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4

快乐是自己的选择和决定

昨天跑了2014莫干山日落越野马拉松。 之前没跑过越野跑,平时跑步都是在公路上或出差时酒店的跑步机上。为这次比赛除了平时多跑点外也没做什么特别的越野准备,连头灯都是到德清在当地的一个沃尔玛后才买的。 早上和上海同去跑的一个朋友一起开车去莫干山,一路上他开车,我用我的ipod给他放音乐做DJ,两个多小时转眼过去了。 德清是个县,人口47万,历史好像比较悠久;莫干山在该县内,另外电影《卧虎藏龙》在旁边的安吉的成片的竹林里拍过外景。莫干山上也有很多竹林,四处可见。莫干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群,都不是很高,非常适合户外运动、休闲;近年来好像不少老外在山里弄了几个精品酒店。 这个比赛是民间赛事,报名费不贵,也没有赞助,因此组织工作差强人意。设在德清的比赛接待处比较差,在一个很烂的黄金岛大酒店里的一个很小的标准间里。 中午和朋友吃了点快餐,去沃尔玛买了水、巧克力、头灯等补给用品,就向着比赛起点莫干山锦绣山庄出发了。 锦绣山庄是个小山居宾馆,有游客在住。 3点时大车拉来了大部队,很多人装备很好,专业的Salomon鞋、五彩缤纷的长袜、衣服,专业背包,拐棍,那么多东西show off的成分更多些,看起来很像打酱油的花拳绣腿党。 4点比赛开始,全马4点起跑,半马5分钟后起跑。 因为兴奋,好多人一开始3公里的平地跑的很猛。我跑的是半马,按照以往的经验,前几公里尽量压住步子,配速在6分以上。4公里时路面有一段在铺很厚的混凝土,绝不可能跑过去,只好跳到旁边的路沟里。 5公里时开始爬坡,好多人开始彻底改成走了。我慢跑超过了不少人。 8公里时开始下坡,一直到第11公里处都很好跑,最快配速是5分。一路上补给不错,我喝了一瓶脉动,一瓶农夫山泉,吃了一个香蕉。当然是在不同时段。一路上超过了不少跑全马的队员。风景很美,从竹林里穿过,迎着微风在美丽的山村农田旁跑过,非常愉悦。 10几公里时遇到一辆拉竹子的大卡车堵在窄窄的路上,前后几个队友都过不去,只好等车彻底停下。 第15公里时又开始爬坡,而且比较陡。18公里处半马和全马分开了。路开始平坦并逐步下坡,估计差不多快冲刺了,因此加快了速度。天色暗下来,远处天边的晚霞映着暗青色的群山,寂静的山林里只有一个人在跑,别有情趣。 上坡时当然是前掌先着地。下坡时绝对是后跟先着地。如果跑快了,而且下坡坡度较高,全身的重量会冲到脚尖上,我穿的Salomon鞋子前面很硬,脚趾甲开始疼痛。直到今天还有明显的感觉,有个趾甲里面好像充血了。 第22公里时天还没黑透,时间过去了两小时30多分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趁天黑前跑到终点,争取两小时45分钟完赛。 人生往往嘲弄我们的规划,让我们明白,规划、准备工作很多时候都只是为了让我们当时感觉好而已。第23公里时,有个补给人员说还有两三公里就到了。之后下山的一段,我和前后几个队员发现我们彻底迷路了!在一个岔路口没有任何标记。一边通向比较开阔的一片地方,结果跑跑就发现是死胡同;另一边,因为不确定,走了两遍,是一条不到30厘米宽的羊肠小道,两边都是很深的坑,路上不时有倒下的竹子;灌木荆棘会来慰劳跑者的腿脚。在黑漆漆一大片竹林里,没有灯是什么都看不见的。好在之前买了个头灯。LED光照出去,林里的蛾子飞虫都聚过来。 这段竹林小道和后面的一段比起来像是天堂,因为后面是很陡的一个山坡急降。石阶因为少有人走长满了青苔,非常的滑,我前面很多人滑倒摔破;我运气好,新鞋Salomon抓地很给力,不过因为坡陡,全身肌肉、精神都高度紧张,那一段显得是那么的长。不知道没带灯、鞋不是越野鞋的朋友是怎么完成的。这一段遇到了全马第三四名的两位选手,很猛,当时想距离就是距离,人家全马都这么快。。。 出了这一段后已经25公里了。遇到一个补给,说还有5、6公里。什么???!!!生活就是这样,本来已经精疲力尽,却往往发现离最终目标还有多出来的一段距离。没关系,跑吧。一轮新月从竹林里升起;能听到的只有虫鸣,犬吠,和自己孤独的呼吸声。头灯不时照在路边的狗和猫的眼睛上,黑夜里宝石一样晶莹。 最后几公里平坦。跑到终点,路边有个姑娘问我是半马还是全马,告诉我我是半马第5名。 最后跑完发现Fenix2报的数是水平距离跑了28.76公里,远远超出了比赛设定的24公里。而且全马的距离只有32公里,他们仅仅比我们多跑一点而已。 总结:组织工作有不小欠缺,比赛线路最后一段过于危险;公里数实在错的离谱;不少路段还是非常有乐趣;越野跑最好买双好的越野跑鞋;没跑过越野跑的最好先别从夜跑开始。

