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书单

昨天跟一位姑娘卖弄,说:“不爱音乐,不爱运动,不爱学习的人是没什么希望的。”这句不知羞耻的话让我想起《如何阅读一本书》里的一句话,对那些读了很多书的人,不应赞扬,而是应该同情他们。大意是,宁吃好桃一个,不要烂梨一筐;同时,好书的阅读和消化是要花时间的,不可能快速阅读,读的太快反而领会不到精华。 我当然不是说,我读了很多书。实际上我只看了几百本而已,而且大部分是烂书。但我喜欢收集书单。这本书附了个很长的几百本书的书单。都是名著。我只看过一小部分。关于名著,马克 吐温说的最好,就是那些“你希望自己已经读过但不想去读的书。”我摘了些,打算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看看。这个书单不长,而且,应了吐温的话,我点了一下,其中至少有六本是我过去开始看过但种种原因没有看完的书。我准备看的有(这些都是原来那个书单里最有娱乐性的书籍): 《蒙田随笔》 《帕斯卡尔随想录》(已看完) 《第一哲学沉思录》(已看完) 《论美国的民主》 (以上几本我想看法文原版,实在不行也中法对照看看) 《荷马史诗》 《莎士比亚全集》 《神曲》 《唐吉柯德》 《利维坦》 《康德著作全集》 《Emma》 《罗马帝国衰亡史》 《双城记》(已看完) 《约翰逊传》(已看完) 《白鲸》(已看完) 《善恶的彼岸》 《魔山》 《审判》 《城堡》 此外在看的书中我想看完的有: 《货币的非国家化》 《通往奴役之路》 《维特根斯坦笔记》 《社会契约论》 《人生的枷锁》 《旧制度与大革命》(已看完) 《八月炮火》(已看完) 《出类拔萃之辈》 《Du Cote de chez Swann》(已看完) 《人类的破坏性剖析》 如果今年能精读完这些,最好了!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刹那间

我以前的老板对我很好,在中国多年却不怎么会说中文,因为我会说他的母语的原因,我们一起出去时他常和我在一起。 有一次我们去上海周边的一个城市出席一个活动,活动后当然少不了和当地的客户们和客户中的领导一起吃饭。我老板一如既往是当场唯一一个老外。由于他又是在场的我们公司最高领导,自然少不了人过来跟他喝酒。酒劲的关系吧,不少人跟他干杯时都要说几句英语,虽然大部分人的英语非常有限。 那天好在活动时间不长,大家都没喝很多。散席时对方的领导一个个跟我领导握手,有一个在握手时俯在他耳旁说了一句话。我老板听完就火速回到我身边他原来站立的地方,满脸惊恐,好像他刚刚手被烫伤样、经历过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后来,他跟我说,那个官员对他用英语说了两个字:”Fuck You!” 我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对他说那句粗话。是酒喝多了,生理需要浮现出来了?是感谢美国电影电视剧的贡献他只会说那两个字?是对供应商从来的鄙视?是对外国人表面奉承其实暗自仇恨的惯例?不管是哪个原因,我都隐约觉得,我老板那天的笑脸背后,受的伤害不小。他的身影,在我们这一大群中国人里,很孤单。 我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民族?

