”强调,道德是社会运行的软规则,对国家的治理与法律同等重要,两者缺一不可。(就像一个企业里企业文化与规章制度同等重要一样。) “宗教与历史”先是回顾了宗教的发展过程与历史影响,从侧面说明了,任何能对人心产生影响的东西都有政治力量;最后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社 会主义不能消灭民众的相对贫穷,这个新的宗教就将失去它的狂热和效果,国家也许就会默许恢复超自然的信仰,以此来缓和不满。只要有贫穷,就会有神灵。” 第八章“经济与历史”非常重要。杜兰特先是反驳了马克思“经济是历史唯一推动力”的说法,诚然,财只是手段,权才是最终目的,但他仍然指出了 对经济活动尤其是金融界要高度重视,“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但治钱者治一切”;人不患贫而患不均,国家管理者尤其要重视财富分配问题:“在不断进步 的社会中,这种(财富的)集中程度可能会达到一个临界点,众多穷人数量上的力量与少数富人能力上的力量势均力敌,此时不稳定的平衡便会造成危险局势。历史 对此有不同的应对方式,或者是通过立法,用和平的手段重新分配财富;或者是通过革命,用暴力的手段强行分配贫困。”这是一个强烈信号。滚吧,李嘉诚们!但 中国为什么不像书中指出的那样,对富人征收重税呢? “社会主义与历史”总结了历史上各中央集权的社会一些宏观调控的成功与失败经验,阐述了它的优点与需要注意的地方,尤其指出了腐败的毁灭性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