Posted in 跑步 | 1 Comment

心理学

最近运气比较好,遇到了个学过心理学的朋友,在她的推荐下我粗粗看了Carl Rogers的两本书:《罗杰斯著作精髓》、《个人形成论》。 这个人大大发展了Adlher的“人本心理学”。其理论和治疗出发点都是人性本善,咨询师要绝对真诚,尽最大可能理解、尊重、信任病人的情感及心理,而毫不评价、批评或褒扬;仅仅像一面镜子一样把病人的所有反射给ta看,相信通过如此才能实现病人的个人成长,解决对方的病症及问题。 对病人情感、心理世界的完全理解意味着要勇敢地放下自己,到对方的内心世界去走一遭。这件事的前提就是咨询师能够完全独立。Rogers对自己的要求是: 作为个人,我是否能做到足够坚强而可以独立于他人?我能否持之以恒地尊重自己和他人的情感和需要?如果有必要,我是否那个主动认同并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且清楚地区分我的情感与他人的情感?我是否能够做到足够独立自主,因而不会因为他人的抑郁而气馁,不会因为他人的恐惧而害怕,也不会因为他人对我的依赖而感觉会有灭顶之灾?我的内在自我是否足够坚强,从而不会被他人的愤怒所摧毁,不会被他人的依赖所控制,亦不会被他人的爱恋所束缚,而能自觉体验个人独立于他人存在,具有属于自己的情感和权利? 的确,那个朋友跟我讲,咨询师有被精神力量强大的病人拖着走、甚至卷入对方的内心世界出不来的情况出现,被病人迷恋上的情况也经常发生。这种情况下,咨询师需要换人,而且咨询师也要有更有经验的咨询师为自己咨询。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心理问题。心理学实在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门科学。

Posted in 自我成长 | 1 Comment

《思想录》

最近看完了Blaise Pascal的这本大作《思想录》。法文原名是”Les Pensees sur la religion et sur quelques autres sujets”,全书虽然译本500多页,但后面大部分都是讲宗教的,论证基督教为何是唯一合理的宗教等等,我等俗人不必深究;只有前面的两百多页是跟我们有些相关的思想。 先说说帕斯卡尔这个牛人。他是法国17世纪的天才之一;芸芸众生中的一颗耀世明星;虽然生命只有短短39岁(我已经38了!!!),不过在数学、物理学、哲学等学科都在历史上留下了他的印记:他大大发展了概率论,在18岁就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计算器;对流体力学和压力研究做出了重大推动,现在我们气压的单位千帕用的就是他的名字;这本《思想录》更是神学及哲学必读之一。 这书的构成都是很短的段落,但并不意味着浅显易懂;我不仅笨而且懒,看的是中文译本,商务印书馆版的,翻译和编辑的都只能说一般。 看这种牛人的遗作,不光是要看他说什么,而且最好还弄明白他的思维方式以及表达方法。因此这书绝不可能看一遍就够了。 好了,我这庸俗愚蠢的大脑已经累了,下面开始做我最擅长的事,直接开抄书中名句: “人们通常总被自己亲身所发现的道理说服,更有甚于被别人精神里所想到的道理说服。” “河流就是前进着的道路,它把人们带到他们想去的地方。” “我们仅只请教于耳朵;因为我们缺少心灵。” “甜言蜜语的人,品格恶劣。” “意义从词语中获取它的尊严,而不是赋予词语以尊严。” “我的精神充满着不安。” “人必须认识自己;如果这不能有助于发现真理,至少这将有助于规范自己的生活。” “当我们阅读太快或太慢的时候,我们就会什么也不能理解。” “能够认识事物原因的人是有福的”(感性其实也说一种初步的理性,只是没有充分为理性所认识而已)。 “轻佻的理智啊!你是随风倒的,而且可以倒向任何方面。” “假如每个人都知道他的朋友在他不在场的时候都说了什么关于他的话,这个世界上恐怕就不会有什么友谊了。” “人的一切不幸都源于一件事,那就是不懂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宅男圣经啊!) “他们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在真诚地追求着安宁,其实他们只不过是在追求刺激而已。” “我们是在我们自身之外寻求我们的幸福的,是在别人的看法中寻求我们的幸福的。” “虚荣是如此之深入人心,以至于士兵、厨师、马夫等等诸人都在炫耀自己并且想拥有自己的崇拜者;就连哲学家也在向往它,写书反对它的人是要获得写作的好的光荣;而读这些书的人则是想要获得曾经读过它的光荣;而我在这里写书,或许就具有这种心理;而读我这书的人或许就。。。” (我这就去跳楼!) “光荣:从幼年起,赞颂就在腐蚀着一切人。” “死亡只不过到来一次,但在人的一生中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它;理解死亡比忍受死亡要艰巨的多。” “让我们想象有一大群人披枷戴锁,都被判了死刑,他们之中天天有一些人在其余人的眼前被处决,那些活下来的人就从他们同伴的境况里看到了自身的境况,他们充满悲痛而又毫无希望地面面相觑,都在等着轮到自己。这就是人类境况的缩影。” “Le coeur a ses raisons qu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图书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