Posted in 回忆 | Leave a comment

活在当下,不要把目标只放在做成某件事上

以下这一段摘自《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也有译成《万里任禅游》)一书。 任何想要以己为荣的目标,结局都非常悲惨。现在我们就开始付出代价了。如果你想通过爬上山顶来证明你有多么伟大,你几乎不可能成功。即使你做到了,那也是一种很虚幻的胜利。为了维持这种成功的形象,你必须在其他方面一再地证明自己,而内心则常常恐惧别人可能会发现这种形象是虚幻的,所以这么做是错的。     斐德洛曾经从印度写过一封信,提到和一位圣者以及他的信徒去爬喜马拉雅山,它是恒河的源头,也是印度教三大神明之一湿婆(Shiva,为印度教三大神明之一,象征毁灭之后的再生。另外两大神明为大梵天〈Brahma〉及毗湿奴〈Vishnu〉——译者注)的住所。     他一直都没有爬到山顶,到了第三天他就放弃了,因为他已经筋疲力尽,于是大家留下他继续往前行。他知道自己仍然有些体力,但这些体力不够。他也有动力,但是也不够。他并不认为自己很孤傲,但是他想通过这一趟朝圣来拓展自己的生活经验,以进一步地了解自己。他把山和朝圣当作自己的目标,把自己视为不变的实体,而不是这趟朝圣或是高山,因而还没有准备好。他想其他的朝圣者之所以能够到达山顶,是因为充分领受到山的神圣,以至于每一步都是一种奉献的表示,是对这种神圣的心悦诚服。山神圣的一面融入了他们的心灵,因而使他们的耐力远远超过了体力所能负荷的。    对没有辨识力的人来说,自我的爬山和无私的爬山看上去可能都一样,都是一步一步地向上爬;呼吸的速度也一样;疲累的时候都会停下来;休息够了又会继续向前行。但是事实上两者多么不同啊!自我的爬山者就像一支失调的乐器,他的步伐不是太快就是太慢,他也可能失去欣赏树梢上的美丽阳光的机会。在他步履蹒跚的时候却不休息,仍然继续前进。有的时候,刚刚才观察过前面的情况,他又会再看一遍。所以他对周围环境的反应不是太快就是太慢。他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别的事和别的地方。他的人虽然在这里,但是他的心却不在这里。因为他拒绝活在此时此地,他想要赶快爬到山顶,但是一旦爬上去之后仍然不快乐,因为山顶立刻就变成“此地”。他追寻的,他想要的都已经围绕在他的四周,但是他并不要这一切,因为这些就在他旁边。于是在体力和精神上,他所跨出的每一步都很吃力,因为他总认为自己的目标在远方。

Posted in 图书, 转载 | Leave a comment

Matthew Quick

晚饭后出去散步,走到了Indigo书店,看见里面一群人,原来是一个作家的见面会,仔细一看,是写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的那个作家,Matthew Quick。这书据他讲,写于2006年,曾被70个经纪人拒绝出版,之后才得以面世,2008年打进NY Times的畅销书单。同名电影(中文名《乌云背后的幸福线》)2012年上映,Jennifer Lawrence凭里面的表现2013年Oscar封后。 他的口才不错,时不时幽默下,调动气氛。我去的时候他和主持人的互动已经快说完了,我听到的他的发言有: 1、要做个好人。在作家圈子里,作为一个作家,都是如此。只有你自己有东西才能写出好东西。You are not what you read, you are what you write. You are not what you destroy, you are what you create. 2、要对自己有信心。失败再多次也无所谓,只要自己喜欢并已经做到最好就不遗憾。他本来是个中学老师,如果不写作,他也不会成为一个好的老师。写作才能给他快乐。写作本身就是艺术,就是对自己的回报。名和利,都是越喝越渴的饮料。 3、提问阶段有人问,他写的很多都是他周边的事情,半自传性质,会不会得罪周围的朋友。他说,他写的不是自传,他有个哥哥老以为《幸福线》写的是他,其实不是。他也因为书失去过好朋友。不过他自认为并没有触犯隐私。 4、我问他,你一天写几个小时,家里有没有互联网,跑不跑步,如何克服那些写不出来的时刻。他说,每个作家都不太一样,他习惯于,即使写不下去也坐在那里,有时候甚至一周坐7天,每天12小时,逼的他老婆都叫他至少出来晒晒太阳。但他说,他有个作家朋友,职业法官,每天只写一小时,早上5点到6点,写的东西也非常好。所以每个人都不一样。只要坚持写下去就好。

Posted in 图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