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鉴》摘 N

按:司马光这一段,实在精辟。但大唐近300年的毁灭,全是宦官的错吗?统治者的能力以及人治的制度原因,没有一点干系吗? 臣光曰:宦官用权,为国家患,其来久矣。盖以出入宫禁,人主自幼及长,与之亲狎,非如三公六卿,进见有时,可严惮也。其间复有性识儇利,语言辩给,善伺候颜色,承迎志趣,受命则无违迁之忠,使令则有称惬之效。自非上智之主,烛知物情,虑患深远,侍奉之外,不任以事,则近者日亲,远者日疏,甘言悲辞之请有时而从,浸润肤受之诉有时而听。于是黜陟刑赏之政,潜移于近习而不自知,如饮醇酒,嗜其味而忘其醉也。黜陟刑赏之柄移而国家不危乱者,未之有也。   东汉之衰,宦官最名骄横,然皆假人主之权,依凭城社,以浊乱天下,未有能劫胁天子如制婴儿,废置在手。东西出其意,使天子畏之若乘虎狼而挟蛇虺如唐世者也。所以然者非它,汉不握兵,唐握兵故也。   太宗鉴前世之弊,深抑宦官无得过四品。明皇始隳旧章,是崇是长,晚节令高力士省决章奏,乃至进退将相,时与之议,自太子王公皆畏事之,宦官自此炽矣。及中原板荡,肃宗收兵灵武,李辅国以东宫旧隶参豫军谋,宠过而骄,不复能制,遂至爱子慈父皆不能庇,以忧悸终。代宗践阼,仍遵覆辙,程元振、鱼朝恩相继用事,窃弄刑赏,壅蔽聪明,视天子如委裘,陵宰相如奴虏,是以来瑱入朝,遇谗赐死。吐蕃深侵郊甸,匿不以闻,致狼狈幸陕。李光弼危疑愤郁,以损其生。郭子仪摈废家居,不保丘垄。仆固怀恩冤抑无诉,遂弃勋庸,更为叛乱。德宗初立,颇振纲纪,宦官稍绌。而返自兴元,猜忌诸将,以李晟、浑瑊为不可信,悉夺其兵,而以窦文场、霍仙鸣为中尉,使典宿卫,自是太阿之柄,落其掌握矣。宪宗末年,吐突承璀欲废嫡立庶,以成陈洪志之变。宝历狎昵群小,刘克明与苏佐明为逆,其后绛王及文、武、宣、懿、僖、昭六帝,皆为宦官所立,势益骄横。王守澄、仇士良、田令孜、杨复恭、刘季述、韩全诲为之魁杰。至自称“定策国老”,目天子为门生,根深蒂固,疾成膏肓,不可救药矣!文宗深愤其然,志欲除之,以宋申锡之贤,犹不能有所为,反受其殃。况李训、郑注反覆小人,欲以一朝谲诈之谋,翦累世胶固之党,遂至涉血禁涂,积尸省户,公卿大臣,连颈就诛,阖门屠灭,天子阳瘖纵酒,饮泣吞气,自比赧、献,不亦悲乎!以宣宗之严毅明察,犹闭目摇首,自谓畏之。况懿、僖之骄侈,苟声色球猎足充其欲,则政事一以付之,呼之以父,固无怪矣。贼污宫阙,两幸梁、益,皆令孜所为也。昭宗不胜其耻,力欲清涤,而所任不得其人,所行不由其道。始则张浚覆军于平阳,增李克用跋扈之势;复恭亡命于山南,启宋文通不臣之心;终则兵交阙庭,矢及御衣,漂泊莎城,流寓华阴,幽辱东内,劫迁岐阳。崔昌遐无如之何,更召硃全忠以讨之。连兵围城,再罹寒暑,御膳不足于糗Я,王侯毙踣于饥寒,然后全诲就诛,乘舆东出,翦灭其党,靡有孑遗,而唐之庙社因以兵墟矣!然则宦者之祸,始于明皇,盛于肃、代,成于德宗,极于昭宗。《易》曰:“履霜坚冰至。”为国家者,防微杜渐,可不慎其始哉!此其为患,章章尤著者也。自馀伤贤害能,召乱致祸,卖官鬻狱,沮败师徒,蠹害烝民,不可遍举。   夫寺人之官,自三王之世,载于诗、礼,所以谨闺闼之禁,通内外之言,安可无也。如巷伯之疾恶,寺人披之事君,郑众之辞赏,吕畺之直谏,曹日升之救患,马存亮之弭乱,杨复光之讨贼,严遵美之避权,张承业之竭忠,其中岂无贤才乎!顾人主不当与之谋议政事,进退士大夫,使有威福足以动人耳。果或有罪,小则刑之,大则诛之,无所宽赦。如此,虽使之专横,孰敢焉!岂可不察臧否,不择是非,欲草薙而禽狝之,能无乱乎!是以袁绍行之于前而董卓弱汉,崔昌遐袭之于后而硃氏篡唐,虽快一时之忿而国随以亡。是犹恶衣之垢而焚之,患木之蠹而伐之,其为害岂不益多哉!孔子曰:“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斯之谓矣!

