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4-11-25

音乐是一种精神麻醉品?

在《资治通鉴》或者古罗马帝国的历史里,音乐的角色比较可悲。所有帝王,只要喜欢音乐,几乎都没好下场:中国的皇帝们马上就被朝臣以不务正业、不理朝纲等等明目死谏;尼禄更是落了个千古骂名。如同酒精对某些人必不可少一样,音乐是不是也是一种麻醉品?很多人听音乐的时候同时在享受酒精、烟草、大麻或其他精神刺激用品。在夜店里震耳欲聋的techno音乐就是让强力音乐把自己的听觉防御击溃,毫无保留地暴露出去、逃避现实;摇滚现场也是借表演和大音箱的冲击力来重燃青春激情;嘈杂尘世恨不得马上戴上耳机听一段熟悉的古典音乐,也是自我疗伤的依赖性手段。买票去听音乐会不过是打发时间;收藏那么多,也有故意为自己找一种爱好的虚荣之嫌。 总之,除了自己会用乐器来表达自己,或更甚,能作曲,音乐只是多情善感的弱者的消费品。 还有什么不练琴的借口吗? P.S.: 推荐两张世界音乐的CD: 第一张是双CD的La Route Musicale de Soie,音乐丝绸之路,看标题是法国出的,收集了丝绸之路各国的民间音乐,有些很惊艳,比如CD1的第3首、第5首和CD2的第11首《成吉思汗颂》。试听在这里: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826616/  (点击“豆瓣FM正在播放”就可以听了) 第2张是图瓦国宝级乐队Huun Huur Tu带来的Altai Sayan Tangy – Uula。据说物理学家费曼初听这种呼麦音乐大为惊奇,后来托友人将几位音乐家带到了美国,从此呼麦音乐走向世界。这种草原音乐,有种涤荡灵魂的力量(CD封面是不是很有草原特色?)。这张专辑哪一首都不错,可以在这里试听: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134696/

Posted in 音乐 | 2 Comments

《我的前半生》

最近在读溥仪的自传《我的前半生》全本。他是清朝最后的一个皇帝,幼年即位,民国被共和,张勋复辟,后流亡天津,一生多被软禁和监禁,几上几下,皇后婉容与人通奸,刚生下来的孩子被扔进火坑烧死,可谓不一般的人生。我去过长春他的伪满皇宫,也看过两遍意大利人拍的电影《末代皇帝》。看他的书,里面对手下的分析、对时局的见解,这绝不是一个智商低的人,而且对历史也非常了解,可以说受过很好的如何当皇帝的训练;为了保命,把自己写的像条怕死的狗一样,自毁形象、并且不遗余力地贬低所有手下的人,博取世人一笑(不过很多部分是写给太祖看的吧!),而且以这种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方式出书在历史上留名,而其本人是40岁之前从未为他人哪怕倒过一杯水、所有生活都有他人照料、威严重于一切的皇帝,这种对比和转 折,都是为了活命,也是一种勇敢和坚强。电影《末代皇帝》结尾应该是虚构的,年迈的溥仪走近金銮殿,几个幼童游戏,其中一个坐上了宝座,溥仪不置可否:他肯定是在感慨,自己的一生,实在是被权力所毁掉的一生! 其实溥仪时时还是想复辟的,在那种环境下被教育出来的人,就是一台权力机器;而且留着,即使他自己没想法,也难保别人没有利用他的念头,日本人用他做满洲国的傀儡就是最好的例子。毛为什么没杀他?是对自己实在太自信了?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