Posted in 历史, 图书 | Leave a comment

内观心得

通过对自己身心互动的深入观察,人能体会到,”我”、”我的”、”我自己”是个多么虚无的东西,因为全是藉由这些生理反应人才被DNA编码成他的样子,而这也就是所有痛苦的根源。的确,浩瀚星空下,”我”算什么?比一粒尘埃还渺小。有亿亿万万个我,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如果”我”根本不存在,为什么要那么爱面子呢?为什么非要比别人强呢或感觉比别人强呢?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为什么不能跟众生分享自己的心得,分享自己无条件的爱与慈悲呢? 4、第10天,慈悲观Metta。把自己内部体会到的愉悦振动分享出去,把自己的喜悦和心得分享给别人,也是内观的结束部分。沉默戒律也从此解除。学员这这么多天不说话之后,一旦马上接触社会会产生比较大的冲击,因此先开戒,让他们互相交流,习惯下。经过这些天的修习,学员都会变得全身充满正能量,跟他们交流会非常让你开心。如果你有亲友参加内观,你最好在课程最后一天去接他(她),因为那时候是他们状态最好的时候,你问TA要什么都有可能得到你想要的答复。 最后,可能大家关心一个问题,内观修习一次,费用多少。当然要自己买机票到内观中心(上海直飞高雄的长荣公司航班往返含税2000块人民币不到,另外长荣的服务很赞),不过到了以后完全免费。不要求缴纳任何费用,内观中心完全依赖捐赠生存。新生在第一次10天的修习后才可以捐赠,但是没有任何强迫性。捐赠再多也不会留你的大名,下次再来也不会给你任何便利,捐赠再少也没人嫌弃和笑话。我自己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安静地方,3、4星级酒店,全程管吃,要花多少钱?更何况你领悟的那些智慧更是无价的。 盖这么一个内观中心要多少钱?第一期花了4500万新台币,2011年投入使用至今。二期三期将花费约1亿6000万新台币左右。这大概不包括土地费用。一元人民币大概相当于5块新台币。 一切免费同时也意味着,不能保证你的报名会被接受。一切还是要靠机缘! 课后我从一名法工那里了解到,苏有朋捐赠给大陆第三个内观中心。买了一大块地,在建。我对这个艺人刮目相看。 下面写点粗浅心得,不当处请斧正。 1、领导 前面说过,除了8、9位法工,为所有学员服务的有一位事务长(Course Manager),这个职位听起来很大的官儿,不过实际上只是为大家服务跑腿的行政人员,而且非常辛苦。我们的事务长是一位30岁出头的台湾小伙子,只知道他姓许。每天的日程由他负责,所有钟点钟声他要敲响,每个学员任何生活上的问题他都要帮忙解决。我们打坐他也打坐。老师有任何问题,比如说某位学员在应该出现的时候没出现,他要去找。我们单独与老师精益请示时,他要负责安排秩序(这意味着他午间不能休息)。洗衣水他要准备好。其他公用设施他要每天检查。吃饭时我们每个人有固定的座位,他是在一个很小的角落,而且因为总是那么多事情要忙,他永远都是匆匆扒两口饭了事,不可能像我们细嚼慢咽。他是完全义务,不收取任何费用的。和其他法工一样,课程结束,他就消失不见了,我们连个礼谢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真正的领导。不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而是为其他人创造一个尽可能舒适的环境,哪怕是自己吃很大的苦。只讲奉献,无关名、位、利。多少领导没有记住这一点? 2、内观从物理上来讲是个很好的方法 内观,哪怕仅仅是从肉体减痛的角度上来讲,也是很伟大的。它的方法前面介绍过,不是转移注意力,而是靠平等心将注意力全身不停移动来认识所有感官的虚妄。如果练的纯熟,身体在任何状态下,不需要打坐,就可以很快的完成一次全身注意力扫描,一呼一吸间可以游走全身一遍,这样相当于把身体各部位平均了,将某个部位的疼痛分担给别的部位。这可以瞬间就把很强烈的感受分解。打坐腿酸痛难忍时,这招非常管用。打坐后活动站起时,用意念快速走一下全身,腰酸腿疼马上不见了。我甚至可以用这招控制强烈的便意。当然,这需要专业训练,未经指导的演习恐有尿床等其他风险,本人概不负责。 这对运动员、病人等需要经常与肉体痛苦打交道的人,有着特别实用的意义。我后来问老师,内观的确在包括印度、台湾的监狱里有教授,在印度也被用在小学里帮助孩子集中精力。 2、活在当下。 我进园时做了件非常明智的事情,把手表也留在了物品保存处,这样10多天寝室和打坐时完全无法知道时间。一开始枯燥的定力练习以及内观刚开始时痛苦的长时间静坐时,我喜欢自己心里默数数字,计算时间。比如说,根据往常经验,一呼一吸大概是5秒钟,那么12次完整呼吸就是一分钟。把注意力从头心移动到脚趾再逆向移动回来,要花大概5分钟时间,这样一来我做12次往返,总时间差不多就是一小时。这的确有助于集中注意力,也能在无法看时间的情况下保存时间意识。后来我自以为高明地问老师,这样好不好。出乎我的意料,他说,不好。他说我要活在当下,即使是痛苦,也要全身心地去体验,过去的事已过去,不要再继续为它们烦扰;担心未来的事情毫无必要,因为未来的事情是由现在决定的。 这道理也是老生常谈了,没有任何新意,不过在安静的静修堂里坐拜在老师面前,这对我又是一次棒喝。印度人不守时,不是因为他们爱迟到,而是有哲学基础的。我自幼形成的生活习惯是错的。Lifelogging是错的。KPI、BSC是错的。ESSEC、Fuqua、HBS是错的。密密麻麻的手表刻度盘是错的。我们平日一刻不停地忙忙碌碌,可我们幸福吗?我们知道我们在忙什么吗?数字的确有着它们伟大的说服力,误了飞机的经历也很痛苦,不过不要成为数字的奴隶。分数、名次是可悲成功学的产物,是我们折磨自己心灵的工具。我认识的真正厉害的生意人都是9分凭直觉1分靠数字来做生意和管理的。不要为了数字而活着。不要现在的事还没完就想它什么时候能完、想接下来的事。100%投入地体验当下,享受当下,只有当下是真实的,唯一的。将来的事,将来再操心吧。 老师告诉我,好和坏都是相互转化的。不必过于担忧未来,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心干净,然后未来之路会慢慢自己浮现出来。 4、所有负面情绪,牢骚,抱怨,气愤,嫉妒,仇恨,等等等等,第一个受害者是我们自己。 这道理谁都懂,我也不想再说教。我只是说说我的具体体会。第5天下午开始传授内观时,葛印卡老师在录音带里耐心地解释如何将注意力转移到身体各个部位,又如何去体会。所有的部位都有涉及,不厌其烦,总过程接近两个小时。因为他用英文,有人随后用中文翻译出来,而这么多天我已经完全能听懂他的印度口音英语(当然,词汇量不是非常大),之后再来一遍中文翻译,而且所有部位的方法及感觉描述几乎完全相同,因此到后来我开始有些厌倦,自己在心里半开玩笑地对自己说:”这老头怎么这么啰嗦!”谁知,有了这个念头后,心里变的非常的烦躁,再也收不住了,浑身难受。 还有一次打坐完我在外面散步,我观察着自己酸痛的腿脚,怀疑自己这么多天长时间的打坐,是否会改变骨头形状,以后还能不能跑步了。我心里说,”我这双老腿,怕以后再也跑不了马拉松了!”刚有这个念头,马上一股冷风吹了我一下,打了个寒战,当时甚至有生病的感觉。 这两次经验没有什么超自然,不过我把它们当成对我的棒喝,因为这是我自己体会到的,印象尤其深刻。所有的不愉悦,首先受害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我们自己。你不喜欢或厌恶的人和事是有原因的,只是你不了解而已。众生都在受苦,有些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受苦,有些知道,他们的痛苦更加倍,你不去帮助他们,爱他们,给他们慈悲,反而对他们充满负面情绪,这不是得法之人应该做的,也完全背道于修行。这里再讲个小例子。打坐的位置是固定的,坐我左后是一位台湾师兄,非常好动,而且穿了件羽绒服,打坐时他哪怕是很小的一点动作,都会发出声响。他有时候还在打坐时睡着,打鼾。学内观前打坐时我给他弄的不厌其烦,想这老兄是不是只有在静修堂才能发出均匀酣畅的鼾声。都40岁了,能不能尊重点别人,坚持哪怕5分钟不发点声音出来啊!因为不能说话(这5戒的确有助于园区管理),有幸没能把我的负面评价传达给他。可是即使心里想一想这些念头也是不对的,无利于修行的。后来我了解到,他经历过很痛苦的事情,几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是多么愚蠢啊!应该把每一个有可能让我产生负面情绪的人,当成对我修行的一次考验和磨练,感恩他们。我平常比较喜欢开玩笑,有些玩笑话伤人,不能只顾自己嘴痛快,让别人不舒服。再也没有比记恨别人更加愚蠢、更让自己痛苦的了。真正的爱和慈悲,都是无条件的,只求付出和奉献,不求回报。 我宽恕,我宽恕,所有有意无意,以语言,身体或想法伤害过我的人! 所有我有意无意,以语言、身体或想法伤害过的人,我祈求你们的宽恕! 所有我的朋友家人,我为分担你们的痛苦做过什么?我憎恨过的人,我真正理解和帮助过他们吗?为减轻他们的苦做过什么事吗? 愿众生安祥,和谐,快乐! 愿众生安祥,和谐,快乐! 愿众生安祥,和谐,快乐! Bhavartu Sabba Mangalam!

Posted in 自我成长,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内观精神生活II

好了,所有照片贴完了,下面来点严肃的。虽然所有这些条条框框不是目的,当然这些手段是必须的。你来这里是清除你内心的垃圾,净化和强大你的内心,是对你的内心进行一次非常重大的手术,要将它挖开,取出脓血和任何坏的部分,然后缝上伤口,为此,你最好保证它不受干扰或将其降到最低限度。 内观修行的过程不保密,任何事情都可以分享,不过现在我想起来,内观的确需要在一个安静不被打扰而且有人指导和照顾的环境进行,内观修习过程中也会出现比较大的情绪波动(我自己在第六天早上5点多在静修堂打坐时想到自己以前写过的一个东西,没忍住,哭了出来。因为不想影响其他人,没出声,但眼泪啪啪掉在蒲团上的声音在清晨安静的静修堂里还是非常响,另外我还是要出气的,所以那是啜泣了。鼻涕拉的很长,肯定非常不堪。我成年后从来没有这么大哭过。很多师兄后来说,他们有哭过,有的还有好多次。)因此不推荐任何人自己在家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自己修习,否则有风险。请不要自行修习!!! 简单来说,10天过程分成4个部分: 1、前两天练习观息法,就是打坐时观察自己的呼吸,除此外啥也不做,不能默念某句口号,不能默想某个宗教领袖,甚至不能数数(关于数数这一点我后面会详细说一下)。这个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有一点难度。因为大部分人不习惯坐在蒲团上,腰酸背疼比较正常。虽然内观修习不必打坐,他们会告诉你怎么舒服就怎么坐,只要后背和脖子挺直,脚不朝向老师。不过一天12小时在没有椅背的蒲团上你会发现打坐是最舒服的坐姿。这一点我以后也会详细说明。据说第二天和第六天是学员提出退出想法最多的两天。并且,长时间保存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比较单调的事上,也不是我们的心神习惯。 2、接下来两天多时间练习感觉能力。方法是将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身体的一个越来越小的小部位(嘴唇上到鼻子的三角带),然后感觉那个区域所有的感受。这个目的是要把你的感知能力变得非常敏锐。用葛印卡老师的话说,像剃刀刀锋一样锐利(有没有想起毛姆的《刀锋》?) 前两个步骤是枯燥单调的,但是它们是内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内观打好基本功。 3、第5天下午开始教授内观法(Vipassana)。简单来说,移动注意力从头到脚,一个部位一个部位观察那个地方的感受,不管舒服不舒服,不去干涉(痒了不挠,酸痛了也不调整),只是观察而已,观察你的身体,观察你的内心如何反应,藉由完全不干预并完全平等地看待所有感受(专业术语叫平等心 equanimity),来了解身体的感受是多么无常和不可信任,从而打断肉身感受与内心喜恶的关联。而一旦这些关联不再继续产生,旧的喜恶、精神垃圾、负面情绪就会浮出水面,继续以平等心一个个将它们去除。 从内观开始,打坐加入了一项要求,就是addhithana (sitting of strong determination),长时间打坐而不能活动身体不睁开眼睛。这个要求是每次至少一小时,每天至少三次。这个难度比较大。虽然你可能已逐渐习惯了坐蒲团甚至打坐,但过了半小时每一分钟都会非常难熬。过了45分钟时你身上不止是腿上的肌肉会开始跳动,脸上也会突突跳,脸上表情想必较为扭曲,细汗会逐渐渗出,你全身会变得非常的热。全身抖动也很可能。腿上传来地狱般的感受,酸,疼,而所有这些不愉快的感受,记得吗,都是在你把感官能力训练的无比敏锐后才让你体会的。你非常明显地感受到所有这些感觉和变化。但你还是要继续移动你的注意力扫过你的身体,一刻不停。是的,内观打坐不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虽然我们看起来是毫无动作,但内心里是非常忙碌的。另外,请注意期间你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也没有好心人声音提醒你过去了多少时间还有多少时间。 坚持下去,挥出去的铁拳不能收回。坚持下去,天堂之路途径地狱。坚持下去,绝对的平等心,换个姿势又怎么样呢?走出这个静修堂又怎么样呢?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感受永远无常。 Addhitthana长时间打坐一动不动是必须的吗?非要那么痛苦吗?答案是肯定的。虽然老师会告诉你,内观不是靠折磨你自己达到觉悟,也允许你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动一动,但也要求,最好每次动的次数都比上次减少。我其实在第一天上午就告诉老师和事务长,我可能是因为长期跑步的原因腿部肌肉发达,曲线实在太优美,因此大腿不能平贴地面,能不能给我一把走廊那边我看到的颜色可爱形状也可爱至少有靠背的塑料小椅子。事务长平时很好人,我没有喝汤的勺子他给了我一把,我没带喝水的水杯他给了我个大缸子,但这个要求他和老师都没批准。他们说过一段时间习惯了就会好的。后来我明白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我说过,在蒲团上各种坐姿中打坐是最舒服的做法。我自己试着以正常坐姿坐在床上,结果发现比较容易走神,更难集中注意力。痛苦是生命的一部分,它能让你保持清醒。因此你要接受它,拥抱它,明白它只是各种无常感受中的一种。太舒服的生活会让你昏昏欲睡,忘记自己的方向。什么感悟,智慧,不能弄成有声书或者其他多媒体形式让我们躺在沙发上舒服地领会吗?这些形式当然有,但佛陀说的说是修慧,不是文慧(知识)或思慧(思维推理),而是自己去体验。佛陀自己说,不要因为是我说的就相信,你自己体验下才知道对不对、适用不适用你。(其实佛的意思就是有觉悟的人,每个人都可以开悟成佛。从某种意义上说,佛祖是个了不起的教育家)。你自己体会得出的智慧才真正是你的智慧。你必须打赢你自己的战争。因此,去经历,去受苦,去增长智慧吧。 虽然老师告诉你,没有什么超自然的感受,但是也明确说,第7、8、9、10天学员可能会开始体验到全身轻微震动的舒服感受。我很幸运,在第七天晚上Addhitthana快结束时体会到了。那是在极度痛苦了几次的Addhitthana之后感觉到的。之后也有几次体会到,但并不是每次都来,感觉也各不完全相同。简单说,就是酸痛不见了,浑身上下轻轻震动,非常舒适。并不是麻木因为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各种感觉,也不是自我催眠因为随时可以摆脱这种感觉、移动任何部位。第一次感受到之后我兴奋至极,太神奇了!我是自己痛苦的主人,而不再是它的奴隶了!痛苦真的只是一种无常感受。当然我并没有一跃而起,也并没有马上具备点石成金、像超人一样能托起地球的超能力,托起地球仪还差不多。佛陀太伟大了!我们一直被我们的身体、DNA控制,变成他们自我保存及复制自己的工具,由此发展出了自我的意识,产生了各种欲望。35岁的佛陀说,不行,我不想当奴隶,我要搞明白为什么并看看能不能摆脱它。他悟出了解脱之道并把它教给众生,而这一切,是在2500多年以前。 第九天开始体会不仅仅是皮肤表面而且是体内的感受。方法是用意念的钢针一根根穿透身体(形象上这个比较恐怖),然后是一节节的脊柱,继续平等心对待一切感受。据说能体会到全身消融、全宇宙都是在轻微震动的感受(有点超弦理论super string theory),我轻微的体会到了全身消融的感觉,还没有感受到全身都是亚原子超弦振动的那种感觉。可能是因为资质鲁钝,或者修行不够。 不过,这些愉悦感受并不是内观的目的和重点,重点是保持平等心,不要因为这感觉舒服就喜欢它,其它感觉不舒服就厌恶它们。实际上,感知能力及平等心是内观的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两者同等重要,缺一不可。 未完待续

Posted in 自我成长,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内观精神生活

一直到现在啰啰唆唆我把内观修行说的像天堂一样,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风景美丽的度假酒店多的是,素食再好吃随着你修行的进展也会了解到只是一种实相而已。内观修行不是请客吃饭,中间过程如果以普通眼光来看,是非常单调枯燥和痛苦的。 首先是那些限制日常生活习惯的戒律。后来葛印卡在录音上也说,这几天你们过的是出家人的生活。你必须彻底放弃外面的世界,也就是闭关。通讯和交流被切断所以你事先要知会那些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他们有10多天联系不到你。我平时话不多所以不说话不是大难事,况且我是最喜欢问问题的学员之一,有了不少口头表达自己的机会(感谢恩师给了我非常精彩的回答)。我平时天天跑步、记日记,2013年听了100多张CD,每天至少读一两个小时的书,这些习惯都得暂停。阅读习惯比较痛苦,虽然说前两天因为之前的身心疲惫倒头就睡,但后面习惯了长时间的打坐后,没有大量的阅读劳神,睡眠开始不是那么好。不过到最后时基本调整过来了。前几天脑子里响过几次《江河水》的调子,后来就没有了,内观看来同样降低了我对音乐的兴趣。 园区是监狱式管理,甚至入园时法工在介绍行为规范时就说,我们这里是座临时监狱。 园区两个进出口,一个大铁门一直锁着,另外一个小门门口挂着这样一个牌子。   每个寝室外面的号码标记跟美军的差不多。每天叫醒、吃饭等活动全由这个喇叭里的钟声提醒。  

Posted in 自我成长, 见闻 | Leave a comment

我的内观经历《续》

园区生活 说到生活自然少不了吃。虽然像住宿一样,我早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即使是打地铺、吃糠咽菜也可以,但如果条件好一些没有人会抱怨。素食我平时和朋友不时去吃,自己在家也经常做空心菜炒豆腐、鸡蛋西红柿,但严格意义的长时间只吃素还没有过。我真是太幸运了。内观期间每天两顿饭,早上6点半和中午11点,这20多顿饭中我们好像只有两次吃过相同的一道菜,甚至每天喝的粥和吃的米饭都在不停的变花样。每个菜都咸淡适中,无任何添加剂,各种各样的蔬菜:茄子、白菜、香菇、金针菇、面筋、佛手瓜、青菜、小白菜、土豆、海带等等不计其数,食材非常新鲜,而且搭配的都很好,米饭常常夹点绿豆、麦仁、地瓜、还有一种黄米,都很味美。每餐都有汤,每次也都不一样。餐后水果有猕猴桃、苹果、木瓜、柿子、芭乐、柑橘、橙子、当地青香蕉等等,也很新鲜好吃。 后来大家允许说话时,有位师兄感慨: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吃饭!的确,打坐时想想很快就能吃到好吃的餐点,有了不少动力。我从来没想过吃荤,哪怕是最好吃的三文鱼或者神户和牛都没馋过。吃素的好处是消化非常好,一天两三次大便,身上的气味也不是那么明显。吃素也让欲望变的少很多,到现在我也不想女人(我不欢迎任何美女来检验这一点)。当然这不仅是因为素食,还和里面的修习内容、打坐过程还有那个坚硬的除了睡觉绝不想躺一分钟的床也不无关系。 课程最后时听说此次法工师姐中有位曾是一家著名餐厅领班大厨,不过后来又有人辟谣,说只是因为所有的内观中心都有严格的餐食准备SOP(我注意了一下法工们做饭时的确都不止穿围裙,所有男女都要戴发套,非常注意卫生),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天非常有口福。我还注意到,法工师兄师姐们都吃我们吃剩的。某道菜如果好吃,我们抢光了,他们就吃不到了。每顿饭必须在30分钟内吃完。没有晚饭,只有各种粥:红豆粥、糙米粥、薏米粥等等,需要自己合着红糖冲泡,另外每人一到两个水果,所有这些仅限于新生而已,老生只能喝柠檬水,因为他们要遵守过午不食的另外一条规定。 我自己尝过一次那柠檬水,也很好喝。 食堂。如果学生中有男女两班时必须分开进食,互相看不见。 快结束时的一餐,这一顿不算是最好吃的。 素面。这个面很赞。 蒸茄子和凉拌豆腐丝 八宝粥,虽然样子很不入眼不过很好喝 酱菜和炒花生,吃饭时不提供额外的盐,酱菜是法工们自己炒的豆豉炒辣椒,味道很好。 洗衣 衣服自己手洗。每个房间都提供无数衣架和夹子,有个集中的洗衣房,每天都有法工准备好一大桶不含磷对环境无害的洗衣水。有三个脱水机供使用。也有几个分散的专门供晾晒衣服的架子。因为阳光极好,有时候也有二三级的风,衣服干的都很快,中午挂出来,下午两三点就干了。 一天10多个小时坐在那里,闻着自己身上的气味,因此容易变得极爱干净。我所有的衣服哪怕只要是沾一点点汗就马上去洗了。天天穿着自己手洗而且是在充足的阳光下晒干的衣服是种幸福。一天24小时太阳能热水,因此我每天洗三个澡,刷三次牙。放脱水机的地方有9个共用吹风机供大家吹头发。寝室、卫生间也常常打扫。 另外一个好习惯是珍惜各种东西的价值。每一件东西,每一块钱,都有它的价值。人活着,需要的东西真的不多。要那么大房子干什么。说你需要这个需要那个的,都是想卖给你东西的。那床很窄,根本算不上什么King size/queen size,不过很解乏。去时我带了不少旧衣服,打算穿一次就扔掉,不带回来了,反正以平时的眼光,这些衣服都很便宜。可后来全洗干净,然后左看又看,觉得每件都不舍得丢,全带回来了。 (未完待续)

Posted in 自我成长, 见闻 | Leave a comment